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塔罗>我的同学作文 她上课十分认真,新婚人妻被迫受孕

我的同学作文 她上课十分认真,新婚人妻被迫受孕

易学阁 2021-02-19 00:23:18 246个关注

  杏花在哭,「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立刻换了个笑脸:「你认得我妹妹吗?」

  杏花道:「小姐!奴婢不敢……」

我的同学作文 她上课十分认真,新婚人妻被迫受孕

  我皱起眉头:「杏花,我能对你有什么不敬吗?我有没有在你的鼓动下大喊大叫?」

  兴华摇摇头:「从来没有。」

  我睁大眼睛问:「那你为什么自称奴婢?是不是意味着我这样对你?」

  兴华急忙道:「不是,我是奴婢!」

  我说:「这就是你认不出我是妹子的原因吗?那很简单。我不会让你当奴婢的。」

  这次兴华皱了皱眉头:「可是我觉得我当不了小姐的妹妹,我不配。」

  我叹了口气:「杏花,人与人之间,真的很近,就是谈亲情,别的都没用。如果有好感,那是活该。如果我对你没有深厚的感情,我配不上你。所以,我们成了姐妹,我却获利了。」

  杏花停了一会,问:「小姐,你是不是又想起过去了?」

  我猛然醒悟:「杏花,就这么定了。你是我妹妹!来,叫我盛姐姐!」

  兴华连忙说:「小姐……」

  我打断她:「杏花,给你讲讲我们那里的风俗。小姐是妓女的称呼。人家说「找小姐」就是嫖娼。还有,小姐也是餐厅女酒保的名字。」我一边说,一边掰着手指头,用一种语气说:「小姐,过来给我换个脏盘子。小姐,给我一些茶。小姐,拿条毛巾快点!」

  杏花吓得张大了嘴巴。「真的?」

我的同学作文 她上课十分认真,新婚人妻被迫受孕

  我点点头说:「当然!所以在我们那里,小姐等于丫鬟,妹子是个好名字。杏花,叫姐姐。」感觉在勾引她。

  杏花犹豫,我又催。「你要是小声点,我就开心了。」

  兴华低声道:「我就是不这么认为。」

  我问:「兴华,你会武功吗,会跟我打吗?」

  兴华赶紧摇头:「绝对不行!小姐,我不敢……」

  我笑了,「那我敢!」说这话的时候,我挠了挠她的胳肢窝。杏花嘎嘎叫着倒在地上。我笑着挠了挠她说:「给我姐打电话!快打电话!叫我妹妹!」女生之间的这种争斗是永恒的,单调的,平庸的,但是很有效。女孩越年轻越怕痒。一般来说,女生受不了按摩。生理上的解释是,青年的身体很敏感,不习惯……不要黄!另一方面,腋窝只对女生有用,人越老越迟钝。如果两个中年妇女这样做.

  杏花笑成一团,泪流满面。最后他们断断续续地说:「姐姐,饶了我吧!」

  我停下手,轻声笑了笑。杏花坐起来喘了半天气。我笑着说:「姐姐,以后我说叫姐姐,就要叫姐姐。不然我姐别的都不会,挠你痒痒也没事。」

  杏花低头道:「小姐,我……」

  我知道她要说些感激的话,就打断了她:「杏花,我给你讲个小姐的故事。在我们这种地方,在餐厅点餐后,服务员,也就是小姐,会把你点的菜再报一遍,让你听听是否正确,就像你在这里报花名一样。我们曾经去过南方的一个偏远小镇。一大桌人点了菜后,一位公子说:‘小姐,给我们汇报一下。’小女孩当场呆在那里,我们等了很久。点餐的儿子着急的说:‘小姐,我们点了十几个菜。别偷懒,反正你得举报他们!小女孩害羞地说,‘我不是淑女。我们的儿子说,‘那又怎么样?那也得报!等了这么久,赶紧举报吧!小女孩说:‘你这么多人,我怎么抱你啊?「你只能抱女人吗,」"

