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周易>嗯啊嗯啊嗯啊不要不要,嗯……热……深一点

嗯啊嗯啊嗯啊不要不要,嗯……热……深一点

易学阁 2021-02-21 04:17:43 421个关注

  说完这句话,南烟没有言语,楚温州那边一片沉默。

  南燕哭了一整天,眼泪都是真的。现在太阳穴突然疼痛是哭得太厉害的后遗症。

  过了好半天,那人又开口了。

嗯啊嗯啊嗯啊不要不要,嗯……热……深一点

  「能睡吗?」

  「嗯?」

  褚温州淡淡地戳了一下:「你最近不是倒时差了吗?小源没给你带安眠药。明天你得早起。能睡着吗?」

  「老板——」黏糊糊的语气被拖到了舌尖,戏谑的说,「你在乎我吗?」

  「我不能关心你?」

  男人说话太自然太认真。

  被嘲讽的人是认真的,南燕的小戏谑就此打住。

  「你怎么知道我调整不了时差?」

  想了一下,南燕承认了。

  「在我旁边的床上,赵薇从枕头下面摸出一瓶安眠药,应该是你昨晚带来的。」

  又因为要陪床看楚温州,保持清醒,昨天南烟没吃。

  「哦——」南燕恼了。「我是说,我找不到。」

嗯啊嗯啊嗯啊不要不要,嗯……热……深一点

  「嗯,在这种环境下,你能睡着吗?怎么用冰袋,你还没回答。」

  对方逻辑缜密。如果他们问,一定要从南燕回答。

  南燕有句没句:「不知道,头疼。」

  「冰袋敷眼睛,哭了一天,眼睛肿了。」

  「要不要聊一会儿?」

  温州出橄榄枝。

  南燕没毛病,笑声清脆:「好,来一百块。」

  南燕:「今天医生怎么说你的?」

  「迹象已经稳定,我会再观察一天。我对最后一种药过敏。我想找一个替代品。给我做手术的小组今天开会讨论这件事。」

  「你不会再做一次药物过敏试验吧?」

嗯啊嗯啊嗯啊不要不要,嗯……热……深一点

  「可能性很大。」

  「嗯……」

  褚温州通透:「怕我再发烧?」

  南燕上了当,「我们中间谁不怕?你老了,贵了,现在这么虚荣。还是那句话,一个,两个,三个,一堆后续。嘿,熬夜让人变丑。你看,我真是个勇敢的拳头,冒着变丑的危险还要护送你。」

  「是吗?」

  「是什么?」南燕翻了。

  男声平静地说:「我昨天醒来,手被别人的头弄麻了,还能吹心脏?」

  "……"

  「哈哈哈——」南烟脑子转得飞快,「那我不是很快就醒了吗?"

  「嗯,快醒来,然后快睡觉。有什么优势?说出来我就听。」

  那就尴尬了!

  南燕摸了摸鼻子,开始耍流氓:「老板,哎呀,今天眼睛肿了,好痛!」

  女孩的结局娇俏,二十出头的甜蜜。

  深夜,楚温州一个人住在病房里,那娇生惯养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像是在整个房间回荡。

  它给死亡病房带来了一点生机。

  奇怪,楚温州不讨厌。

  「它不是被冰覆盖了吗?」

  南燕翻了个白眼,吐槽道:「这直男什么话!」

  褚温州:「没事,我不是说‘快睡,睡了不疼’。」

  "."能不能拜托!

  褚温州:「头疼,眼睛疼,还有别的吗?」

  「——还是睡不着。」

  见楚温州如此没有包袱,南烟也放开了。

  「一点都不困?」

  「困就是困,就是睡不着,难受。」南烟轻咳了一声,皱着眉头说道。

  「你要我做什么?」

  南燕放下温热的冰袋,转了转眼睛。

  不然就说说你以前复杂的感情史?

  思想有多远,南燕没有勇气就滚不远。

  热血刚刚沸腾了一会儿,南燕就把心里的恶意和八卦的热情缩小了。方随口道:「那就唱首歌。」

  听着耳机对面的寂静,南燕被可乐。

  她说的时候,就看楚温州会不会做了!

  性感霸,网上放快歌,想想就知道了.我想笑,想笑。

  良久,楚温州也无奈:「你不怕我五音不全,会让你头更疼。」

  「有道理,但我还是想听。」

  ".你是故意的。」

  「是的,但是你为什么回答得这么认真?你不会想着唱哪首歌,哈哈哈哈哈哈哈。」

  "……"

  南烟笑着在床上打滚,楚温州被她的头疼气死了。

  楚温州伸手捏了捏眉毛,生病的时候自觉为家人付出了很多。

  那边哈哈哈了很久,关门的时候,楚温州憋住了脾气。传来一句话:「我不逗你了,让我给你唱首歌解压,卖为生。这个技能还在。」

  楚温州拒绝了,她耳边甜美的女声低声唱着。

  他第一次看到它时只听到过一次,现在这种声音穿透了所有的杂音,传到了耳朵里。楚周文沉默了,从床上拿起耳机,专注地听着。

  很难想象一个多才多艺的女人有这么干净的声音。

  歌很安静,缓解了他被南燕调侃时的不快。

嗯啊嗯啊嗯啊不要不要,嗯……热……深一点

他的太粗太硬太长了 女生被男生摸胸的污污污的校园故事

周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