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塔罗>怨气撞铃 番外,第一孔庆东

怨气撞铃 番外,第一孔庆东

易学阁 2021-02-20 06:59:42 368个关注

  这让我很疑惑,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地方并不安全,黑暗中还有我们的敌人。

  我赶紧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说:「既然是我们祖先的遗骸,那我们就不要动了。让我们按照以前的方法买些衣服。」衣服自然比油肉差,但一时没得选。

  我把尸体放回外面的尸坑,拿出日本军装,从别人那里拿了几件衣服。

  我和乐进把一捆衣服捆成一个紧密的球。修好内端后,乐进在上面弄了些酒精。

  一共绑了四个火把,只在天坑里用,我们也没急着点。

怨气撞铃 番外,第一孔庆东

  然后,我用绳子把沈绑在的背上,又用绳子把那个比较重的道士绑在我的背上。目前,我的体力是我和乐进中最好的,所以我是唯一能扛得动最重的人。

  剩下的那个,里奇,不算太重。在一个宽阔的地方,我们两个人会一左一右背着她往前走。在狭窄的地方,一个举前面,一个举后面。如果你像这样前进,你必须时刻警惕你周围可能存在的危险,所以不要提到疲劳。

  在这个过程的中途,我们遇到了乐进之前说的尸体。

  这些尸体上有很多东西。估计是从尸堆里醒过来后为了逃避在身边的战友身上发现的,但大部分已经不实用了,收藏价值还在。但是我们还没有那个畜生出去卖烈士的衣服,就没有多查,直接出去了。

  这些死而复生的人,最后因为伤口感染而被困在这里,得不到治疗,真的让人很难受。

  到了裂缝的尽头,我把小齐放在一边,把道士和沈分别放下。

  这一次,我和乐进点起了火把,站在裂缝处向外望去,周围的岩壁上布满了日本人的尸体。

  我伸手,乐进特别默契的直接把酒精递给我。

  我把一半的酒精洒在离我最近的一具日本尸体上,然后点燃了它。尸体在酒底火下迅速燃烧。

  我用老袖的枪口捅了一下枪,挂在悬崖上的日本尸体正扛着熊熊大火

  ,向底部恢复。

  这里的尸体保存完好,体内的水分还没有完全消失,所以不容易燃烧。但是如果有持续燃烧的底火,而且身上油腻均匀,还是可以燃烧的。

  等了十几分钟,下面的火势已经壮大,沿着我们这边已经形成了一条20米左右的火线。

  熊熊燃烧的大火,让尸体身上的焦臭味迅速蔓延,但与此同时,大火也将整个尸体照得洞开,前所未有的明亮。

  在火光中,我看到尸体堆在下面,面对着黑暗。

怨气撞铃 番外,第一孔庆东

  想必是下面的大尸体被火光刺激到了,所以他躲在暗处。

  挂在周围洞壁上的日本人尸体怪怪的,好像在受惩罚。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说法,他们上不去下不去,即使死后也不太平。

  看着这些不能下葬的日本人,不禁想到了近代日本的历史。

  日本人是人,没有人愿意在安全有保障的情况下拼命上战场。但是,上面的人要打,下面的人不打也得打。这就像以前的国民党和伪军一样,即使日本底层人民不想打仗,也会被逼入军队。

  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争夺领地和物资的战争从未停止过。直到现在,美国人还在挑起石油战争。

  所以,你们会互相争夺,互相侵犯,这是必然的。

  但就算打,也要遵守规则。我们的祖先也会战斗。现在庞大的国家版图也是我们祖先积累下来的。

  但是我们的祖先讲了规矩,打赢了战争,对方投降了,就是放在自己的范围内,不杀战俘,不攻击妇女儿童老人。

  但是这些日本人不按规矩出牌。无论中国人是战败还是投降,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杀害和枪杀战俘,强奸和虐待妇女,杀害儿童和老人取乐。

  如果日本人这么做,就打破了大规矩。

  中国人讨厌日本人,与其说是因为他们的侵略性,不如说是因为他们的桀骜不驯。毕竟争夺地盘是生物的天性。按照当时的国力,中国是一只没有抵抗力的大肥羊,大家都想咬一口。

  咬了就咬。谁告诉我们当时国力不行,要打?但这种桀骜不驯的战法,应该被写进历史书里,被唾骂,被憎恨几千年。

  第六章亡灵(7)

  「我在往上走,你在下面看着,别打火,小心这里还有活的日本人。」告诉乐进后,我穿上绳子开始爬。

  这里爬起来比较简单,现在有明火,所以速度很快,一口气爬了几十米。这期间从我周围的缝隙里钻出很多小尸体,但我身上有火,他们不敢靠近。画了一点比较大的尸体,我主动攻击他们,他们才动心。

  动物之间的争斗也很有气势。他们会根据对方的外貌、牙齿、气势等来判断对方的攻击力。有时候遇到比你强的动物,无路可逃的时候,尽量释放自己的气势。

  怎么发布?

