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运势>嗯呃呃呃呃呃呃,老公看着老婆被黑人

嗯呃呃呃呃呃呃,老公看着老婆被黑人

易学阁 2021-02-23 13:26:34 353个关注

  王堆溜到罗茵身后,指着池子:「对.什么……」

  是什么,出来了再说。

  罗茵用枪指着池子,一眨不眨地盯着。

嗯呃呃呃呃呃呃,老公看着老婆被黑人

  咕嘟,一只蝙蝠出现了,然后拍打着翅膀,断头台被扔了出去。

  然后又是一个。

  整个血池突然好像沸腾了。总有冒泡的地方。

  王堆和罗茵对视一眼,脸都白了。

  果然,一只又一只的蝙蝠爬出血池,飞到肉林吃肉。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蝙蝠应该每天吃肉,喝血。

  很快,肉林里就挤满了蝙蝠,黑得都要飞出来了,到处都是血滴,腥味越来越重。罗隐以为肉林里的肉很可能是人肉,肚子不舒服,赶紧伸手捂住嘴。

  王兑受不了,低声道:「罗老师在这里太可怕了。走吧。这个地方和这些蝙蝠是邪恶的。」

  罗茵点点头。他觉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可能真的会吐出来。

  这么多年来他也习惯了各种杀人场景,但那些都是纯粹的尸体,或者肢解或者内脏。他无数次告诉自己,一个人死了,就是一堆蛋白质或者腐烂的蛋白质,没什么可怕的。但是现在,肉林里到处都是蝙蝠,很大一部分都在吃肉,可能还有人肉。

  浓浓的血腥味和烤肉的味道充斥着山洞,还有蝙蝠啃肉的声音。这就像一个修罗地狱,蝙蝠们开始了一顿人肉大餐的序幕。罗茵和王堆受不了。他们一起撮合汉斯,转身离开。

  然后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现在要走了吗?」

  声音冰冷而凝重。

嗯呃呃呃呃呃呃,老公看着老婆被黑人

  罗茵和王堆转过身,才发现一朵白莲花从血泊中升起。莲花的花瓣还在滴血,而站在莲花上的女子身材不高,穿着白袍,头发乌黑散乱。

  说来也怪,这个女的上来了莲花座,头上却没有一滴血。

  罗茵有点不确定。矮个子安娜以前一直戴着一顶帽子。此外,因为她被确定为苏三的母亲,他怎么能仔细盯着这个女人呢?所以罗茵还是分不清那个矮女人是不是安娜。

  女子见罗茵盯着自己,笑道:「我不是她。」

  她没有说明自己是谁,但双方都知道。

  她不是安娜,罗茵的心一下子绷紧了:「所以.安娜和奥古斯都这两个人在哪里.去吗?」

  罗隐以为康所说的安娜和奥古斯都的脚印,在这个温泉边上消失了。看到这一滩血,这肉林上挂着的大块大块的肉,还有一些煮熟的内脏,肠子像绳子一样,在肉林里绕来绕去,罗隐头皮发麻,拿枪的手在发抖。

  「如你所见,它就在这里。」

  女人指着肉林。「小伙子,你猜哪块肉是奥古斯都的,哪块是安娜的?」

  罗茵朝她的手指方向看去。果不其然,挂在树枝上的肉大部分都是新鲜的,没有煮过,鲜血淋漓。这种肉大概很适合蝙蝠的口味,很多蝙蝠都在周围啃。

嗯呃呃呃呃呃呃,老公看着老婆被黑人

  罗隐不敢再想了。他厉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敦连忙在背后扯了扯袖子,低声道:「这女人太邪门了,别惹她生气。」

  罗茵心里冷笑道:就算没得罪她,她也有可能被这个女人关在这里。这是她的地方。

  「年轻人,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找我们吗?为什么,这些都是叶公好龙吗?」女人咯咯笑了。嘶哑的笑声在山洞里回荡,刺激着耳膜。

  「你是神族吗?」

  「是的,我是神族的大祭司。这是我们祭祀的血池和肉林。」

  女人骄傲地抬起下巴,指着池里的蝙蝠:「你看,我们养的蝙蝠不好看。」

  「一群商朝的遗民,或者说卑鄙的神族,是上帝的后代吗?我真的很后悔来到这里。你和我想象中的神族差距太大了。」

  女人的笑声戛然而止:「愚蠢的人类,你知道什么是真神吗?」

  「那你问问这位女士,什么是真神?」

  罗茵直接问道。

  王堆吓得浑身发抖,害怕女人生气时会叫蝙蝠攻击自己。

  「拜上帝,我们神族才能得到上帝的眷顾,永葆青春。」

  女子指着身下的血池继续道:「你也是读书人,你知道欧洲的吸血鬼伯爵夫人吗?」

  罗隐点点头:「略知一二。」

  「其实欧洲的所谓吸血鬼就是我们神族的一员,我们的人分布在世界各地,欧美各地。让我们永远年轻的秘密就是这种血液。血是个好东西。生命和身体都需要血液来滋养。」

  「那么天珠呢?为什么罗克珊活佛说你们神族掌握了Dzi珠的秘密?」

  罗隐见这个女人越说越激动,心想还不如趁热打铁,于是继续问。

  女人突然笑着指着罗茵说:「小伙子,你的好奇心太重了。如果你真的喜欢问问题,你能和我在一起吗?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消失的神族(96)

