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周易>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

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

易学阁 2021-02-22 17:47:24 241个关注

  我淡淡一笑,说:「虽然你不是故意的,但我不会给你这么简单的休息……」

  百里耶亨不敢回头,只是支支吾吾地说:「什么意思?」

  染墨,他笑着撑起身子。「有什么意义?就是你还欠我一个吻。」

  瓦特小时.什么?

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

  望着此时背部僵硬的硬邦邦的百里野恒,他轻笑一声,转身把赵毅推到中间。他淡淡地说:「好了,我回去睡觉了,你赶紧睡吧。」

  百里野恒摇摇头,指了指一边的漂亮床。「我就睡那里。」

  我用墨染轻轻「嗯」了一声,意味深长地说:「你怕我吗?不会吧?明明武功比我高,在那种事情上我还是一个占绝对上风的人。我怕我?」

  百里玥不断憋红着脸,转了好久,见怀墨染真的已经睡在里面了,他爬上床,却不敢再理她,而是转过身,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第393章风这么大

  看着他用墨水染的背影,她忍不住笑了。她轻轻擦了擦嘴唇,想起之前热吻的时候,扬起眉毛说:「这是赚来的吗?」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百里耶亨从梦中醒来,下一刻,他的脸烧红了,因为他其实是湿梦。寻找更新最快的网站,请百度搜索阅读网

  百里野恒紧紧攥紧拳头,不敢转身去看墨染。虽然她知道此时的她是不可能知道区别的,因为梦里的女人就是她,他却感到了恐慌和愧疚。

  昨晚面对她的主动诱惑,他假装绅士,强行压制自己的冲动。但是,在那个梦里,他肆意放纵自己,发泄自己的冲动。

  他睁开一双眼睛,茫然,脑子里全是梦。她在我梦里美丽迷人的样子似乎是真实的,那么熟悉……那么难忘。百里叶衡想走到这一步,他的脸颊刚刚从热气中褪去又变红了。下一刻,他心虚地转过身,准备看看自己是不是还睡着,却发现她不在。

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

  百里耶亨在一次鲤鱼打挺后坐了起来。他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但他不确定昨晚是否真的有人来过,因为他沉醉在梦中,直到醒来才意识到。两年多来,他第一次睡得这么香,而这一切.是因为她吗?

  「陛下,您醒了。」这时,美丽的风景掀起了门帘的一角,当他看到李业恒坐起来时,他忙说道,同时走进来敬礼。

  百里叶衡举起食指,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他转身看着赵毅,看到小家伙睡得很安稳,对方也就放心了。想必不是解决睡穴的时候,他也不用担心。

  想着这些,他低下头,在赵翼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个吻,然后对着等在那里的美景说:「姑娘,你能给我拿一桶热水来吗?」然后.我想洗澡和换衣服。」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一双眼睛像做贼心虚似的转动着,不敢去看美丽的风景,仿佛身下的荒唐之事会被人发现。

  梅婧有些惊讶地看着白莉叶恒,不仅仅是因为他说话这么客气,更是因为他很不解。他昨晚洗澡了。为什么是现在.她一想,脸就红了,真的和娘娘在一起了.想着这些,她不敢再想了,忙施慧道:「奴婢,这就让人准备去了。」

  百里他不断的看着离开的美女,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不想看到这一切都被墨染着,否则这个女人会拼命的嘲笑他。

  不一会儿,美景就让人把屋里的木桶搬出来,换上新的木桶,把热水放进去。此言恭恭敬敬道:「陛下,热水已备好,奴婢等您沐浴。」

  百里耶亨挥挥手说:「不用了,我自己来。」

  关于美我还能说什么?但是当我想到我快被墨汁染死的告白时,她就有福了,离开了房间。

  百里叶衡在她离开后飞快地飞进木桶,只把湿袍扔了出去,并满意地微微颔首。心道,现在所有的地方都是湿的,应该没人看到他做了什么吧?

