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算命>女婿啊妈受不了了,老外好猛用力好大啊

女婿啊妈受不了了,老外好猛用力好大啊

易学阁 2021-02-23 00:25:42 428个关注

  大家侧耳听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声音,就进去检查了一下。中间是巨大的三脚架,周围是几尊雕像。没有发现红色物体,这意味着附近没有活人。

  我们不放心打开手电筒。走了一圈,发现大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只是视野局限在上面,导致一种巨大无比的错觉。

  大厅四周有堆放整齐的木炭和一些类似煤炭的物体,但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它们都闪闪发光。黑人用的这个东西我见过,应该也是燃料之类的。

  当我们看到巨型三脚架周围的雕像时,他们都站着不动.

女婿啊妈受不了了,老外好猛用力好大啊

  第四百四十章八卦鼎路

  这个巨大的三脚架周围有四个雕像,它们均匀地分布在四周。这些雕像不止一个人高。不知道玉石是什么做的?虽然外表没有什么异样,但显然是四大兽的形象。

  不是因为他们是四兽,我才惊叹,而是因为我们之前见过这四个雕像的样子。在地下星宫之眼的八卦阵中央,四个金兽就是这样的样式。

  这里的四兽是金色四兽的微缩版,但是材质不同。我不知道把四兽雕像放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中间的巨型三脚架是雕像的两倍多。它看起来像一个三条腿的三脚架,但当你仔细看时,它与普通的三脚架略有不同。

  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小,下部葫芦形,三条栩栩如生的飞龙为三脚架。

  一跃而起,伸手在丁身上摸了一个圆型的太极标志,轻轻的拔了出来。原来是个圆门。董力用手电筒照进小门,然后小声说:「这是八卦炉。」

  当我走近时,我用探针向小门里看去,只感觉到一股热气。丹炉下部有隔板,将内部空间分为上下两部分。

  上部有一些黑色的木炭物体,热浪就是从这里来的。不难猜测这就是给丹炉供应能量的东西,但不知道是什么燃料。

  下部应用于收集炉灰,中间隔板分布有长间隙,燃烧后的燃料灰可从间隙中向下泄漏。这些线性间隙非常规则。仔细一看,明明是个八卦图。

  难怪董力看了一眼后,认定这是一个八卦炉。炉子里的燃料已经烧完了,所以此时还有余温。丹的炉子一侧有一个自动扶梯。董力抬头看着自动扶梯,摇摇头表示它是空的。然后他痛苦地走了下来。

女婿啊妈受不了了,老外好猛用力好大啊

  丹炉的盖子被扔到了一边。可见黑袍人应该是匆匆离开了这里,只带走了炉中的丹药,甚至盖上了炉盖。

  而安萨里则蹲在地上,低头看了看丹的炉下,然后把匕首插进丹的炉里,拔出一个钉子大小的球。

  我们都好奇地聚在一起。安萨里把小球握在手心里。在强光下,球发出红棕色的光泽,上面有一些黑色和蓝色的线条。

  安萨里把球拿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这是丹丸,应该是黑衣人留在这里的。」

  我和董力也闻到了。果不其然,这丹丸有一股浓烈的药味,和丹炉散发出来的气味一模一样。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丹药,没人知道吃到肚子里会怎么样。

  想起那一大碗黑汁,觉得丹丸恶心,就让安萨里先收起来,再回去带到陆海空去研究。

  顺着丧尸留下的血迹,我们找到了一个石屋。打开拉门后,我们被里面的腥臭味熏到了,马上退了几步。这里应该是关押丧尸的地方。在石室的四角,有一个巨大的金属环。好像僵尸身上的锁链就固定在这些环上。

  石室的顶部有一个通风口,房间里除了地上的一些污痕什么都没有。

  我们又搜查了一遍爆炸室,除了一些燃料外,发现了一个黑暗的房间,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发现,只剩下几排空木架。

  董力从一个木头架子的底部捡起了一些东西,这有点像实数根上的胡子。董力掰下一块,嚼得最多。最后确定这是一把老山参的胡子,应该是放炼丹材料的储藏室。

女婿啊妈受不了了,老外好猛用力好大啊

  从储藏室出来,我们直接走到炼金术室的另一边。地下建筑的风格有点粗糙,所有的石板都是平坦光滑的。上面没有雕刻壁画,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的。炼丹室的另一边是正门,但还是一扇滑向一边的拉门。

  打开滑动门外面是一条通道,虽然通道也很简陋,但是它比头顶上的通风管道要宽得多,这条通道直接穿过门,看样子并不太长,都在几十米的一个角落里,不知通向哪里。

  最麻烦的是这个选择题,往哪个方向走,大家都没有好的想法,段子里也没有痕迹可以参考。

  就在这时,董力做了一个沉默的手势,然后摆出听歌的样子。我也学会了闭上眼睛仔细听。

  隐隐约约,从左边通道的方向,似乎传来了流水声。董力突然说:「我们去左边。我记得那些有丧尸的石室就在流水附近。也许我们能找到一些线索。」

  大家一致认为,当我们走在左边的通道上,转过一个弯,空气中就有鱼腥味。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能分辨出是丧尸的味道。

  又转了一个弯,前面的气味越来越明显,耳边也传来了清澈的水声,听到了尽头的一扇石门,此时已经半开,留下了一个人通行的缺口。

  我们小心翼翼地推开石门,立刻看到了一个不同的空间。前面虽然还是通道,但却是天然的洞穴通道。首先吸引我们的是一条地下河,几乎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地下河与河道平行。

