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塔罗>他忍不住了要她,快,,快,快快点啊啊啊,啊,嗯,啊

他忍不住了要她,快,,快,快快点啊啊啊,啊,嗯,啊

易学阁 2021-02-18 01:54:37 263个关注

  奶奶下葬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少,我想奶奶不会在意的。

  爷爷奶奶隔了几十年阴阳,现在终于埋在一起了。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安慰。

  我妈哭成了泪人,我却没有再流一滴泪。

他忍不住了要她,快,,快,快快点啊啊啊,啊,嗯,啊

  我和李露把妈妈抱回家,妈妈坐在长廊上的椅子上发呆。那是奶奶再也见不到鬼后经常晒太阳乘凉的地方。

  没多久我就听说算命街的王奶奶突然去世了,就在奶奶去世后不久。

  自从外婆去世后,妈妈一直颓废。她经常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地看着院子。

  奶奶去世的那天,院子里的植物都死了。我妈说是为了救我。奶奶和王奶奶打架的时候,植物受到了影响。但是只要我们过一个冬天,这些植物在第二年春天就会复活,但是我奶奶永远不会回来了。

  奶奶头七天的那天,胡三终于回来了,还盘踞在凸窗里,吃着薯片。

  洗完澡看到胡三在漂浮的窗户上,好像在那里吃薯片,我一点都不惊讶。

  我看着胡三说:「胡三,我们去找爷爷吧。」

  胡哼了一声,没有接话,甚至没有看我一眼。

  「如果我当初听了你的话,在学校找了个暑假打工的,没回来,我奶奶就不会死了……」当我想起假期第一天回来胡三说的话,我又有了愧疚。

  知道我有不好的事情,我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伤害了我奶奶。

  「这不是你的错。没有人会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胡三叹了口气,低声说,话里有说不出的落寞。

  「我在记忆之城见过我父亲,但那时候我不记得他了。」我吸了吸鼻子,继续道:「他送我回去的路上路过食人花。我们有危险,我离开他跑了。当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他已经失去了一只手。」

  「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他能给你的太少,总觉得他给你的不够。」

  我难过得想哭。刚认识父亲的时候,没想到会是那种情况。

  我的记忆一直在消失,但他认出了我。他说记忆之城不是我该去的地方。因为这里不是世界,而是黑社会。

他忍不住了要她,快,,快,快快点啊啊啊,啊,嗯,啊

  「穆藏不顾一切地送你回去,但他尽了父亲的责任。你不用担心。」

  我看了一眼胡三,轻声问:「胡三,你认识我父亲很久了吧?」

  胡三愣了一下,然后把一块薯片送到他的嘴边,「是的,我和你爸爸是山里的同一个怪物。我不明白为什么穆藏之前坚持要来人间。他说有他最爱的人,甚至是那些即使失去生命也要保护的人。心里好奇,来到人间一看。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发现有的人贪婪无知可怕,有的人善良可爱。生活和山里简单的妖怪不一样。」

  「你呆在我们家干什么?」

  胡三看了我一眼,然后把头转到窗外,窗外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胡三的声音有点飘,让我觉得他好像不在我房间。「保护他要保护的人换取牧养,弥补牧养不能和你在一起的遗憾。」

  「谢谢你,胡三。」

  「你父亲深爱着你母亲和你。你带着期待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不要低估自己。」

  我叹了口气,躺在床上,轻声问:「胡三,我要是和我妈在一起,我妈会不会像我奶奶一样有一天被我害死?」

  「臭丫头,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在妈妈身边呆一辈子的。你奶奶和妈妈保护你20多年,你在他们身边20多年,差不多……」

  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消失在头发里。我的心像一块石头,我无法呼吸。

  明明知道胡三说的对我好,但他还是会有怨恨,甚至不会骗我。

  哭闹的宝宝晚上不会再出现了,因为王奶奶走了,婴儿的魂魄也消失了。而那个试图占据我身体的鬼魂,也就是王* * *,也被送到了他应该去的地方。

  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像感觉到奶奶的气息。

  我试着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黑影坐在我的* *旁边。我能感觉到那是我奶奶。

他忍不住了要她,快,,快,快快点啊啊啊,啊,嗯,啊

  「奶奶……」我的喉咙像一块棉花。想哭就哭不出来,想叫就叫不出来。

  「小莫,这很尴尬。」

  声音依然是生活的声音,虽然严肃,但也带着爱。

  奶奶叹了口气,小声说:「别太难过。奶奶刚刚去对地方了。你爷爷等得够久了。不去,怕爷爷被别的女鬼勾搭。」

  「奶奶,我想你……」

  「傻姑娘,人老了,都会走的。这么大的姑娘,你哭什么?」奶奶没有给我擦眼泪,只是和我保持距离。我知道外婆很心疼我,怕她身体太阴。「如果你见过你的父亲,那么你应该知道你的父亲是一个善良的恶魔。」

