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星座运势 > 星座>和男友车震很舒服,老头老太田间地头偷腥

和男友车震很舒服,老头老太田间地头偷腥

易学阁 2021-02-17 23:43:05 332个关注

  心底坚硬的冰膜破裂后,税利之痛被拼命吞噬,紫韵对着雪歌大喊。

  「紫韵,我……」看到紫韵如此情绪化,银雪不敢说她要派人去了解她的近况,于是她低下了头。「我.想让你离开灵石集团,也是为了你好.因为.我知道一些信息,黄陵的生意不是那种能见光的.当然,必须如此.取决于你自己的意愿。」怕紫韵再不高兴,阴着脸说话更小心了。她发自内心的这么做是为了紫韵,却无法主宰紫韵的一生。

  「哈哈哈。」紫韵听了她的话,失声就笑,一直笑到眼泪从眼角重重地掉下来,香雪的歌声的泪雾凝聚着仇恨。「傅,是的,我是的情妇。我白天是他的皮条客,晚上是给他暖床的女人。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生意。不哭不哭。三年前,你对我的事情视而不见。三年过去了,为什么还要假惺惺的表白?是良心吗?三年前……」她极其不愿意提起那一天,那是一个颠覆了她一生的悲惨的一天。从那天起,她的幸福生活就结束了。「我和张仪结婚那天,父亲被拘留了,我却被张仪诬陷囚禁。我让她阿姨找你。然而,她根本没有找到你。所有人都把蓝家当成了瘟疫,连我父亲都曾经提拔过人才。我唯一的一线希望在于你,因为我知道腾向鹏能力超群,而在京都,他的地位是崇高的,但是……」紫韵。

  「我不是故意瞒着她的!」紫韵入狱,蓝书记被拘,裴阿姨被迫去夜店坐舞台。这些事情,她前几天才知道!当她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她疯了。她抱怨滕向鹏,痛斥滕向鹏,但有用吗?

  「再躲起来讨论这个话题也没有意义。它抽不出时间回到三年前。」「不,紫云,你还年轻。你不能继续在黄龄的公司工作。我怕你毁了自己的前程。」这也是银雪的肺腑之言。她真的很适合紫韵。如果黄龄集团出事,紫韵逃不掉!

和男友车震很舒服,老头老太田间地头偷腥

  「你不知道,我不仅坐过牢,而且为了把我爸从监狱里救出来还为别人生了孩子,就像你一样。然而,我的苦恼是我不知道我的孩子被带到了哪里。而你的幸运在于,腾向鹏爱上了你。虽然你经历了磨难,但你终于可以双向飞翔了。对于我这样的女人来说,她还是有资格谈未来的。年轻,快乐,有前途,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品。」她还不到两六岁,却经历了很多沧桑和前景。像她这样的女人值得谈未来吗?幸福,此刻张毅滚了钱,幸福再也不会碰她了。

  紫韵为了救父亲不给他人生儿子,深深震撼了银雪。银雪无法相信这件事的真相。可怜的紫韵姐姐,是高倩高贵典雅的女儿,却落得如此悲惨的命运。她也步她的后尘,签了贷款合同。他们两姐妹的命运真的很像!

  「所以,就算腾向鹏生病去美国治疗是真的,我信了又能怎么办?现在我们是两个不同层次的人,让我留在灵石集团等死吧!」紫韵自暴自弃,愤然奔向不远处的公交车站。银雪站在同一个地方,她心痛如绞。紫韵经历了那么复杂的事情。看着她苗条的身材,她跑进了绿色的公共汽车。银雪认为,如果她没有因为藤向鹏而离开北京,那么今天的蓝紫韵生活将被改写。她责怪她,恨她的权利。她感到内疚,蓝精灵。那样看着她,她真的良心很硬!

