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运势>打开花瓣受罚,又粗又大又硬插得我好爽

打开花瓣受罚,又粗又大又硬插得我好爽

易学阁 2021-02-20 07:55:41 449个关注

  她对待老太太的方式还是停留在21世纪熊海子对待父母的方式上,不听话,叛逆。她忽略了徐家与那些父母的不同。

  父母不想伤害自己的熊海子,但是很多家庭真的可以残忍的杀死自己的孩子。

  「太蠢了。」徐楠楠心里骂道。

  当时家家户户都已经上班了,徐楠楠直接去了徐根生家,没有去上班。

打开花瓣受罚,又粗又大又硬插得我好爽

  路上找了个隐秘的地方,从淘宝上买了一罐米粉。它装在玻璃杯里。它闻起来不像牛奶,但它饿了。

  「大红子。」徐楠楠一走到徐根生家院子门口,就看见刘大洪在怀里哄孩子。顿时哽咽了一声。

  刘大洪见她来了,高兴地和他打招呼。「南南,快进来。这几天怎么没来家里坐坐?」

  自从徐楠楠上次拿奶粉救孙子以来,刘大洪对徐楠楠的印象再好不过了。

  「阿姨,你得帮我。」徐楠楠把怀里的奶粉拿出来,放到刘大洪手里。「嘿,我不要,这次我会请你帮我的。」

  一路上,徐楠楠也想过。这个全村能帮到她的,就是徐根生的家。

  刘大洪被她的举动惊呆了,捧着米粉说:「这,这是怎么了?」

  「阿姨,我妈想把我嫁出去。我说的是铁匠的儿子。阿姨,看我的年纪,让我结婚吧。这不是要命吗?」

  「什么,让你在这个年龄结婚?你的牛奶让你害怕。」刘大公面不改色道。

  徐楠楠摇摇头。「阿姨,人家都来看了,是个黑皮肤的女人,媒人叫她柳大姐,说是家里做铁匠。连嫁妆都商量好了。」

打开花瓣受罚,又粗又大又硬插得我好爽

  「刘,铁匠?」刘大公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眼睛突然睁大了。

  住在这十里八村的人,各家各户的情况都很清楚,刘大洪从徐楠楠提供的这个信息里知道是谁。

  这是东山村铁匠胡的家。铁匠胡真是个人才。前几年他做大钢的时候,也是跟着炼骨钢的过程去的。后来没有炼钢,家家户户开始用铁锅。这个胡铁匠又开始了他的老工作,他的生活比别人的好。

  而他的妻子生了两个儿子和一对双胞胎,这是很多人羡慕的。

  但问题是,孩子满月的时候,两个孩子一起生病。一个孩子没了,另一个发烧烧了脑。听说不仅头不好,手脚都变形了。

  这个,老许家不会把这样的家庭告诉南南吧,岂不是害了孩子一辈子?

  「阿姨,你知道吗?」徐楠楠也看到刘大公知道家里的事,情况很不好,就马上问。

  只要家庭不好,她就能有更大的信心逃离婚姻。

  陆大洪沉着脸点点头。「如果真的是这个家,那你家老太太也够了。」

  刘大公把铁匠胡的家庭情况告诉了徐楠楠,徐楠楠越听越觉得老太太真是禽兽不如。

  刘大洪一说完,马上就哭了,「阿姨,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这辈子就完了。」

打开花瓣受罚,又粗又大又硬插得我好爽

  刘大公想:「南南,我也可怜你,但是我做不到这件事,你叔叔也做不到。别说是你舅舅,就是村里村干部,也不是你能管的。毕竟谁也管不了别人的家务。你奶还说,不是让你结婚,是去人家家里养。这没有错。」

  这姜还是老的辣,老女人真狠心。没有人能说她违法了。

  徐楠楠也猜到刘大公肯定会这么说。眼珠子转了转,擦了擦眼睛,「我也知道一定不好,所以我想去市里找我的父母,阿姨,能不能让根生叔叔给我开一封市里的介绍信?我必须去城里找我的父母,否则.阿姨……」

  话没说完,她先哭了起来。

  刘大公一看心软了。捧米粉的手也很软。

  反正就是一封介绍信,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开车吧。

  「好了,别慌。我去找你根生叔叔,让他给你写封介绍信。」

  对于米粉,刘大洪决定主持正义,帮助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她把大孙子塞进徐楠楠的怀里,她立刻跑到地上。

  看到刘大公出来,徐楠楠勾住了唇角。

  这次她得想办法让许建生的夫妻和老太太知道她不是那么好惹的。

  徐根生还是听媳妇的话,很快就带着媳妇回来了。

  当他看到徐楠楠时,眉头微皱,微微叹了口气。「楠楠,你这样进城不好。如果你对自己的生活不熟悉,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这个时候要在市里开介绍信,不然连长途大巴都上不了。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城。像徐楠楠这样的年轻女孩通常没有机会进城。所以徐根生不敢打开介绍信。

  徐楠楠委屈的扁扁嘴,「根叔,我也没办法。我不能让家人跟着我进城。如果他们知道,他们会把我锁在房子里。根生叔叔,你一定要帮我。」

  「我说徐根生,你能不能开心点,看看南南的可怜。」刘大公再也受不了了。

  徐根生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开介绍信,那你等着,等会儿还要盖章。」我不知道老徐的家人知道后会不会闹。唉,不好拿。家里谁生了孙子?

