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运势>我吻老师脱老师衣服,上课被同桌玩弄出水

我吻老师脱老师衣服,上课被同桌玩弄出水

易学阁 2021-02-18 07:15:01 368个关注

  「早点回去休息后,不熬夜也能破案子。」屠夫瞥了我一眼,严厉地说,但他的声音流露出关切。

  我只是点点头路过,屠夫的目光落在我的脖子上,身上还裹着韩宇的衣服,眉头皱着,认真的盯着我。

  「这是派出所,注意自己的形象,看自己长什么样,穿上就进去。」

我吻老师脱老师衣服,上课被同桌玩弄出水

  他示意我脱衣服。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旁边的云杜若好心地解释说他病了。

  屠夫不依不饶,说有病也要注意形象,真的有病要回家,真的不能去医院,穿成这样进派出所。

  我很想转身就走,但是屠夫双手背在背上盯着我。韩宇慢慢向后退了一步,似乎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脱下脖子上的衣服。

  云杜若的表情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很快它就像冰一样冷了。我能看到她紧紧咬牙切齿,屠夫的手松开了,怒冲冲的盯着我,举起手指,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什么时候没了,回来工作!」

  屠夫怒气冲冲的走了,留下我无助的摸着脖子。接吻的原理是用嘴唇吮吸皮肤,导致表面皮下毛细血管充血。时间越长,沉积的颜色越深。估计鲜红的吻在这之前已经变成暗红了,脖子上更醒目。

  云杜若的眼睛仍然盯着我的脖子,深呼吸,眼神有些幽怨和恶毒,起伏的腮帮我担心她的牙齿会很快咬碎。

  「我.我只是想调查一下案情。」我下意识地去挡,很不好意思解释。

  「你调查这个案子真的很难。」云杜若咬牙切齿的声音很冷。

  「你不了解里面的情况。他真的什么也不想做……」韩宇笑着帮我。

  「我什么也没做。我的脖子上挂满了那些东西。你也去了。为什么没有?」云杜若打断韩雨的话,冷冷地问。

  「人与人不同,我一直都很小心。」韩雨摊开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他也被认为是为了工作而牺牲,这是可以理解的。」

我吻老师脱老师衣服,上课被同桌玩弄出水

  我迫不及待地想扇他耳光。当时是韩宇提议玩的游戏,他把两个女人推到我这边。他知道会发生什么,故意给我做挡箭牌。

  云的杜若显然不清楚。我本来打算解释的,但是转念一想,我没必要跟她解释我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她生我的气,我还像个小偷一样偷偷摸摸的。想起来也没隐瞒。我笔直地站着,看上去无动于衷。

  云杜若抿着嘴,转身回到车上不理我。屠夫让我脖子上的痕迹消失了,然后回去工作了。刚刚好,我以为会放假,这些东西至少要四五天才能在我脖子上消失。

  云杜若从车站给宋驰打电话,一上车就递给我一份报告。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抬头看见了我,然后顿了顿,恶意的笑了起来。

  「这个案子正在调查.哈哈,对你来说真的很难。所有的花都被树叶覆盖着。你怕别人看不出来哟!似乎不止一个人离开了它……」

  我的脸突然变得煞白,云之杜若一动不动地坐在我面前。我瞥见她手握方向盘太用力,手背青筋毕露,看不清她的表情。我也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丑。

  我瞪了宋驰一眼,赶紧转移话题。

  「我让你查的东西有结果吗?」

  在去贵族之家之前,我请宋驰帮我查了维吾尔人这一年的其他金融交易。由于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发财的,他可能可以从维吾尔人当年的叙述中找到一些线索。

  宋驰摇了摇头,告诉我们,他从创业开始,就仔细查了维吾尔族人新年所有的金融交易。从账目上看,维吾尔族人过年在财务上很干净,没有出现资金流动异常的情况。即使有偷税漏税的问题,金额也不大。

我吻老师脱老师衣服,上课被同桌玩弄出水

  「但是,当年查维族人的账户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基金。」宋驰指着给我们的报告。

  「很奇怪?」云杜若转过头,没有看我,严肃地问道。「奇怪什么?」

  在年维吾尔族人的基金账户中找到了一个账户,注册的名字是安。新疆维吾尔人的所有资金,除了这个,都是以他自己的名义。

  」不是,安是咬牙切齿的看着念威人,看得出念威人对安没什么感情。他为什么要用安的名字注册他的账户?」韩雨听出不对劲。

  我也这么认为。安采文在魏人心中从来都不重要。他应该没有朋友,没有一个他可以信任的人,但是安采文在魏人心中是安全的,就像他选择了危险地回家。在魏人的潜意识里,他虽然对安采文没有感情,但毕竟是夫妻,安采文能给他的安全感最缺乏。

  「这个账户里有多少钱?」我急切地问。「你在和谁打交道?」

  「这个账号最奇怪的是,不是念伟民的名字,另外就是上面的资金很少。」宋驰回答说。

  「很少吗?多少?」云杜若问。

  「两千!」

  "."没想到会是这个数,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数。我很惊讶地问,因为他和魏人之间的生意应该有很多往来。「只是.就两千?」

  「是的,只有两千,但这不是经常账户,这是支出。这个支出很稳定,一年花一次,时间固定。」宋驰点点头,肯定地回答。

  我实在想不通一年固定消费2000元对维族人意味着什么,为什么要偷偷在安名下开户?像他这样的富商一般都是花很多钱的,那为什么只要2000块就要单独开户呢?