  「嗯,我知道。」

  「幸好老天慈悲,你和你父亲终究还是见面了。虽然他不能让你一直长大,但他很高兴看到你长得这么好。」

  我吸了吸鼻子,哭着说,「我没有和爸爸奶奶说再见,」

  「人生在世,不是每一次告别都可以认真的。好好照顾你妈妈,你该走了。」

  「奶奶——」我伸手去拿,却什么也没抓到。坐在我的* *边缘,黑影瞬间消失,仿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妄想。

  我坐在* *上默默哭泣,隐约听到胡三无奈的叹息。

  自从外婆去世后,妈妈就把手上的东西都放下了,说要休息一会儿。

  我尽量每天陪着妈妈,怕她熬不过去。这些年我妈和外婆都是一个人住,现在阴阳两隔,怎么在短时间内熬过来?

  当我妈妈在家休息的时候,我和李露打算带她出去散步,而胡三,那个大白饺子,也吵着要在一起去玩。

  陆离开车带着我们一家去了很多地方游玩,期间我妈的心情慢慢的开始变好,直到她能开心的笑出来我才略略觉得安心。

  一趟旅行下来,回到家的时候除了胡三依旧是个大白团子,我和我妈晒的都有点黑。当然,也到了我要开学的时候,旅行回来后我妈也开始接工作,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胡三依旧在我家陪着我妈,说是要替我父亲守护着我妈和那个家。

  有胡三陪着我妈,我倒也不怎么担心了。

  我依旧是开学最晚到宿舍的,推开宿舍的门看到郁文景的时候,刻意压抑的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小沫,你看到我有这么开心?」郁文景笑着打趣,走过来就要接我的行李箱,我一把抱住了郁文景,她身上的骨头硌的我生疼。

  回来的郁文景跟之前的样子有很大的差别,瘦的就像是皮包骨头,整个人的精神也不像以前了,看起来有点病怏怏的。

  「好了啦,小沫你就别这么紧紧抱着小景了,小景都快被你抱的喘不过来气了!」赵琰在旁边笑着,「快收收眼泪,才多久没见,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小沫,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郁文景拍着我的背,笑着安慰,我却怎么都收不住眼泪。

  第191章 有家室的人

  再次看到黑蛇妖的时候我有点恍惚,短短时间没有见,他好像老了二十来岁。

  虽然长相没有残,但已经从鲜嫩的花美男化身成了带着大叔气质的成熟男人。

  「死丫头你能别这么盯着我看吗,我可是有了家室的人,就算你倒贴我也不会看上你的!」黑蛇妖搂着郁文景懒懒的瞥了我一眼,一脸的不屑。

  「不是,你怎么……」我的笑容有点僵硬,郁文景的样子就让我够难受的了,没想到黑蛇妖的变化也这么大。

  「要救活小景总要付出点代价,为了小景,无论要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黑蛇妖看着郁文景,眼神里满满都是宠溺。

  短短的两句话,我知道里头的艰辛并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却被他这么轻飘飘的说了出来。

  「你们俩都回来了,那么王新宇教授是不是也回来了?」

  「回来了,这一次他倒是帮了很大的忙。」黑蛇妖的眼神幽深,在谈到王新宇教授的时候,笑容都收敛了。

  「小景的身体还好吗?」我胆怯的看了一眼郁文景,她的身体跟之前再也不一样了。元气大伤后保住性命就已经是万分不易,郁文景现在的精神和身体都大不如从前。

  「小沫,我很好,真的。」郁文景浅浅的笑了,似乎连性情都变了。

  黑蛇妖看了一眼郁文景,愣了好一会儿才说,「要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可能需要很久的时间。也许是十年,也或许是二十年。」继而垂着眼睛说,「但不管是多少年,我都会好好的照顾小景,不会再让她遭遇那么可怕的事情。」

  「那就好!」我朝着黑蛇妖笑了笑,总觉得郁文景不大对劲。

  决定从宿舍搬出去住,是姥姥过世后的想法。

他忍不住了要她,快,,快,快快点啊啊啊,啊,嗯,啊

日本妈妈和小男孩交媾 能迅速硬起来的小黄文

塔罗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