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运势>宝贝别动要流出来了,在厨房被爸爸上

宝贝别动要流出来了,在厨房被爸爸上

易学阁 2021-02-19 22:19:27 448个关注

  「免费赠送礼物。」良久,他终于出声了。

  苏金眠只觉得和看她偷东西一样的眼神终于移开了,她起身的瞬间抬起头。他的半张脸一直藏在书底下,漆黑的眼睛在这间屋子的烛光下有着淡淡的光彩。卸下锋利的护手真的是赏心悦目。

  「时间不早了,不方便打扰陛下。小主人今天就住在殿下的卧室里,从明天开始和殿下一起读书。」带路的太监看了眼身边的宫女,吩咐道:「殿下现在有点累了。先带小师傅休息。」

  话音刚落,那个从来不说话的少年却平静的说:「既然是伴随着读书,这个王子还在读书。她怎么能先去休息呢?」

  苏金眠只觉得夏天的热气被眼前的人驱散了,只剩下夜的凉意在蔓延。她本能地颤抖着,只是垂着头。

宝贝别动要流出来了,在厨房被爸爸上

  「殿下,您已经病了很久了,不要再伤身体了。」

  这样就能引起苏金眠的兴趣。她抬头看着八王子的脸。她看到虽然脸色苍白,但并不病态。当时她只觉得他大概是故意想博得别人的关注,她沉默了。

  没想到,她所有的小动作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此刻,她把手中的书扔到矮桌上,扬起眉毛问:「你叫什么名字?」

  苏金棉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很可怕。他在自言自语。「我叫苏金棉。苏是苏杭的苏。锦是锦,棉是棉袄的棉。」

  他似乎突然有了兴趣,轻笑一声「哦」,但苏金眠却温柔地感觉到了这个人——似乎他从一开始就不太喜欢她。

  第五章(章名还没定——)

  苏金眠在宫里的第一个晚上并不是特别糟糕。

  她睡觉的地方和八王子隔着一堵墙,窗前有一棵树,她不知道它叫什么。当月光透过树枝投射下来时,它只是明亮而细碎的。

  她下了床,陌生的环境让她感到害怕。裹着薄薄的被子躺在床上。她坐了很久,想起了家里的爸爸妈妈,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哥哥,想起了自己的女仆阿罗,鼻子一下子就酸了。

  黑暗中四周寂静无声,她的心像鼓一样跳动,在这个房间的寂静中,她的心跳声越来越清晰可闻。

  咽了咽口水,她一双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生怕有人突然闯进来。

  就在她紧张的时候,外面一股夏天的夜风徐徐吹来,让她窗前的树晃了晃。

  苏金眠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嘴一扁就哭了。但她只敢静静地哭,抽泣着,越想越害怕。她干脆滑了一跤,抱着薄薄的被子「唰」的一下从床上滑了下来。

  没有灯,她忘了穿鞋,匆忙跑了出去。刚掀开珠帘,「悉悉索索」清脆的碰撞声吓得她一惊,撞到了她面前的桌脚。她痛得抽了几口空调,还是站起来往门外跑。

  「吱呀——」,门被她打开了。她抱着被子在八王子门口等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四周漆黑的院子。现在,她毫不犹豫地轻轻推开了门。

宝贝别动要流出来了,在厨房被爸爸上

  刚探进一具尸体,就看到一个人影闪过。她还没看清楚,他还是来找她了。一双黑色的眼睛阴沉地看着她,双手紧紧握着,手里拿着一块破碎的陶瓷片。

  她吓得发抖,睁着眼睛惊恐地看着他。

  良久,他轻咳一声,沉声问道:「我半夜没睡。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金面看到自己眼中的戾气已经消散了一点,松了一口气。他搓着手小声说:「我能和你一起睡吗?我得一个人害怕。」

  听到这里,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明明知道害怕,为什么还在这里?」

  她没有隐瞒。她只是说:「我必须来。」

  当他惊呆的时候,他的目光微微落在她身上,然后他稍微闪开一点让她进来。「你进来说话。」

  苏金眠点点头,赶紧趁着这个小空档让开。

  但是八王子似乎并不打算收留她。他们只是用窗外的光看了她一眼,看了看天空。「晚了就回自己房间吧。」

  苏金眠现在没有做到。她让她进来了。没有理由把她赶走。她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说:「我不喜欢。」

  他的眼睛突然冷了下来。「要么你现在离开这里。」

  苏金面哑口无言,看到自己恨自己,忍不住气死鼻子,眼泪掉了下来。「但是.真的不敢睡。床不是我的床,地方不一样……」

  八王子被她的哭声堵住了,无话可说。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但不知道该怎么办。男女有别,更别说她在他卧室待了一晚。

  苏金面抬头偷偷瞥了他一眼。他缩了一下,踩在大理石上一些冰凉的脚,继续哭:「这里没人和我说话,都是黑的……」

  「你好。」他总是很无助,眼里含着不容异说。

  看到苏金眠还在哭,转身往里面走。苏金眠见八王子根本不理她,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当他抽泣时,他好奇地看着他。