  *

  白沙——南宫大厦

  一个星期的大雪之后,渐渐停了。清晨,太阳出来了,树枝上、房子墙上、花园石阶下堆积的雪团渐渐融化,变成了晶莹的水泽。

  黄陵一大早就起床了。他沿着花园里的喷泉走着,停在水池边,看着水从雕龙的口中溅到水池里。水很冷,周而复始地泛起波纹。院子里很安静,可以清晰地听到水滴落到池里的咚咚声。

  多么安静的早晨!只是,这种更好的讥笑的出现,只是风暴的前兆。黄龄让我想起了邪恶的嘴唇。他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盏中华灯,慢慢地抽着。突然,一个清脆的《贵妃醉酒》飘在耳膜上。他抬头找原因。他在亭子里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影,穿着女人的戏服。原来是早上的南宫焊,像个女人一样尖叫。

  南宫焊在黄龄眼里就是个没用的老头,变态,没脑子。他望着凉亭,目光停在大老爷身上,静静地站着,喘着粗气。听说沈宇是被他打死的,或者说是被他虐待逼到浴缸里压死的。他死后不让人活,甚至把她的尸体从坟墓里挖出来,然后打得皮开肉绽,被人甩了。

  抽完最后一口烟,他丢了烟头,抬腿扭了出去。还在南宫焊接的歌厅看到过他。然而,南宫焊接却视而不见,因为在他眼里,和沈一样,是一个想分一杯羹的人,却并不十分高兴。

  「爱与恨一闪而过,我的爱如天堂.直到,举起我的杯子,我问明月,就在……」听着南宫焊恶心的声音,黄龄冰冷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眯着的眼睛里迸发出凌厉的光芒。南宫焊在他黄龄眼里一直是个没用的人,没必要怕。过了一会儿,他不用再害怕任何人,包括南宫夫人白。黄龄又和他没有关系了,哼!这样想着,凌皇军美丽的身影转身穿过长长的小路,走回前厅。

  大厅里,白正要从楼上下来,这时傅妈抚着她走向餐厅。檀香木做的大圆桌上有许多早餐,有中式的也有西式的,而他的妻子南宫在晚上很早的时候就坐在桌子旁边。她穿着一件绿色的冬装,低着头静静地吃着早餐。

  「黄龄,听晚儿说,你今天就准备回北京去?」南宫夫人刚坐到椅子上,抬眼就看到了走进客厅那抹高大的人影,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一声不啃吃着早餐的女儿一眼。

  晚晚知道了整个借腹事件,她都担心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自从前天晚上,她发了一顿脾气跑出书房以外,然后,把凌煌十万火急从北京召了回来,也没有听到小夫妻的吵闹声,甚至福妈还告诉她,好象姑爷与小姐关系还比以往要好了呢!这让她的兴慰了不少,说实话,她现在就一心记挂着这对夫妻俩。

  「噢!是的,那边有一个合同,原本约定是今天下午三点要签的。」凌煌走到餐桌边,在妻子南宫晚晚身边坐了下来,中规中矩地回答白婉素的同时,他拿起筷子到菜盘子夹了一块青菜送到了南宫晚晚的蝶子里。「晚晚,辛苦了,多吃点。」他体贴地说着,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是的,他是在做戏,做戏给白婉素看,可是,南宫晚晚并不领他的情,她直接就把那块青菜夹走扔到了桌子上。「不好意思,我一向不喜欢吃这种菜色。」她的面情冷得似冰,丝毫都不给凌煌一丝情面,白婉素端着饭碗,看到了这一幕,便放下了碗筷,喝斥着女儿。「晚晚,瞧你老公多心疼你啊!知道你带承祖辛苦了。」是啊!老婆,瞧你,都瘦得没几两肉啦!多吃一点,才会养得胖一些嘛!「凌煌说着,便伸手去捏南宫晚晚的脸颊,没想到,南宫晚晚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没有打到他的脸颊,却打在了他的手背上,凌煌白皙的肌肤即刻就红了起来。

和男友车震很舒服,老头老太田间地头偷腥

  」凌煌,儿子是你的,你最好将他带走,滚到那个女人身边去,滚出南宫世家……「她的话让凌煌的面色乍青乍红,凌煌丝毫都没有想到,南宫晚晚会在厅堂里给他难堪,让他下不得台,他五指收握成拳,很想不顾一切地打回去,可是,他知道他不能,因为,这出戏他还要唱下去,现在,不是给这个凶狠的女人见识的时候,强压下心头的怒气,他把拳头揣进了裤兜里,好几个佣人听了南宫晚晚的话不禁着皱着眉头,悄声地窍窍私语着。

  奇怪于大小姐对姑爷说的这句话。」晚晚,你讲的什么话?「见女儿越来越胡来,白婉素气得脸都青了,她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儿,说出承祖不是她的儿子,只是凌煌孩子的事实呢?

