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星座>口诉一晚干了13次,将军不行太深了h

口诉一晚干了13次,将军不行太深了h

易学阁 2021-02-23 20:38:51 299个关注

  邵青舔了舔它,说道:「嗯。」

  「什么味道?」苏烟又问道。

  「抹茶。」邵青说:「你不是买了吗?」

  苏烟:「…」

口诉一晚干了13次,将军不行太深了h

  过了一会儿,苏烟又问:「你能吃完吗?」

  「吃不完,何必买这么大的浪费。」邵青皱着眉头说道。

  「真麻烦。」苏烟突然抱怨了一声,然后停下来,握住邵青的手腕,握住她的手,在冰淇淋上咬了一口,浓郁的抹茶味在她嘴里融化了。

  邵青看着苏烟,咬了一大口冰淇淋。他停顿了一下,他只是为一口冰淇淋铺了这么多。

  邵青和蔼地问:「你想回去再买一个吗?」

  苏烟嘴里含着冰淇淋,声音含糊不清:「我吃不完,太浪费了。」

  邵青:

  所以苏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邵青手里的冰淇淋,是你咬了我一口。苏烟不喜欢一直吃这种又甜又油腻的东西,但他觉得冰淇淋很好吃,他一点也停不下来,最后大部分都进了他的胃。

  邵青最后一次去游乐园是在十多年前。那时她还很年轻,但她对游乐园的记忆却深深地刻在脑海里。那种肆意的笑声并没有任何伤感的感觉,她很多年都没有经历过。

  「我们来玩那个!」邵青闪闪发光的眼睛指向过山车,车上的人都在半空中快速下落和翻滚。

  苏烟扬了扬眉:「你不怕吗?」

口诉一晚干了13次,将军不行太深了h

  邵青说:「我不怕。」停了一会儿,我看着苏烟缠着绷带的手:「你的手?」

  「没事的。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票。」苏烟说,他走了几步,转身回来,手掌向上:「给我钱。」

  邵青富笑了笑,然后把手里的钱都给了他:「我没有口袋,你拿着吧。」

  苏烟把它塞进口袋,说道:「在这里等我,别乱跑。」然后我去了检票口。

  「两张票。」苏烟说。

  售票窗口的女孩惊艳地看了苏烟一眼,然后低下头去杀了她的票。她慢慢地走着,只是为了多看苏烟一眼。她在这里卖票,看到了很多帅哥,但是苏烟还是让她忍不住大吃一惊。

  苏烟下意识地向邵青刚刚站过的地方望去,但他看到此时邵青站过的地方是一对夫妇,而邵青却不见了,他的心里顿时惊呆了。看着两边,他没有发现邵青的身影。他疯了,不想要票。他跑过去。

  卖票的姑娘站起来喊道:「喂!帅哥!你没带票!」

  苏烟头也不回地跑了。

  苏烟刚刚跑过去,他看到邵青站在不远处,但他同时微微眯起眼睛,发现有一个人在和邵青说话,现在他一脸不高兴地走了过去。

口诉一晚干了13次,将军不行太深了h

  邵青礼貌而疏远的拒绝:「不,谢谢。」

  「没必要。」邵青说着看了看身后,然后从他身边走过,冷着脸和走过来的苏烟打招呼,主动伸出手握住他的手,然后对那个男人说:「我有男朋友了。」

  男人看着苏烟的脸,有点酸:「美女,帅哥不能当饭吃。」

  邵青搂着苏烟瞬间紧绷的腰,露出甜甜的笑容,看着苏烟,然后说:「谁让我喜欢帅哥呢?」

  男人觉得没意思,甩了句:「你以后就知道后悔了。」然后就白走了。

  邵青看到那个人已经走了,所以他松开了苏烟的腰。

  「我不是叫你站着别动吗?」苏烟的喉咙有点紧。因为邵青刚刚说他是她的男朋友,她太激动了,甚至不能假装生气。

  「那个男的就是想跟我说话,去哪都是真的烦。」邵青说。

  苏烟不禁认真地看着邵青。邵青今天没化妆。她面容素白,嘴唇粉嫩,柔软的黑发不在耳后,穿着粉嫩的蕾丝裙,皮肤洁白如玉,有一种柔弱的美感,让人想把它揽入怀中保护。

  不是那种让人看着惊艳的眼神,而是让人看到她就有种心痛的感觉。

  邵青看起来很困惑。乍一看,他以为是一朵水莲花,但实际上它是一朵里面吃人的花,散发着诱人的气味引诱男人。

  所有的器官都在她的眼睛里,总是带着一丝冷漠和疏远,仿佛它们什么都不在乎。

  苏烟反手握紧邵青的手:「那就跟我来,别乱跑。」

  然后领着她去拿票。

  售票员姑娘见他来回走,手里拿着一个漂亮姑娘,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开玩笑说:「原来是找女朋友,怪不得不需要票。」然后把票递出窗外。

