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运势>我和我的四个伴舞,christopher nissen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christopher nissen

易学阁 2021-02-22 18:22:11 470个关注

  马成峰点了点头,抬脚往青铜大门走去。前脚刚抬起,他突然感觉脚踝上有阻力,拖着他不让他往前走。

  「啊!"常小曼尖叫着躲在瞎马后面。程枫回头抓住他的脚踝。就是刚才倒在铜门前的那个死人。他吓坏了。他还活着吗?

  马成峰用脚踢了踢脑袋。虽然对外工作一般,但他是个愿意踢人家脑袋的大男孩。正常人谁受得了?但是那只手仍然拽着他的脚踝,一直没有放开。

  「他没死吗?程枫,别不好意思!」常小曼俯下身看他的眼睛。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christopher nissen

  那人躺在地上,一只手似乎有气无力地拽着程枫的脚踝,脸上已经没有了生气。他闭着眼睛,表情僵硬,脸色苍白。

  「放开我!听到了吗?妈的!」马成凤不是只会绣花的大姑娘。这个男孩比任何人都残忍。当他拔出短刀时,他会去看那只手。

  刀在被砍下之前被举过头顶。突然,那个倒在地上,知道没有生命的家伙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黑黑的,有几分投缘。然后他跳起来把他扔了出去,手直接抓着马成峰的腰。

  马成峰没想到这家伙会突然跳起来,于是猝不及防,身体失去平衡,刀掉了下来。身体笔直向上,后背砰的一声撞在青铜门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估计这不是轻撞。

  「咕.呃……」那家伙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奇怪的音节。

  马成峰因剧烈的撞击疼痛而晕倒。那家伙的身体非常僵硬,双手像一把铁钳。然后他张开嘴,一滴滴口水从嘴里流了出来。他的口气又臭又臭,常小曼总是生病。

  「程枫!"常小曼不在乎自己的安全。他拿起马成峰的刀,冲了上去。按着那家伙的后背,猛戳了一下。每次,那家伙的后背都会涌出一股鲜血。常小曼迷人的脸让血都红了,但那家伙还是不为所动。他仍然不停地压着程枫,不肯松开他的猎物。

  第211章凤冢

  那家伙长着一张臭嘴,露出密密麻麻的白牙,一直靠近马成峰的脖子,如果这一口估计是没救了,不过这家伙很慢。

  常小曼见短刀很难伤到他,就直接爬上那家伙的后背,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希望能把他拽回来。但那家伙一动不动,身体就像一块钢板。他戳还是打都无所谓。

  「哎呀!」常小曼长,被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直接甩出胳膊抡出几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christopher nissen

  在一次危机中,他看到一道光芒,那家伙瞬间停下来,然后他的头向一侧倾斜,慢慢地从颈腔中滚下来,浓浓的血腥味从颈腔中喷涌而出,最后倒了下去。

  瞎马执剑,利剑无敌,何况血肉?他的剑够准。再偏离,就要砍身后的马成峰了。这把剑太锋利了,交叉的时候刀刃要留个洞。可见这老东西虽然瞎了眼,但也是修行世家,对温度的掌握也是炉火纯青。

  「傻小子,你拿着这把剑冲上去拿那把破匕首干什么?另外,你头上割的?戳他后背有什么用?」瞎马抱起常小曼说。

  「前辈,这是什么东西?是一个人?还是尸体?」

  「这是恶灵,恶灵在这家伙身上,是沙耆在墓地下控制了他的肉身。好像油灯比我想象的要诡异的多。幸好刚才程枫吹了,不然我们都要遭殃。」那匹瞎马发出长时间的嘶嘶声。

  两个人推开无头尸体,把马成峰扶了起来。由于刚才的剧烈撞击,马成峰的头部可能也受了点伤,但似乎并不严重,只是受了轻微的脑震荡。

  「程峰?你醒了?」常小曼叫了他的名字。

  「哦.刚才很痛.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马成峰睁开眼睛捂着脑袋问道。

  「小子,这古墓里的东西不比活人好多少。你最好改进一下你的技巧。上帝给了你一双鬼眼。你天生就是做反向生意的。」那匹瞎马把剑扔给他。

  马成峰按着他的腰扭了几下。至少他只是撞到了骨头,没有受伤。但这次,我给了他一记重击。马成峰年少轻狂,认为自己的功夫大话西游无人能及。当然,他确实有资格这么说。但是在这个地方,危险往往来自于你看不到的角落,那些敌人可能不是普通武器可以对付的。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christopher nissen

  无头尸体颈腔流出的鲜血已经将地面染红,三人带着鲜红的鲜血侧身踏入青铜门。

  青铜门内是一个很深的墓道,脚底的墓砖几乎和玄隐洞的一模一样,都是清初烧的。因为年代太久,墓砖上掉下一层灰,人走在上面会留下脚印。所以墓道里出现了很多脚印,是唐包子带人进来的时候留下的。

