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周易>按下去木马调教,啊好棒人家都湿透了

按下去木马调教,啊好棒人家都湿透了

易学阁 2021-02-20 22:30:37 160个关注

  可以组织最后的安排让他去,因为刺客的职业素质,他只能接受。

  但是接下来的发展让这个任务显得有点奇怪。无论是执行前的组织安排,还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执行过程,他都觉得相当尴尬.

  虽然雇主花了很多金币组织派出顶级刺客,但任务似乎早就失败了。他不仅派了三个徒弟跟随他的学习经历,还多次告诉他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逞强,不要乱来,一有机会就赶紧撤退。看来他已经做好了任务失败的准备?这与之前的高赏金任务完全不同。

按下去木马调教,啊好棒人家都湿透了

  目标更有意思,双方几乎是官样文章,这让这次任务更像是一出戏而不是暗杀.刺客的导师可以看出,无论他有多蠢,无论是自己的组织还是这个目标都保持了相当程度的克制,唯一的受害者就是自己。刚才的表现真的很丢人,比三个徒弟好不了多少。

  为了缓解尴尬,解答心中疑惑,刺客导师决定主动倾诉。「希望大师,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我们影子的意思。」而且比我还熟练?"

  「嗯,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学来的,但我还是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孩。我根本看不出我是刺客。」白怡又开始随便撒谎了。「我帮了她一点,她教了我这个绝招。」

  然后虚空中的刺客姐姐又开始戳他。她又戳了一下,用奇怪的语气说:「你在说什么!」

  这个谎言真的很随意.刺客导师在心里默默发声。你以为是舞台剧?但他又不敢出言反对白怡,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虽然刚才白也漏掉了一个参谋,但刺客的导师并没有认为他不擅长学习技能,而是清楚地意识到那是对方的出拳而没有使用合适的武器。究其原因,在于白也推出了礼物救济的距离,比他更近。虽然只是一步,但这一步代表着巨大的差距。

  发动礼物浮雕的最佳距离是双方相距20步,既不太近也不太远,超出了物理专业的能力范围,法师也没时间唱什么厉害的魔法。同时也是斗气和瞬移秘籍的最佳距离,可以最准确的控制着陆点;也是错觉最容易产生效果的距离——错觉不是越近或越远越有效。尤其是这种特殊的错觉,往往对距离有更严格的要求。

  第二十步是无数实践此意的刺客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大家都是从这个距离开始练习的。如果要改变这个距离,就意味着重新掌握争吵的更远或更近的眨眼。这个招数不是法师的空间传送。更快更隐秘的价格是其距离难以控制;同时,错觉也留下了最好的距离,需要复杂的调整和改变,也就意味着更多的努力。

  掌握20步的距离不容易。普通人掌握更多的距离基本是不可想象的。刺客的导师一次掌握了20步,用它在他的盔甲上刻了十年的第一个刀痕。刀痕数量增加到了五个,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了第二个距离。

  目前组织里最强的刺客只掌握了18步22步的距离,还是很不熟练的,但即便如此,刺客也是发明家之后最好的一个。

  可以想象这个距离有多难控制,这也是一个轻描淡写的一步就能把他逼回来的原因。

  但如果那一两步就像是魔鬼的步伐,如果踩在他的心上,白就会在他面前19步的距离发射出一个礼物救济,这将彻底摧毁他的心理防线,让他明白两者之间的巨大差距,再也不敢奢望了。

按下去木马调教,啊好棒人家都湿透了

  所以在犹豫之后,他不想纠结于真相,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暗影组织中有一些漂亮的女刺客,但主要是执行特殊任务,这些艳丽的女刺客有掌握解放天赋的可能.只是在叛乱之后,组织对个人信息的控制要严密得多,就连刺客导师这样圆滑的操作者都认不出组织里的人,他也不确定是否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姑娘教会了外人解放的天赋。

  他顾不上矜持沉默的刺客,径直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问:「霍普大师,就算你是通过那种方式学会了这种秘法,为什么你能在这么远的19步距离就开始呢?你也要知道,这一招的意思对距离要求很严格,连天天练的人都做不到。你为什么……」

  白怡惊呆了。事实上,他在虚空中与刺客的姐姐交流过,然后回答道:「其实,这份礼物是幽灵专门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项秘技。这个技能本身就不适合别人学。对天赋和契合度要求很高。」

  说话间,他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然后刺客导师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后颈被一把手刀轻轻敲了一下。这一次,他没能凭借敏锐的直觉避开。

  刺客老师脸色瞬间变了!刚才,为了方便交谈,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这意味着白已经控制了三段距离!

