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星座>半夜妹夫偷进我的房间,办公室被轮流

半夜妹夫偷进我的房间,办公室被轮流

易学阁 2021-02-20 22:23:17 350个关注

  苏金眠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没有隐藏自己的光芒。宫里最忌讳的就是他不懂收敛,不得不站在风口浪尖。

  他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现在已经很危险了。他犯了一个错误就输掉了整场比赛。他不仅失去了世界,也失去了生命。

  第二十一章同床共枕

  当马车到达附近的城镇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苏金眠只觉得全身无力的疼痛,下了马车,全部被八王子半抱半抱。刚刚踏上脚下坚实的土地,苏金眠便发出一声低叹。「最后,是脚踏实地。」

半夜妹夫偷进我的房间,办公室被轮流

  走在前面的八王子给了一顿饭,然后转身回去了。「这能在棉儿面前说吗?」

  苏金面差点没给他,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走过去。

  看到苏金勉走过来,他伸出手,搂住她的腰,用力地把它带到了客栈。「棉花怎么会这么弱?」

  说着,又是一声轻到极点的叹息。

  苏金面眯起了眼睛,但只看到他眼中浅浅的笑意。他没有同情的表情。他只觉得自己听错了。甩了甩脑袋,快步跟上他的脚步。

  驾驶页面必须是民用和军用的。他把客房安排在前面,牵着马到后院去喂。

  苏金眠从来没有这么远过。我不知道它在哪里。只觉得离北京很远,没有繁华这回事。

  但当苏金眠知道自己的房间和八王子的一样时,她连一口气都喘不过来。此刻,我站在门口,不肯进去。「为什么只有一个房间?」

  「你是我老婆,不跟我睡一个房间吗?对你老公不好吗?」听完他的话,他的嘴向两端倾斜,他微微低下头。苏金眠发现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低头嗅。

  苏金眠暗暗挣扎。看到他有这样的心,他只是没有表情,声音微弱。「自然不会。」

  「那位女士还有什么要说的?」他抬起她的下巴,好像没有人在看一样,她嘴角的笑容越来越邪恶。「就算老婆对做老公有什么意见,我们也可以进去说,总有解决的办法。为什么站在这里让大家看笑话?」

  苏金眠看着他的眼睛笑得越来越深,只认命地闭上眼睛,浑身僵硬,半被他推进了房间。他只觉得那一瞬间投在走廊里的眼神好奇怪,让她浑身都不舒服。

  * * * * * * * * * * * * * *我是八皇子耍流氓的分割线* * * * * * * * * * * * * * * * * * * * *。

  冬天的月夜在这里显得格外的鲜明,有着壮丽的奇观,月光像一个柔美的光点洒出来,给这个银色的世界增添了一层光亮。

  这个镇上的雪景有它自己的味道。不是首都的大气磅礴,而是美丽的风景,带着一种宁静的宁静。

半夜妹夫偷进我的房间,办公室被轮流

  苏金眠喜欢冬天。这样纯净的白雪让她产生了在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米安儿好像喜欢这里。」她神情恍惚,八皇子调侃的声音。

  她不用回头,她能想到此刻他脸上一定有嘲讽的笑容。

  「是的,这里很干净。」我不知道这话是怎么说的,但当我在他耳边听到时,他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语气中隐含着威胁。「棉儿说她老公不干净?」

  「怎么敢?」她低声说,但她没有关上窗户。她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的雪。

  「你怎么敢不苏金面?」他冷哼了一声,被突如其来的冷热风甩了下去。他皱起眉头,抬起脚,走了过去。他抓住她的腰,从窗口拉开。苏金面一挥手,看到窗户被他的掌风关上了,才看到他的手碰到了窗户。

  现在暗自吃了一惊,才知道他是个武术家,不过现在只需要勾勾手指头,命令仆人就行了。自然是为了让她忘记他早年学过什么武术。

  「棉儿在想什么?我没听到她丈夫这么多次叫你。」说话间,他纤细的手指飘过,抚着她的脸颊。当他摸着她的脸时,他英俊的脸颊像雪一样白,他的眼睛太深,无法猜测情绪。

  苏金面摇摇头,叹道:「这里又没有外人,殿下何必出战?」

  「你以为我在演戏?」沉思片刻后,他弯着眼睛笑了。「米安儿以为我在哪里演戏?」

  苏金眠正要说你什么都在做。但就在话要出口的那一刻,他意识到自己是在用「我」对自己,而不是一直抬头看着他,抿着嘴唇不说话的「王子」。

  见她不说话,他似乎又失去了兴趣,放开她的身子,笔直地坐在桌旁。「棉儿今晚又要和我睡觉了。不知道棉儿是不是和我一样。」吃完饭,他抬起头来,眼里戏谑的光芒很亮,充满了不怀好意。「期待像我一样回忆?」

  苏金眠眨着眼睛,嘴里无法呼吸,瞥了一眼近在咫尺的他。他的笑容似乎充满了邪恶。目前感觉无能为力,嘴被触动,但久久说不出话来。

  苏金棉一直好奇到这个镇上。无论是多么私密的事情,王子都害怕在出行前、出行后、出行后被警卫保护。他怎么能走到江南这么远,却没有人陪伴保护他?