我的同学作文 她上课十分认真,新婚人妻被迫受孕

  杏花咯咯笑,我笑着说:「你看,小姐不是好姑娘。」

  兴华笑着看着我说:「谢公子小姐也是个好人。让大公子治治他……」

  我轻轻叹了口气:「你还是不要放弃。兴华,我不能和他在一起,否则,他老是看着我,那些事就过不去了。」我不想说他和我无关。我不在乎他,怕显得高人一等。以「为他好」为借口放话,是一种现代的虚伪,是古人所不熟悉的。

  杏花不说话,我又跟他们说了一遍:「你们看到的不能说。我只是在报答他。我平时不能让他觉得我离他很近,我不想让他不开心。」

  杏花点点头,低声问:「小姐有何打算?」

  我怀疑:「你打算怎么办?」

  兴华道:「小姐一生大事。小姐已经失贞了,还不如……」

  我忙摇头:「那不能和一个人在一起,更不能让别人受苦。」

  兴华问:「小姐,你真的不怕失贞吗?」

  我若有所思地说:「如果没有很多与处女相关的品质,那她就一文不值。为什么你家老太太会因为放弃贞操觉得自己付出了更珍贵的东西而发疯,结果……」

  杏花用力点头说:「小姐说的很对!本来谢老师的气质就差很多.之后,谢公子没有说话,所以她没有别的办法.难怪她要那样对待谢公子……」

  我叹了口气:「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老太太也是这么做的。」

  兴华惊呼道:「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说:「我们都付出我们认为最珍贵的东西,你的女士是处女,我的是我的信任,我们把它给了不该给的人。」

  杏花依旧不甘心:「你怎么能和我们老太太比?你从来不打人!」

  我向兴华解释:「你家小姐要向一个不会用酷刑屈服的人屈服。我想用所谓的原谅来留住一个留不住的人。虽然方式不同,但我们都是逼别人!」

  杏花蹙眉:「小姐脾气好,有错吗?」

  我摇摇头。「如果我真的脾气好,不在乎,那么做没有错。但是我在乎。每次我说我原谅,其实我很在乎。我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只爱我,对我忠诚不渝的人,可我违背了我的心愿,死死地守着一个不能满足我的心的人,这也是强迫。」

  杏花说道:「小姐以后就不这样了。」

  一时间,后知后觉的感慨冲击着我的思绪,我好久不说话。如果那天,在那个大厅,我不是已经和他认识了十八年,不是在成长中交织了无数他的印记,而是只认识了他一两年,不,哪怕三四年,我是不是就能转身走开,再也不会理他?这是我心中最后的一点自尊:我相信我一定能走开。我之所以不能,是因为那么多年的相处,已经让我无法躬身而退。

  怅惘中,我轻声说:「如果有以后,不是我要的人,我不要。我不会相信甜言蜜语,不会用任何方式去勉强,我一定能放手,一定能离去。如果有以后,我不原谅。」

  杏花停了好久,又说:「小姐,失了身的女子很难……小姐不要太……」

  我叹息:「什么叫失身?这个词就带了贬义。喜欢就是都喜欢。从身体到灵魂,从过去到现在,都喜欢。这样的人,就不会在意我的失身。如果在意,就是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不会喜欢。其实,处子之身算什么,一夜而失,后面还有上万多个日夜,不过了吗?」

  杏花笑了。

  我笑着看她:「杏花,你聪明勤快,心地善良,对人这么好。但愿你的名字表示的是幸福之花,能找到与你相亲相爱的伴侣。」

  杏花看着我说:「小姐,你也会找到真的喜欢你的夫君的!」

  我蹙眉回想着说:「我在哪里读过: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杏花,谁不想找到一位与自己相爱互敬,一同欢笑哭泣的人。但这也要看天命啊!若我真有这么一个人在等待着我,怀着与我同样的心意,上天自有安排,我们终会到一起。若没有,那是我没修到这样的福气……」

  正说着,就听李伯说:「谢公子请过来坐吧,我回来了,劳你等候。」我扭头,见李伯抱着树枝等走过来,我们身后不远处,谢审言站在黑暗里,他一身黑衣,身影几乎溶入了周围的夜色。

