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运势>情慕南雨敬深秋全文免费阅读,啊好舒服啊都…啊…

情慕南雨敬深秋全文免费阅读,啊好舒服啊都…啊…

易学阁 2021-02-21 09:31:04 262个关注

  青姨一听,抬起头来,柔声道:「回皇后那里去。早上,皇家餐厅的女仆们报告说,太后喜欢吃百合饼、莲子饼、玉梨饼等。于是,金小姐把御膳堂里所有的糕点都献给了太后。后来,所有的女仆都挑了蛋糕。奴婢到了,只剩下桂花糕。」

  玻璃月星一听,眼睛微微一沉,眼底有一股浓浓的寒意。「不是有师傅亲自给我宫里和太后做蛋糕吗?」

  青姨咯噔了一下,继续抬头。「是啊,糕点师傅本来做好了太后的,金小姐说太后喜欢,又呈给太后。」

情慕南雨敬深秋全文免费阅读,啊好舒服啊都…啊…

  把她的东西送给太后?是因为她在这座宫殿里没有权力和威严吗?

  从今天开始,她会告诉这些奴才们谁才是后宫真正的主人。

  突然,玻璃月瞥见了一直在无意中看着雪儿的晴儿。小女孩一大早就紧紧盯着雪儿,眼神冰冷阴沉,仿佛想抓住什么似的。

  「青秀!」冷叫一声玻璃月。

  晴秀正看着雪儿,突然听一声清喝,吓得连忙回头。

  当她看到是一个阴沉的皇后时,想起身后有一个厉害的太后,又想起昨天姐姐说皇后虽然有金印和力量,但还是没有太后大,于是抬起眼睛看着她:「我的皇后,怎么了?」

  酒杯在心底轻哼一声,一个小宫女也敢用目光注视着她,太嚣张了。

  想想看,她这几天结婚,哪个宫女不这样看她?

  「没什么,退下。」玻璃月话锋一转,这个时候也不能动晴儿的秀,得抓住她的把柄。

  看她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鹤庆大妈一伙都是太后。

  你要动,就让她躺着出宫吧。光说服人换蛋糕是不够的。

  吃完早饭,在梨园摘了点药露,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

情慕南雨敬深秋全文免费阅读,啊好舒服啊都…啊…

  李越用金帕沾湿了她的手,转头看着粗心的采露。「雪儿呢?」

  无意中抬头,「你会在房间里照顾你的儿子吗?」

  「不知道,回宫看看吧。」两人拿好玉瓷,慢慢朝宫门走去。

  刚走到宫门,玻璃月发现两个看夜的丫鬟都很奇怪。他们一看到她就想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不敢说。

  李越轻盈地走到两人面前,眼里含着浓浓的冰。她冷冷地说:「你想说什么?」

  穿紫衣的侍女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别人,就跪下说:「你回去找皇后吧。雪儿姐姐一大早就受清姨指示去桓伊局上班,还没回来。」

  玻璃月凤眼睛眯了起来,看来这两个女孩是有道理的,和其他女孩有些不同。

  无意中听着,心底突然收紧,看着李越。「小姐,青姨让雪儿去桓伊局,肯定不行。」

  李越的眼睛清澈,目光冰冷。她冷冷地张开嘴唇说:「如果你不是故意的,你就挑50个卫兵,带着我的宫殿去桓伊分局。」

  「是的,小姐。」

情慕南雨敬深秋全文免费阅读,啊好舒服啊都…啊…

  青姨在工装上分配的。恐怕私下又有黑手了。

  更糟糕的是,玻璃月突然沉下了眼睛。青姨拿雪儿走做借口。你愿意派人搜查她的房间吗?

  在桓伊局,数百名身着鹅黄色宫装的宫女正在煞费苦心地洗衣服。

  雪儿被珊妮姨妈指着,和珊妮秀一起在井边给皇后洗衣服。

  雪儿一开始不想来。清姨说她是皇后的贴身丫鬟,洗的很合皇后心意。她还说可以指导清秀。她推不开,所以她必须来。

  没想到,一来到桓伊局,青秀就把衣服全扔给洗了。

  还有一件事让她更生气。青秀不但不洗衣服,还和桓伊局的女工合谋怪罪她。

  不,她不小心把白色和紫色放在一起,又开始了。

  清秀砰的一声把瓜子关上,看着旁边的女工。她冷冷地说:「你看那个吃狗的姑娘。她是女王的贴身侍女,工作也不好,弄得好像她比我们高人一等。」

  「就是看她洗衣服的时候

  「女生永远是女生,再高一点,也只是高一级的女生。这阜阳后宫是太后的决定。外人嚣张到底是哪个转弯?」

  晴秀这才说,发现没人接口,知道自己怕看见,也不要脸,继续道:

  「总有一天,有人会知道这个后宫是太后的,谁也不能骑在太后头上。」

  晴儿露出军裤,边上的宫女点头答应。

  雪儿默默地洗着衣服,虽然心底愤怒,但不能带晴秀走。

  皇后又不在,青秀也带了些老嬷嬷来。如果她中途要求离开,青秀会越来越针对她。

  正想着,突然,一脸冷晴的秀子已经居高临下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青秀冷冷的看了雪儿一眼,看了看身后的嬷嬷,不屑的说:「你看这张脸,水灵灵的像个桃子,半分小美人。你为什么跟着那种师傅?」

  一提到小姐,雪儿终于沉不住气了,板着脸回瞪着青秀,冷冷地说:「什么样的主人?等等,我会告诉小姐,她会惩罚你的。」

  「哦,我好害怕。」清秀不屑地张开手,继续道:「我说了那样的话,谁听见了?」是你。刚才我一直在说太后的坏话。小心我告诉太后,会让你惨的。"

  雪儿年纪小了,心思也小了,马上抬头说:「你胡说八道,我没有说太后的坏话。」

  「还说不?」晴秀愤怒的说完,突然扬起手,「啪」的一声狠狠扇向雪儿的脸。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雪儿被打给了眼冒金星。她咬了咬牙,举手回礼。

  这时,桑妮秀身后的几个老嬷嬷立刻走过来,把雪儿的手绑在身后。

  青秀冰冷的眼神一转,眼神冰冷而可怖。她恶狠狠地看着雪儿,突然抬起手掌,啪的一声拍了拍手。「小东西,今天我姑姑会打你。你怎敢?」

  雪儿的小脸,又被扇了两巴掌,又红又肿,气得发抖。她一生中哪里这么生气过?

  以前四位女士和女士们都很喜欢她,夸她聪明可爱。除了南宫府的丫鬟们曾经吓过她,她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顿时眼睛暴涨了出来,咬着嘴唇冷冷地盯着晴儿看。

  青秀见她盯着自己,冷笑了一声,对一个奶妈说:「你再去给我拿根鞭子来。」

  不一会儿,老嬷嬷把早些时候准备好的鞭子递给了青秀。

  晴秀冷哼一声,将鞭子拿到手里,得意的睨向雪儿,「你再嘴硬啊!一会儿我就把你欺负我的事告诉太后,看太后如何处置你。」

  「你这个坏心眼的丫头,王后一定不会放过你。」雪儿努力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哭出来。两手被老嬷嬷们绑住,她们还不时的掐她一把。

  「不放过我?好,我叫你嘴硬,叫你嘴硬!」晴秀阴冷的说完,刷的猛挥鞭子,只听「啪」的一声,一鞭打在雪儿手肘处,疼得雪儿当场惊唤起来。

  一鞭得手,晴秀早已得意张狂的大笑起来,唰的又是一鞭,她疯了似的打在雪儿的腿部。

  这一鞭下手太狠,打得雪儿一个重心不稳,重重跌在地上。

  一跌到地上,晴秀忙提起地上的水桶,「哗」的一声将满桶的污水泼到雪儿脸上。

  雪儿身上火辣辣的疼,又被这么一泼,立即难受的呛了起来,一张原本精致的小脸被弄得像脏污不堪,而边上的晴秀,脸上笑得愈发得意了。

  她料定王后不敢拿自己怎么样,才敢这样对付雪儿。

  早上用早膳的时候,她没拿正眼瞧王后一眼,王后都没敢把她怎么着,这不就是怕太后,顺便连着怕自己了吗?

  再说一会儿她来个矢口否认,还栽赃雪儿打自己,王后就是生气,也只得憋闷着回家生去。

  最好这样能气走王后,让她卷铺盖走人,自己好在太后面前讨点赏。

  「怎么,瞪我?不说话了?不说话姑奶奶继续打,打到你说话为止!」晴秀冷喝一声,扬起鞭子又是啪的一鞭。

  不远处,璃月领着无心和五十名侍卫,一听到浣衣局雪儿的惨叫声,两人立即盛怒上前。

情慕南雨敬深秋全文免费阅读,啊好舒服啊都…啊…

开续女嫩苞 宝贝别动要流出来了

运势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