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算命>做爱爱的细节描写,女班长的机机让我割

做爱爱的细节描写,女班长的机机让我割

易学阁 2021-02-20 02:13:03 126个关注

  祁柚没醒。他伸手在自己撞的地方擦了擦。他低声嘀咕了一句,静了下来,又睡着了。

  她只是伸出一只手,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也滑落了大半,挂在那里没有掉下来。因为有些轻微的强迫症,程湛心里上不去,下不去。停顿了一会儿,终于没忍住,替她拉起被子,披在肩上。

  无聊的在平板上看复盘,看不下去了,才看到一条血痕出现,暗暗冷笑自己「充气」,用车载wifi刷微博。搜索齐柚的名字,点击一个ID看到有微博认证,然后顺手关注一下。

做爱爱的细节描写,女班长的机机让我割

  看看她此刻的样子。她的小脸变红了,因为她被埋在被子里,睫毛微微颤抖。因为旁边有人说话,她睡不好,撅着嘴。

  在去机场的路上,林橘睡得一模一样。

  相比于她身份证上的照片,虽然她现在经常害羞,但至少在外表上,已经从学生时代的青春褪去,变得越来越出众。

  微博上有很多她原创作品的片段,都是各种阴柔的。有一段视频是bilibili分享的,是她主演的一部古装电影的片段。她坐在悬崖边上,双腿悬空,镜头从远到近慢慢晃动,变成肩膀上方的特写镜头。

  她看着远处的一幕,眼睛里没有焦点,眼泪还是不眨的从眼眶里溢出来,脸色不变,默默的哭着。她突然低下头,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用双手拉着袖子,很像她平时无意识的小动作。「你什么时候回来?没有你我活得毫无乐趣……」

  古色古香的BGM让她越来越哀恸,悬崖上的风让她衣裙飞扬,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血迹,令人心疼。

  播放了几十万个视频。看着弹幕上齐刷刷画着「盛世美颜」的画面,我想起了她和林登上飞机前橙梨花的模样。

  相比之下,她入戏确实好看。程湛心里默默评价着。

  中间祁柚把头在程湛肩膀上敲了几下。一开始程湛下意识的想推开。后来只要他肩膀一沉,就猜到启柚又把头撞在他肩膀上了。为什么不让她靠着看着她一路睡去呢?

  在三个小时的飞行中,祁柚睡了两个半小时。醒来的时候别忘了摸摸下巴看看有没有什么可耻的流口水。看到程湛的肩膀有小幅度的扩张,启柚瞬间觉得自己的罪书快没了。「对不起,我睡得太沉了……」

  他也没多想,对她说了声「没事」,然后看了看平板,不再是之前那个关于祁柚的剪辑视频,而是变回了第一场复盘,另一只手拿着笔,偶尔在笔记本上写下一些关于对手比赛的操作分析和数据分析。

  如何看起来严肃,一点都不像一个男人看完视频会沉默,女人会哭的正常反应。

做爱爱的细节描写,女班长的机机让我割

  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飞行时间。祁柚在码字的时候就已经打开了文档,无意中看到了他的平板屏幕上激烈的战斗画面,顿时引起了注意。

  程湛的平板没有「我们的」。显然,这不是他的游戏视频。

  他回答,然后又问她:「你能听懂吗?」

  她摇摇头:「我看不懂,我知道这是一场竞技比赛,我要推开对方的水晶。」

  很直白的介绍,没人说「不只是打打杀杀的孩子」,圈内也没人说这么严重。程湛悄悄挑了挑眉毛,问她:「查资料了吗?」

  她老老实实的点点头:「因为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游戏,你在玩这个游戏,我对这个游戏和这个行业很好奇。」

  程湛不置可否,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他。祁柚乖乖地挪到他身边,他把它放在她耳边:「你单纯地说你对我很好奇。」

  「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耳边爆炸了。脸红从她的耳朵蔓延,并逐渐蔓延到她的脸颊。三秒钟后,我迅速弹开,我恨不离程湛远:「我是,只认识我的伴侣。」

