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周易>战神至尊周天张小玉,爸爸的那个东西进我那里

战神至尊周天张小玉,爸爸的那个东西进我那里

易学阁 2021-02-19 03:44:45 335个关注

  苏慕哲急忙抬头,看见一抹橄榄绿映入眼帘。她刚毅冰冷的脸上满是狠辣,深邃的眼睛里满是愤怒和焦虑。

  「杏儿,你好吗?」战北城手一挡,一把推开苏慕哲,手拉过星夜。

  而星夜刚刚从恍惚中醒来,眼神呆滞,举起黏糊糊的湿手,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袭上他的心头。她恐惧地低下头,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身边的苏沐雪.

战神至尊周天张小玉,爸爸的那个东西进我那里

  纯白美丽的连衣裙已经被鲜血染红,纤细的手正紧紧地压着血迹斑斑的小腹,但她却微笑着看着毫发无损的星夜。

  「太.良好的.你没事吧.这很好……」一句话没说完,人就倒了。

  「小雪!」星夜慌了,连忙伸手抓住了她坠落的身体,「小雪.你好吗?嗯?别吓我,醒醒.醒醒!小雪!别吓我……」

  全身微微颤抖,抱着苏沐雪的手也在剧烈颤抖。冷漠的眼神里早已感染着恐惧,惊慌失措的苏沐雪覆盖着流血的伤口,沙哑而恐惧的声音擦过冰冷的空气。「医生!快叫医生!小雪,你会没事的!我马上带你去医院!马上去医院!别怕,星夜姐姐会带你去医院的……」

  说着,慌慌张张的站直了身体,挣扎着想要扶起苏沐雪,却发现自己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淡雅的小脸早就苍白得可怕,一点血色都没有,跌跌撞撞的扶住苏沐雪。

  「星星!你冷静点!她会没事的!我们马上送她去医院!」太晚了,来不及安慰星夜,她赶紧从怀里把苏沐雪抱起来,侧身抱起,向还没有熄火的军用悍马冲去.

  「风总!你没事吧!」刘杰此时也慌慌张张的迎了上去。星夜看到自己手上的血,她惊呆了。

  苏慕哲也反应很快,很快追到了北城。

  「星夜嫂子,你别担心!参谋长说没事的!不然我先送你回军区?」孟晓同志也焦急地跑了过来,看着星夜的恐慌,有些担忧地安慰着。

  「不!我要去看看!我要去看!」星夜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里的恐惧,快步向车的方向赶去,很快钻进车里,追上了军用悍马。

  「哈哈!死了,嗯?他们都死了!我知道你这个婊子怎么能和我争论!文的是我的!爸爸是我的!哲也是我的!我绝不会让你把它从我身边夺走!你不能把它从我这里拿走!你逼我的!」文琴雅用一只手擦了擦布满血丝的嘴,狂笑起来。她那残酷黑暗的眼神让刘杰感到身后惊出一身冷汗,尽管她现在已经被保镖拦住了!

  「闭嘴!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女人!连星夜嫂子都想伤害!刘姐姐,请快报警。谋杀未遂够你判几年的!还害了我们参谋长!真是恶毒!」孟先生大步走到文琴雅面前,怒视着已经崩溃的文琴雅。

战神至尊周天张小玉,爸爸的那个东西进我那里

  这时,闻着新闻的莹莹和苏芮终于一脸惶恐,惊慌失措地追上来,跟在一堆记者后面.

  请记住这个网站的域名:g.xxx .

  第二百三十章是三胞胎

  到了医院,战争北城像飞脚一样把人带了进去,医生匆忙把人推进手术室,手术室的灯亮了。

  而这时候,苏慕哲也满脸焦急不安的冲了上来,手术室里几乎没有跟上来,嘴里不停的喊着小雪,额头上已经惊出了一层冷汗,冰冷的气息消退了几分,全身都被一些凄凉的苍凉所感染,被厚重的手术门挡在了外面。

  北城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还有衣服上那触目惊心的血迹。他的额头上掠过一丝忧虑,希望她会好起来。否则,他不知道他的小饭桶是怎么责备自己的。担心的偏过头看着靠着手术门的墙蹲下来的苏慕哲,北城的眼睛微微暗了下来。他沉思了一下,大步走了过去。

