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周易>啊,好舒服,快点,好大,我被十几个男人一起

啊,好舒服,快点,好大,我被十几个男人一起

易学阁 2021-02-21 06:22:06 159个关注

  我用墨染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俊脸。突然觉得今晚的幸福触手可及。她用一只手抚着百里野恒的脸颊,喃喃道:「只是不知道偶尔能不能放肆一下。」话音刚落,她就举起来主动吻了几百个李业恒。

  百里叶衡微微一愣,随即转过身来,再次将怀中的墨放在身上,虽然我知道她很累,但是对于她的主动,他怎么会错过呢?

  再碰了一下,我也没多大力气用墨染说话了。百里耶亨把她抱在怀里,柔声道:「我能想到你刚刚向我表白了吗?」

  佐墨染没有说话,她今晚真的是糊涂了,知道不该这样,而且还是自毁。想到这,她盯着百里叶衡,下定决心说:「百里叶衡,我承认我对你有点动心,但是我不会把我的一生托付给一个三心二意的人,百里叶衡,我只会偶尔放纵一下,但是」我会在一瞬间清醒过来。

啊,好舒服,快点,好大,我被十几个男人一起

  百里野恒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良久,他叹了口气:「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女人一样,允许男人有三妻四妾?」

  染着墨,他冷笑着,直勾勾地看着百里叶衡。「这个世界上,所有能分享的男人,都不是我们喜欢的男人。如果爱情足够深,你只想独占它。你只问我为什么不能允许男人三妻四妾?为什么不问问自己,如果我想做服务员,做两个老公,你能答应吗?」

  百里叶衡沉着脸保持沉默,但答案显而易见。

  他不期而遇的笑着墨迹,继续道:「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看不起女人,我也不认可这个原则。你说我傻还是自大。在我眼里,一颗心只能给一个人,老公只能有我一个人。我们可以没有礼拜教堂的仪式,没有八家媒体和六个雇工,只有一个人和一颗心。」

  此时,她轻轻叹了口气,垂下眼睛,眼里闪过一丝悲伤,喃喃道:「不过,我怕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男人了。」

  百里野恒一直在想墨染的话,心里多少有些委屈和苦涩。在她出现之前,他心里只有一个人,但是她的出现打乱了一切。

  看到百里野恒沉默不语,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她轻轻推开他,然后转身又把背留给了他。她淡淡地说:「我觉得你今晚应该回部队。先走。我不想成为罪人。」

  百里叶衡无奈地看着她。「你不爱一个人,却连为他受委屈都不会吗?」

  当我被墨迹稍稍僵硬的时候,我立刻摇头冷笑道:「如果我爱的人也是奉献给自己的,为他受千般委屈又有什么错呢?」但是,如果爱人的心是别人的,那么他受了委屈,那么他有罪。」她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真的爱一个人,怎么忍心她为你受委屈?能让别人这么舍不得,却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爱。"

  百里野恒轻轻圈住她,把下巴放在肩上,低声说:「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也知道你不想受委屈,但现在我给不了你答案。」

啊,好舒服,快点,好大,我被十几个男人一起

  「不,你已经给我答案了。」墨染闭眼,心酸。

  百里野恒把她抱得更紧了。他轻轻地吻着她的耳垂,用下巴轻轻地摩擦着她的脸颊。那亲密而温柔的动作让她想哭。

  「墨染,为什么我第一次遇到的人不是你?」百里野恒第一次觉得有青梅竹马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怀墨染摇摇头,转身看着百里叶衡。「叶衡,你错了。没有早晚的爱情,但是你心里有一个人是动摇不了的。以后不管再遇到谁,都不会深爱那个人。」

