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算命>别不要不要在公车上这里,浮世欢宋柔嘉

别不要不要在公车上这里,浮世欢宋柔嘉

易学阁 2021-02-18 00:52:15 141个关注

  贾政道茫然一笑,拿起一杯红酒,轻轻润了润,笑了。「还不错,看得出来你在这件事上投入了不少精力。」(转尔,贾政道接着说,「不过,你显然很困惑。成为圣人的关键不是训练。就算你训练的科学厉害,也比不上圣所的千年传承。」

  「这个我知道,虽然我不知道圣女区的圣女训练计划。不过我估计应该和今天的商业招标差不多,几千人的部队会去木桥。我只是要求一种心理安慰。」城户光政点点头,然后问道:「那么,成为圣人的关键是什么?」

  贾政道放下酒杯,指着自己的心说:「心,一颗为爱和正义而战的心,一颗对女神雅典娜无比忠诚的心,一颗永远把集体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心,一颗可以从容面对危险甚至死亡的心。」

别不要不要在公车上这里,浮世欢宋柔嘉

  城户光政听得一头雾水,越听越糊涂。

  贾政道看到了,就不用再当悬念了。他解释说:「圣徒是圣所的军队。因此,他们必须绝对服从圣所的领导,绝对为圣所的利益服务,甚至在言行上对圣所负责。你明白吗?」

  「你觉得自己像党卫军吗?」

  「他们比党卫军强。党卫军打不过俄罗斯,圣人却能轻易毁灭人类。」贾政道得意道:「圣星矢的力量太强了。如果失去控制,那将是人类的灾难。所以,它是圣所,是神圣恩典的海洋,是大能的监狱,是枢密院。这些机构是管理圣人的核心机构,也是一个概念的具体实施者,是圣所的领导者和代言人。」

  城户光政惊呆了,「这三个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一个想法是坚持爱与正义的伟大理念。一个领导者总是支持雅典娜的领导。一个声音意味着绝对服从雅典娜的代言人教皇陛下的意志。这是成为圣人,获得圣衣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贾政道深有感触地说:「违背这个原则的人,不仅会成为圣人,还会被无情地消灭!」

  看到城光阵神色有点紧张,贾政道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不过几千年来,现在圣域也不提这三位一体,更多的是服从上级的命令,绝对服从。所以,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在避难所里长大,我建议你买几本《送给加西亚的信》给孩子们读,罗伯特在避难所里更有前途。」

  「思想教育比什么都重要,我理解。」城户光政突然意识到,「我似乎在一个民主国家呆了很长时间,我的思想武装跟不上。」

  「但是也。」贾政道笑了。「但幸运的是,我们的上帝从事思想教育。有了我,你不用太担心这个。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考虑给孩子们上一课。」

  「真的吗?太好了。」城户光政一扫沉闷,兴奋地说:「如果你能得到你的建议,那会对这些孩子成长帮助太大了。」

  「放心吧,既然我答应你把这些孩子送到避难所,我就不会放弃。有时间我会过来指导他们。但是,你一定不要泄露我的身份,不要让他们产生依赖心理,这样不利于他们的成长。而且,我能帮他们的只是指出他们的想法。等他们到了圣所的训练基地,能否成为圣人就看他们自己了。」贾政道提前打了预防针,郑重的说道。

  「这就够了。如果你不能凭借这个优势脱颖而出,只能说他们没有这个命。」城户光政点头表示理解,并回答道:「那我怎么把你介绍给孩子们呢?」

别不要不要在公车上这里,浮世欢宋柔嘉

  「先说说我在日本的身份。国家安全顾问和特别事务管理办公室主任的身份仍然可以容纳很多人。」贾政道哈了阿哈一笑,说道。

  「行了,自从上次虫族大乱后,特务管理堂在日本名声大噪,孩子们也把你当偶像了。甚至有些漫画家,如车田、鸟山等,也开始出版这方面的漫画。哈哈,这样,你就能抱着这些小家伙了。」城户光政满意地笑了。

  ……

  针扎好后,城户光政拿着纱布去找老师继续培训。虽然多次邀请贾政道观看,贾政道都拒绝了。目前他不想和雅典娜接触太深,也不想亲自调教雅典娜。和行业专家城户光政在一起,他的兴奋是什么?

  而且,从冥界归来后,他对上帝的能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雅典娜作为圣战的中心,自然是众神关注的焦点。如果你不能保证哪些童话里的神是一时兴起,那就偷看雅典娜吧。如果他恰好看到贾政道亵渎未成年女神,岂不是大祸临头?要知道,他现在正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他是教皇的继承人,女神的救赎者,圣所的下一任旗手。如果牵扯到这种事情,事情就严重了。不好就成为众矢之的,从此无立足之地。

  然而,如果只有城户光政亵渎了雅典娜,这不关他的事。他最多要承担无知不人道的责任。即使人们知道是城户光政为他做的,也没关系。他不想受贿,但也能防止别人行贿。到时候,它就能在道德上站起来。这很正常。当今社会,那些端庄高高在上的朝廷大员,哪一个不是婊子立牌坊的一代?

