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周易>嗯啊好粗好大好舒服啊,我被领导摸的很爽

嗯啊好粗好大好舒服啊,我被领导摸的很爽

易学阁 2021-02-17 18:36:35 406个关注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会让你爱上我的。」蒋天楠顶天立地。

  思村摇摇头。「不可能。」

  「理由!」蒋天楠喊道。

嗯啊好粗好大好舒服啊,我被领导摸的很爽

  「原因是——」思村停顿了一下,决心好好谈谈,让他放弃。「我结婚了。」

  蒋天楠轻蔑地笑了笑。「想想攒,你真是小孩子心思,编这么不靠谱的理由。」

  想着省口气,「信不信由你。」

  蒋天楠斩钉截铁地说:「这次我不会放弃!」

  第二天,为了躲避蒋天南,思村没有去礼堂参加最后的彩排。反正她写完了,就去看热闹了。

  聚会是在周六下午,思村一厢情愿,早早偷偷回家看墨池,一起度过了一个甜蜜的周日。当我吃午饭时,我看见了刘志豪。刘小姐让她下午早点去礼堂,顺便帮帮她。思村只好回答。

  礼堂里装饰着闪烁的彩灯,紧闭的窗帘上挂着「欢迎新生」的字样。过一会儿,大幕就要拉开,给学生们呈现一个五彩缤纷的联欢晚会。

  思村忙着摆花、挂横幅、摆凳子,演员们在后台紧张地化妆。主持人蒋天楠占据了舞台一角,闭着眼睛说着话,却并不紧张。

  一个大礼堂放几千个凳子也是一个大工程,需要对齐,需要考虑间距。礼堂里有一场激动人心的《运动员进行曲》。三点钟,学生们陆续走进体育场,华丽的会场让他们发出啧啧感叹。思村摆好凳子,坐在前排中间。她不想看别的,只想看她写的短剧。

  时间到了,音乐停了,同学们很配合,很安静。幕布缓缓拉开,灯光聚焦在舞台中央的年轻人身上。深蓝色的西装和白色的衬衫让人眼前一亮。男孩们笑了笑,热情地拿着麦克风。「跟随时间的脚步,我们进入了生机勃勃的八十年代。从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到80年代的第一批大学生,我们是时代的宠儿。今天,在北方大学的校园里,为了祖国的美好未来,为了这个生机勃勃的八十年代,为了我们辉煌的未来,我们欢聚一堂。现在我宣布北方大学1980迎新晚会开始!」

  思昆听到她的脸发烫,心跳加速。这是开场白,感觉她在台上主持。下面的学生非常合作地鼓掌。蒋天娜平静地看着观众,介绍了学校领导和各级各部门的师生。虽然舞台上只有他一个人,但他很平静,很舒服。接下来,蒋天楠几乎放弃了思考拯救的稿子,只是按照流程自由发挥。他说:「为了迎接新生的到来,我们特意为你准备了这个晚会。不过,这个晚会不全是给你看的,也是为了展现恢复高考后的第一代大学生和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届大学生的精神。请欣赏第一个节目——歌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思村不得不承认,蒋天南的主持词里并没有太多的政策和程式化的东西,反而更加生动朗朗。思村的短剧定在最后演出。她有丰富的情节和现实的内容,但掌声很少。思村有点失望,几年后才意识到素描的重要不是写实,而是夸张。

  我对自己在聚会上的想法很不相信。她想逃跑。她想回家,请墨池对此发表评论。是因为她写的不好还是观众不欣赏?不知道什么时候气氛变了,从安静肃穆到激情澎湃。思村听蒋天南说:「我们去晚会最后一个环节——集体舞蹈。」

  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学生们大多很兴奋,但同时又不知所措。毕竟会跳舞的学生也就那么几个。蒋天楠的确是个舞台天才。他灵机一动,立刻想到了自己的表演来调动气氛。他随着音乐跳舞,观众突然爆发出欢呼声。

  蒋天楠突然跳下舞台,引起一阵惊呼。他迈着霹雳舞的步伐走到前排中央,向思村伸出双手。正打算逃跑的思维救了一跳,不了解情况。江天楠又向她伸手,想着听到欢呼声,尖叫甚至吹口哨。她终于反应过来了。蒋天楠邀请她跳舞。

嗯啊好粗好大好舒服啊,我被领导摸的很爽

  思村摇摇头,躲了回去。蒋天楠不依不饶,绕到她身后,手里拿着音乐,发出邀请。思村觉得所有的目光都在她身上,余肖春和刘志豪在推她,思村咬紧牙关和蒋天南一起走上了舞台。

