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星座>我进入了师母的身体,晚上被女婿错插三次

我进入了师母的身体,晚上被女婿错插三次

易学阁 2021-02-19 09:26:37 128个关注

  这时,经过百里奋战,他终于克制不住自己了。他往后退了一步,转过身,轻声说:「别这样看着我,你自找的。」

  百里福素说话很慢。他指着百里战争的背影。良久,他终于努力吐出一个字:「呸。」话音刚落,他就张着嘴躺在那里。

  毕竟这一场如暴风骤雨般的大戏,走到了令人心酸的结局。躺在那里,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鄙视他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刺客。

  不一会儿,有人来报告说,南疆军全军覆没,街上的丧尸全部倒在地上,被当头刺死。雨过天晴,所有的恐惧终于结束,但百里福苏之死却永远用笔墨烙在心中。这一刻,她和百里野恒已经下定决心:总有一天,他们会砍了这个老变态!

我进入了师母的身体,晚上被女婿错插三次

  第176章:矛盾心理

  正当百里之战庆幸自己活下来的时候,有人来报告,说是部里的大臣找姚松。

  百里大战创立时,宣告入宫,他命来此的太监为孕墨染准备完美的太师椅。不管他有多讨厌百里叶衡,不得不说今晚的百里叶衡还是给了他很大的震撼,甚至有点感动。所以,他决定这一次,奖励李业恒和怀默然。

  怀宋瑶灰溜溜地进来了。他满脸慌张,眼里满是焦虑。他认为他周围的混乱毫无意义。他径直走到百里大战前线,跪了下来。他焦急地说:「报告皇上,大事不妙。我的人发现五王子假死,躲在客栈里,好像要图谋不轨!」

  之后,他很久没有听到百里之战的答案了。他不禁好奇,于是仔细一抬头,见百里之战,不屑一顾。他拿起一杯茶,慢慢品着,一边讥讽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怀宋瑶,一边冷笑道:「怀宋瑶,怀宋瑶,你说你那聪明能干的过去到哪里去了?现在这个小偷差点杀了我,你得到消息了吗?哼!我看你连当部长的资格都没有!」

  面对突然崛起的声音和阴沉不满的战斗,怀瑶宋疑惑地站在那里眨着眼睛。「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什么小偷?」

  他还是百里大战偏见中的傻子。他忍不住用力把茶盅砸在箱子上,于是他怕姚松伤脑筋,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经过一百英里的战斗,他指着四周冷冷地说:「看,看.谁在这附近?仔细看看!」

  怀瑶宋只是「恍然大悟」地看了看四周。他满脸震惊,瞠目结舌的身体看着这个时候。他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的手指说不出话来。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他真的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

我进入了师母的身体,晚上被女婿错插三次

  当他看着高坐在他身边不远处怀中的墨染两人时,眼底不由微微一缩,但很快他转过头去,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看。

  「啊.啊……」这一次,怀姚松真的尖叫了一声。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可怜的百里福苏,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它,除了惊恐的叫声,他什么也发不出。

  而百里苻素有一只眼睛,眼珠子好像掉了出来,另一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就看着他跪在那里。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全身被扎了无数个洞,那些洞里有寒风,让他无法抵抗。他咽了口唾沫,转过身,蹲在地上,试图平息自己的情绪,但还是颤抖着说:「皇上保佑猴子,恭喜你.皇帝.恭喜.皇帝……」

  百里战后冷眼看着他,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今晚这里没有王子公主,那就恭喜五王子吧!」

  怀宋瑶做贼心虚。听完百里大战的话,他更害怕撞上一颗小心脏。忙磕头表忠心道:「陛下知好镜!我没用。我差点把皇帝置于危险之中。我没用!但是,我忠于皇帝。皇上,臣的命只给你,皇上在我们大华国是名正言顺的。请皇上遵守!」

  打了一百里,我哼了一声。有些人拒绝照顾他。他们只是淡淡地说:「好吧,你赶紧下台吧。我想和王子谈谈。」

  淮宋瑶吁了口气,点点头:「是,是,老臣告退。」

  只是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声音:「爸爸真的很关心你爸爸的安全。门前尸体那么多,他却没有看到死去的同事,直接去了御书房。看来他真的很担心你,别怪他没用。」

  虽然墨染的语气很淡,虽然她说出来是一脸理所当然,她很真诚,但她一直热衷于百里之战,心里突然有些不好受。他突然想起了百里叶璇以前说过的话,很难相信怀瑶宋的话,所以他突然生出了一些疑惑。

  听了刚走了几步的怀瑶松的话,他恨不把骨头放下来扬起尘土。然而此时的怀瑶宋却是皇帝面前的敬酒人。他敢说什么?所以他不得不挺直腰板,等待答案。

  经过百年的战斗,我仍然记得怀墨染是太子的妻子,百里叶璇的对手,而怀瑶宋是有远见的。虽然他不再是首相,但他在朝廷建立了无人能比的基础。所以,即使他怀疑,他也暂时不想去碰这个人。