  苏烟接过票,难得的勾唇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谢谢。」

  售票员看着苏烟,把邵青领走了。她不禁叹了口气。果然,好看的男生都是好看的女生。女孩看起来好像没化妆。她在这里卖了两年的票。她认识了很多帅哥美女,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气质的女生。

  我忍不住拿起桌上的小镜子看着自己。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是也有点可爱。我不禁在想什么时候能找到男朋友。我不想变得像刚才那个男孩一样帅。她满足于自己长得一般的帅。

  接下来就是排队了。

  非节假日排队的人不多,可以直接坐下。

  虽然门口的工作人员惊讶地看了苏烟一眼,但他们什么也没说,让他们一起上去。

  两个人坐在过山车的中间。

  邵青为苏烟和他自己检查了几次安全措施,只有当他确信没有问题时,他才能坐好。

  汽车慢慢移动,开始向上爬。

  已经有胆小的女生开始小声说话了。

  从上方吹来的风拂过邵青背部两侧柔软的黑发,露出她干净白皙的小脸,带着浅浅的微笑。

  苏烟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忍不住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阳光的微笑。

  当他看着邵青独自站在大太阳下时,他突然停下来,下了车。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说不出那种窒息的感觉是因为什么。他只是顺着自己身体的本能,向她跑去,然后一把抓住她,仿佛要把她硬生生的拖出自己的世界。拖进他的世界里来。

  瞬间的下坠让人产生一种失重感,心脏像是跟着下坠,落不到实处,头发被风猛然往后扬起,韶清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声,原本在半空中的手忽然落入一只有力的手掌中,被紧紧地握住,四周传来男生女生放肆的尖叫声,韶清闭上眼也跟着发泄般的大叫起来,并不是因为害怕,只是因为压抑的太久,想要借此来发泄心中的憋闷,苏言侧头看了韶清一眼,然后也跟着叫起来,两人相握的手高高的抬起,迎向风,两人都是第一次像是周围的同龄人一样肆意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短短的一分钟。

  过山车重新回到了隧道里。

  周围都是年轻男女们的嬉笑声。

  苏言和韶清的胸膛都在剧烈的起伏着,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相视而笑。

  「你刚刚叫得好惨烈。」韶清说。

  苏言面露轻蔑,说:「我是怕你下来不好意思才故意跟着你一起叫的。」

  韶清低头笑了一声。

  苏言看她笑了,自己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吸取了刚才的教训,苏言这回到哪里买票都要韶清跟着了。

  两人几乎把游乐园的设施都玩了个遍,韶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放松过,像是把所有的烦恼都抛之脑后,在一次次的失重感中大声的笑大声的叫,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

  对苏言而言,这似乎是他有生以来笑过最多的一天,一看到韶清笑,他的嘴角就总是情不自禁的跟着上扬,陪着她一起叫一起大声的笑,和平时判若两人。

  要是让任何一个熟知苏言性格的人看到现在的苏言,只怕会被惊呆了。

  两人手牵着手,玩遍了整个游乐园,最后苏言买了个冰激凌,牵着韶清登上了最后一站――摩天轮。

  自由公园的摩天轮很出名,因为本来就建在山上,再加上摩天轮的高度,几乎可以把大半个城市都收进眼底,也是S市的热门景点。

  今天因为非节假日,所以人不多,苏言和韶清坐缆车上来的时候,正好是上一轮结束。

  摩天轮缓缓往上攀升,速度很慢,两人玩了一天,有点累,就都静静的坐着,苏言手里拿着冰激凌,却不吃。

口诉一晚干了13次,将军不行太深了h

紫黑粗大她体内进出 女生被男生h强迫

星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