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运势>后海不是海小说,穿越玄幻小说

后海不是海小说,穿越玄幻小说

易学阁 2020-11-21 13:08:02 浏览量

  我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愧疚感迅速膨胀。“嗯,咳咳.你最好回家.啊!”

  我话没说完,突然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扣住了,吓了我一跳。我定睛一看,发现石此时已经向我走来。她一手按着我的肩膀,一手扣住我的脖子,阴沉地对钟源笑了笑。“哼,你不收留我们,我就虐你老婆!”

  钟源:“……”

  -

后海不是海小说,穿越玄幻小说

  作者有话要说:于杰暂时不去后台吃午饭,这两个马上要结婚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解决。大家冷静一下~

  换句话说,谁说我没有某七的诚意,拖出去打五十社!对于这篇文章,我不知道一天要扯下多少根头发。慢慢掉眼泪不是我的错。

  钟源青梅竹马.

  石易云和石静住在钟源的家里。已经晚上9点了,我该走了。

  钟源一把抓住我,感慨万千地说:“别走。”这个表情,有点“别丢下我一个人”的感觉。

  难得看到钟源楚楚可怜的表情。我心软,不得不留下来。

  这时,石云辉已经把石拖进了厨房,两人一阵翻腾,最后石云辉一个人走了出来。我不解地问她:“石静在哪里?”

  石平静地回答:“给我煮面。”

  I-_-| | | | |

  妹子,你怎么敢让一个九岁的孩子给你煮面?

  考虑到安全问题,我放心不下地进了厨房,只看到石静往锅里倒水,然后把面条、带壳鸡蛋和一整根胡萝卜直接扔进水里。

后海不是海小说,穿越玄幻小说

  我走过去,石静抬头看着我,喊了一声:“穆老师。”

  我摸着他的头,努力做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师,安慰他:“你跟你妹妹去吧,我来做饭。”

  石静表情一松,逃离厨房。

  因为晚上味道不要太重,给仙女姐姐煮了一碗清淡的葱花面,还下了两个鸡蛋,半熟,刚刚好。另外,我干脆拿了一根黄瓜当配菜。没办法。中原的厨房只有这么多食材。

  当我把葱花鸡蛋面和凉拌黄瓜拿到石面前时,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我抱在怀里。她激动地说:“啊啊啊啊啊,穆尔,我爱上你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钟源就急忙把我拉开,然后很嫌弃地看着石云辉。“别举手。还有,爱什么爱,老婆能让你爱吗?”

  老实说,我.我真的很尴尬.

  ……

  临睡前,四个人对房间的分配意见不一。钟源家有三间卧室,但是我们四个人,两男两女。

  钟源提出了第一套方案:“我睡木头,你们俩一个房间。”

后海不是海小说,穿越玄幻小说

  我扭脸。“不要。”

  然后钟源提出了第二套方案。"我有一间带木头的房间,一间带你们两个的房间."

  史立刻反抗道:“喂,喂,男女授受可以不接吻吗?”

  钟源面瘫。“他是你的亲兄弟。再说,”他看着石静和石。“你比她大十六岁。”

  这时,石静插话道,“穆老师比我大十二岁,那我们也可以……”

  钟源沉下脸。“你不能。”

  石易云又说:“算了,我总可以和穆尔住一个房间吧?”

  钟源生气了:“不行,我老婆怎么能和别人睡?”

  石:“…”

  最终,钟源妥协了。“嗯,我和小静在一起。”

  石静瘪着嘴小声说:“你能说不吗?”

  另外三个人:“没有!”

  欺负孩子突然有一种负罪感._

  ……

  第二天一早,的姐姐和弟弟就被父母接了回来。我看着两个人不情愿的背影,问钟源:“她不是说他们不会发现他们藏在这里吗?”

  钟源淡然一笑。“谁知道。”

  我想了想,觉得不对劲。“你交了吗?”

  钟源捏着我的脸笑了:“木头,越来越聪明了。”

  我汗,这个大哥,你做了一件坏事,至少你应该表现出你的愧疚。我从未见过有人在做了坏事后如此平静和快乐.

  钟源捧住我的脸,低下头吻我。我伸手堵住他的嘴,扭着脸说:“同学,你还没刷牙呢。”

  钟源转身重重地吻了我的额头,然后笑呵呵地拉我回屋。

  ……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照例去帮石静补习功课。钟源百无聊赖,陪我去了石静家。

  书房里,石静正在写论文,突然停下来问我:“穆老师,钟元师姐,钟元师弟,你们在干什么?”

  我指着客厅的方向,“他们在玩游戏。哎,你赶紧做题,做完了再玩。”

  石静用铅笔摸着下巴,抬起无辜的眼睛看着我。“我不想和他们玩。我要穆老师陪我玩。”

  我摸着他的头笑了笑:“乖,陪你玩,赶紧做题。”

  石静又看了一眼客厅,神秘地对我说:“穆老师,你真的要嫁给钟源的哥哥吗?”

  “嗯,”我有点不好意思,“孩子是怎么想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可是,”石静黑白分明的眼睛转来转去,最后说,“可是你不觉得我妹妹和钟源哥哥很般配吗?”

  “呃……”

  石静补充道:“我妈说他们是青梅竹马,跟法官说吧。”

  儿时的朋友.告诉法官.

  “穆老师?穆老师?穆老师,你怎么了?”石静抓住我的手,摇了摇。

  我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没事,没事。”

  晚上和钟源走的时候,石云辉的姐姐哥哥把我们送了出去。我看着正在和石云辉打架的钟源,突然有点难过。青梅竹马?告诉法官?

  是我太敏感还是太迟钝?

  接下来的几天,我的精神一直不太好,钟源和石一起打球的情况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怎么说呢?有些事情你不注意也没问题,但是一旦你把目光放在上面,你就能看到你有多别扭,有多闹鬼。

  更何况钟源自己也说过,自己曾经喜欢过一个女生,后来那个女生把他打破了。

  据说男生很难忘记初恋.等等,初恋?突然想到他曾经送我的一瓶香水,好像叫初恋?现在想来,真是讽刺.

  钟源也注意到我的心情总是很懒。他几次问我怎么回事,我只说工作压力太大。其实我很想问他是不是还念念不忘石云辉。但我不敢。如果他回答“是”,我该怎么办?

  但是,虽然不敢问,我还是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扭脸,谁说石是女配,她死了就是路人==

  挑剔.

  这个周末,石静完成了作业,我陪他看了一会电视。孩子不喜欢看动画片,也不喜欢看武术,只是喜欢看综艺。他就是喜欢盯着相亲节目看。不知道其他孩子的喜好有没有这么不一样。唉,这年头孩子的想法真的不可捉摸。

后海不是海小说,穿越玄幻小说

后海不是海小说 穿越玄幻小说

运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