  」真是热闹哇!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都聚在一起了。「话音刚落,南宫焊穿着一身灰色的唐装从楼上走了下来,出口的话腔调有些阴阳怪气的。

  白婉素瞟了下楼的南宫焊一眼,便语重心长地对自己的女儿与女婿道。

  」凌煌,有时间多抽空回来陪陪晚晚,还有承祖,我老了,在生意上,有些力不从心了,南宫集团终是你们俩的,别让居心叵测的外姓人乘虚而入才好。「白婉素的话表面上是冲着女儿与女婿说的,可是,眸光却凝定着向餐桌靠近的南宫焊,任谁都听得出来,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她是在警告南宫焊别枉想让那养子继承南宫集团总裁之位。

  」好,我会的。「凌煌很少叫南宫夫人一声妈,结婚这么久来,他只叫过一两次,还是在那正规的场合中,逼不得已时不得不叫。

  」好了,你们慢用吧!「今天南宫家的人都聚齐了,然而,白婉素却什么胃口也没有,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还非常不满地给了女儿一记白眼,让她警记自己的言行,万一让南宫焊知道了借腹的事件,还不把南宫世家掀一个底朝天。

  南宫晚晚见母亲离去,也索性‘啪’地一声放下了碗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抽身离开。

  」大伯,听说年轻漂亮的伯娘得了疾病死了,节哀顺便啊!「凌煌一边拿起盘子里的吐司咬了一口,一边调佩着南宫焊。

  」那贱人是绺由自取,哼!凌煌,你北京的生意还顺利吧!听说,北京黑市比较多哟!「南宫焊挽着唐装的衣袖子,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凌煌的对面坐了下来,与这种人同桌而食岂不倒尽胃口,凌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吃着手上的吐司,慢吞吞地回了南宫焊一句。」黑市是多,不过,高官也很多啊!还有,大伯,京城的美女更是活色生香,要不要给你弄几个来。「哼!你可是南宫世家的女婿,别到外面乱搞对不起晚晚才好。」南宫焊开口反击。「哈哈!大伯,只是开一个玩笑嘛!嗯!我到忘记了,大伯你身子不太好,恐怕无福消受了。」凌煌与南宫焊说话一向是不留情面的,更何况,他把沈雨柔弄死了,沈雨柔与他的都是处在同一种命运,只不过,他比沈雨柔要强势太多而已,他同情那个可怜的女人。

  「你……」听着这话,南宫焊硬是被嘴里的粥呛了一口。

  不想与这种老男人再斗下去,凌煌吃完了一片吐司,用餐纸擦了嘴角,还不待南宫焊回答,便索性迈步上了楼去了,南宫焊坐在餐桌上,望着他离去的潇洒背影,骂了一句「妈的,什么人都敢给老子作对,老子终有一天会整死你们,看你们还敢摇舞扬威。」「去给我再盛一碗粥来。」他吩咐着站在一旁的佣人。「是。」佣人端着空碗去了厨房。

  不多时,为他递过来的热气藤藤的小米粥,尝了一口,猛地就吐了出来。「你想烫死我啊!」甩手就是给了递粥的佣人一个响亮的巴掌。

  他把气都发泄在了无辜的佣人身上,这是南宫世家经常会上演的戏码。

  *

  下午三点,为了一份与外资企业的合同,凌煌准时离开了白沙市返回了北京。

  南宫晚晚站立在卧室的窗口,眸光透过玻璃窗子,痴痴地看着那抹高大修长的身影穿过南宫世家的花园,走出南宫世家的那道门槛,坐上了那辆黑色的兰博,兰博缓缓启动,绝尘而去,也带走了她的一颗心。

  「南宫小姐。」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高大壮汉出现在了门边,并恭敬地唤了一声南宫晚晚。「跟着姑爷去北京,记住,不要让他发现你,看他都跟那些人接触,尤其是女人,跟我盯紧一点儿。」南宫晚晚头也没回,只是徐声交待着那名壮汉,壮汉心领神会,小姐是让他去监视姑爷,避免他有外遇而已。「好的,小姐,我懂。」壮汉领命而去。

