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运势>我把嫂嫂日到了深处,我在别墅里做女仆

我把嫂嫂日到了深处,我在别墅里做女仆

易学阁 2021-02-23 21:07:41 304个关注

  粉丝和狗仔队一定很羡慕她有这样的机会。

  沈子恺说:「看得出来,陆对你是很认真的。像他们这样的人很少把女人当回事,但如果你是认真的,就能看得很仔细。」

  夏诚扬起了眉毛。「能给点建议吗?」她真的很好奇。

  「他一直在你身边,怕别人污染你。嗯,我可能形容的不好,但他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我把嫂嫂日到了深处,我在别墅里做女仆

  「可能他占有欲太强了。」

  「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就会有占有欲。身边的那个,就算有人吃了我的豆腐,也会让我了解大致情况,好好忍着。」沈子凯笑了。「不会,可能我装委屈了,他会送我礼物,但是你知道,一点意思都没有。」

  夏诚笑了。她也收到了许多礼物,但正如沈子璇所说,这毫无意义。那些只是补偿。

  当一个男人不能给你你最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他习惯用这种方式堵住你的嘴,叫你离他远点。

  能不能有用,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

  堆满保险柜的石头比不上温柔的问候。

  沈子恺自言自语道:「可是你不要以为我喜欢他。我们只是交易关系。他拿我没有的东西换我有的。公平吗?」

  看来沈子璇真的喝醉了。

  夏诚没想到她会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么多。

  「你还是得少喝点酒。无论你想改变什么,你的身体都应该照顾它。只有你的身体会跟随你一生。其他的东西反正是会改的,想多了也没用。」

  青春,美貌,甚至年轻的生命,即使不改变,总有一天也会失去。

我把嫂嫂日到了深处,我在别墅里做女仆

  如果沈子璇想把它换成更有意义的东西,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夏诚不会因此而看不起她。

  但是只有一个身体,打得不好,真的叫后悔。

  没钱,或者死亡,其实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被疾病折磨,像个人一样一点一点的摧残人。

  夏诚见过太多躺在病床上,还不如死了的病人。他们愿意用他们所拥有的来换取一个健康的身体。但是,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医学也有其局限性。

  第59章与坏

  沈子璇坐了一会儿,醒来时喝了点酒。她不得不赶回自己的房间去侍候她的老师李。

  她露出了无可挑剔的微笑。「夏小姐,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谢谢你没有用有色的眼睛看着我。」

  夏诚点点头,「我相信你也不在乎我对你的看法。最重要的是你对自己的看法。」

  沈子凯说:「是的,你说得对,但我终于到了这个位置。如果我想放弃,我做不到,但我不会痛苦。就算得不到尊重和爱,至少我离开的时候有钱。」

  夏成说:「怎么说呢?我佩服你看得这么透彻。」

我把嫂嫂日到了深处,我在别墅里做女仆

  如果不是虚伪,用它灌注人心,她上辈子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她没有在社会上打滚还是有区别的。在她的眼里,她只能看到曾经拥有的,后来失去的。

  沈子璇笑了。「大家都出来逢场作戏。谁来说说真情实感?只是借口说拿不住。」

  夏诚点点头。「一时的快感不足以让人上瘾。稍微有点自制力的人就能控制的很好。你很聪明。我相信你的成功不是偶然的。」

  沈子凯尴尬地说:「你太抬举我了。我知道他们都说我私底下有钱。」

  夏成说:「有钱人那么多,不一定人人都会成功。不必妄自菲薄。」

  当他们一起走出厕所的时候,看到在外面等着的刘致远,很着急。

  沈子璇转过头,笑着看着夏诚,「看,我早就告诉你了」。

  夏诚扯了扯嘴角,甚至接受她的嘲笑。

  像沈子璇这样的女人,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才能让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夏诚不会误以为她是一只只能牺牲的羔羊。

  陆治原走过来,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为什么出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说?」

  夏成说:「我觉得无聊,里面的烟太重了。」

  陆治原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认识那个女人吗?」

  夏诚摇摇头。「我以前不认识他,只是在厕所里聊了一会儿。」

  陆治原说:「不要因为我的大男子主义而骂我,但是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女孩,你最好少接近。」

  夏诚没有心。「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德行。如果能亲近自己,就不允许亲近别人。你怕我吃醋?」

  「你吃醋了,我还是要。」

  "巧舌如簧没有半句真话。"

  陆治原停顿了一下。「其实我是怕她给你带来不好。」

  男人都希望妻子和情人一样了解自己的内心,但如果要容忍妻子像情人一样飞来飞去,还不如拿刀让他们自杀。

  我宁愿我老婆无聊,也不愿意有机会当乌龟。这是做人的尊严,不能轻易妥协。

  夏诚无奈。「带坏人就这么简单,我得愿意被带坏。」

  「你会抛弃我吗?」

  他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虽然很可笑,但夏诚知道他是认真的,所以她不敢真的笑。

  「没有。」

  「真的吗?你不是在骗我吧?」

  夏诚举起了手。「我向上帝发誓。」

  陆治原抓住她的手腕。「我相信,不要乱骂人。」

  夏成叹了口气,说:「陆治原,我觉得你真的很喜欢我,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陆治原没好气地说,「阿姨,你到现在才发现?别再说这个了,挖苦我。我不能忍受你一次又一次的嘲笑。我的心很脆弱。」他捂住了心口。

  夏诚突然觉得刘致远很幼稚很可爱。

  她忍不住拉下他的身体,在他的嘴唇上快速吻了一下。

  「这样安慰你吗?」

  刘致远活到将近三十岁,早已忘了脸红是什么感觉,但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被夏诚突如其来的一吻吓到了。他的整个身体都被额头上的血弄得通红,整个脸像西红柿一样红。

  夏诚好笑地揉着脸。「唉唉,你怎么这么有意思?」

  后来刘致远送她回家。

  汽车停在房子旁边的角落里。刘致远不让她下车。他俯下身,一遍又一遍地吻她。

  他没有了进一步,不规矩的行为,但只这样,就叫他留恋不已。

  陆致远真舍不得放夏澄走,他希望能无时无刻与她在一起。

  他们都不是年轻的孩子,可这是第一次,夏澄体会到何谓热情似火,那高温足以让两个人在车里燃烧。

  她似乎找到,能跟陆致远一直走下去的理由。

  或许是他终于不那么完美,也会像个正常人一样有情绪。

  说来幼稚,她喜欢看到陆致远紧张她的样子。

  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像老苏恒家中的一座沙发,虽然长着四只脚,但却只能一直待在屋里,等待主人偶尔有空回来时坐一坐。

  老苏恒有恃无恐,从不担心她不在家里,每当他需要她的时候,他会回到她身边,告诉她,还是跟她在一起最自在。

我把嫂嫂日到了深处,我在别墅里做女仆

用人头做爱 手指进去后找寻敏感点

运势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