  这里有许多脚印,而唐的伤疤至少带了七八个人进去。如果每个人都带着枪,估计马成峰在这个揭开的墓道里遇到了,他们也很难被打败。

  这个墓道很深,马成峰的鬼瞳就在眼睛能看到的边缘。孔光墓道左右弧形洞壁,全是彩色壁画。墓封的很好,所以这些彩色壁画五彩缤纷,就像没多久就画出来一样。

  里面画马的马成峰也很熟。她还是那个女人,清朝的公主,穿着花盆鞋,头戴国旗,优雅地站在宫殿里。

  端庄典雅的清宫娘娘依旧露出甜甜的笑容,只是很诡异,盯着看,一开始会觉得很甜,仔细看,越看越觉得后背害怕。

  「程枫,你看,又是这幅画。我们在玄隐洞穴下相遇。你还记得吗?」常小曼赶紧拖着马成峰走了几米后,生怕马成峰再把话说明白。

  「是她吗.又来了?」马成峰这次不能再靠近了。

  「姑娘,你说什么呢?」瞎马看不到图中的女子,因为它没有视力。他靠得很近,用鼻子嗅了嗅,连连皱眉。「姑娘,这是什么?怎么也有一股曼陀罗花儿的气味?跟刚才油灯的烟气一样,都会让人产生幻觉。」

  程峰和小曼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日他们在玄阴洞下看到的一切全部是幻觉,吓的马程峰还以为自己要被那女人拽进画里去呢。

  马瞎子说,这画的染料就是曼陀罗花粉,你们告诉我,里边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常小曼说这些洞壁上出现的彩色壁画虽然不同,但都有一个清宫的古典女人,这女人打扮的很像是个娘娘。她依次把这女人的装扮一点不落地跟马瞎子说了一遍。

  「嘶……不对吧?按你的描述,满人女子头上戴的旗头里如果出现了牡丹那身份地位可是很高了,牡丹象征着华贵,端庄,瑰丽,是百花之中的正统!」

  「您是说画中女子是顺治爷的正妃?」马程峰惊道。虽然画中女子端庄秀丽,可他的这诡异笑容总觉得不是什么大家闺秀的笑容。骨子里透着一股妖气,他还以为是宫里的答应或者贵人呢。

  刚选秀入宫的女子们,能升到答应或者贵人已经不容易了,这个身份最起码已经可以证明她们是黄帝的女人了。而剩下的,则直接贬为宫女下人啥的也说不定。这女子的笑实在太诡异了,马程峰认为,宫中的娘娘肯定举止得体,这小不仅诡异,而且极为挑逗男人的心神,就好像是刚入宫不久的女人,用这暧昧的本领挑逗皇上一样。

  「正妃?呵呵……程峰,你以为正妃是在后宫多大的权利?正妃多了,只要到了妃子就可以称之为是正妃了。顺治爷后宫妃子就19人,你能猜出来画中的是谁吗?我告诉你们,旗头上扎着牡丹花,胸口挂东珠的,必然是皇贵妃和皇后。如果按照小曼形容的那样,画中的这位贵妃可以随意出入皇宫的每一个角落,那答案就只有一个,她是董鄂妃!顺治爷的第一宠妃!」马瞎子是个满人,对自己民族这点历史也是廖若针毡。

  第212章 董鄂妃不叫小碗

  此言一出,马程峰和常小曼目瞪口呆,传说中的董鄂妃原来真的这么美,难怪让顺治爷五迷三道了。

  「可是……瞎爷,您没看见这画中女人,她的笑……哎呀,我形容不出来,太魅了!这能是皇贵妃的笑?」

  「老夫不知道董鄂妃该是怎么笑,你也不必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你看到的未必都是真实的。关键是董鄂妃的画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个废弃的坟冢,我了解的情况是,清宫的画匠只能在皇帝妃子下葬前的一刻随着送丧队伍下来画石雕彩画。」

  送丧队伍抬着龙柩进入主墓室,依次行大礼,等返回的时候,墓道中的画师们也就画好了,或者把他们陪葬在墓穴中,或者带走他们,总之,他们画好这些彩画后,第一时间,墓门关闭,要不然断龙石落下,彻底封死墓道。这样一来,空气无法流通,就能保证这些彩画若干年不会褪去颜色。

  也就是说,如果古墓没有墓主人下葬,画师们不会画这些彩画,若是前脚提前画完了,等下葬时候墓门一开,空气流通后,彩画的色彩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挥发干净。

  「您到底想说什么?」二人好像读懂了,只是不敢说。

  「我料定,此冢不是疑冢,主墓室中必然有棺床龙柩,墓主人就是……董鄂妃!」此话一出,不免让常小曼和马程峰齐齐回过头去,又看了一眼壁画上女人诡异的笑。

  常小曼说前辈,会不会有错呀?不是说董鄂妃也埋在清东陵吗?而且她的陵墓是东陵建造比较早的一个。怎么会埋在这里呢?凤凰山的风水虽好,可也好不过清东陵吧?董鄂妃可是顺治爷最宠爱的妃子,难道她不陪在顺治爷的身边?