  只要纱线织成成年,到时候成年人之间就会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特别的感情,特别的爱好,即使说出来,大多数人也能理解。所以贾政道现在对纱织的策略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聋作哑,把一切都留给让他完全信任的城户光政。当然,最好让他承担责任。否则,他为什么要成为第一个对一个凡人表示善意的成年人呢?

  第五章是莫凌和莎尔娜

  在圣地,在试炼之谷,身着黑袍的撒迦在思考着悬崖上无数的拳印,这是他和射手座最后一次决斗时拳压扩散造成的。最近一直在这里观察,希望通过这些留下的出拳痕迹,找出贾政道出拳的轨迹,让他在接下来的比拼中破解闪电光子的含义,抢先一步。

  这时,一个从试炼谷外围传来的娇喝的高亢声音,通过极其敏锐的听觉传入撒加的耳朵,严重干扰了他的思维。撒迦微微动了动,身体突然消失又重新出现。他已经站在山谷外的一座山峰上,看着声源。我看见两个娇小的身影缠绕在空中斗着,缠斗中的二人应属女性,一个黑发,一个金发,年纪虽然看似都不大,但发育的都很好,在紧身格斗服的映衬下,身体舞动间完美曲线勾勒的令人动魄惊神。撒加猛地摇了摇头,自从被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打败后,整天研究他,观察方式也逐渐向其靠拢了,真是不可饶恕。

别不要不要在公车上这里,浮世欢宋柔嘉

  心中狠狠将贾正道在日本的堕落行为鄙视一番后,撒加再次将目光投入到战场上,定睛一看,人影乍飞,胜负已分,黑发女孩被金发女孩一脚踢在了小腹上,从空中坠落下来,匍匐在地面上。

  金发女孩也轻灵的一个翻身落在了地面上,高高昂起螓首,带着胜利者的姿态缓步走向了黑发女孩,在阳光的照射下,女孩脸上的青铜面具锃然生辉。

  「莎尔娜,我已经用实力赢得了赌注。希望你也遵守承诺,将咪咪交给我来抚养!」金发女孩用清脆的声音笑意盈然的说道。

  「魔铃,你是在嘲笑我吗?咪咪是我先捡到的,我是绝对不会交给你抚养的!」黑发女孩抬起面孔,声色俱厉的说道,小胸脯激动的起伏不定。

  「你撒谎,明明是我们一起捡到的!也是你说谁的实力强,谁就抚养它?怎么,你还要耍赖吗?」金发女孩指着远处角落里一只杂斑小猫,气冲冲的喝问道。

  「总之,我是不会将咪咪交给你的,从小到大,你什么东西都和我抢,这次,我是不会再屈服的……」黑发小女孩倔强的爬了起来,虽然身形有些踉跄,目光却异常坚定,口中更是寸步不让。

  「看来你是被失败冲昏了头脑,那我就再让你清醒一下……」金发女孩说罢,再次冲了过去,黑发女孩也毫不示弱,两人再次打成了一团。

  ……

  「多么熟悉的场景啊……」

  高峰上的撒加仰头望向天空,感慨的低声自语起来,黑发女孩的表现简直是他撒加的翻版,同样的倔强,同样的好强,同样的不甘于失败……

  而那个叫魔铃的金发女孩,刚才那副表情语气,和那个人何其的相似。

  撒加缓缓的收回目光,头也不回的突然说道,「基加斯,你来这里干什么?」

  基加斯猥琐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撒加身后,带着一脸的焦虑,低声说道,「教皇殿下,属下刚收到消息,我们派去死亡皇后岛的青铜圣斗士竟然被打败了!如今,那些肮脏堕落的暗黑圣斗士们又闹了起来,还送来一份挑战书,叫嚣着要将殿下取而代之呢!」

  「哼!一群自不量力的蚍蜉!派几个白银圣斗士过去彻底铲除他们。」撒加不屑的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命令道。

  良久,基加斯依然低眉顺目的站在那里。

  「你怎么还不走?」撒加有些不耐的问道。

  基加斯尴尬的点了点头,神态窘然的说道,「殿下,已具备战斗力的白银圣斗士们都随着几位黄金圣斗士大人出去威压那些蠢蠢欲动的各方斗士了。目前圣域中我们能掌握的斗士大多是一些后备的孩子,还不具备单独执行任务的能力。」

  「二十多个白银圣斗士都出去了?」撒加不悦的问道。

  「除了隶属神威狱和神恩海的,都出去了,那两个地方的我们还调动不了……」基加斯苦闷的答道。

  「为什么调动不了?圣域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圣域,凭什么我每天兢兢业业,劳心劳力,他却在那里出工不出力,逍遥快活?你立即去日本,让艾俄罗斯派人剿灭死亡皇后岛的跳梁小丑!」撒加愤然说道。

  「直接去命令艾俄罗斯大人?这……」基加斯苦着脸为难起来,虽然名义上神恩海归圣域管辖,但基加斯可是了解内情的人,非常清楚射手宫那位大人的情况,真要傻了吧唧跑到日本去下命令,那位大人一个不爽,他基加斯可就惨了。虽然早就立志为撒加大人死而后已,但也要看对手是谁,对上日本的那位,他就算被打死也没处说理去,教皇绝对不会为了他和那位大人再次翻脸的。