  百里耶亨敛眉,喃喃道:「真的是这样吗?」

  轻轻「嗯」了一声,我又提醒了一句:「时间不早了,你赶紧走吧。」

  百里野恒没有说话,但她已经放开了她,悄悄穿上衣服,收拾妥当,翻身下了床,穿好鞋后,他沮丧地坐在那里,看着他染了墨的侧脸,看到他悲伤的眼神,心里也很难过。

  「我们走吧」墨染低声说道。

  百里野恒转过脸看着她。这时,她脸颊上的红晕渐渐褪去,但她还是带着一丝粉红看着他。百里野恒起身,立即轻轻吻了她的额头。「你睡吧,什么都别想,等我回来。」

  说着,他轻轻地盖上了她的被子,然后转身走了。

  我睁着眼睛,看着李业恒的背影。当时突然觉得今晚好像做了个梦。

啊,好舒服,快点,好大,我被十几个男人一起

  第99章:回到重紫山庄

  许半夜太累,第二天一直睡到中午。

  此时,床已经随风荡开了,太阳洋洋洒洒地投射在半立的窗户外面,照在金色的薄纱帐篷上,造成一侧光影昏黄。

  金丝上沾满了墨水,披散着浓密的头发躺在那里,遮住了她苍白的脸。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她这样睡。我情不自禁地觉得自己走近了,发现她此时的玉手正紧紧抓着被子,半露的眼角流着泪,似乎想抓住谁。

  「娘娘」低声叫道,生怕惊动了怀中墨染。

  随着墨染慢慢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立刻让她翻了个身,有些狼狈的躲在床侧,此时的她依然无法片履青紫,都是百里香他昨夜不变的痕迹。她没有睡,只是伸了个懒腰,仰躺着,皱着眉头,想着什么。

  为什么感觉自己被车碾过?是睡眠过多吗?她用一只手揉着太阳穴,脸上满是惊愕。

  然而,我已经红了脸。看到我这么不懂墨染,我忍不住笑了:「你不起来洗换衣服吗?」

  我转过头,用墨染看着她。我看到她的脸微红,眼睛盯着自己的身体。我用墨水实现了一些东西。我低头一看,玉兔开满了美丽的紫色花朵。她掀开被子盖好。「去找臭姑娘,别提醒我。」

  她笑着走出房间,看见盈盈勾着头往里看。她不禁冷冷地低下头。「你在看什么?」

  盈盈怯怯地低下头,咬着嘴唇。「没什么,」她说。「我只是觉得皇后需要伺候她。」

  「我需要伺候你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你。其他时候,你守在门前就行。」良辰有些不耐烦道,虽然都是丫头,但是良辰是这太子府上的大丫头,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没对下面的丫头摆过脸色,莺莺却是第一个,虽然怀墨染没有点明为何要留下莺莺,但是跟在她身边这么久,良辰自然也有几分决断。

  莺莺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忙躬身应了,良辰又给房间内其他丫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看住她,这才转身离开,亲自去给怀墨染打水洗漱了。

  而房间内,怀墨染待良辰出去时,整个人依旧坐在榻上发呆,她原以为昨夜只是一场春梦,醒了之后便会了无痕迹,殊不知,一切不过是自己在逃避罢了。

  百里邺恒真是个混球。

  怀墨染这样想着,便又把自己埋在被子中,直到透不过气,她才将探出脑袋,见良辰端着清水进来,有几分尴尬道:「我想沐浴。」

  良辰微微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掩面而笑道:「是,奴婢这就叫人去准备。」

  怀墨染微微颔首,脸上如火烧云般,又烫又红。她起身,着了中衣,而后简单洗漱,待良辰回来,称浴房那里已经准备好了,她便起身准备过去,良辰忙寻了白狐大氅为她披上,有将假发为她束好,生怕别人看出什么来。

