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塔罗>主人我错了别打了疼,狡猾的风水相师全文阅读

主人我错了别打了疼,狡猾的风水相师全文阅读

易学阁 2021-02-23 03:30:10 152个关注

  他也知道,以A级阴阳师的实力,他只能等死。他也想阻止它,但它看起来太没面子了。

  「艾俄,你姑娘走了,你怎么不追?」米罗快步走到贾政道身后,笑道:

  「之后呢?那个傻女人想死,跟我有什么关系?」贾政道无所谓的说道。

主人我错了别打了疼,狡猾的风水相师全文阅读

  「那是你的女孩!据我所知,血族和亡灵法师中有很多变态,专门杀女生。你不想看到和你睡过的女人被别人玩弄?」米罗玩味的说道。

  这时,刚刚醒来的Tis Musk和Ionia也走了过来,碰巧听到了米罗的话。

  「艾俄斯,谁敢这么大胆的玩弄你的女人?」迪斯马斯克惊讶地问道。

  「不用担心你,呆在那里。我说的是刚才跳舞的公主。」米罗没好气的说道。

  「刚才那个美女,真的很好!就是有点脾气,对了,俄罗斯,不过她刚才说要去外面对付那些怪物,我觉得她的实力还不如混合武器,是不是很危险?你还不赶紧追,来个英雄救美什么的。」戴斯马斯克催促道。

  「你无聊吗?我为什么要救她?」贾政道真是郁闷。这是什么?

  「兄弟,你不是教过我,好男人不应该让自己的女人受到伤害吗?」小艾也说话了。

  「我什么时候说的?」

  「你在庐山的时候也是这样唱的!」小艾坚定地回答。

  「我们听过,唱起来真难听。」米罗和迪斯附和道。

  「我已经拿了,我不能去追吗?」贾政道彻底无语了,是流行歌曲惹的祸。

  为了在弟弟面前保持自己好人的光辉形象,贾政道不得不走。当然,这只是一个症状。其实他想早点走,但是抹不掉脸上的表情。偏偏艾弗森给了他一大步。

主人我错了别打了疼,狡猾的风水相师全文阅读

  贾政道走回会议厅,正巧看到尤仁王子焦急的样子。舞儿是当今皇上的独生女,殿下不是顾全大局的人。所以,如果舞子出事,尤仁王子必然首当其冲受到皇帝的咆哮。虽然他不怕,但是如果传到媒体上,那就是天大的丑闻了。

  「你不用担心舞会,我自己会带她回来的。」贾政道没等任说话,直接说道。

  「你亲自去?这太危险了!」有仁惊讶道,然后开始惊慌。在他看来,贾政道虽然是来自圣所,但不可能都是圣所的主人。更何况贾政道多大了?虽然他见过很多高官,但最有才华的还是舞者。豆蔻之年,成为阴阳师甲班。贾政道更强。15、6岁的男生哪里更强?

  如果五子死了,他最多也就很难向皇上解释了。如果贾政道运气好,可能要面对圣域顶端的愤怒,这不是他作为小王子能承受的。在他看来,贾政道年纪轻轻就能身居高位,而且一定是血脉相连,就像某个国家的太子党一样。而且可能他背后的大人物是教皇本人。

  不得不说,任太子的想象力和政治敏锐性都很强,一瞬间就和贾政道祖上联系了三代多。

  他越想越害怕。「不要冒险,」他很快说道。「我会让军方和里加依的专家把女孩带回来赔罪。」

  「冒险?哈哈,天下之大,还有谁能把我置于险境?」贾政道听了,很开心。「放心吧,我只是想去实地看看那些血族和死灵有什么奇怪的能力。毕竟我以前只听说过他们。」

  贾政道摆摆手,不让太子任继续说话,接着道:「不用说了。你只需要做你应该做的。另外,我有个奇怪的事情。日本不是首相负责制吗?这两天怎么没见到你们丞相?」

  看到贾政道执意要往前走,任人不敢再停下来。余光看到贾政道带来的「彪悍」保镖后,也稍稍放下了心。当他听到贾政道提到总理时,任人的表情充满了厌恶和赤裸裸的嫉妒。他厉声回答:「他对我们并不陌生。他一直认为与血族和亡灵妥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认为转向教廷和圣地是.」

  「是引狼入室!」贾政道笑了。

主人我错了别打了疼,狡猾的风水相师全文阅读

  「对,那个混蛋,难道他不知道死灵法师和血族是人类几千年的死敌吗?」有仁愤恨说。

  贾政道又笑了。一个国家的首相会不知道圣域的力量,反而会蠢到和血族和亡灵妥协?这位仁厚的王子,如果不喜欢人家的眼光,就直说吧,耍点卑鄙手段挑拨离间。不过,也好,你在这个小团体里想法越多,你对他要求的地方就越多,他以后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