我进入了师母的身体,晚上被女婿错插三次

  而百里叶衡压根就不知道,而百里叶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她清楚地知道怀瑶宋不忠时,她只是设计把他从丞相的位置上挪下来,而不是直接把他铲除。

  百里叶衡看了一眼怀宋瑶僵硬的背影,淡淡地转了转眼睛,只是假装没听懂怀墨的话。他冷冷地说:「哼!忠诚度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比得上正在打仗的老将军叶赫!」

  听到这话,怀瑶松了一口气,然后更快地离开了,而怀茉染只是笑着端着茶盅,眼神冷得像冬天的雪,仿佛要吞噬人。

  为百里奉茶的刘公公,突然看到她冰冷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墨染淡淡的看了一眼他,他立刻垂下头,回过头来了百里战成的身边。

  百里战成望着此时淡淡品茶的百里邺恒,尽量柔和自己的表情和声音,故作关切道:「今夜这么顺利的安排这一切,少不了叶赫将军的帮助吧?」

  百里邺恒淡淡抿了一口茶,旋即微微抬眸,热气蒸腾中,他一双明眸微微挑起,琉璃妩媚的丹凤眸中水波潋滟,含笑浅浅,他摇摇头,恭谨道:「回父皇的话,外公早在风雨来之前便已经启程了。」

  百里战成眼眸一闪,有几分讶异道:「那么说,这一切都是你和墨染安排好的?」如果真是这样,他可真的要小心这个儿子了。赏归赏,可是他是绝不可能将皇位传给百里邺恒的,因为,他是那个女人生的!

  此时,有侍卫将御书房的尸身都抬出去,而百里战成丝毫没有去看百里扶苏一眼,而是依旧一脸好奇的望着百里邺恒。

  百里邺恒很明白,如果此时他说是,会给自己带来何等的无妄之灾,可是,他不怕,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他们父子之间其实对对方是什么心思,大家都懂,只是不说罢了。而他百里邺恒,也早已经隐忍够了,现下,给百里战成点威慑,有何不可?

  想至此,他便微微颔首,淡淡道:「不错,外公要去外面镇守北疆,邺恒大了,总不能一直依靠他保护,何况,儿臣也想好好保护父皇,为我大华国的江山出一份力,现下,儿臣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实力……」说至此,他微微抬眸,目光犀利而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

  百里战成捏着茶盅的手,微微收紧,他的指节不由微微泛白,他的脸上却依旧带着几分慈祥的笑意,他微微颔首,笑道:「是啊,你已经长大了,有足够的能力了抵挡一面了。」

  百里邺恒的目光微微下移,浅淡而自然的落在百里战成那凸起的骨节上,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意,面上却一派温和道:「谢父皇夸奖。」

  百里战成「呵呵」笑着,看了看天色,然后缓缓起身道:「天色不早了,你们也累了一夜了,赶快回去休息休息吧,明日早朝,朕定当好好封赏你们。」

  怀墨染与百里邺恒相视一眼,然后便一同起身,淡淡道:「是。」

  这一夜流的血太多,所以即使下过了一场大雨,但空气中依旧散发着浓浓的臭气和腥气,令人不由忍不住蹙起眉头,掩面捂鼻。

  百里邺恒告别了百里战成,便抱起怀墨染往寝宫走去――当然,他并不是迫不及待的想着什么旖旎的事情,只是,他怕这地上还未来得及清除的污浊,会脏了怀墨染的鞋。

  而往寝宫走去的百里战成却似乎根本闻不到这难闻的恶臭,也看不到这满目疮痍。如今的他,可谓是满心的焦虑。

  一方面,他想要好好感激怀墨染二人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又在想对策,可以在日后压制他们二人,此外,他可不会轻易的就忘掉百里扶苏的诅咒,他相信,若自己真的将皇位传给百里晔轩,那么,百里邺恒一定会像百里扶苏说的那样,将他碎尸万段的。

  哪个帝王愿意等着自己被宰杀?当这个念头和内心的恐惧渐渐包围百里战成时,他赫然忘记了今夜自己是得了谁的保护活了下来,满脑子想的却是该如何除掉百里邺恒和怀墨染,因为这件事在他看来,已经是刻不容缓了。

  寝宫内依旧亮着灯,百里战成知道,百里晔轩一直在等自己回来,这样一想,他刚刚那冰冷的心便突然暖暖的,到底是自己喜欢的儿子,就算知道百里晔轩是担心宫中的情况,百里战成也会认为,这个儿子是十分孝顺的,他一直给自己这个爹留了一盏灯。

  随着刘公公的那句尖利的「皇上驾到」,门便立时被怀芳华给打开了,她怯怯的望着此时走来的百里战成,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而百里战成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突然间眼眸一亮,下一瞬已经是计上心头。

  第177章:玩点新鲜的

  当怀墨染和百里邺恒回到寝宫时,发现隔壁皇后寝宫竟然还亮着灯,而藏心就站在寝宫门口,好似一座佛般定在那里。

  百里邺恒放下怀墨染,两人一同来到藏心面前,藏心立时转过脸来,待看清是他们,面上便多了几分柔和,淡淡道:「母后和岳母大人还没歇下?」

  藏心恭谨答道:「回太子,还没呢,她们两位听到了宫里的厮杀声,担心的连饭都没吃下去,若不是我拼命拦着,她们就要去找你们了。」

  百里邺恒微微颔首,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藏心那有些苍白的小脸,蹙眉道:「快进去吧,外面很冷。」说罢,他便牵着怀墨染的手走了进去。

  而藏心则是一脸呆滞的看着百里邺恒,有些不敢肯定的想,刚刚太子是在关心他?