  罗隐撇着嘴,带着不屑;「什么打动了我?你在穷乡僻壤哪里,我大上海的繁华世界在哪里?」

  他故意用油腻的语气说这句话。王敦站在他身后自豪地说:「对,上海哪里繁华,谁会留在这里,不如我们西康。」

  女人眼里流露出不屑:「我没吃过西康人的肉,也不见得比别人的好。很腥。」

  王就生火,指着那妇人,怒道:「你看谁犯规?」

  经过盘问,我发现我不敢得罪那个女人,我吓得躲在罗茵身后,一手抓着腰间的匕首。我心说这个女人只要有什么动作,就只能冲上去。

  他现在也是又怕又恨。

  这个山洞里所有奇怪的异常都已经超过了他的认知阈值,让他害怕;但是.这女人竟然提到了什么西康人的肉味道之类,这让他想到了死去的阿诺和达瓦,达瓦是被这些人掏空了内脏立在一边,而阿诺是被他们切片吃掉的,这些足以让他心头激荡起愤怒。

  「只要跟着我,你也可以永葆青春。」那女人盯着罗隐,她的眼睛黑黝黝的,衬得脸脸愈发的白,没有一点血色。

  罗隐想到了苏三的分析:这些人其实都是卟啉症患者。想到这里,罗隐心里有了底,他装作随意地扫视周围一眼,判断周围除了那些蝙蝠并没有其他人存在。

  这个女人站着的莲花台在血池中,她要走下莲花台从血池中追过来也需要一点时间,自己这边吃亏就在汉斯现在还昏迷着,自己直接袭击了他的穴道,不给他推拿过血的话一时半会他是很难醒来的。就算醒来也会更拖累人,他无法战胜自己内心对鲜血的渴望。

  卟啉症发作这段时间,汉斯和教授一直在努力克制着内心对人肉、对鲜血的渴望。可是现在,当一池子鲜血展现在他眼前时,内心强力压制的欲望被唤醒了,罗隐不敢想象,如果刚才没有拦住他,让他跳入血池大口喝血会造成什么后果,也许汉斯马上就能成为一个嗜血的神族成员,那将会给苏三带来多大的打击。

  想到这里,罗隐看了躺在地上的汉斯一眼。

  他这一低头,被那女人捕捉到了,那女人指着汉斯问:「他很快就会成为我们的族人,你是无法拦住他他的嗜血本性。这就是他的宿命。「

  「我会尽力阻拦,能拦一时是一时,能拦一世是一世。」

  罗隐回答的斩钉截铁,那女人不怒反笑了:「看来,你臣服我的可能是没有咯?」

  罗隐点点头,他看着那女人,忽然从口袋掏出一把小小的手电。这手电体积虽小,能量却很大,是美军行军配发的,光线极为强烈,能让一个健康人瞬间看不见。罗隐直接打开手电,同时弯腰一把扶起了汉斯,看着旺堆喊了一声:「走啊。」

  那手电光直接照在那女人眼睛上,她猝不及防,啊地惨叫一声,双手捂住眼睛。

  这手电能量很大,发出的光颇为耀眼,罗隐心想卟啉症患者皮肤怕光,人的眼睛是面部最为脆弱的器官,想来眼睛一定会更怕光,于是直接亮起手电,用强光照射她的眼睛。

  在那女子捂着眼睛哀嚎的时候,罗隐和旺堆连拖带架,抓着汉斯就往外跑。

  大概是汉斯双腿在地上摩擦的原因,跑的过程中,他醒了过来,惊疑不定看向罗隐:「你们这是做什么?谁把我打倒的?」罗隐喊道:「快走,苏苏在外面喊,一定是出事了!」

  旺堆心里纳闷,没有听到苏三小姐在外面喊叫啊。

  罗隐深知,要想让汉斯全心全意往外冲,只能提苏三。果然一听说苏三出事,汉斯嗷地一声,甩开了罗隐和旺堆扶着他的手,几步就窜出老远。

  这时已经走到狭长的通道,那女人指挥着大批蝙蝠追上来了。

  他们身后传来蝙蝠吱吱叫的声音,几只蝙蝠甚至是贴着他们的脸飞了过去,这些黑色的毛绒绒的东西,从他们三个人的身边掠过去,这洞子狭窄,有的蝙蝠是蹭着嘴唇过去的,旺堆呸了一口,用力去擦自己的嘴巴,那上面还残留着血腥味,那是从他嘴边擦过的蝙蝠留下来的,那只蝙蝠,浑身湿漉漉的,也不知是吃的那些新鲜的人肉中的血迹,还是从血池子中带来的血。

  旺堆用的力气太大,嘴唇被他擦破了,就在这时,忽然眼前一黑,一只蝙蝠一口咬住他的嘴唇,旺堆吓得用力去撕扯那蝙蝠,但蝙蝠咬的很紧,他根本就撕扯不动。

嗯呃呃呃呃呃呃,老公看着老婆被黑人

男女动作片小说 好爽阿…嗯好舒服 快一点

运势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