  我看见他在翻找什么东西,很快就走了过来。

  她低头一看,只见他擦亮存折,点燃桌上的蜡烛。最后,房间里出现了丝光。当他拿着蜡烛移到前面的时候,看见苏金面哭得眼泪鼻涕的。他此刻皱起了眉头,美眸中充满了一些不满。

  苏金面抬头看他,见他沉默了很久。他不得不伸出手,拉了拉他脏衣服的袖子。「为什么不让我睡一晚?习惯了可以自己睡。」

  八王子看着她。不知道是突然表现出善意还是不知道怎么拒绝。我挥挥手,皱起眉头。「随你便。」

宝贝别动要流出来了,在厨房被爸爸上

  苏金眠听了这句话,默认直接同意了他的意思。看着他欢天喜地的上床,他吹灭蜡烛,一只手绑在背后走在沙发上。她手脚并用爬上去后,累得喘不过气来。她还没来得及欢呼,就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地道了声:「笨蛋。」

  等隔日苏锦棉醒来的时候却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的,她摸了摸身下的床,迷迷糊糊地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怎么自己会睡在自己的房间里。

  当下也没来得及顾及进来服侍她更衣的宫女,披了一件外衫就往外跑。

  院子里八皇子正执剑在练武,少年的眉头微皱,薄唇轻抿,好看的脸上满是认真。旁边候着的是昨天带路的那个小公公,还有一个背着手不停在指点着什么的老先生。

  苏锦棉站了一会,没插上话就悻悻然地往屋里走去。

  她刚一走开,八皇子就停了下来,眼神似有似无地撇去一眼,随即不在意地继续挥剑正待出招。旁边站着的先生却是看了眼苏锦棉的背影,低声询问:「这丫头就是苏家的千金?」

  一向不把别人看在眼里的八皇子却对这个人恭恭敬敬,「是的,师傅。」

  他捋着胡须点了点头,似乎是琢磨着什么但最终只是笑了笑,便不再理会。

  等苏锦棉洗簌好再出来的时候,八皇子正好练完剑往回走。她不知道早上要干什么,迈了几步就跟了上去。

  八皇子却对她的举动有些不解,随口问道:「你干嘛?」

  「我要陪你啊。」她这话说得没有头理,他一顿,语气不好,「谁要你陪了。」

  苏锦棉眨巴眨巴眼睛,「可是陪读陪读不就是陪你读书识字么,我当然要陪着你。」

  「你会认字么?」说话间,他挑眉看了看她,那股子轻视毫不掩饰地摊在了她的面前。

  苏锦棉倔的抬起下巴,生生地问回去,「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

  「哼。」他冷笑一声,不再作答,自行离去。

  其实苏锦棉长大了之后再回想起这一幕,总觉得这个少年在年少的时候就已经把孤单当作了习惯,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

  八皇子身边有了一个小跟屁虫这件事在苏锦棉入宫一个月之后传得天下皆知。作为当事人,苏锦棉却浑然不觉,每日跟着八皇子去御书房读书识完字之后总是会搬上一条板凳在御书房的藏书楼里搜寻她想要看的医书。

  起初倒也没人注意,后来先生留意了些,便在下学之前问她:「不知道苏小主子在寻些什么书?」

  苏锦棉入宫那天,苏遮木便嘱咐过,不要透露给任何人知道她喜欢医理这件事,她虽然不解但也是听话的。当下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随便看看的,先生。」

  先生也只当苏锦棉好学罢了,毕竟她学习也是认真的,认识的字也不少,虽然以教八皇子的难度教她她必然还是困难的,但课后辅导下她便能懂了。

  先生也不止一次二次地赞过她的天资,八皇子起初不信之外倒也没说些什么。只是苏家三千金知书达理这件事不知怎么的,就被人知晓了。

  这日课下,八皇子刚要走,苏锦棉上前一步一把扯住他的衣服,「这边这边。」

  他皱了皱眉,手都已经伸出来要拂开她的手了,但见她眼睛贼亮贼亮的,又瞬间改变了主意。

  苏锦棉那时的确是不懂事,如若她再大些,便会知道这样的举动其实是有多大不敬。

  八皇子被她一路拉着到了藏书楼,只见她踮着脚把上面那排书架上一本《炮制中药典籍》够下来之后,讨好地塞进他的手里,笑眯眯地看着他说:「殿下,你看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书借回去?」

  他皱眉,随手翻了几页便要往书架上摆。

  苏锦棉忙拦着,脸红扑扑的,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哀求他:「拜托你了好不好……」

  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习惯了这个女孩子各种古怪的嗜好,当下,修长的手指一转,抓着书沿问道:「那你倒是要告诉本皇子要这何用。」

  这下,她一下子苦了脸,似乎是很纠结的样子,小小的眉毛都皱了起来,「可是爹爹让我不要告诉别人的。」

宝贝别动要流出来了,在厨房被爸爸上

高h的bl小说 啊啊嗯啊啊不要啊

运势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