  凌煌返回北京后,并没有单独去找过紫韵,开行政会的时候,他也只是公事公办地要紫韵为高层们发一些资料,端一些荼水,凌煌工作的时候非常认真,自从紫韵出狱后,好象在凌煌的眼中,就没有了她这个人,在公司里,他好象正眼也不会瞧她,他也再没有让她去做皮条客,为公司拉订单,这样以来,紫韵在公司里就相当于是一个花瓶了,不过,这样的日子反而轻松一些,凌煌对她厌倦了,没兴趣了,如果换成是其他的女人,一定伤心惶恐极了,可是,对于她来说,标志着黑暗的日子就快过去了,光明要来了,她把父亲从医院里接了出来,父亲在菊儿的继心照顾下,养胖了不少,看着身体渐渐康复的父亲,紫韵觉得自己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紫韵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刚打完了一些资料,抬起头来,眺望着远方,远边的天际,太阳慢慢地沉下了地平线,发出淡淡最后的余晖,不多时,天边喧染了满天的红霞,她伸了一下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扭动了一下脖子,甩了甩手臂,整天这样坐着办公,她怕自己成为女性高危颈椎病人群,她走到了窗边,遥看着天边的落日,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又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然后,是细碎的耳语,下班了,同事们正三三两两地经过自己办公室的门口。

和男友车震很舒服,老头老太田间地头偷腥

  「蓝小姐。」紫韵听到有人叫她,急忙回过头,然后,她就看到了行销部经理老王走了进来,老王找她,莫不是总裁又让她去做皮条客吧!勾引客户吧!「王经理,你行销部又搞不定客户?」她淡淡地问了一句。「不是,不是,蓝小姐别误会,是总裁让我通知你,明天早晨九点的飞往普罗旺斯的班机,让你去参加国外一次商业谈判。」「商业谈判?」紫韵轻轻地反问着,并没有多大的吃惊,只是眸子里流露出了浓烈的失望神彩。「蓝小姐,这次谈判对凌氏来说至关重要,总裁让你一个人去,这是莫大的荣幸啊!可见他是多么地看重你。」王经理见蓝紫韵并不是十分高兴,他一脸羡慕地说。

  「就只让我一个人去?」紫韵不太确定地询问着。「是的。」王经理清楚地回答。

  「准时哈!这是机票。还有谈判的地点,联系人的号码。」王经理把一张机票塞到了紫韵的手里,然后,笑脸吟吟地转身而去,紫韵看着手里的这张飞机票,心里暗嘲着,莫不是让自己做皮条客,去勾相国外的那些臭男人吧!要不,为什么只让她一个人去?

  紫韵是凌氏集团的员工,她没有拒绝任何工作的权利,所以,第二天早上九点,她准时提着自己的行李上了飞往普罗旺斯的班机。

  飞机抵达普罗旺斯时,是下午两点左右,她下榻的酒店是一间非常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反正是出差,是花凌煌的钱,她也不想为他省。她给谈判的那个集团去了一个电话,那位小姐约她晚上八点见面再谈,所以,她也只得等着,

  洗去了一身的风尘,她换了干净的衣裙,端着一杯热咖啡,伫立在窗台前,望着远处那一片又一片淡紫的花卉发呆,薰衣草是普罗旺斯最有名的风景之一,三年前,当她听雪吟为她描述了普罗旺斯的生活,没想到,她也有幸目睹让世人着迷董衣草的风彩,只是,她来的季节不对,薰衣草应该是三四月份开放,现在都枯萎了,不过,还能依稀看到残败的零星花儿,好似死去的人回光返照一般。

  一杯咖啡饮尽,她放下了手中一次性杯子,酒店的房门便被人叩响了,在这里她没有认识的人,也许是服务生来询问她有何需求吧!抬腿走向了门边,房门打开,视野里出现了一张漂亮阳刚的容颜,他身着一件黑色的立领风衣,笔筒长裤,擦得发亮的皮鞋,衣冠楚楚,风尘仆仆却不失气宇轩昂,意气风发,今天的他,没有戴眼镜,眸光太过于犀利,那对幽深的眸子凝定在紫韵的脸孔上,视线灼热而狂野。

  紫韵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过来,好象一副刚下飞机的样子「你……你怎么会回……」