  「等你回来再说吧。如果你想让这个愚蠢而困惑的首相得到公正的审判,我会支持你。」留下一个充满想象的承诺,贾政道很轻松地松开了领带,身子微微一抖,消失在仁亲王面前。

  任太子还在咀嚼贾政道的话,忽然看见贾政道凭空消失。他的学生很伤心,他很长时间都不能说话。

  「魔法瞬移!」我是安德森。作为红衣大主教,他是个便宜货。这种传说中的瞬移技能,就算是号称实力世界最强的梵蒂冈殿下也达不到。是神能掌握的传奇能力。安德森又忍不住庆幸自己没有彻底惹恼贾政道。否则像上帝这样实力强大、权力大的上位者,会和他过不去,后果不堪设想。

  第九章炼狱之旅

  对于力量来说,圣人是仰望上帝的存在。圣人之术自然归于神功,瞬移无疑是流传最广的神功之一。

  贾政道再次出现,站在几千米外的摩天大楼顶上。其实他用的不是瞬移,而是纯粹的速度,但是在普通异能的眼中,根本无法区分两者的区别。

  贾政道精神很强,但不善于运用。他擅长速度,纯力量的纯速度。他也想过练一些精神招式,但是后来他想,练出来的精神攻击能比白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强吗?人的寿命是有限的,不可能用无限的时间把所有的技能都学好。与其什么都精通,不如选一个,提炼一下。在过去的生活中,他听到了很多关于占星建筑的事情的传说,说那里面有十二黄金的秘籍,这纯属扯淡,就算有,而且全部学会了,但盗版就是盗版,碰上真正品牌就玩完。别的不说,贾正道练习极限流武技8年,都没能真正将闪电光速拳发挥到极致。绝技之所以称为绝技,就是其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浸淫。

  站在大楼顶端,随手点上一根香烟,任由呼啸的狂风将西服吹的猎猎作响,俯视着脚下大大小小的建筑群以及如同蝼蚁般的车辆人群,想到自己自从穿越以来做了不知多少自己以前想都敢想的事,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不知是哪位哲人说过,生命重在过程,而不是结果。前世他贾正道活了20多年没能享受到的,今世他不到两天时间就享受到了,可以说,来日本的这两天活的比他前世二十多年都有意义。这样的人生如果享受个十年半年,即使将来落个横死的下场又如何。

  摘下领带随手一丢,解开西服的口子,任由狂风吹打着胸膛,贾正道只觉心旷神怡。

  随手一甩,烟头如同子弹般飞射而出,接着,脚尖轻轻一点,贾正道腾空而起,直接飘向了那传说中妖魔横行的地带。

  ……

  附近一座摩天大楼的66层。

  「辰己管家,快叫救护车!!!老爷被窗外的狙击手击中了裆部!」

  ……

  天堂与地狱往往只有一线之隔。毫无阻碍的穿过阴阳师设置的所谓「结界」,贾正道进入了东京人心中的地狱。站在一座破旧的楼房顶端,放眼望去,天空一片灰蒙,纵横交错的街道上布满了废置的车辆和成群结队的蟑螂老鼠,一具具污秽的腐尸躺在路边,腐烂的肚子上蛆虫汇成浓稠的黑色液体,大片苍蝇在上面嗡鸣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呛鼻的腐糜瘴气。

  虽然前世看过不少恐怖片,但真身临这片人间地狱,贾正道还是禁不住一阵作呕。谁说圣斗士的工作就是站在古老典雅、充满欧式风格的古建筑上于美貌实力并重的对手进行骑士般的华丽对决?

  贾正道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忽然眉头一皱,猛然转身,五指贲张向身后空气中抓去,「嘶」一股白烟升起,一个身材高挑、长着黑色肉翅的美貌雌性血族被贾正道掐住了白皙的脖子,拎在空中痛苦挣扎着。

  「人类,你怎么发现我的?」血族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那么多废话!」贾正道五指微微用力,血族痛苦的一阵痉挛,几欲窒息。

  贾正道一甩手,如同丢垃圾般将雌性血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接着上前一脚踩在对方远比人类女性丰满的乳房上,身体前倾伸手卡住了想要继续挣扎的血族的下巴,仔细打量起来。

  长相不错,除了那对难看的肉翅,眼前的血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人美女,金发披肩,丰乳肥臀,身材火辣,典型的西班牙靓妹。

  将另一只手探进对方嘴里猛然一拔,伴随着一声惨叫,一颗尖锐锋利的獠牙出现在贾正道手中。

  「原来吸血鬼真有獠牙,这么长!」看着脚下满口血渍的美丽血族,贾正道好奇的问道:「你们吸血鬼做爱吹箫时不怕咬到对方啊?」

  「卑微的人类!」可惜,血族并没有给贾正道以回答,只是反复重复着这句血族最常用的粗口。

  「啪」一巴掌直接将这个不识相的血族扇昏过去,贾正道啐道:「低等生物!」

  将血族拖到天台边上,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她的衣服,一具充满肉感的胴体呈现在贾正道眼前,「好大的乳房,一只手都握不住,哇,好白的屁股……」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贾正道上下其手满足了一下手足之欲,不过摸着摸着摸到对方的肉翅后突然就没感觉了,贾正道虽然色,确是取向正常的人类,这吸血鬼美则美矣,不过长着一对大翅膀就有些半人半兽了,他突然想到了前世看过的一部大片《人与兽》,不由更是兴趣索然。