  它慢慢地流向靠近河道的一边,而我们这边是河岸。河岸到这一边的洞壁有几米的距离,可以供人行走。这条河岸通道一直蜿蜒向前延伸,似乎在逐渐下降,但我不知道它通向哪里。

  我们这边的洞壁显然已经加工修整过了。每隔几米就有一扇石门,石门上有栏杆杆的小窗口,看着如同牢房大门一样。

  我们走过去趴在窗口向内看去,狭小逼仄的石室内,果然关押着一具僵尸,四肢被铁链紧紧锁住,铁链另一端拴在墙面上。

  这僵尸本是处于休眠状态,可能是嗅到活人的气味,立刻转醒,不停的挣扎着想要冲过来,却无法挣脱铁链的束缚。只能瞪大了眼睛,对着我们龇牙咧嘴,口中「嗬嗬」的吼叫着。

  这石室非常小,不用进去也能一目了然,现在我们对僵尸不感兴趣,已经没有进去检查的必要了,我更想知道,这河水到底通往哪里。

  李东说过,按照历史记载,注滨河改道导致了楼兰古国的覆灭,而这附近的四库之地因故变成了四墓之地,这才是注滨河改道的真正原因。

  看着这里奔流不停的暗河,我终于知道上面那河道为什么会干涸了。这样看来,只要顺着暗河找下去,应该会找到那座神秘的地下建筑群。只是不知道,李东分析出的这个地下建筑,是否就是发现双鱼玉佩的神秘古城。

  洞壁上的石室大约有几十个,每一间石室内几乎都关押了一具僵尸,也有几间石室内空无一物,不知里面的僵尸去了哪里。

  我们走过这些石室,前面逐渐变宽,右侧的洞壁上,也有几处数米宽的洞口,暗河分出几股,哗哗的流进那些洞穴。

  这几处洞口大小形态几乎相同,让人感觉这应该是人工开凿出来的,我站在河边看着对面这几处洞口,总是感觉有种不安的情绪难以平复。

  我对李东他们说:「如果那些洞穴里有危险,你认为会是什么?」

  李东说:「这里我还无法推算,对于你说的危险,我猜测最大的可能是来自水中吧。」

  安萨黎此时抽出短剑做出了戒备的姿势,他也感到了异样:「此处的气息不太对劲,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忽然间,那些洞穴内的水面一阵翻涌,水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动。

  第四百四十一章 飞鱼

  随着水花翻涌,中间那个洞穴的水面上,猛然跃出一条黑影,离开水面一尺多,直接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我们本就全神贯注盯着那边,所以,这东西一钻出水面,就已经暴露在手电强光之下,被我们看个清清楚楚。

  这是一种怪鱼,大约有半米长,头大尾小,一张巨口内尖牙密布。最为奇怪的就是,它的身体两侧,竟然长着一双翅膀!

  怪鱼跃出水面后,扑棱棱的扇动着翅膀,迅速的向我们飞了过来。一边飞行,嘴里还一边发出「唧唧」的叫声,这声音有些类似于水鸟鸳鸯。

  「我靠!这他妈是什么怪物!?」我大骂了一声,立刻拔剑迎着怪鱼就劈了过去。

  谁知这怪鱼见我用剑砍它,竟然扇动了一下翅膀,直接向一旁滑开避过剑锋,依旧向我扑来。

  此时我收剑回护已经来不及了,慌忙之间拼命向后退去,但速度明显慢了一筹,我已经能看清怪鱼的满口尖牙,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小刀,散发着阴森的寒光。

  「砰!!」千钧一发之际,我左侧传来一声巨响,李东及时的开了一枪。

  我眼前暴起一团红光,那怪鱼的鱼头一下就被子弹炸开,在惯性的作用下,剩下的半条鱼身仍旧砸在我腿上,虽然没伤到我,却着实吓了我一跳。

  那半条鱼身掉落在我脚下,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到安萨黎大喊一声:「快跑!这下面全是飞鱼!」

  河水中又是一阵「哗啦啦」的响动,一条同样的怪鱼从水中蹿了出来,李东已经向前跑了出去,我连忙拔腿就跑,反正安萨黎肯定比我们跑的要快,就让他断后好了。

  刚跑出几步,就听到身后哗哗的水声连成一片,我不由得担心安萨黎能否应对,可马上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边跑边回头看了一下,只见到安萨黎正急速向我们追了上来,他身后的水面上,已经出现了好几条怪鱼,而且还有怪鱼陆续从水面跳出。

  我见到安萨黎已经开始逃跑,脚下就更加卖力向前跑去,争取尽快找到其他出路,远离这片水域。

  「轰隆隆!……」,猛然间,身后响起了一声沉闷的爆炸声,紧跟着就是一股猛烈的气浪,一下将我推出几米远,直接摔倒在地。

  这一下摔得我七荤八素,好在并没有受伤,我连忙爬了起来,向后面看去。

  只见到河面之上,飘着一层白花花的东西,仔细看去却全都是怪鱼的肚皮。这时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安萨黎向水中扔了高爆手雷。

  李东情况跟我一样,也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推倒,似乎也没什么大碍,安萨黎则没事,因为他早有准备。

  安萨黎跑过来询问了一下,见到我们都没事,这才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没想到高爆雷威力这么大。」

  我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们还是先离这里远点吧,那怪鱼不知还有多少,看着就让人心惊,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安萨黎说:「你们先走,我再观察一下,要是还有怪鱼,我就再炸它们一下。」我想了一下,觉得让他断后,也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就和李东先走一步。

  虽然没有怪鱼追击,但我们仍然急速向前走去,李东忽然说道:「我记得山海经中记载,似乎有一种怪物和这鱼挺像。」

女婿啊妈受不了了,老外好猛用力好大啊

寡妇与村长做爱 女孩被日流白浆

算命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