  「她会没事的。坐着等过去。这个时候,冷静比什么都重要。相信医生。」

  一个低沉而平静的声音传来,蹲在墙边的苏慕哲缓缓抬起头,看到了战斗北城中的橄榄绿,漆黑而深邃的双眼,淡然而平静的俊脸,隐约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不可否认,这是人中之龙,甚至他对自己都感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气势。

  在战争中北城深邃而锐利的目光中,苏慕哲也慢慢站了起来,一身MoMo的挪到了不远处的长椅上,有些恍惚地坐了下来。战北城眼珠一转,也没有说什么,转身朝着对面的长椅坐了下来,就这样两个大男人,同样优秀,同样容光焕发,就这样坐在了长椅上,苏慕哲一头,战北城一头。

  「你不应该邀请明星,否则悲剧不会发生。」战北城不知道委婉是什么,直接说吧。

战神至尊周天张小玉,爸爸的那个东西进我那里

  苏慕哲愣了一下,一时答不上来。他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迷恋星星。你想让我告诉你,星星是我在北方城市的妻子。你从来没有机会。就算多见面几次,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不应该做一些没用的工作。」战北城直接不客气的直奔主题,他不想去惹太多麻烦,所以他直接让小傻瓜自己掂量着解决办法,只想给她多一点空间。毕竟那是她心里藏着的东西,他也不能干涉太多,但现在明显超出了可以忍受的范围。

  「从你决定放手的那一刻起,你就再也没有资格拥有她了。感情不像你们商人之间的商战。可以砍价。这是枪里的子弹。一旦上线,你就再也回不来了。杏儿还让我昨晚一起过来和你谈谈,让我来开导你。我不是心理咨询师,也不是心理学家。我不能开导你。从男人的角度来说,我其实很看不起你。见苏慕哲没有回答,北城战继续说道了,说老实话,他都有些觉得自己是发疯了才会跟这个男人瞎扯淡,可是罪魁祸首就是那只小饭桶,说要断了什么所有的念想。

  战北城的话就好像千金大锤一般狠狠的压在苏沐哲的心上,让他丝毫动弹不得,眼神却也沉郁了下来。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苏沐哲冷冷的开口。

  「我从来不会去嘲笑别人。」战北城老实的开口,这种事情,其实没有好嘲笑的,走错了一步,可以原谅,结果再坏也只能自己承受,谁不曾经年少?最容易犯错的,其实也是感情,选对了幸福,选错了伤心,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不想在你面前否认,我确实已经爱上了星夜,但是我没有想过要从你身边抢走她,诚如她所说,她遇上了你,才是幸福的,她早就爱上你了,我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她回头了。」苏沐哲叹了口气,语气里充满了无尽的悲凉,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毕竟是事实。

  「她跟你说的?」战北城忽然冷下声音,这个小饭桶又再一次去跟别人表白,却从来不跟他本人表白,看他回去怎么收拾她!想着,战北城没由来的一肚子火!而且还是跟他算不上情敌的情敌说!

  苏沐哲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冷漠,「她跟你算是两情相悦了,她说她现在爱你,将来也爱你。」

  苏沐哲不知道怎么的,就这样坐着,跟这个男人,这般交谈着,心里竟然显得很平静,也很淡然了。

  「我们早就两情相悦了!」听到苏沐哲这话,战北城心里不禁美了一把,他的女人果然就是争气,就这样大方的在前情人面前承认爱他,没有比这事情更让他心里美滋滋的了!

  「回头,你也找一个吧,听说外国妞也不错,混血人挺漂亮,你不差一定能遇上一个,我们不能娶外国媳妇。」战北城难得幽默了一把,反正星夜现在已经彻底的沦陷在他的怀里,他也没有什么必要对这个男人心存荆芥的,他要过好了,他跟星儿就更加美满,单凭这一点,他倒也不介意给他上上课,洗洗脑。