  话都还没有说完,男人已经一把将她箍进了胸怀里,拥着她上前一步,跨进了门槛,并反脚踢上了酒店的门,他把她按压在了墙壁上,动作快得令人咋舌,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封住了她的口,吞下了她所有的话语,饥渴的吻向她铺天盖地袭卷而来,火热而急切……

  「宝贝,想……死……我了。」他的头俯在她的脖颈处,呢喃着模糊的话语。

  第18章 他把命交给她

  「唔,不……要、」紫韵没有想到这头色狼会后一步来到普罗旺斯,更没有想到,见到自己,简直就是饿狼扑食,现在的凌煌,饥渴得就似一头恶狼,哼哼唧唧地在她全身上下乱摸乱捏。手指探着她的……紫韵感觉浑身燥热了起来,这男人熟悉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地方,短短数秒就能撩拔出她的情欲,她睁着一对迷离的眸子,媚眼如丝地看着天花板,捏起了拳头,紧崩着身体,不想让身体的燥热过份主宰自己的意志,也许她是感受到了她的紧崩,男人抬起了头,深邃的瞳仁微眯,眸光笔直地锁定着她红霞布满的脸孔,她明明想要,可是,却强行排斥着他,修长的手指塞进了她的嘴里,知道他的企图,紫韵索性就闭紧了牙关,凌煌的手指只能在她雪嫩的唇瓣边徘徊,他知道她在生气,头俯在了她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脸蛋,用着低柔而暗哑的声音诱惑着她。「韵儿……」极其腻死人的称呼,粗厚的指腹仿若抵达她喉咙深处。「韵儿,张嘴,来……乖。」他不断在她脸上吹着热气,另一支手不规矩地……

  紫韵一向是一个脾气倔强的女人,从来都不吃他诱哄欺骗的那一套,凌煌见她死死咬住牙关,陡地脾气也上来了,他强行握住了她的下巴,紫韵因疼痛迫不得已张开嘴,他的手指趁虚而入,毫不怜香惜玉的探入粗鲁地直达她喉咙深处,因为刺痛,紫韵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怕自己再受到更多的痛苦,索性一把就打掉了嘴里那支让她难受的手。「何必呢?」凌煌被她打了一下,不痛也不痒,定定地站在她的眼前,高大的身体挡住了她头顶的柔弱的光亮,她被一片阴影笼罩,而这片阴影要到何时才会散开,让她重见光明呢?

  定定地看着她半晌,见她小嘴颤动,喘着粗气,肌肤白里透红,面若桃红,凌煌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痕,垂下了眼帘,眸光凝定在了自己的手指上,手指上湿湿的,粘粘的,全是她甜美的津意,一缕阳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落到了他抬起的那根手指上,让津意变得晶莹剔透起来,然后,他把手指放在了嘴唇边,伸出舌头舔了那些汁液,如此变态的行为,让紫韵有一些毛骨悚然的感觉,真是恶心死了,虽然,那是她的,可是……他没有真正去舔,只是做做样子,却把小美人儿吓得面色苍白,怀疑他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呢!哈哈哈!好玩。

  「何必呢?你知道我的脾气,又何必惹怒我?」他的话很轻,很轻,只是,紫韵知道,每一次发怒前,他都会这样,用着最甜蜜,最无害的笑容来麻痹敌人。紫韵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转身走到了大床坐了下来,从包里找出一把梳子,不想理睬他,径自梳理着满头被他弄乱的头发。

  「你在怪我没有去保释你?」凌煌的询问等于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见她仍然一声不响地默默梳着头发,凌煌向她走了过去。「如果你与泪无痕再有任何瓜葛,这只是一个开始。」他不阴不柔的话只是在给她一个警告而已,他是在警告着她,如果她胆敢再与泪无前约会的话,那么,她被他整是再稀松平常的事儿,紫韵听了这话,心里非常的来气,她停下了梳理头发的动作,扬起眼睑,仰着头直视着他。「凌煌,我与泪无痕并没有什么,我们都是白沙市的人,只是老乡加故友罢了,难道你看到自己老朋友,都不会过去叙叙旧吗?」紫韵本不想解释,可是,这个男人太无理取闹了,她不解释的话,恐怕后面等待她的将是无数的苦难。