  思村从来没有这样被注意过。他紧张得手脚都硬了,不知道怎么收好。她根本不会跳舞,所以她会更像一个稻草人,双臂伸开,一动不动。蒋天楠有办法。他拉着她的手,围绕着她,绕着圈,蹦蹦跳跳。思考储蓄就像一个美丽的道具。在蒋天南的衬托下,总是散发着节奏的光辉。台下观众两极分化。守旧的学生不好意思参与,主动离开,敢于跟风。更有甚者,他们冲上舞台,把主持人围在中间,欢快地跳着舞。

  台上的人越来越多,蒋天南和思村被挤出了包围圈。我太紧张了,鼻子都出汗了。蒋天楠伸出食指帮她擦汗,笑着说:「我们真的是最好的搭档。看大家多开心!」

  思村假装整理头发,挡开了蒋天南的手。他们被人群驱散了,但还没等蒋天楠回过神来,他想了想,闪下舞台就跑了。

  思村直接跑回宿舍,但是大家都在。一旦被蛇咬了,她就会害羞两倍。去过派出所的302个女生都学乖了,参与跳舞的都远远的。思村默默爬到上铺,苏红梅跳下床摔门。

  余肖春,谁是躺在床上看书,戳上面的床板。「苏红梅吃醋了。」

  想着事情,心烦意乱,没有反应。

  董丽萍苏醒过来,爬了上去。「你想想,蒋天南是不是又要追你了?」

  余肖春道:「蒋天南相貌堂堂,家境不错。他爸爸和苏红梅爸爸是同事,都是地方干部!但是他没有你表哥好看。不幸的是,他摔断了一条腿。」

  思村动了动嘴唇,余肖春道:「思村,你配得上蒋天南胜过苏红梅。」

  思考,节约,使用,被蒙住眼睛,烦躁地翻来覆去。她的计划全乱了。她本来打算下午回家,但自从聚会后就一直推迟。她现在不知道回家,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墨池。别的男人都在追求她,让她觉得对不起老公。墨池可以站起来起来以后,每个周六傍晚都会在巷口等她,前几天她的自行车爆胎了,推着车走了很久,一进巷子,墨池架着双拐站在那里,还在等。

  想到这里,思存一骨碌爬起来。不管发生什么,她要回家去,回到最爱的人身边。墨池肯定会帮她想办法,有墨池在,她什么都不怕!思存重新充满了力量,穿戴完毕,撒腿就跑。

  她没想到,竟然已经快十点了,舍监阿姨都在准备锁宿舍楼的大门。思存赶紧跑了出去,骑上自行车,风驰电掣的回家。路上又黑又静,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为了抄近路,思存拐进没有路灯的小路,月光把她的影子投在地上,两边的杨树沙沙作响。思存毛骨悚然,低着头飞速前进。行进花巷,看到温家小楼里的灯光,思存的心里踏实多了。墨池并没有等在门口,都这个时间了,他肯定快睡了。思存轻手轻脚开大门的锁,心里盘算着墨池要是发飙的话怎么哄他。

  上至二楼,思存调皮地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墨池的动静。意外的,她听到了陈爱华和保姆对话的声音。思存心里一急,推门而入。

嗯啊好粗好大好舒服啊,我被领导摸的很爽

  春天的故事bb S?joOYOo.N Et

  第 29 章

  陈爱华和保姆守在墨池的床前,保姆还拿着条热毛巾,捂住床头的输液瓶。陈爱华抚摸着墨池的额头,一脸的焦急。思存的脑袋一下子大了,一个箭步冲过去,叫道,「墨池怎么了?」

  陈爱华厉声说,「你还好意思问!墨池在外面等了你三个多小时,这么大的风,他的身体哪能受得了?」

  思存如当头棒喝,现在已是初秋天气,北方的夜晚已经很冷了,今天又是个大风天。墨池竟然在巷口等了她三个多小时!她蹲跪在墨池床前,墨池烧得脸色通红,一只手上插着针管,正在输液,闷闷地咳嗽。听到她的声音,费力地睁开眼睛,竟然还努力撑起身子,虚弱地对陈爱华说,「妈,你别怪她,我发烧两天了,和思存没关系。」

  「发烧两天还去吹冷风,你真是不要命了 !」陈爱华气急败坏地数落儿子,又心疼,赶紧扶他躺下。墨池顾不得在输液,用插着针管的手抓住思存的手,对陈爱华说,「妈妈,太晚了您和阿姨去休息吧,别为我担心。」