  「一年消费一次……」云杜若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宋驰。「你交了多少年了?」

  「二十年!」宋驰意味深长地对我们笑了笑。「这是最关键的地方。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你知道第一次要多久吗?」

  我们都焦急地看着他,宋驰的表情有些满意,指着我手里的报告,不慌不忙地说。

  「9月16日!」

  ……

  这个日期是如此熟悉,我正在思考,而我旁边的云杜若突然抬起头来,兴奋不已地说。

  「二十年前的九月十五日刚好就是慕寒止自杀的时间,年维民在九月十六号开了这个账户,一直用了二十年,这个账户多半和慕寒止的死有关系。」

  「这笔钱是支付给谁的?」我也意识到这不同寻常的账户和慕寒止的死有关联,连忙追问。

  「这案要是因为这个线索给破了,到时候你们两个记得一定要在屠夫面前说是我查到的线索,这是大事,别干过河拆桥的事。」宋迟笑嘻嘻地卖关子。

  「赶紧说,到底是支付给谁的?」我白了他一眼大声问。

  「银行保险箱租赁的费用!」宋迟一脸贼笑。

  第五十七章 凶器(推荐票满10000加更)

  因为屠夫勒令我脖子上的那些吻痕什么时候消失,什么时候才能回局里上班,我全当是屠夫给我变相放假。

  第二天一大早,我根据宋迟查到的线索,按照他交给我的账目往来证明,直接去了上面年维民用安彩文名字注册账户往来的银行。

  赶去的时候发现云杜若比我先到,看见她我下意识把衣领往上提了提,虽然知道是徒劳,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脖子上有这些东西,在她面前很尬尴。

  云杜若现在对我的态度又恢复了最开始的冰冷,甚至都没有正眼瞧过我,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也没用,也想不通为什么我打算要给一个和自己完全没关系的女人解释这些。

  云杜若找到银行负责保险箱租赁的人,亮出证件说明来意,要求打开年维民在这家银行办理的保险箱。

  工作人员把我们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很快送来一个保险箱,比我想象中要大,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是银行最大的保险箱,并当着我们的面打开保险箱。

  我和云杜若在箱子被打开的那一刻同时震惊了。

  昨晚我想了很久,一直好奇年维民会在慕寒止死后第二天去银行保险箱放什么,而且一放就是二十年,并且还是刻意用了安彩文的名字,足以见得保险箱里的东西对他一定很重要。

  保险箱中摆放的只是一个有裂痕的普通花瓶,看花瓶的造型是铜衣双耳瓷瓶,在瓶身有一圈雕花铜包裹,双耳如意用纯铜所铸,不是什么名贵之物,只是用来装饰的器物,只是在瓶身有一道很深的裂痕,看的出这花瓶曾经被撞击过。

  可我和云杜若看见这花瓶第一眼就明白了,这花瓶应该是一对,保险箱中的是一个,而另一个现在正摆放在慕寒止卧室的衣柜上。

  从周白曼给我们的照片,以及二十年前慕寒止死亡当晚现场勘探的照片中就发现,这花瓶就是在那晚不见的,没想到居然被年维民一直深藏在这里。

  通过慕寒止房间的血迹溅落痕迹已经得知,慕寒止可能被重物袭击而死,但一直没有确定凶器,看着眼前的这个花瓶,我和云杜若都明白了点什么。

  云杜若开车送花瓶回局里,因为有屠夫的禁令,我只有老老实实地坐在车上等待鉴定结果,直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凌国栋才急匆匆和云杜若从局里走了出来。

  「你怎么不进去……」凌国栋刚上车也只说了一半,瞠目结舌地张着口看着我脖子。

  「鉴定结果是什么?」我知道凌国栋下面要说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何况云杜若还在旁边,不可能每个人见我都要当着她面打我一次脸才满意,我岔开话题直截了当地问。

  我们在银行保险箱中找到的花瓶上,凌国栋通过化验证实在花瓶上的血迹和慕寒止的吻合,而且在花瓶上的纯铜耳上还找到人脑灰质和脑脊液,也和在慕寒止房间发现的一致,并且在对比二十年前慕寒止的验尸报告后,证实是慕寒止本人的。

  凌国栋的化验结果证实了我和云杜若的猜想,慕寒止当年在房间就遇害,而这花瓶正是杀害慕寒止的凶器。

  「还有另一个重大的发现。」凌国栋有些兴奋地说。

  「什么发现?」我问。

  「在花瓶上面提取到了指纹。」凌国栋回答。

  从无名女尸案开始接二连三发生的命案中,一直没有提取到有用的指纹,没想到居然在花瓶上提取到,我刚也兴奋的露出笑容,马上又黯然下去。

  「年维民的?」我试探地问,在我心中年维民和慕寒止的死已经有直接联系,现在又找到凶器,我第一反应年维民或许就是杀慕寒止的凶手,在上面找到他指纹也不足为奇。

我吻老师脱老师衣服,上课被同桌玩弄出水

我与少夫人性交 李雪莲易小天

运势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