  想到这里,她不敢继续想下去。

  如果这是皇帝的旨意,恐怕是挤兑。但如果这是八王子自己的意思——那么,这也很奇怪,他怎么能解释他身边没有卫兵的旅行呢?

  「棉儿心里有事,怎么就睡不着呢?」一双大手突然将她按住,压在她腰上的手烫到了她的后背。当她抬起头时,她看到了他深邃的眼睛,仿佛她刚刚感到困倦,把她吵醒了。

  苏金眠的话被吞回嘴里,摇摇头,老老实实把头埋在怀里,闭上眼睛睡觉。

  在她刚刚埋下头的那一刻,他的嘴角翘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他对苏金眠在想什么了如指掌。

半夜妹夫偷进我的房间,办公室被轮流

  但玩是不会告诉她的,但那是另一回事。

  毕竟是个小镇,但是暖气设施不如府里那般齐全的。

  苏锦棉只觉得越睡越冷,身子越发的单薄。费力地睁开眼来,身旁的位置已经是空荡荡的了。苏锦棉触手一摸,感觉到上面那已经凉薄的温度,想必是早已经起来了吧。

  直起身子,她揉着眼睛看了看四周,空无一人。这次出行由于甚为秘密,便连阿萝都未带在身边,饮食起居倒都要自己动手了。

  想到这,她皱了皱眉,索性起来。

  苏锦棉刚收拾好,就听见门外传来恭恭敬敬的一声「主子。」随着这一声恭敬的叫喊,门扉「吱呀」一声,向两侧打开。随即,偏看见早起的八皇子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的狐裘,想必是外面正下着雨,他刚回来一身都有些湿意,泛着水光。

  她侧头看了看窗口,却见闭合地好好的,也不知道外面雨下得到底如何。但此时此情见外面并没有人来搭把手,苏锦棉无法,只能自己走过去。「要不要先脱下狐裘?」

  八皇子摇摇头,身上一袭白色的狐裘把他白皙的皮肤衬托得更甚动人。「罢了,马上就可以出发了。这次赶着过去,时间不多了,你就将就下吧。」说罢,把手里挽着的另一件狐裘递过来,「出门不带好衣服,你是想把自己拖垮了好摆脱我么。」

  嘴里碎碎念着,手上却是不停,伸手把手上那件狐裘披在苏锦棉的身上。这动作好似熟稔地做过了千百回般,看的苏锦棉不由低了头一直在打量他的手。

  「怎么的?睡了一晚,棉儿便不认识本皇子了么?」被苏锦棉的反应逗得爽朗的一笑,他抬手一把搂过苏锦棉就往门外带。

  等在客栈门口的陈家父子在看见八皇子匆匆回去带了个女子出来时具是一惊,随即便低下头,当作未看见一般,「主子。」

  八皇子「嗯」了一声,扫了眼门口的阵仗,抬眼看了看已经愣住的苏锦棉,继续投下一个重磅炸弹,「棉儿昨晚想问的……可是这件事?」

  苏锦棉心下一震,惊骇地瞪大了眼,怎么能连她的心思都能猜的那么准?

  坐上马车,看着窗外细雨绵绵湿漉漉的,苏锦棉就泛起了瞌睡。昨夜睡得不安稳,今早实在是疲惫。当早饭都来不及在客栈吃就匆匆地赶路,现在只感觉肚子饿得慌。

  撩起窗帘看了看,苏锦棉看着一些店面都开了门,摸着肚子问道:「殿下可吃过早膳了?」

  八皇子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我倒还没吃,想吃些什么?」

  苏锦棉见他配合,当下指了指前面的那家店,「能不能吃碗面?」随即一想,本就是急着赶路的,当下想了想,「我能下去带小笼子回来么?」

  他顺着她挑起的一角往外看去,点点头,「停下。」

  苏锦棉笑眯眯地抱拳:「……我没带银子出来。」

  闻言,他勾起唇角露出个似有若无的笑容来,睨着她半晌,叹道:「你还是第一个敢直接问我要钱的人。」

  苏锦棉倒是明白他的言下之意,他是说他被人明目张胆地宰了一顿,当下抿着唇淡淡地笑出声来。

  他定睛看了苏锦棉一会,似是觉得这样不妥,遂吩咐道:「你下去买两笼包子来,加点醋。」说罢,顿了顿,「还要什么?」

  苏锦棉见他问了也不客气,「再要两碗暖汤。」

  他转眼看了看她,问道:「听清楚了?」

  驾车的小厮忙道:「听清楚了。」一边却是擦了擦汗,泛起了疑惑,八皇子一向不沾外面的东西,如今却也愿意吃这些了?

  ********************我是北子派来当番外分割线的分割线**********************

  PS:北子玩完了游戏,打算下线的时候发现榜单字数还没有满……特意回来更新个小番外,保质保量绝对不凑字数~

  番外一之 八皇子的生母――前皇后:

  八皇子出生的时候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日子,记得有人曾说过,其实最美的季节是秋天,那是春天都比不上的独特美丽。

  皇帝老儿那么多的皇子公主,却唯独这个皇子是秋天所生的。

半夜妹夫偷进我的房间,办公室被轮流

中国女孩让黑人操的死去活来 很汅很黄的小说能把下面看湿了

星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