  「我知道自己逃不脱你的手掌心,所以,我整日侍候着你都提心吊胆,我不知道那儿是你的界线,怕踩到你的界线,你一个不开心就会把我打入万击不复的境地,凌煌,与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累,真的,求你不要再这样折磨我,我什么听你的,我给泪无痕真的没什么,你相信我,好不好?」累了,倦了,息事宁人的最好方法,就是服软,紫韵不是一个傻女人,现在的她,唯一希冀的就是他能够厌倦她,然后,放她离开。

  「这才乖嘛!」凌煌的嘴边再度勾起了笑容,只是不再是冷嘲的笑,而是那种从心灵深处散发出来的愉悦的笑,由衷地为自己收驯了这头小野猫而高兴呢!抬手,粗厚的指腹抚摸着她满头披泄在脑后乌黑发丝,手指穿梭在了她秀发间,撩起了一缕细长的头发,放在鼻冀间嗅闻,一缕茉莉花香浸入肺腑,他的女人发质很好,如果她给他生一个女儿的话,孩子肯定也有一头这么乌黑亮丽的长发……等等,他到底在想什么呢?他之于她的情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他肩负着许多的重任,更何况,她还是蓝天海的女儿,她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发泄性口欲的工具罢了,虽然,这段时间以来,他以折磨她为乐,她在他心目中,也许不同于其他的女人,可是,他不会爱上她的,她只不过是他钟意的猎物而已,为了证明她只是自己的玩物,泄欲的工具,凌煌一把将她推倒在了香软的大床上,轻轻地,一件又一件地脱光……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从未有过的温柔,连幽黑深瞳里的那抹税利也不见了,好似在他的眼中,他身下躺着的就是自己深爱的女人,他眼中展露的柔情紫韵当然也看到了领略到了,只是,她深深地知道,她并不是他深爱的女人,充其量也只是玩物罢了,她从来都不会希冀他会爱上自己,当然,自己也不会爱上他,他们之间存在的只有追逐的游戏,直至他厌倦自己的一天,只有性没有爱的关系,这在古代,恐怕她不知道要被浸多少次猪笼了。

  「宝贝儿,张……」他诱惑着她,紫韵知道他又会将指头探进她嘴里,而且,每一次他达到高潮的时候,他都会这样子诱哄着自己,让那根手指在她嘴里深深浅浅地进进出出,尽管她很反感,很恶心,可是,为了让他早一点儿释放出,让自己少受一点儿折磨,她不得不装出一副非常陶醉的样子,这就是好,表面上屈服,当然凌煌太了解她的想法,所以,才会对她时而温柔,时而凶狠。

  这一次也不列外,有了前车之鉴,她不想自己再受到他的恶意刁难,所以,在他诱哄之下也就乖乖地张开了两片红唇。「这才乖。」他灿笑着对她说,她以为他会把手指塞进自己的嘴里,又要模拟那种屈辱的姿势,可是,他没有,他下了床,从床头柜下拿出一个酒瓶子,是一瓶陈年的红萄萄酒,打开了瓶塞,仰头饮了一口,他把香醇的红酒递到了紫韵的面前。「要不要也来喝一口,好助肋兴。」紫韵轻轻地摇了摇头,她不喜欢喝萄葡酒的,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凌煌已经把那个酒瓶子塞到了她的嘴里,她张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愣愣地盯着凌煌一脸邪恶的表情,不知渞这个男人要干什么?

  他俯下头,双手撑在她的身体的两侧,她们的姿势非常的亲密,额前酒红色的发丝散落下来,散洒在了她白皙的脸蛋上。「把它当成是我,吻给我看。」是的,他就是想要看她迷醉的表情,当他那个的时候,她那种又痛苦又陶醉的表情让他简直就是爱死了。「你……」紫韵没有想到他会让她做这种事情,一时间觉得非常的难堪,这简直就是一种极致的侮辱,她本想乖乖听他的话,可是,他总是能挑起她的怒火,把她逼到极致。

  紫韵拿开了嘴里的瓶子,有点儿怨恨似地直视着他的幽深的眼睛。「一定要这样吗?凌煌,我已经把自己给了你,你却还要让我做出这种屈辱的动作,我不是荡口妇。」「真是不解风情,床上是荡口女,男人才会更爱啊,技巧棒了,你才会将来勾引住老公的心嘛!」他没脸没皮地说,他都这样对她了,还指望自己将来的老公能丝毫不见意,还能勾住老公的心吗?紫韵酸涩地想着。