  怀墨染也十分吃惊,她偏过脸来好奇的望着百里邺恒,浅笑道:「我发现你好像比以前更有人情味了。」

  「啾啾啾啾!」此时,原本躺在怀墨染袖囊中睡觉的红粉白,却很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百里邺恒的脸上闪过一抹喜悦,扬了扬眉宇,对此时怀墨染和红粉白的夸奖感到十分的受用。他微微转眸,狭长的凤眸中满是宠溺,抬手轻轻摸了摸怀墨染的头发,柔声道:「还不是因为你。」

  怀墨染看着此时的百里邺恒,只得拼命憋笑――因为她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其实红粉白根本不是赞同自己的话,而是在怒骂脏话:「放你娘的狗屁」。看来,这小家伙是要把自己的口头禅占为己用了。

  「对了,红粉白原来能震慑蛊虫么?」百里邺恒想到晚上那场大战,便想起红粉白这小家伙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他知道,如果没有红粉白,事情便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怀墨染笑着点点头,淡淡道:「其实我也是在红粉白叫那一声的时候,才知道的。梅东珠说过,红粉白能治百病,却治不了南疆的蛊毒,我便以为它对蛊虫没有作用,谁知,它竟然是蛊虫们的克星,但凡它们见到它,都要乖乖躲起来。

  想起来,小家伙在侍卫们将百里扶苏的尸身拖出去时,还蹦到了百里扶苏的尸身旁,将那躲得牢牢的蛊虫给抓出来吃掉了。怀墨染与它心灵相通,自然知道它为何要吃这蛊虫。说起来,她还真是得了个宝,红粉白通过食用这个强大的蛊毒,来提升自己的能力,而且小家伙还告诉她,它很可能通过吸收蛊毒,而获得解蛊的能力。

  只是,这并不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所以她并不急着说出去。而且这已经过去许多时日了,她体内的蛊毒也没有发作,所以她有着那么一丝丝的庆幸,也存在一点点好的幻想,可是她并不知道,很多时候,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是过于平静的。

  怀墨染和百里邺恒来到房间内,便看到叶赫皇后和怀夫人两人正斜倚在圆桌前,均是单手撑颐,正半明半昧的打着盹。而浣碧则站在不远处,同样一点一点的点着头。

  怀墨染与百里邺恒对视一眼,然后各自走向各自娘亲的那一边,而此时浣碧睁开眼睛,见到他们二人,慌忙准备行礼,百里邺恒一拂手,示意她不必拘礼,而后来到叶赫皇后的身畔,轻声道:「母后,儿臣回来了。」

  浣碧兀的睁大眼睛,因为在她的记忆里,百里邺恒从来没用过这么温柔的语调和叶赫皇后说话,想至此,她的眼眶微微湿润,然后一脸感激的望向此时正轻声唤着怀夫人的怀墨染,她知道,是这个女子改变了那素来冷漠疏离的太子。

  叶赫皇后听到百里邺恒的声音,立时睁开眼睛,此时的她眼底分明透着深深的疲倦和一些惺忪朦胧,却在看到百里邺恒的那一刻,倏然变得清明。

  她慌忙起身,上下仔细打量着百里邺恒,而后又偏过脸来,一脸焦急的打量着怀墨染,直到确定他们两个周身完好无损,她才长长吁出一口气,一脸欣慰道:「你们没事便好。」

  怀夫人此时也醒了过来,她同样一脸关切的检查着女儿女婿,待听到叶赫皇后的话后,她微微颔首,同样露出一脸放心的神情,却依旧忍不住落下两行清泪,拉着怀墨染的手责备道:「你这孩子,男人打仗,你总上前凑什么热闹?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为娘的考虑啊,你若有个三长两短,可让为娘的怎么活啊?」

  怀墨染知道怀夫人是担心自己,毕竟她的确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可以依靠,遂忙温言软语安慰道:「娘,我没事的,我以后一定乖乖听话,您不要哭了,好不好?」

  怀夫人见怀墨染如此乖巧,也渐渐止了泪。

  叶赫皇后询问了今夜的情况,在得知百里扶苏竟然没死甚至准备谋权篡位,最后却死在百里战成的手上时,她久久不语,只一双眸子里带了几分晶莹。

我进入了师母的身体,晚上被女婿错插三次

二男一女激烈玩三p 女儿吟阅读全文

星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