  介绍信打开后,徐根生去村办盖章。徐楠楠接过介绍信,赶紧回家。

  当时没有去市里的大巴,徐楠楠也没着急藏介绍信。

  东西打开了,老太太也没藏着掖着。晚上一家人下班回家后,老太太告诉全家,徐楠楠要去别人家。

  徐爷爷吸了一口长烟。「你和建生谈过了吗?」徐爷爷本来就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对不起。反正都是自己的孙女,被送到了铁匠胡的家里。以后就难了。他不担心别的,只是担心老两口以后会怪他。

  老太太不以为意,「怎么,我是她奶奶,还不能做主?别说她,就是她爸爸也是我师父。」

  说到这里,老太太更加生气了。李菁嫁给儿子的时候是主子,现在后悔了。三婶刘巧抬眸看了眼眯着眼吃饭的许南南,又看向老太太,「妈,二丫这么小,我寻思着是不是再等等。」

  「等啥,你舍不得她,要不让你家梅子去?」张翠琴顿时炸开了。「妈,你瞧瞧老三媳妇,这是觉得你错了呢。现在家里啥情况啊,一家人没一个能吃饱的,我今天还听说了,今年国家粮食不够,发不了多少粮食,这一口人,得吃多少粮啊。」

  她这话一出其他人的脸色都变的有些奇怪,有尴尬,还有些心虚。

  农村人吃粮食都是按工分发的,可是遇着粮食不够的时候,也不可能真的拿到那么多。特别是前几年全国闹荒,到去年才好些了,只是想吃饱也是不容易的。

  就这几天,家里还在喝杂粮糊糊呢。他们这些人得干体力活,吃点糊糊咋能顶饿啊,晚上饿的起来喝水才能撑得住。

  老太太也是知道今年这个情况的,加上许南南不听话,她就顺水推舟的给许南南找了个婆家,能换粮食,还能少个人吃饭。

  大家也知道这个情况,谁也没说明白,要不然传出去 ,他们这一家还不真的被人说是狼窝啊。谁能想到张翠琴这婆娘嘴巴竟然这么快,啥都往外说,而且还是当着二丫这孩子的面。

  「啪!」老太太狠狠的将筷子往桌上一放,「一个个的瞎说啥呢,我这是完全为了二丫好。家里吃不上饭了,让她去别人家过好日子,这是好事,你们一个个咋想的呢。」又看向许南南,「二丫,奶这是为你好,虽然你平时老气我,可我心里还是心疼你的。」

  许南南大口的吃完了碗里的东西,又拿着碗放到老太太面前,「奶,小满还没吃。」

  老太太青着脸给她弄了一瓢糊糊,「这事情不管你乐不乐意,都这么定了。以后你会感谢奶的。」

  许南南端起碗吃的,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太太,「奶,我真心感谢你!」说完直接端着碗出去了。

  「妈,你看她那啥态度啊。」张翠琴脸上不高兴的拍桌子,心里却乐的不得了。以后二丫这是毁了,小满那德性也废了,许建生两口子以后还不是得靠着她家红红和磊子啊,以后许建生的东西,可都要留给她家孩子了。

  刘巧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嘴角轻轻的抿着。

  晚上一家人心思各异的回房间睡觉。

  西边的屋里,许建平两口子躺在床上说起这事情,许建平直叹气,「巧,我咋觉得这事情不对劲啊,你说万一二丫真的嫁出去了,大哥会不会怪咱啊。」

  许建平的心情有些复杂。

  对于大哥许建生,他是没什么感情的。毕竟大哥离家早,他和老二许建海是一起长大的,感情还是要好一些。

  不过他也没怨大哥不管家里。在他看来,他是在家里谋生,大哥是在外面谋生,爹妈身体也好,也没让他们这些做儿子的伺候,谈不上谁欠谁的。当初老二一家子要把孩子送城里去,他也没想过要送去。要不是媳妇在被子里哭,说孩子在家里受委屈,他也不乐意让自己孩子给人家养的。所以孩子送给大哥家里养着之后,他心里反而觉得有些欠了大哥的。

  现在老太太要让二丫去胡铁匠家里,他这心里突然有些心虚,觉得大哥知道后,肯定会怪家里。

  刘巧笑着点了点他的脑门,「这事情又不是咱说的,是老太太安排的。再说了,我也替二丫说话了,可老太太不听,咱们能咋办?有本事,让大哥自己去和老太太说去。」

  许建平一想也对,刚饭桌上,一家人也就自己媳妇说了句公道话呢,那个张翠琴还添油加醋呢,说起来,自家还算是厚道了。

  这么一想,许建平心里也就平衡了。这事情不怨咱,咱出力了,可老太太不听啊。

打开花瓣受罚,又粗又大又硬插得我好爽

口述我和岳毋乱故事 直插小姨妹g点高潮

运势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