  陈爱华对思存嘴上虽凶,心里还是认可的。她起身道,「今晚睡轻点,要是不退烧就喊我。」

  思存忙道,「知道了。」她结果保姆手里的热毛巾。药水凉,输进身体又疼又冷,需要用热毛巾捂着加温。

  看着母亲走了,墨池虚弱地笑道,「别听我妈的。她就是喜欢大惊小怪,我没事。」

  思存都快哭出来了,「都是我不好。」

  墨池拉着她,让她坐在床边。他的手掌又干又热,灼痛的思存的心。墨池笑道,「以后回来晚了打个电话,你们老师办公室就有电话。」

  思存道,「今天晚上迎新生联欢会,我本来想溜来着,没溜成。」墨池病成这样,她决定先不说江天南的事。

  墨池又要起身,引发一串咳嗽。思存压住他,小声说,「你别动,需要喝水吗?」

  墨池摇摇头,平息了咳喘,问道,「开联欢会到这么晚,吃东西了吗?」他对她的要求越来越简单,吃饱了、穿漂亮了、每天开心了,他就高兴。至于她的学业,他早已不再担心。

  【橘园手打组制作 bbs.jooyoo.net 欢迎来访】

  思存说,「你都病成这样了,就别为我操心了。我不饿,以后你要是再傻等我害了感冒,我就和你算账!」

  墨池还有力气坏笑,「怎么算账?」

  思存红了脸,在他肩膀上轻轻一捶,「反正就是要算账!」

  墨池笑得眼睛弯弯的,「我媳妇最厉害了,到啥时候都是你有理。我这辈子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一瓶药水输完,思存帮他拔掉针。她刚来温家时,墨池的身体很不好,三天两头输液,这些护理工作她练得非常得心应手。这两年墨池身体好了很多,思存的手都生了。她很小心地拔针,生怕弄疼他。然后,迅速地用棉签按住针眼止血,一分钟后,又贴好胶布。

  全都忙完了,墨池又拉住她的手,生怕她跑了似的。思存顺势歪在床上,把头埋进墨池的胸口,闷声说,「你等不到我,是不是特别生气?」

  墨池抚摸她的头发,喘息着说,「不生气,就是很担心,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他没说,刚开始不是担心,而是失望。他下班就等在巷子的门口,等到夜幕降临,等到夜深人静。他总以为下一分钟思存就会回来,却总是失望。直到浑身发热,头重脚轻,被母亲和保姆搀回房间,他的担心已经完全取代了失望。现在看到思存平平安安的回家,他的心才落了地。

  「我能出什么事。」思存嘟囔。

  墨池故意把话说得轻松,「我怕坏人把我媳妇抢走了啊!」

  思存又想起江天南的纠缠,心中愤懑,试探着问墨池,「要是有别人喜欢我,追求我,你会怎么办?」

  墨池烧得昏昏沉沉,没有听出玄机,随口答道,「我会为你骄傲,因为你值得人去爱。」

  「啊?」这个答案太出乎思存的意料了。她失望地说,「那你就让人把我抢走啦?」

  墨池道,「当然不会。我会找那个男人决斗。杀死他,或者被他杀死。」 平日温文尔雅的墨池竟然面露凶色,被高烧折磨得失去光彩的眼睛也冒出精光,甚是吓人。

  「啊!」思存惊得嘴巴大张,足足能塞进一个鸡蛋。「为什么?」

  墨池故意恶狠狠地板起脸,嘴角却扬起笑意。 「因为爱情是有独占欲的,我就是要霸占你,占得牢牢的,谁想抢,都只有死路一条!」

  「那么,如果我不爱你了呢?」她常问墨池一写稀奇古怪的问题,墨池只当这个小姑娘傻劲又犯了,不耐烦地说,「你怎么可能不爱我?」

  「我是说假如。」思存打破沙锅问到底。

  「为什么?你刚才还说要杀人。」

  墨池说,「因为爱你就要一切为了你好。如果你爱我,谁想碰你一下我都会和他拼命。如果你不爱我,我也会放你去爱别人。」

  思存歪着头,对这个答案不甚理解。墨池撑起身子,掀被就要下床。思存急道,「你又要干嘛?」

  墨池道,「有礼物送给你。」他脚步发软,在思存的搀扶下吃力地单腿跳到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思存又扶他回到床边。几步路程,墨池已经全身是汗。

  思存帮墨池擦干汗水,才拿起木盒,边开边问,「这是什么?」

  盒子里有一只可爱的俄罗斯娃娃,和当初婧然送给她的俄罗斯娃娃大小相当,却是个男孩,金发碧眼,穿着俄罗斯传统盛装,像个新郎官。墨池笑道,「婧然送你的那个女娃娃,你跟宝贝似的。其实这个娃娃两个才是一套,一个新娘,一个新郎。以前只有一个,前几天我去友谊商场,看到了这个男娃娃,所以买下来送给你。」

嗯啊好粗好大好舒服啊,我被领导摸的很爽

嗯啊嗯啊好痛好舒服嗯 啊别舔了快点啊

周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