  撒加也似乎意识到了基加斯的难处,想了想,说道,「你不用害怕,你可以带着我的亲笔信过去,我会在心中把圣域的难处交代清楚的,他艾俄罗斯也是识大局的人,应该不会难为你的。」

  「是!属下立即动身去找艾俄罗斯大人。」基加斯还能说什么,苦着脸应了下来。

  「另外,给我仔细观察一下他最近在干什么,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最近他太沉默了,这不符合他的性格。」撒加嘱咐道。

  「恩。」基加斯点头应是。

  「圣战之期越来越近了,绝对不能让艾俄罗斯阻碍我们的大业,所以,无论他谋划什么不利于我们大业的事,我们都要尽力将其破坏掉,最起码,也不能让他太如意了。」撒加的声音中透出了一丝戏虐,「到时候,能够看到他那文化人的糗样一定是件非常有趣的事。」

  「艾俄罗斯大人虽然实力雄厚,但这批小白银们也逐渐的成长了起来,估计不出十年,我们在实力上就能稳压他一筹了。」基加斯附和道,眼神中充满了自信。

  「他们只不过是些棋子罢了,还无法左右胜负的天枰。」撒加摇了摇头,目光再次转向了远处火拼的二女,问道,「这两个孩子都是后备圣斗士吗?」

  「是的,她们都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后备圣斗士,这两个孩子天赋惊人,很有潜力成为一名真正的圣斗士。您看,那个金发的叫做魔铃,是日欧混血儿,那个黑发的叫……」

  「莎尔娜是吧?」撒加接口道,「很有趣的一个小丫头,性格很像我。」

  基加斯一愕,教皇殿下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很少关注这些末枝细节的事,训练后备圣斗士的工作一直都是他一首操持的,如今教皇怎么会对一个后备圣斗士了解这么多?虽然不清楚,但俗话说,领导一个屁,下面一台戏。基加斯丝毫不敢怠慢,再次将目光瞥向了远处的莎尔娜,暗下决定以后一定好重点栽培她。

  正当基加斯费力揣摩领导意图之际,撒加再次语出惊人,差点让基加斯惊掉下巴。

  「明天早上,把莎尔娜带到教皇厅见我,我要收她为徒,亲自培养她。」

  第六章 徒弟(上)

  基加斯重重咽了口唾沫,难以置信的结巴道,「您……要亲自指导她?这……」

  「有什么奇怪的?这个孩子的天赋很好,性格也非常适合我们这一流派的战法,经过我的培养,我想用不了几年,她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圣斗士。」撒加充满欣赏的说道,「到时候,她一定能够堂堂正正的战胜那个金发女孩!」说道金发,他再次加重了语气。

  基加斯彻底无语了,心里暗暗盘算着,最近自己有没有作出得罪眼前这位未来天之娇女的事。还好,除了偶尔训斥一下,没干出什么太出格的事。

  「恩,至于这个叫魔铃的女孩,你把她送到艾俄罗斯那里去,就说是圣域交给他培养的未来圣斗士,我想他一定不会拒绝吧,毕竟这个女孩的天赋也很不错。」撒加接着说道。

  基加斯又重重咽了口唾沫,教皇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竟干些莫名其妙的事儿?自己收了个徒弟不说,还想替那位大人收徒,那位大人是那么好说话的吗?

  「你告诉艾俄罗斯,就说上次胜负未分,十年后,由我们徒弟之间的实力来决定谁的战法更加强大吧。」撒加说道胜负未分时,语气明显有些不自然,基加斯自然听了出来,但也没敢吱声,生怕惹的教皇殿下不快。不过他心里却在琢磨,你们两个胜负未分,再打一场不就得了,干什么非得费力吧啦的等上十年,再用徒弟分胜负呢?

  他哪清楚撒加的苦闷,心高气傲的撒加一直对那次的失败耿耿于怀,却又没有战胜贾正道的信心。见到了魔铃二女争斗时,缅怀当年之余,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能挽回些面子的办法。如果莎尔娜十年后能够战胜魔铃,那么,师以徒贵,在不知内情的其余黄金们面前一定能够威风一把,扫掉对方的面子。

  贾正道确实实力强大,但缺点就是太过懒散堕落,好胜心不强,这样的人,是很难培养出一名出色的徒弟的。而且,就算魔铃将来能够战胜莎尔娜,那也没什么,因为她本来就比莎尔娜要强一些,将来说出去,也不丢人。

  撒加丝毫没有为使出这么一个近乎无赖的办法而感到羞赧,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无赖了,上次都用上了亢龙霸,这次与上次相比,简直是小儿科。

  ……

  刚从城户光政那里回来,亚斯提力昂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说圣域来了特使要求面见贾正道。

别不要不要在公车上这里,浮世欢宋柔嘉

啊 我要 再深点 男生压在女生下面来回叉叉

算命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