  怀墨染浅笑道:「我的头发已经长长了吧?」

  良辰无奈笑道:「是长了,不过还是有些短,娘娘就先熬一段时间吧。」

  怀墨染无奈扬眉,正准备走,突又回身,目光复杂的看了床榻一眼,第一次有几分踌躇道:「这床榻莫要让别人收拾。」

  这时,美景进入屋内,规矩行礼后,柔声道:「娘娘放心,美景会亲自收拾的。」

  良辰捂嘴坏笑,怀墨染嗔怪的瞪了她一眼,旋即离开了房间。

  良辰和美景相视一笑,此时的她们,就好像最初那般,姐妹情深而又极有默契,怀墨染自然是为她们高兴的,毕竟,若有一日她要离开,良辰有美景陪着,也不会太难过。

  舒服的洗过澡后,穿上良辰为她准备好的织锦玉色绣折堆花襦裙,怀墨染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而后便回到房间,坐到铜镜前,良辰一点点为她擦拭湿发,美景则伴在一边,听她的吩咐记录这段时日太子府上下的事宜。

  「就这些吧,美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就代我好好管理太子府吧,尤其是,我娘就拜托了。」怀墨染淡淡道。

  美景郑重颔首道:「娘娘放心,美景定会好好照顾怀夫人。」

  怀墨染放心的点点头,她知道美景有这个能力,遂自己今日也能放心的回重紫山庄,她示意良辰停下手,起身,来到窗前,舒服的吹了个风,又似想起什么道:「对了,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美景有些一伙的望着怀墨染,旋即凝眉道:「娘娘是问静蓉夫人?」

  怀墨染微微颔首,似才想起什么似的:「对,她叫静蓉,我险些给忘记了。」

  美景唇角微抿,抬眸望着怀墨染道:「娘娘觉得,主子会如何处置静蓉夫人?」

  怀墨染单手托腮,懒懒道:「谁知道他呢,说不定他会怜香惜玉呢?不过如果是我,自然会将她杀掉。」说至此,她眼眸中闪过一抹锋利的光芒,「这种女人留着便像埋了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她便能将你炸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所以,与其留着她,不容趁早将她解决掉。」

  美景和良辰怔怔站在那里,她们虽然不明白什么是「定时炸弹」,但从怀墨染的话语中也能猜测到大概,不过她们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此时的怀墨染身上,有一种冷厉绝然的光芒,那光芒并未因为狠厉而让人不敢靠近,反而,因为笼罩着她,而格外引人入胜。

  怀墨染回眸,望着此时目瞪口呆的良辰和美景,轻笑出声,秀眉轻蹙道:「我是不是吓到你们了?」

  美景摇摇头道:「没有,奴婢只是为主子感到欢喜,得太子妃者,何其荣幸。」

  怀墨染一手抚上脖间墨玉,讪笑道:「是么?但是我也他的不幸,不是么?」

  美景面色有些尴尬,没有说话。

  「所以,他究竟怎么处理那个女人?」

  「亲手处理掉了。」

  「很好,果然不愧为百里邺恒。」

  房间内的谈话,每个人的语气都云淡风轻,似乎那个女子的命,只是开在陌上的一朵花,随意捏碎,不过弹指之间。

  中午,怀墨染陪怀夫人用过午膳后,便带着良辰和莺莺去重紫山庄,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此时等在太子府的不仅是一辆马车一个马夫,而是浩浩荡荡一批人。

  「恭迎庄主回重紫山庄。」为首一人红衣飘飘,容颜俊美,凤眸流转,唇红齿白,不是冷傲还会是谁?

  自他回来后,怀墨染和百里邺恒商量了一下,便决定让冷傲做重紫山庄的副庄主,百里邺恒怎么想的她不管,但对她而言,冷傲是救过她也救过怀夫人,甚至为了怀夫人而被下蛊的人,是她的亲人,遂,她要留他在身边,要确保他的安全。

  「恭迎庄主回重紫山庄。」这时,其余几人高声附和,怀墨染凝眸一看,呵,冷傲身后两侧,从左至右站着欺霜、擎风、奔雷、夜四,四人此时恭谨异常,脸上也多了几分激动,看得出来,他们也很期待怀墨染回去。

啊,好舒服,快点,好大,我被十几个男人一起

男女啪小说细节 男舔女小说细节描写

周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