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塔罗>小情侣在楼梯间忍不住,不停的被轮流灌

小情侣在楼梯间忍不住,不停的被轮流灌

易学阁 2021-02-18 06:19:16 205个关注

  洗完脚,明月香回到床上,穿上新买的柔软的被子。就算豪华的衣服没了,再多买几床被子也花不了多少钱。

  她今晚应该像往常一样睡得很香,但是谁知道她听到有人敲门就睡着了。

  翔心情不好,爬了起来,但为了活命,她乔装来到大门口。

  「是谁?」她故意把声音压得很粗。

小情侣在楼梯间忍不住,不停的被轮流灌

  「开门,我在隔壁!」外面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明月香害怕了,摸了摸腰间的匕首。她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为什么?半夜不睡觉!」

  「你能开门吗?我家少爷病了!」那人又拍了拍门口。

  「太晚了,一家人都睡着了!明天白天再来。」明月香又后退了几步。

  外面的男人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偷偷骂那女人不讲理,他只能又喊了一声:「好了,你不用开门了,叫嬷嬷告诉我附近的怡光在哪里就行了。」

  明月香一停,就把她背了回去,说:「就在溪口街右转。别再敲门了。」

  外面的男人一听,懒得理她,转身向隔壁院子跑去。

  隔壁院子明显比明月祥租的大,至少有三个预付款。大门还是新刷的红漆,顶上挂着两盏红灯笼。灯笼下,两个人已经站的又高又矮,眼神焦急。

  「怎么说呢?」叫门的兄弟回来时,门口的两个人问。

  「问,什么人性!就算你不给我开门,只要隔着门告诉我一光的位置就行了。我现在就去找医生。」没等门口两个人,就去马厩,骑着自己的坐骑飞出了墙角,却没有留下来。

小情侣在楼梯间忍不住,不停的被轮流灌

  当门口的两个人看到他逃跑时,他们停止了等待。他们转身进屋,关上了门。高个子担心道:「主要疾病是危险的。现在高烧不退,恐怕憋不住了。」

  「真不知道主为什么要申报土地!」矮个子怒道,前几天他们还在赵边境,却不知道从主公那里听到了什么消息,当天晚上就连骑马带人进了。如果不是宣帝内部的混乱,恐怕他们早就被宣帝人发现了。

  那个高个子男人的眼睛闪闪发光。他很了解主人的心思,但不敢乱说。即使哥哥拼了命,也只能守口如瓶。

  幸运的是,这个家的少爷很幸运。那人去请医生回来,给他开点药吃。第二天烧退了,然后断断续续的保持身体。少爷虽然几次坚持要走,但都被忠心的下属拦住了。他宁愿跑腿,也不愿让他的少爷再冒险。否则下次他是否能及时得救就不好说了。

  明月香在林县住了半个月,她觉得忍不住了。她只是每天在街上溜达,希望听到更多的消息,但大多是当庭官员的闲言碎语和傻事,关于秦焦的消息越来越少。

  「我听说要发生大事了。」坐在一家黄头发浓眉的餐厅里,看起来都是路人一般的普通。

  明月香一进餐厅,就坐在他们旁边,随意吃东西,就是为了听新闻。

  「怎么了?你哪里造反了?」浓眉抿了一口酒,醉笑道:

  「走,我认真的。听说宁迪附近的县城前几天乱了吗?」黄毛吧嗒一声醋黄豆,扁着嘴说,「听说原来的地方有暴风雪,现在又有战争,啧啧,」

  「你听谁的?」浓眉晃了晃,坐直了,把头甩晕了。

  黄毛喝了口酒,咧嘴一笑,放慢了饮酒的速度。然后他说:「这里的男孩万不是想去那里做生意吗?结果宁迪的士兵在路上砍死,尸体昨天运回。他家那个刻薄的母亲快要哭了。」

小情侣在楼梯间忍不住,不停的被轮流灌

  「你说谁死了?」浓眉陶陶耳。

  「孩子百万!」黄毛用牙磨豆。

  浓眉敖了一嗓子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就摔倒在地上,然后挣扎着爬起来,飞快地向外跑去。

  「这个.你怎么了?」黄毛站在他身后喊道。

  浓眉边跑边喊:「我跟他借钱做生意!」

  哟,这个人死得像灯灭了一样。如果孩子家不重视,浓眉没有书面证据,恐怕就发财了。

  浓眉跑了,黄毛也没心情再吃了。他直接找小二结账,带着半壶酒回去了。

  「哦,老将军是谁,秦将军不在了,这怎么可能?宁迪不会进来?」

  「谁说秦将军不在了,只是失踪了,过两天就出现了。」

  「已经半个多月了,怎么可能活着不出现呢?」

  「要是让狗贼进来更好,那就这样吧!干脆先去首都避难。」

  项听了众人的议论后,不忍心继续吃下去。正如人们所担心的那样,一旦宣帝没有能够牵制宁迪和范邦的武将,这一对乌合之众极有可能会师进攻,进而蚕食宣帝。如果到时候找不到一个合格的将军,玄被吃掉只是时间问题,更别说那些人了,连那些公务员都没有好下场。

  秦娇到底在哪里?