  「宝贝儿,做这种事其实很美妙的,你每次……总让我感觉并没有真正尽兴,如果你不这么排斥,你会得到很多的乐趣,反之,你就会很痛苦的。」他哄骗着她,向她闪了一个暖昧的眼风,热气吹拂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来啊!把它当成是我,吻它,我会奖励你,我保证能把你宠上天,不再折磨你,只要你顺着我。」他第一次向她说着好话,他真的好想看她用小嘴儿吻瓶子的勾人样子,一定活色生香,阴俊的五官期待着。是的,他要换一种玩法,普通的玩得太多了,也腻了,累了,倦了,在生活里寻找着刺激,也好放松一下上班紧崩的心。

  「我……」紫韵吞咽了一口口水,她知道自己逃脱不了,也觉得他说得十分在理,是的,由于心理排斥他的碰触,所以。她的身体也排斥着,每一次都会经历绝世的痛苦,如果她放松自己的身体,对于她来说就不再是上刑场般的痛苦,这样想着,纤纤玉指握住了红酒瓶子,纤长的睫毛缓缓阖上,用瓶子示范接吻,她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一个片子,看得令她脸红心跳的片子,一次在百度搜索里,无意中,她看到过艳星李丽珍,曾经拿着酒瓶子示范接吻,她模枋着她的姿势,红唇吞吐着酒瓶,瓶子一寸寸地进入她的嘴里,滑过雪白的牙齿,手指轻轻地转着酒瓶,当她把整个酒瓶颈全部没入了口中,她听到了空气里传来了一声重重的抽气声,密密的睫毛慢慢张开,视野里,他看到了满面暗红,呼吸浊重,深邃的眸光里染着浓烈欲色的男人,她扯唇轻笑,媚嫣如丝的神态,象一个诱人堕落的娇精,她怎么可做到这种程度?完全让他整个血脉贲张,本来是想借机羞辱她,可是,实际上最后受折磨的却是自己,凌煌看到她如此妖媚性感的一幕,裤档的玩意儿倏地就坚硬无比,那两片火艳艳的红唇含住她的宝贝是哪种滋味,他自己亲身经历过,那样的滋味简直就是欲仙欲死,是的,她是妖精,她是狐狸,让他的眼里,心里,整个就只有她的存在,他等不急了,等不急与她翻云覆雨,正在这时候,她已经把瓶子抬高,红色的液体从酒瓶子里缓缓而下,流入她的口中,凌煌艰难地呼吸着,眸光炯炯地凝望着她,而她却妩媚一笑。「怎么样?」话刚一出口,凌煌迫不急待地就扑了上来,由于动作过猛,紫韵手中的酒瓶子从手中滑落到床上,红色液体倾刻间就浸湿了橘色的床单,些许的红酒还溅到了她光滑如玉的身体上,倾刻间,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酒香,她无暇嗅闻这股酒香,因为,凌煌已经……一举攻城掠池,空气里只能听到她喘息的声音,他的吻热情火辣,沿着她雪白的颈子往下……而她,欲罢不能时,狠狠地抓着凌煌的后背,激情之时,甚至还扯破他身上那件枣红色的衬衫,一块破碎的布料从空中飘落到地…偌大的五星级酒店里,大白天上演着香艳激情的戏码,一遍又一遍,一声又一声,连窗外那无数的红霞也渐渐娇羞地捂起了脸儿躲进了云层,不敢直视着屋子里那羞人缠绵的一幕。

  第一次她放开了自己,学到了那种美妙情欲滋味,他将她抛入了天堂,又跌进了地狱,第一次,她唤了「凌煌」的名,无法自抑,紫韵无法抗拒排山倒海而来的欲望,这种欲望来势汹汹,将她整人的意志全数吞噬,她无法呼吸,无法想到他对她做出的恶魔的行为,只能娇呼着他,也让他更加……她的目光迷离起来,闭上了眼睛,让自己跟着感觉,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身体象一只脱了缰绳的马儿,在一片宽阔无力的草原上纵身驰聘,她抬起了双臂,拥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娇口吟,她的回应,让他激动的心似乎都快要跳出胸腔……