  程湛的手在腿上乱拍,莫名其妙地给了祁柚一种优雅钢琴家的视觉,带着一些不屑和冷淡。「别害羞,我还搜了你的百度词条。」

  第五章他的房间

做爱爱的细节描写,女班长的机机让我割

  秋天很闷热。

  前几天大风大雨都过去了。虽然几乎不分昼夜,但白天的时间比以前短了。昏暗的天空搭配着萧瑟的街道,秋天的意义更加强烈。

  落地窗半开,风从外面吹进来,把纱窗吹向天空。晚上冷了,穿毛衣还能感受到秋夜的温度。

  室内光线不够,光源来自昏暗的仿古台灯和笔记本屏幕。

  祁柚在电脑桌前坐了两个小时,文档里没有加字。这份文件是手头正在更新的一篇文章,大约三分之二已经写好了。现在完全卡住了,感觉剧情不对。

  卡壳累了,干脆作罢,顺手合上笔记本,提着钥匙出门。

  大概是因为这两天气温降了这么多,大家都不愿意出门,以至于这时候街道有点冷清。

  从小区门口沿着那条路走,路边的树叶子都快掉了,看起来有点腐朽。

  今晚有星星,明天天气会更好。天空中有一个亮点,让奇柚分不清是星星还是飞机的闪光灯。看着有点分心。

  直到一股巨大的外力,把她的头压了下去。期间,她转过头来看外力的来源。

  是程湛。

  他和她只有两步之遥,中间隔着一棵拳头粗的树枝,大概在祁柚脸的位置,只差一点就到了程湛的肩膀位置。

  估计前段时间下雨了,被大风吹坏了。与树干相连的一端断了一大半,另一端直接着地,呈倾斜状态。

  祁柚奄奄一息。如果程湛没有低头避过树枝,脸早就直接撞上了。她说谢谢,程湛也没怎么在意。

  他没有说在街角看到她后,就跟着她走了半条街。虽然只是巧合,但他正好走这条路。看着她心不在焉地走着,她差点撞到悬挂的树枝。我仍然不忍心目睹坏事发生。我看过她在剧中默默哭泣,让人心痛碎的模样。于是这才伸手搭救了一把。

  真是傻乎乎的小姑娘。

  「怎么在这?」他的那双黑眸里透着一点耀光,像着辽阔的天穹,引人犯罪。

  「有点无聊,就出来逛逛。」

  眼看着他向旁边移了几步,从较低一点的位置直接跨了过来,她默默地目测那个高度,大概到她大腿那个高度,换作她大概得抱在树枝上爬过来吧,或是绕一圈从边上更低的地方过来……

  看了看时间,十九点,还早。

  她戴着一副圆框的眼镜,把她的脸修饰的更加小巧。素面朝天的模样,更像一个还在念书的高中生,倒是和那张证件照差不了多少。

  「你要去哪?」

  她把眼镜往上推了推,笑得像个傻子:「我也不知道。」

  又走了几步,路边小吃店里走出来一个人,应该是店员。也没看见两人正要经过,随意地将手里的一桶拖地的水向外一泼。

  程湛站在靠马路那一侧,反应迅速地把祁柚往身后一拽。还是晚了一步,祁柚还懵着呢,就被那桶水泼了大半身。程湛严重一点,直接泼脸上了,水一滴一滴地从发丝上往下掉。

  店员反应过来,急忙忙上前道歉。程湛用手从上往下薅了一把脸,不耐烦地眼神扫过去,店员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见祁柚头发上也被打湿了不少,反正说什么也来不及了,索性不说。绷着一张脸,阴晴不定的样子,特别让人生畏。

  祁柚出门的时候就带了把钥匙,问那个店员:「可以给我一些纸巾吗?」那个店员哪敢说不啊,跑得赛过有狗追,又冲出来把一整盒纸巾递给祁柚。

  祁柚抽了几张递到程湛面前,他依旧没反应,就直愣愣地盯着她看。她眨眨眼,「诶你瞪我做什么?先擦擦啊。」

  他抽了几张纸叠在一起,手却不是伸向自己脸的方向,在祁柚的头发上大力地揉了几下。这才再抽几张纸擦了擦自己的脸。

  总归是没有怪那个店员。

  他只是出来买个东西,穿的是一件款式简单的纯棉T恤,料子吸水性好,湿得很彻底。有些狼狈,眼底的清明却不改,整个人依旧好看得过分。

  夜间的风吹过被打湿的衣服,有点冷冰冰的。他眼尖地发现她有点发抖,考虑片刻,「基地就在旁边,去换个衣服吗?」

  怎么感觉自己像诱拐小女孩回家的坏叔叔?自己都有点信不过自己这副模样像个好人,又添了一句:「队友都住在基地,你不用怕。」

  她轻轻地「哦」了一声,「我没怕啊……」

  于是非常信得过程湛人品的祁柚就跟着程湛回训练基地,一路上安安静静的,乖的不得了。

  程湛用钥匙开了小别墅的门,里面冲出来一个人抢他手里的那袋零食,无意间瞥了她一眼,表情由茫然转为惊慌,连零食都顾不上抢了,急忙又跑回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Z神带了一个姑娘回来!」

  程湛看着那人跑走,从袋子里抽出几包东西塞给她,「拿着,不然这一袋一会儿就给抢完了。」

  那边有人「卧槽」了几声,手里的鼠标键盘都丢了就跑过来。看着他一身湿透地拿拖鞋给一个同样浑身湿答答的姑娘。看了眼窗外,没下雨啊。

  「Z神你不得了啊,□□啊。」

  程湛冷笑一声没想搭理他,把手里的东西往茶几上一丢。领着还傻不愣登站在原地的祁柚上楼。

  Eop用手肘怼了怼身边的人:「看见那姑娘的笑了没,那叫一个腼腆。干净可爱得像我的祁柚女神。」

  旁边那人,不屑地看他一眼:「你脑子坏了吧?就是祁柚,和Zap在节目里组一对的那个。」

  「???」

  「woc!什么时候的事!」

做爱爱的细节描写,女班长的机机让我割

狗狗卡下面好痛 肉枪玩遍武林美妇視頻

算命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