  洗澡后,百里野恒看了一眼昨天的红裙子,才发现皱皱巴巴的,但还是有几处明显的灰尘。他厌恶地皱起眉头,然后看了看昨天美景拿衣服的衣柜。他不假思索地来到那里,打开了衣柜。他认为找一件衣服要花很长时间。然而,迎接他的是一排崭新的长袍,全部都是黑色的,只有

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

  虽然脑海里还是没有印象,百里野恒觉得整个衣柜里的衣服好像都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其实很喜欢这些长袍。他兴致勃勃的一个个选择,并没有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光着脚。

  「咦,一大早就有人喜欢勾引我?」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充满戏谑的声音。

  百里野恒的手僵住了。下一刻,他慌忙背过身去,怒气冲冲地喊道:「你怎么.你是怎么进来的?」

  看着自己白花花的屁股上染着墨水,他两声道「啧啧啧」道:「太翘尾巴了,」

  百里叶衡想起,即使他没戴,也掩盖不了他没戴的事实。他今天怨恨自己的大脑。他一挥手,一件衣服立刻从衣柜里飞了出来,他穿了好几次。

  墨染倚在门框上,一直微笑着看着他。他们的武功差不多。如果他想发现她,他也必须集中注意力。可惜他的大脑确实携带了太多不该携带的东西,以至于他无法集中注意力,而她已经下达了随时「偷袭」他的命令。不管她出去还是回来,大家都不用敬礼,以免打扰她「大美人」。

  于是,她看到自己的大美人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终于弥补了昨晚的不足。

  百里默不变的红着脸,一脸懊恼,看着怀中墨着的茶盅此时倚在那里,她竟然敢笑!他忍不住沮丧,但一想到自己太粗心,他就无可奈何。

  「你怎么不敲门?」百里野恒系好腰带,有人责怪。此时的他并没有发现眼底有任何的兴奋,因为他并不知道,这件睡袍就是他那天晚上穿的那件,这件衣服应该是烧过的的,可是怀墨染不舍得,她亲手将这衣服洗的干干净净,然后放进衣橱里,好好珍藏着,就等他回来能穿上。

  至于衣橱里其他那些崭新的衣袍,都是怀墨染命令尚衣局按照季节的变换,给他做好的新衣,当到了下个季节,还没有找到他,她便将那些衣服赏给夜四穿云他们,然后让人再做新的,因为衣橱里的衣服太多或者太少,都会让她记起他有多久没消息了,甚至连欺骗都不可能,所以,她才这样。

  每到一个季节,她总要打开衣橱看一看,摸着那无人穿过的崭新的衣袍,她就会想,他回来之后一定会很高兴。只是没想到,他回来了,第一眼看上的竟然是这件放进去两年多,被新衣遮掩住的衣服。

  怀墨染望着那件漆黑描金的长袍,怔怔发呆。

  百里邺恒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也没有追问,因为当问出这问题时,他也发现自己有些傻,这是人家的房间,人家进来要敲门么?

  他来到铜镜前,满意的望着这件衣袍,裁剪得体,描边细致,虽然没有图样,然当他举手投足,那金丝描绘出的纹路便如月光挥洒,潋滟闪烁。这件衣服,很合身,以至于他甚至觉得,这衣服就是他的,而这一点,也让他越发相信自己的身份。

  第394章 那份深情

  怀墨染缓缓走过来,她将茶盅放到桌上,负手站在他的身后,脸上看似云淡风轻,却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看书网你就知道了。百里邺恒只觉得身后那双眼睛,像是一把剑一般,盯得他浑身难受,然而,这把剑却没有毒,只是那份感情太过强烈,才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直到此时,百里邺恒才发现,自己竟然不排斥那个身份了,只因为她那份深情。

  百里邺恒转过身来,皱眉望着缄默不语的怀墨染,有些不自然道:「不适合么?」

  怀墨染摇摇头,她收回那古怪的光芒,轻轻一笑,上前给他将松松垮垮的腰带重新系好,为他理了理衣服,有些好笑道:「你还是那样,衣服从来都这么穿,好像没了人侍候,你便活不下去似的。」

  百里邺恒有些尴尬道:「有么?只是你要求太高了吧?」

  怀墨染抬眸望着他,眼底的笑意渐渐深浓,她踮起脚尖,那模样似要像昨日吻他那般,他立时偏过脸去,她却没有停顿,柔软的唇擦过他的脸颊,在他的耳畔吐气如兰,语调悠长道:「你好像……没穿亵裤呢。」