  「我不喜欢外国的女人,我喜欢星夜那样的女人。」听了战北城的话,苏沐哲竟然也微笑了起来,配合的搭腔了。

  「你没机会了。」战北城想也没想就开口。

  「凡事都说不准,我不认为我比你的魅力差。」苏沐哲难得为自己辩解。

  「你以为星儿会是那么肤浅的人吗?她现在还是我孩子的妈!」战北城又想到了一个可以让他知难而退的理由。

  「我不介意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养着……」

  「你这是想吃拳头吗!」男人阴冷的威胁声传了过来……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但空气里却没有所谓的浓郁的火药味,直到一个米色黑格子的身影急冲冲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咚咚咚!’干净的地板上传来了一阵有节奏而急促的脚步声。

  战北城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就看到自己家的小饭桶正满脸忧愁的朝手术室跑了过来,原本洁净的衣服上也跟他一样,染红了血迹,料想着,那个叫小雪的女人也是流了不少的血。

  「怎么样?小雪怎么样了!」星夜还是有些惊魂未定,都忘记了自己肚子里的宝宝,不要命似的朝这边跑着,看得战北城没由得又是一阵皱眉头,一阵叹气,火速起身迎了上去。

  「没事,还在抢救中,你给我小心一点,别把我的孩子给惊了。」说着,便一手揽过了星夜,横身抱起,很快就按着她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那情况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会不会有危险?流了好多血……她是替我挡的刀,我……」星夜急切的拉着战北城的那只大手,星眸怎么也压制不了眼底的惊慌与忧愁。

  「你怎么也染了这么多血?」一股血腥味又弥漫了过来,星夜低下头,才发现战北城那衣服上还沾着湿润润的血迹,「怎么办?她要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能原谅我自己。」

  惴惴不安的放开了战北城,星夜微微收紧了双手,睁着那双幽深的眼眸,盯着紧闭的手术室的门。

  「小雪的事情不关你的事,星夜。」苏沐哲终于也沉声开口。

  「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温沁雅本来就是针对我的,是小雪救了我!我真是没有想到温沁雅竟然还不死心,都已经一无所有了,还不惜把自己命都给赔上了,可是,我真的没有从她手里抢走任何的东西,我原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星夜忽然有些悲伤了起来。

  「你太低估人心了,星儿!冷静一点,她不会有事。」

  「你要我怎么冷静!要不是她,躺在里面的人应该就是我!」星夜有些急躁的推开了战北城,一股火的想要站起来,眼里闪烁着一丝火花,充满了不满的悲凉。

  战北城叹了口气,顿时也没有再开口,伸手抱住了星夜的肩头,让她轻轻的靠着自己的腰,星夜心里又是一阵阵的难受,索性也就抱着战北城那健硕的腰,有些脆弱的偏着头,靠了上去。

  ‘咔!’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苏沐哲见状,立马就冲了上去,有些激动的揪着那名医生。

  「怎么样!小雪怎么样了?」苏沐哲焦急的开口问道。

  那名医生有些艰难的拉开了苏沐哲,望着都是一脸的沉重的几人,叹了口气,「病人失血过多,情况很危急,现在急需o型血,你们这里有谁适合的吗?」

  「我是!我是o型的!你输我的吧!」星夜一听,立马就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的抓住了医生的胳膊,满是希翼的望着医生。

  「我也是o型的,你输我的!」苏沐哲也紧紧的揪住了那名医生。

  「好!跟我……」

  「医生!我让你输我的!」星夜急忙拉住了医生。

  「医生我们进去!」苏沐哲冷然开口。

  「不要……不然我会不安的,你就输我的吧。」星夜似乎铁了心了。

  「这……」那名医生有些为难了,犹豫的眼神就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

  「够了!星儿!你胡闹什么!你这身体怎么能献血?还要顾全肚子里的宝宝!」战北城低吼了一声,颇有气势的声音将那名医生都吓了一跳,一把拉过了星夜,二话不说直接又将她按回了长椅里,然后转身对那名医生道,「我也是o型的,她流了多少都由我补回来,走吧!」

  「请跟我来!」那名医生也不再犹豫,人命关天的事情,于是很快就引战北城走了进去。

  「北城!」星夜有些慌张的挣扎了一下。

  战北城缓缓的回过头,淡淡的迎上了星夜那清冽略带着不安的清瞳,低哑沉稳的嗓音带着丝丝柔和的安慰,「不会有事,在这里等我出来,不要给我乱跑,听话。」

战神至尊周天张小玉,爸爸的那个东西进我那里

女人白裤子内裤透明 妈妈与狗狗连在一起

周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