  其实很简单,它属于生物本能,就是释放自己的攻击性。

  以前在研究所打杂的时候偶尔听听那里的工作人员。

  那个地方到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的脑子就像百科全书。

怨气撞铃 番外,第一孔庆东

  研究所在谈到释放攻击性时说:「然而,我们人类的牙齿和爪子是退化的。在动物眼里,这是攻击力弱的表现。所以在表现攻击性的时候,你是学不会动物露出牙齿的。动物会露出锋利的牙齿来显示攻击性。但是人类如果露出牙齿,马上就会被分成弱者,这样就会刺激到对方的凶猛。」

  当时我问他:「没有武器,没有反抗,没有锋利的牙齿和爪子的时候,我们身上还有什么攻击的迹象?」

  研究员说:「眼睛,声音,身高,当然最重要的是声音。只要能发出攻击性的声音,就可能吓跑野兽。人在打架的时候,也喜欢嘴里喊。这是在下意识的展示自己的攻击力,试图压制对手的表现。」  我道:「我一直以为,这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和使劲儿才发出的声音。」

  研究员笑了笑,道:「主体意识,和潜意识是不一样的,主体意识属于后天,而潜意识里,则包含了非常多的信息,其中就包括了这种千百万年来进化而来的本能。」

  我道:「也就是说,遇到猛兽而无力反抗时,可以像打架时一样,冲着它大吼大叫?」

  研究员道:「当然不是,人在不同环境下的杀性不同,所展现出来的攻击性也会不同。打架的时候,只要不是亡命之徒,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都知道,是不能打死人的。所以,在打架时发出的那种声音,没有杀意,这种声音所代表的攻击性非常弱。」

  他接着道:「如果你真的只能用这个方法,那么你要有和它拼命的觉悟,并且产生杀戮性的联想。杀戮性的联想,可以帮你快速的积累出‘杀意和攻击性’,这时,你所发出的声音,自然而然就是带有攻击性的,甚至这个声音不需要很大

  ,毕竟一个人是很难和老虎比嗓门的。」

  这事儿我之前没有实验过,毕竟无缘无故的,我也不能落入一个假设中的场景,不过没想到这会儿竟然有机会实验了。

  那个大尸涂,身长大约有三米,离我不远,它灰白色的眼睛向我这边感光,嘴里鼓动着,仿佛下一秒,那青蛙一般的舌头就会伸出来。

  我右手攀着岩石,左手不停的挥舞着火把,并且在嘴里发出声音。

  就如同研究员所形容的那样,你根本不用去提前思考自己应该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当你自然而然的将攻击性展现出来后,一切都变的顺理成章。

  事实上我并没有发出特大的声音,反而是发出了一种压的很低的声音,更多的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听起来有些古怪,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种声音是我发出来的。

  洞壁上的大尸涂甩了甩尾巴,我清晰的看见它头部两腮的位置鼓胀起来,一双感光的灰白眼珠子,直勾勾的看向我的方位。

  它一直没有动。

  一分钟后,这只大尸涂忽然迅速的钻入了裂缝之中,就仿佛是在逃走一样。

  我接着往上爬,又上了二十来米左右,终于看到了一个洞口,我顺着洞口便爬了上去。

  就和我们猜测的一样,这天坑的入口,并非是朝天的,而是倾斜的,顶部有岩石结构,出口呈椭圆形,高四到五米,地面倾斜向下,一直往外延伸。

  这出口延伸的方位同样是朝着东边,因此我估计,出口外不远处,八成还能看到我军埋尸坑的出入口,只是按照这高度来看,天坑的位置应该在山腰上,算是比较高的了,也不知这出口是通向何处的。

  东边儿……

  我不由得想到了龙吟山东面的悬崖,心说:不管出口在哪儿,只要别在那悬崖上就行了,否则再遇上那大黑鹰,我们可就真玩完儿了。

  到地儿后,我将火把往旁边的石缝一插冲下方的靳乐喊了一声安全,紧接着便从腰间解下绳索,在附近石壁上,找了个凸起的岩石,把绳索栓了上去当保险。

  栓好后,按照计划,我将绳索扔了先去,靳乐迅速将小齐先绑在了绳索上,为了防止在这个过程中受伤,他还从石壁上的日军尸体处弄了头盔。

  我费力将小齐拽上来,手掌火辣辣一阵钻心的痛,万幸的是这一趟折腾,小齐总算在中途醒来过来。她茫然的睁着眼,看着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些不解,虚弱的叫了我一声。

  我别提多高兴了,一边继续扔绳索,一边道:「一会儿跟你解释,你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胸口里面疼,像泡在辣椒水里一样。」

  我道:「坚持,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

  很快,道士和小沈也被我拉了上来。

  靳乐到不用我拉,在送完其他人后,自己就麻溜的往上爬,很快就跟我们汇合了。

  「呼呼……天无绝人之路。」他喘着粗气儿,结果被呛了一下,烟往高处走,大量尸体燃烧产生的浓烟已经升腾到了上方,味道别提多难闻了。

怨气撞铃 番外,第一孔庆东

性按摩推油小说系列 吃奶摸奶性爱故事

塔罗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