  百里邺恒的脸瞬间烧红,他僵直了身子站在那里,不仅因为她此时说出来的话,更因为她那温软的语调,以及……那双不安分的手。

  怀墨染清浅一笑,玉手在他的小腹上轻轻滑过,全然不顾他的感受,然后便退后一步,转身来到衣橱前,淡淡道:「如果你不愿意穿亵裤的话,可以不穿……」说着,她转身,目光玩味的在他那被微微撑起的腰下转了转,他立时转过身去,尴尬之情难以言表。她满意的笑了笑道:「不过为了你的形象,你还是穿上吧。」

  百里邺恒的脸火辣辣的烧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她三番四次的取笑,更可耻的是,没穿亵裤的他,以现在这副模样,根本不可能离开这房间。

  怀墨染的手中拿着一条亵裤,一边扯着一边笑眯眯道:「要不要穿呢?」

  百里邺恒红着脸抬手,欲将那亵裤强行拿来,好在怀墨染这次没有为难他,她松开手,那亵裤便飞到了他的手上,他弯身准备穿,却发现她没有丝毫回避的意思,他抬首,目光愠怒的望着她,无耻是不是也该有个限度?

  「你……转身……」百里邺恒凝眉道。

  怀墨染微微颔首,老老实实立正……左转,然后把脸转过来。

  百里邺恒:「……」他气急败坏的望着她,她无辜的冲他眨眨眼睛,你只让我转身,可没说让我前转后转,还是左转右转啊,更没让我转头啊,我可是很听话的。

  百里邺恒要是知道怀墨染心里怎么想的,定又要气得吐血,不过好在他已经见识过她的无耻,知道再纠结下去,她只会得寸进尺,何况,她一个女子都不怕,他一个男人,装什么矜持?想至此,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亵裤套上,反正有衣摆在那,她又看不到。

  只可惜,他还是低估了怀墨染的无耻程度,因为她在他专心套亵裤时,突然吹出一口气,看似漫不经心,然而,一阵风便突然吹起,正好将他的衣袍吹了个大花开。

  百里邺恒只觉得底下一凉,该露的不该露的都被看了个精光。

  「怀墨染。」百里邺恒忍无可忍,咬牙吼道。

  怀墨染抬头四十五度角望天,一脸无辜道:「啊呀,风好大……」

  百里邺恒看着一脸没事人一样的怀墨染,气得攥的指节发出脆脆的声音,他知道,他现在简直想杀了她,可是……他也只是想想。

  「唉……」被怀墨染揉搓的五脏六腑没一处舒爽的百里邺恒,不由长长太息一声,谁让他答应了这女人来皇宫呢?谁让他急切地想要恢复记忆呢?谁让他……对这个女人下不了手呢?

  百里邺恒穿戴好后,怀墨染一脸乖巧道:「我可以动了么?」

  百里邺恒的额角青筋跳了跳,他黑着脸,低声道:「你可不可以不要露出一副很无辜的模样?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

  怀墨染看得出百里邺恒十分郁闷,所以也不再逗他,她伸了个懒腰道:「你怎么一副怨夫的模样啊?想要我听话一点就直说嘛……」

  百里邺恒额上青筋直跳,他有些无奈的望着她道:「你这女人……」说着他又叹了口气,转身做到铜镜前,拿起象牙梳一边梳发一边道:「昨晚有没有人来?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说着,他眼底一沉,「还是……你做了什么手脚?」

  怀墨染走上前来,一把接过他的象牙梳,也不给他思考的时间,让美景准备洗漱的东西,梳着他乌黑浓密的发,淡淡道:「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不自信了?如果我真要动什么手脚,无论你在做什么‘美梦’,应该都会有所察觉吧。」

  百里邺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虚,还是怎么的,他总觉得怀墨染在说到「美梦」两个字的时候,语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刻意在暗示他,又像是调笑,搞得他浑身都不舒服,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

  他只好垂眸,语气中带了几分怨怪道:「如果是来明的,你自然不是我的对手,就是怕你用暗的。」

  怀墨染好笑的望着他道:「暗的?那在你眼中,什么是暗的?偷偷点穴?」

  百里邺恒听出她那嘲讽的语气,脸色不由红了红,的确,她如果真的点了他的穴道,他怎么会没有察觉呢?那么,昨晚真的是一点情况都没有喽?

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

我和老外的一晚 一个在上面舔二个在下面舔

周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