  用刚脱下的内裤和乳罩把这个丰满的小血族胡乱的绑了起来,吊在了阳台上,伸手留恋的在对方的肥嫩的臀部拍了拍,贾正道转身轻轻一跃,向这片「地狱」深处移去。

  和血族接触了一次后,他发现这个世界的血族并不强大,虽然他看不出刚才那个血族的等级,但能在白天出来活动的级别肯定不低。以此类推,别的血族即使实力较她强大百倍千倍,也无法对圣斗士构成任何威胁。至于血族那种类隐身术之类的黑魔术,在五感敏锐的圣斗士看来就是个笑话。

  ……

  观光一般在这个被常人视为「炼狱之区」的地带闲逛了一通,贾正道看到了不少血族和死灵法师,它们正在津津有味的玩着电视上常演的「驱尸吓人」游戏,还看到了一些残存下来的人类,他们正被血族和亡灵法师们驱赶着腐尸追逐着,虐玩着,他甚至看到了电视中不常见的,几个吸血鬼在阴暗的角落中一边吸血一边轮X一个日本女高中生,血腥刺激的场面整整持续了十五分钟,让藏身在旁的贾正道看得大呼过瘾。

  东游西逛间,贾正道敏锐的听觉突然隐隐听到一阵阵山摇地动般的轰鸣声,向声源处远远望去,一道道七彩霞光在天空四射,中间还夹杂着凄厉如同野兽般的嚎叫,贾正道来了兴趣,凝神闭眼将听觉发挥到了极致,突然,他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娇叱声:「妖魔降伏~御神术前鬼!!」

  大和舞子?!

  第十章 出手!救妞!

  大和舞子几乎是和贾正道同一时间到达这片区域的,不过和贾正道的轻松悠闲不同,舞子刚出结界就碰到了血族和亡灵法师的阻击,在随后赶到的四位神宫侍卫的帮助下,五人经过连番苦战才举步维艰的进入深处。

  能够顺利进入核心区域,除了五人强大的实力之外,还多亏了老天爷帮忙,正巧是晌午时分,血族和死灵法师大多窝在阴暗的角落中休眠,如果是群魔乱舞、百鬼夜行的子夜,五人早就尸骨无存了,或者更惨,碰到有严重恶嗜好的血族,千金之躯,如花似玉的舞子一定会成被制作成精美的「收藏品」,任其亵玩。

  当然,即使是白天,舞子五人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三百余只侯爵级以上的血族和四十多个亡灵法师将舞子一行围堵在了一个残破的足球场中,血族们似乎并不急于扑杀这几个平时都难得一见的A级阴阳师,只是派出几个侯爵级高手与他们缠斗,剩下的血族和亡灵法师们松散的围拢在四周防范他们突围逃走。

  在这个破旧的足球场看台上竖起了七八百根木桩,每根木桩上都吊挂着一具明显经过加工风干后的人类尸体,七八百根木桩排列组成了一个诡异的六芒星型,在每根木桩下面,都坐着几个脸色苍白、身着华贵中世纪服饰的老贵族,每个老贵族怀中几乎都抱着一个两个的清纯人类少女,此时,这些老贵族们正一边暇意的享受着少女粉颈中鲜美的血液,一边津津有味的观看着足球场中正在上演的「猎杀游戏」。

  这些老贵族正是血族中真正的高手――公爵,与量产的侯爵、伯爵不同,大多数公爵级血族都是纯种的血族,也是纯粹的贵族,在黑暗世界,他们和亡灵导师一样,都是极为强大的存在。几十位血族老公爵簇拥着一个白发金眼的老血族高坐在看台之上,不时对场下的战斗指指点点,兴致勃勃的发表着各自的看法。

  场中的舞子正指挥着一个巨大的式神与四个侯爵厮杀着,洁白的术士袍上血渍斑斑,腰部以下被血族锋利的爪子撕的破烂不堪,两条光滑圆润的大腿已经完全暴露出来,就连隐私部位的粉色小裤都隐约可见,更加狼狈的是她的背部,背上的术士袍整片的被撕裂开来,光滑的背脊和半片美臀都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场中血族眼前。很明显,她碰到了血族中都不多见的色狼级高手。

  舞子之所以这么狼狈,并不是因为她的实力差,A级的阴阳师拥有相当于血族公爵的实力,但阴阳师擅长的是远程战斗,如今被四个善长肉搏的血族侯爵近距离围攻自然有些捉襟见肘了。

  护卫着舞子的四个神宫侍卫更惨,围攻他们的侯爵足有20多个,一个侍卫胸口开了拳头大的血洞,流出了汩汩鲜血,已经奄奄一息了,两个被血族侯爵生生抓断了双腿,匍匐不起了,剩下的一个裆部上一大片血迹,正一手捂裆,一手指挥着式神战斗,也是自身难保。

主人我错了别打了疼,狡猾的风水相师全文阅读

嗯啊啊啊舒服吗好玩吗 让人流水的小黄文的小说

塔罗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