  「东陵?呵呵……笑话,你看到了还是他看到了?史书?史书上的就全是真的呀?我敢跟你们打赌,凤凰山古墓下边埋的绝对就是董鄂妃,这八个梅瓶中藏着的宝藏,就是皇贵妃的陪葬品!」马瞎子信誓旦旦说道。

  马瞎子以前也做过倒斗的买卖,不过他可不是自己做,一般都是有土夫子牵头,让他给做个观山定穴的狗头军师,他的经验老道,看十个有九个都准。但也不知道咋回事,每次只要经他手的买卖,虽然都成了,可最后一伙伙的土夫子没有一个善终的,唯独这马瞎子还活着。因为马瞎子做倒斗有个原则,只管观山定穴,找准了古墓的天井让他们垂直打一条盗洞下去,这盗洞打的很准,直接穿入主墓室,能避开墓道中的大多数凶险。

  也许正是马瞎子的这个原则,让他避过了古墓中冤魂的诅咒。

  马瞎子对外是个走街串巷的江湖术士,他很少接「地底下的活」,也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懂这门手艺。内行的那些老土贼们相互都知根知底儿,有靠谱的买卖就会联系他。不过近年来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买卖少了,因为董三立明令禁止手下不许倒斗,抓住了立刻剁手。

  「哎!原来是董鄂妃的墓呀?我还以为里边能有啥宝贝呢!不过是女人而已,又不是正统的皇后,看来双小爷这回的一千万肯定是要赔咯。」马程峰叹气说道。

  「嘿嘿……傻小子,赔钱?我看你是掏上了!你知不知道当初皇太极率八旗清军入关后掠夺了多少财富呀?国库是空空如也,可却不代表顺治爷对最宠爱的皇贵妃出手吝啬!你等着瞧吧,这趟咱们不虚此行!」马瞎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贪婪的笑。

  其实这次已经违反了马瞎子的个人原则,他是从不进古墓里边的,他是瞎子,据说瞎子的眼睛可以连通阴间,看到活人看不到的东西。入古墓倒斗是忌讳,说白了,万一看到点啥,容易把自己魂儿吓掉了。

  「你个老财迷!」

  三人不敢走的太快,每走一步都仔细观察着附近的情况,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清朝满人极为重视皇族的丧葬习俗,这董鄂妃身份非比寻常,严格意义上来讲,顺治帝是大清第一位皇帝,而董鄂妃是他最为宠爱的妃子,她的身份之尊贵自然不必多说。

  不过满人最早是女真后裔,女真是个游牧民族,男尊女卑,就算身份再高的女人也不能与男人同日而语。比如,女人下葬是不允许出现具体名讳的。嫁做人妇的随父姓,某某氏。没结婚的,可写上谁谁谁之第几女,这就代表身份了。甚至有的女孩子出生后都没有个名字,家里边比如姓张的,那就直接叫张大闺女,张二闺女了。

  这种习俗也一直延续到宫廷皇族,但是毕竟是皇族,不能跟寻常百姓一样的礼制。最起码,皇上是正黄旗爱新觉罗人,你总不能下葬时候墓志铭上刻着爱新觉罗氏某某皇贵妃吧?通常是随娘家姓。

  比如这里边如果葬着的真是董鄂妃,那肯定出现墓志铭第一行会写她的谥号也就是后来加封的孝献皇后,第二行硬是正白旗董鄂氏。

  既然是董鄂妃的墓葬,咱这里边有必要提一提历史上和影视剧上的误区了。

  很多影视剧和,都管董鄂妃叫董小宛,名字是很好听,可这真实性就不敢恭维了,大有篡改历史胡编乱造的嫌疑。如果董鄂妃泉下有知,知道后人给她起了这么「好听」的名字,估计都得气的从坟窟窿里蹦出来。

  「前辈,董鄂妃的名字是不是叫董小宛啊?」正好,常小曼突然想起了这个话头。

  「嘘!可不许乱讲啊,丫头,你这都从哪听来的呀?你这是有辱孝献皇后的尊贵身份明白吗?在阴宅里最忌讳说这些,莫要再提了。」马瞎子赶紧捂住了常小曼的嘴。

  「瞎爷,民间确实有这么个说法,怎么,董小宛跟董鄂妃不是一个人吗?」马程峰也好奇问道。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christopher nissen

宝石头条号男女动态图 车上操朋友的丝袜妻

运势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