  *

  到底做了多久?谁也没有去计算时间,只知道太阳下山了,满天的红霞渐渐散去了,天空黑了下来,床下已经不知道丢了多少个雷斯丁套子了,紫韵抬起手腕上的表一看,时针指正到了八点,她想起了与那个集团的约会,暗叫了一声「糟了。」然后,她急欲把丝被裹在了身上,跑向了浴室。「怎么了?」身后是凌煌慵懒的声音传来,他整个射躺在床,象一只靥足野兽,燃起了一支烟,默默地吞云吐雾,犀利的眸光透过了烟雾盯望着刚合上那道浴室门。

  紫韵冲了热水澡及时走出了浴室,脸上水珠子挂满,裹着浴巾的她就象一朵出水的芙蓉,她打开自己的皮箱开始寻找着衣服。「是要去与菲利普集团谈判吗?」吐出一口烟圈,凌煌淡淡随意地一问。「是啊!我约好他们八点钟见面的。」紫韵边说连当着他的面儿穿起了衣服。「你觉得自己有那个能力与他们谈判吗?」「什么意思?」紫韵停下了穿衣的动作,不是他派她到这儿来与人家谈判的吗?即然质疑她的能力,为什么又要派她来?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菲利普集团点名谈判的对象可是凌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凌煌不疾不徐地回答。「原来是这样。」紫韵眼中掠过一缕失落,原来,他把她派到这儿,只是为了一逞兽欲而已,听他这样子说,她也不急了,他看起来是那么胸有成竹,至少,谈判的事情不会让她操心,他肯定在她未来之前就进行了一些她所不知道的计划。

  凌煌按灭了烟蒂,把烟蒂丢进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盒子里,从床上起身,毫不避讳自己全身上下仅着一条内裤,他的体魄非常的健壮,不瘦也不胖,属于是刚刚好的那种类型,如果去当男模,穿着各式各样的服装走在伸展台上,肯定会令许多的青春少女失声尖叫,六块腹肌清晰可见,她就这样看着他,也会为他迷人的体魄吞咽着口水。只是,他的手臂上,肩膀上全是一些深深浅浅的抓痕,新的血痕盖住了旧的,这是每一次,她们欢爱留下来的,可见,她做这种事的时候,同样野性而凶狠。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转身就走进了浴室,仅只几分钟,当紫韵着装完毕,他也裹着浴巾出来了,酒红色的头发变得更深,有一绺贴在了他的额角上,肌理分明的胸膛上淌露着晶莹的水珠,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性感迷人,他走到了她面前,一股水蒸气迎面扑向了紫韵,他伸出右手,勾起她圆润的下巴,紫韵被迫望进了他黑色布满氤氲的瞳仁里,他的眸光深浓却闪满了精光。「紫韵,是傅雪吟把你从监狱里捞出来的?」他出口的话让紫韵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他们不是刚刚还在讨论菲利普的与凌氏的合作吗?「噢!是……的。」她不知道他想探寻什么,所以,如实地回答。「傅雪吟还真是能干,居然抢先我一步,宝贝,你受苦了。」修长的手指在她雪嫩的肌肤上磨娑着。「她为什么会去救你呢?你与她又是什么关系呢?」他淡然地问着,语调虽然漫不经心,可是,紫韵知道,他非常关心自己与傅雪吟之间的关系,要不然,他不会问出口。「没什么关系,只是错认的姐妹而已。」紫韵不想与他提及到蓝家与藤鹏翔一家的关系,所以,索性就要转移了话题。「我来吧!」见他穿好了白色的衬衫,拿着领带自个儿打着,紫韵及时从他指尖上抽走了领带,讨好地翻好他的衣领子,象一个妻子一样替他打着领带。「藤鹏翔权势滔天,为什么三年前不救你的父亲呢?」他询问的话让紫韵忙碌的手僵在了他的衣服面料上。「凌煌,不要问我这种问题,我不想谈。」不管他想知道什么,总之,对于过去的事情,她一个字也不愿意说。

和男友车震很舒服,老头老太田间地头偷腥

啊~快一点啊~ 校花打赌输了被男生玩胸

星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