  但是白色是不够的。刺客的导师还没回头,他又消失在原来的地方,然后他的脖子被手刀轻轻敲了一下,但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两人的距离接近面对面。在这个距离上,理论上是不可能发动礼物救济的,但白也似乎通过三观彻底摧毁了导师。

  这时白也灵活地跳了回来,刺客的视线导师连忙追了上去,然后他的脖子又被扇了一下。

  冷汗瞬间浸湿了刺客导师的后背.如果这是实战,他已经死了三次了.如果第一次是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他稍微放松了警惕,第二第三次他肯定是集中了所有的精神,尤其是第三次,连看天真的时间都没有。

按下去木马调教,啊好棒人家都湿透了

  他比我的眼睛还快吗?经历过多次战斗的刺客导师,开始有崩溃的声音。「这个.这怎么可能!」他不能跪在地上跪下。「距离已经用尽了。为什么距离那么随意?」为什么连恢复都不需要时间?最高意思不能连续启动!为什么!为什么!"

  现在还是站在院子外面的三位学徒也听见了导师的哀嚎,连忙踮起脚尖好奇的往这边望了过来,以他们的水准,还领会不了白亦的可怕,所以表现得倒还算正常。

  「我之前不是说了吗?这招的重点在于天赋和契合度。」白亦站在刺客导师的面前,继续说道:「而我大概很适合当一名刺客吧?」

  他肯定不会告诉对方,来自骗术师的幻术知识和他自身对瞬移类技能的理解和造诣才是能熟练掌握这一奥义的关键,和天赋什么的并没有太大关系,纯粹是知识面够宽够广。

  刺客导师跪在地上喘息了好一阵子,才缓了过来,却没有急着站起来,而是继续跪在地上问道:「希望大师,能告诉我您究竟是谁吗?」

  「你能告诉我你的雇主是谁吗?」白亦反问道。

  刺客导师愣了一下,于是便重新站了起来,恭敬地说道:「打扰了。」接着便带着那三个一脸懵逼的学徒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对于阴影刺客而言,比起第二要务保命更重要的第一要务,自然就是保密。

  任务完不成可以放弃,可以退款,这是能力问题;而泄露了雇主身份,则是信誉问题。作为一个开门做生意的中立组织,能力不足可以锻炼可以培养;信誉不足,那就只能关门了,阴影能一直存在至今,信誉一直都是他们赖以生存的重要基石。

  白亦则看着这四位刺客的身影远去的方向,在虚空里对着刺客妹子说道:「数十年的努力在别人面前不值一提,也是蛮惨的……按照常理来说,他刚才已经趋近于崩溃了吧?没想到这样的状况下还能迅速恢复过来,还能记得保密这码事。」

  「保密是刻进每位阴影刺客骨子里的信条,可不会被这点冲击所抹消,他能在手甲上刻上五道刀痕,所经历的绝望和崩溃远比你想象的残酷,千万别低估了阴影刺客的职业素养。个人的思维与情绪,跟任务和使命是完全分开的,这才是合格的阴影刺客!」刺客妹子用某种自豪的语气说道,然后又戳了白亦两下,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游戏一般。

  「虽然挺专业的感觉,但这不和精神分裂似得?当个刺客还真是不容易啊……话说干嘛又戳我?」白亦没好气的反戳了几下。

  「嘻嘻!」大概是白亦力量用得比较轻,没把她戳痛,刺客妹子居然傻乎乎的笑了两声?

  「不过说起来,你想照顾后辈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不是太过了一些?他们可是来杀我的!要我手下留情就算了,还要我和他们好好说话?还要我演示技巧给他们看?你就一点都不关心我吗?」白亦又没好气地说道,「而且,你会被关进虚空,不就是因为那个组织里的人背叛了你吗?你不借机报复,居然还要关照后辈?」

  「出现了一个叛徒,他们就全是坏人了吗?就要把他们全部杀光?」刺客妹子顿时用某种激动的腔调反问道,可立马又换成了一副委屈的口吻,继续说道:

  「而且我怎么就不关心你了?你知道杀了他会惹来多大的麻烦吗?像这样的顶尖刺客,每一个都是组织的宝贵财富,你杀了他,很容易把生意激化成私人恩怨,到时候天天一堆刺客缠着你就开心了!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你杀得光吗?」

  「杀杀杀!就知道杀!笨蛋!呆瓜!木头鱼!」刺客妹子最后大骂了几句,就不再说话了,也不用意识戳他了,看起来应该是生气了。

  白亦顿时就无语了……真是的,道理我都懂,可怎么突然就发脾气了?被戳到痛处了吗?

  「她并不爱杀人,即使有着最优秀的天赋,即使作为最优秀的刺客。」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突然在白亦耳边响起,「别忘了,她最大的目标是当个蛋糕店的小老板。」

  咦?这次武者居然说了那么多的话?还说的很清楚?没有猪哼哼?白亦有些奇怪的想着,因为要替自己的好姐妹辩解吗?那几位女性行者私下里经常进行一些女性向的私密聊天,关系都颇为不错,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你倒是难得说这么多话。」白亦随口说了一句。

  「相互了解的两人之间,本就不需要太多话。」武者淡淡的回答道,「只是没想到你会那么笨。」

  喂喂,我哪笨了啊?没听见别人都叫我救世大贤者吗?没看见我把那招复杂的恩赐解脱玩得多溜吗?除了吟游诗人那些吃软饭的手法之外,你们每个人的知识和技巧我掌握得那么好,哪笨了?