  明月香把没吃完的菜打包带回了家。她假装是个女人,没有引起太多注意。这两天她也染了几缕白发,打扮成一团,走路没有形象。现在,温暖的话恐怕就在她眼前,温暖的话可能认不出她。

  我拐了个弯,走进了我的小巷。当我经过隔壁的门时,我看着紧闭的门。她突然想到前几天晚上问隔壁一光。不知道少爷现在好点了没有。

  摇摇头,明月对自己笑了笑,但她是陌生人。这对她有什么关系?

  提着东西进屋,却不知道她刚进门,隔壁的门就开了。

  「主啊,看来我们被盯上了。」那天晚上,高个子说。

  「今晚离开这里。」少爷穿着一件皮大衣,脸色苍白,皱着眉头看着远方。「你找到你要的那个人了吗?」

  「还没有.但是有一些眉毛。有人看着她的奴隶出现在邻近的村庄里。」高个子试图说服几句,但他无法开口。

  「咳咳.明天去那里。」少年说完,有些恍惚的看了看被冬日阳光照耀的巷子壁,接着转身就走了进去,高个子那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隔壁人想走,明月香也考虑要不要去附近的村庄寻找秦蛟,哪怕能找到自己身边的奴婢也好,至少不用她一个人苦苦的在这里熬着,她将东西都重新塞到包袱里,又将新买的一些吃食也用包袱包好,然后一样一样放到马车上,就跟她来时那样。

  她将马厩里放上新买的草料,又摸了摸自家黑马的鬃毛,不由寂寞的叹道:「若是阿蛟能找来就好了。」

  知道自己痴人说梦,明月香将各处的房门锁好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想必这应该是她在这里睡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这刚闭上眼,明月香就听到屋檐后头有什么东西砸下来,明月香当场就一肚子火,这到底是什么着了?最近是三番四次不想让她睡舒服了?

  拿好了枕头下的匕首,明月香踹开被子就一脸怒气的往屋后去,结果还没等她走到屋后呢,就隐约听到隔壁传来刀剑的响声。这……难道是隔壁遭了仇家?

  明月香下意识就想往回跑,谁知道刚刚掉下来的是不是坏人或是尸体,她就算胆子再大也是一个人啊。所以自然就打了退堂鼓,转身就要往屋里跑。

  「站住!」黑暗中一团什么东西好像扶着墙慢慢起来了。

  明月香毛骨悚然,倒退了好几步,到不忘压低声音道:「英,英雄……别……别杀我,我就是一看屋子的老婆子……」

  「把我藏起来!快!」那人踉跄几步,似乎受了重伤!

  ☆、78|64 4.10|发

  明月香哪里敢过去,她偷偷的又往后头挪了点点。

  「我不想杀你,但是……我也想活……」那人说着抽出了剑。

  明月香吓得赶紧跑去过一把扶住那人往里走道:「这屋子后头有个小地窖,平日里都是放些腌菜的,这……这位英雄若是不嫌弃……」

  「带路……」那人几乎完全靠在明月香身上,应该完全没有力气了。

  明月香只觉着这声音虽然虚弱到还有些耳熟,可毕竟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又被人呼来喝去,她眯了眯眼考虑要不要找个机会干脆把人扔出去算了。

  打开地窖,两人刚钻进去,明月香就听见外头有不少人走来走去,似乎在寻找什么。

  明月香不敢点灯,又害怕到时候说不清楚对方将自己当同伙了,只好郁闷的与旁边这个家伙缩在一起,可偏偏旁边这个家伙似乎伤的有些重,直接就靠到她肩膀上昏迷了,怎么推他都起不来。

  明月香冷汗直冒,地窖口已经过了好几波人了,她都紧张的连呼吸都快不会了。

  真不知道她今天是不是走背运,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她都被人堵三次了,看来如果今儿能够脱险,日后还能和秦蛟他们见面,她肯定要去道观里好好上上香,去去霉运!

  估计是院子太小一目了然,他们躲的那个地窖也太小,不起眼的挖在墙根,所以大约又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外头已经没声音了。

  戳了戳身边的壮士,明月香叹了口气,认命的打开门,一股子酸菜的味道随着飘了出来,她猛吸了几口气,又趴在地上往屋子墙根溜儿,前头好像真没人了。

  明月香踮着脚往屋子里看,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她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那壮士弄出来,无论是让他找间屋子睡下,还是考虑自己半夜要不要逃走,都不能仍由这位死在地窖里。

  想着自己不久前还过着夫人的娇贵生活,可眼下不但要做个又脏又丑的婆子,还要搬动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明月香不由悲从中来,眼眶都红了。

  拖着半死不活的男人,明月香没回自己的卧室而是去了一间狭小的厢房。厢房里黑洞洞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她只能凭借自己的记忆找寻到那张已经很久没人睡过的床。

小情侣在楼梯间忍不住,不停的被轮流灌

我被几个人同时搞 村长玉米地日寡妇

塔罗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