  李伯过来还解释:「我没让谢公子远行,怕你们两个女子单独在这里,我让他就在你们左近守护。」

  我和杏花愕然相向,两个人都大瞪着眼睛。我悄声问道:「杏花,怎么办?」杏花皱眉:「没办法了。」不知他什么时候开始听我们说话的,大约知道了我给他点菜的事,我觉得十分不好意思。看来主动对人好,哪怕是为了还个人情,也是没面子。

  谢审言默默地走到李伯边,空着手,可见哪里也没去。他隔着李伯放下的树枝,抱膝坐到了我们的远远的侧面,一如以往地躲着我。他日夜都戴着斗笠,我有点忘记了他的长相,只能从斗笠的角度猜测他是不是抬着头。此时,按照斗笠的方位,他应该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一种透彻骨髓的难过。

  12结缘

  李伯生了火,周边亮了,杏花将几个水袋分放在火边,又动手把一包干粮打开。钱眼抱着一小把树枝回来了,放了树枝,夸张地直腰哼哈了几声,说了句:「太苦了!老得弯腰。」然后一屁股坐下,像和尚打坐似地盘了腿,挽起了袖子,咂了下嘴,看着杏花,一副准备要吃饭的样子。我心里有气。

  这一路,杏花是最勤快的人。每天照顾我不说,还为所有的人服务。从洗衣到缝补,无一不干。她天天喜笑颜开,在马上叽叽喳喳,下了马,脚不沾地跑前跑后,好像从来不累。不像我,动不动就说累了,能坐着就不站着。

  我们上次在一个小镇停了两天,杏花第一次把洗好补好的衣服递给钱眼时,钱眼看她的眼睛就是那种野兽看到猎物的神情。男的都这么卑鄙,总想找个人伺候自己。谁看不出来,娶了杏花,就能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从那之后,钱眼对杏花就有些恬不知耻。我知道杏花对钱眼多少有些喜欢,常常被他逗得大笑,看着他受瘪就高兴。我不想干预别人的情事,但钱眼是这么一个小气鬼,我得遵守我的许诺,替杏花好好看看。

  正想着,见杏花在我面前跪坐下,双手捧着那包干粮端向我的面前。我知道仆人不能比主人高,我坐着,她就不能站着给我东西。我的双手很脏,但附近也没有水,就忙抽出手绢,垫着手拿了一块饼,说了声谢谢。杏花笑着说,「小姐太客气。」起身,走到谢审言面前,一样屈膝跪坐下来,捧给他干粮。谢审言似乎在犹豫,在他身边坐着的李伯,拿起了身边的水袋,从怀间掏出了块手巾,往手巾上倒了些水,双手把手巾递给了谢审言。谢审言接过来,擦了手,还了巾子,从杏花捧着的干粮中拿了一块。

  钱眼歪了头,对我说道:「知音,咱们这帮人里,表面看,你是个主人。但现在我怎么觉得你们都是在陪着一个人玩儿?还使劲巴结人家,好像你们都欠了人家似的。」

  我苦笑,他怎么就说到点子上去了?杏花和李伯那时在那个小姐身边如果不是助纣为虐也是袖手旁观地看着谢审言被折磨成了那个样子,现在对他一定是怀了歉疚。我也欠了他的人情,我们一伙儿人在他面前的确都有些直不起身子抬不起头来。

  说话间杏花给李伯送了干粮,到了跟前,一样在钱眼面前跪下,看来是习惯了,双手捧了吃的给钱眼送过来,但嘴里不客气地说道:「你少胡说!找的东西没多少,还回来这么晚!」

  钱眼小贼眼笑成了两个点,说到:「这是怨我回来晚了,你等我来着是不是?」

  杏花气道:「谁等你了?!让人伺候了还占便宜!」

  钱眼双眼一瞪说:「这叫伺候?怎么着也得四菜一汤,红烛点着,小曲唱着……」

  杏花急了:「说什么呢?快拿吃的!」

  钱眼看看,说道:「你给我块手绢,我也得垫垫手,显得我金贵。」

  我扑哧笑了:「钱眼,有这么要东西的吗?」

我的同学作文 她上课十分认真,新婚人妻被迫受孕

老丈人攻女婿受爸爸 诱骗校花呻呤揉捏不要

塔罗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