  「哼!」又是标志性的一声冷哼后,武者也像刺客妹子那样不理白亦了。

  「好了好了,我的学生,别去和那些无聊的女人纠缠,我们来分析分析局势吧!」魔法师连忙开口说道,把白亦的思绪拉回到正题上面。

  还是自己的老师可靠!白亦心头暗暗想着,解除了大宅的静音结界,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始和男性行者们讨论起这次刺杀。

  第260章 我说出去有人信吗?

  在白亦这边重新回归平静之后,远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的堕神教神殿里却响起了一阵鸟类扇动翅膀的噗噗声,三只黑雾组成的乌鸦飞到了空无一人的神殿中间,在一番烟雾弥漫后,化作了之前公爵夫人所面对过的三道阴影。

  「阴影的消息传来了,他们失败了,并放弃了后继尝试,把钱退还了我们。」正中间的第二道阴影开口说道。

  「只是一次尝试就放弃了吗?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第一道阴影问道。

  第二道阴影没有直接回答他的提问,而是继续说道:「一个有趣的地方在于,阴影派出了一位顶尖的幻影刺客和三位还没完成全部训练的刺客学徒参与这次任务,呵呵,真是有趣。」

  「他们居然会通过这种方式向我们示威?果然有趣,看来你那点小阴谋被他们识破了啊,我想我们安插在他们内部的钉子也被发现了吧?」第三个阴影说着,从那股毫无波澜的机械音中甚至能听出一些玩味的语气来。

  「不要小看了阴影,没人知道这个组织什么时候出现的?由谁建立的?只知道他们一直存在着,存在了几千年时间,这样的组织理应有着不凡的智慧,能看破我们的舆图并不意外。」第三道阴影又接着补充了一句。

  「不不不,我的朋友,这可不是什么阴谋,而是光明正大的交易,只要阴影还要开门做生意,他们就必定会接下来,成为我们的试刀石,替我们去挖掘那个希望的秘密。」第一道阴影开口解释道,「同时,我们还不需要为此浪费一个子,这是笔划算的买卖?不是吗?」

  「只可惜,这样的好买卖只能做一回,阴影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再接受和此人相关的任务了。」第二道阴影在旁边说道。

  「这不要紧,重点是这次任务中他们发现了什么?关于任务失败和放弃后继尝试的解释是怎样的?」第一道阴影又跟着追问道。

  「目标极其强大,并与他们的组织有一些渊源。这是阴影给出的解释。」第二道阴影说着,「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我想应该也够了。」

  「嘿?有点意思……一位使用古罗瑟法阵的法师,却精通战斗法师的绝技,圣徒约尔的挚友,同时还与刺客组织阴影有着一些渊源?」第一道阴影话语里的笑意甚至透过了机械音传了出来,「他真的是奥秘之门的人?那群无能的学究里面真能出现这样的人物?」

  「有了这样几块身份拼图,应该很快能找出他的真实身份吧?能同时满足上述条件之人,即使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也绝不多见。」第二道阴影说着,「希望的强大源于他的神秘,他把一切都掩饰得很好,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实力,也让你们有些忌惮……然而等到他不再神秘之后,也不过是枚任人摆布的小卒子罢了。」

  「这笔交易现在看来还是很划算的,借助阴影获取了一块重要的身份拼图。但我们或许要为之付出与阴影之间的友谊,他们或许不会再接我们的委托了,长远来看,这可不见得有多明智。」第三道阴影则显得不那么乐观的样子,开口提醒了一句。

  「区区一个见不得光的刺客组织,在我们的力量和金钱面前,让他们当条走狗都是莫大的荣光,你又何必在意这等货色的看法?」第二道阴影有些不悦地说道,「而那个该死的希望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敌人,只要能消灭他,区区一个刺客组织又算得了什么?」

  「只可惜我等实在没办法出手,而下面那些人的实力又如此不堪,否则也不会坐视此等宵小之徒继续嚣张下去了!」第二道阴影的恨意通过机械音清晰的表达了出来,看得出来他对于屡次破坏己方计划的白亦十分憎恶。

  而第三道阴影对白亦的看法似乎没有他这般极端,没有接他的话,而是改口问道:「那几名刺客呢?被杀了吗?你舆图挑拨双方私仇的计划成功了吗?」

  「没有,那四个无能的废物被完好无损的放走了,那个希望居然又一次手下留情了。」第二道阴影没好气的回答道。

  「看来他也意识到了什么,阴影派出的人手太过诡异,也顺便提醒了他……但也由此可见,他对阴影十分熟悉,看来双方确实有一些渊源。」第一道阴影开口说道。

按下去木马调教,啊好棒人家都湿透了

与狗做爱小说 小雪小柔两大校花

周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