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生肖>嗯啊嗯啊~不要_嗯啊不要嘛,被陌生人强上流水了

嗯啊嗯啊~不要_嗯啊不要嘛,被陌生人强上流水了

易学阁 2021-02-23 13:05:00 481个关注

  「嗯……」海鲜点了点头。

  闻言,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悄悄松了口气…

  「可能他们上次穿越时空虫洞的时候弄丢了……」海鲜猜。

  「这是.最好的。」太空神平平的脸上,有着罕见的伊稀。

  「嘿嘿,玄女还真没看出来,不过我看到另一个比玄女弱的玄隐杀了葵星……」光之神突然抬起头,冷笑道。

嗯啊嗯啊~不要_嗯啊不要嘛,被陌生人强上流水了

  「什么?」光神话刚刚出口,六大主神的诞生地就出现了骇人的变色、锐利的目光和直接的声音。****

  「那个女的我也不认识,但是那双血淋淋的瞳孔绝对是玄隐杀葵星的真实象征,身体和玄隐杀气一模一样,我认不错。」神光拳头微微握紧,冷冷地道。

  「你一定要杀了她!」

  太空之神深吸一口气后,眼中闪烁着莫莫的杀意,他说:「几千年前找到这架飞机是侥幸。如果这块大陆再被毁灭,我们就要等死了!」

  「可是现在刘枫几个人,能和主神抗衡的,就有四个!而刘健的实力,甚至阿瑞斯,都是逊色的,所以要想干掉他们,至少要出动五个神.而且,现在他们已经逃出来了,在大陆上很难找到他们……」海鲜看起来很苍白。

  战神阿瑞斯坐在一旁,听着海帝的话,脸色微微一沉。他冷笑道:「波塞冬,虽然一万年前我无法与龙剑抗衡,但我现在只能知道谁强谁弱!」

  「不喜欢就去找他单挑。我不介意……」波塞冬撇着嘴笑着回答。

  「好了,别吵了,现在刘枫他们是最大的敌人,你有什么好争的?单挑?光之神是过去的教训!自己找。」桌子上火辣辣的一巴掌,生命女神冷喝道。

  「虽然刘枫等人都蒙在鼓里,但是,我们的整体实力比他们强。在未来的日子里,没有人能独自行动。不然他们会杀了他们,没人有时间救他们。今天,如果他们没有选错目标,恐怕我们七大主神中的某些人就得倒下了……」太空神淡淡地说。

  闻言,波塞冬的脸变得通红。他知道太空中的主神指的是谁,但他无法自圆其说。如果刘枫等人今天真的把目标放在自己身上,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毕竟他没有光之神的变态恢复力.

  「你们两个挺和谐的,阿佛洛狄忒,郝巴飞。在四年前的那次事件中,你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那是上帝法则力量的一半。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比阿瑞斯强……」光之神撇了撇嘴,声音里充满了贪婪和愤怒。

  「呵呵,谁知道她会这么关心自己的女儿,否则,我们就没有机会了……」空间之神淡淡地笑了笑:「天地至尊之神决心要找到那些冷漠的情感,但最后却变成了埋葬自己的坟墓……」

  「我很想念这两个女孩,但她们体内还有另一半主神的力量。如果被吞噬了,也许还能更进一步。可惜,一直没找到……」生命女神淡然一笑。

  「我现在没时间照顾他们。告诉你的部队搜索整个大陆寻找刘枫等人的踪迹……」空间主神站了起来,淡淡地看了人群一眼,郑重地说道,「在这里,再次提醒你,不要擅自行动,否则,没有人会有时间去营救那些家伙!」

  第三卷大决斗

嗯啊嗯啊~不要_嗯啊不要嘛,被陌生人强上流水了

  第六百七十九章——打探消息

  宽敞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五个裹着黑袍的人正慢慢走着。虽然五个人的服饰有点奇怪,但是众神大陆的强者就像云一样,他们中的一些人因为他们的气质而总是喜欢打扮得很奇怪,所以没有多少人对五个黑人表现出任何特别的关注.

  「好像有点不对劲……」拐过马路,看到周围人少了很多,中间的黑人突然大声叹了口气。

  「怎么了?小冯?」旧的声音,从旁边的黑袍下传来。

  「我刚才问了一下周围,但是没有人知道提克这个名字,天空之神。她是一个坚强的人。怎么会没人知道?」藏在黑袍下阴影里的脸流露出一丝担忧。

  「有问题,以她的身份,怎么可能没有人听说过……」黑袍微微扬起,露出一张苍老的脸,黑而苍老。这时,也是一脸疑惑的皱眉。

  「别着急,也许她只是隐居……」陆健轻声安慰道。

  微微点了点头,刘枫心中微微有些忐忑,抬眼望着街道尽头的一座城堡,城堡上,雕刻着一只鹰鹰,锐利的鹰眸,明亮而耀眼.

  「这是鸟寺总部,胖子,应该在这里……」

  轻轻吐了口气,刘枫的脚步移动速度逐渐加快.进入城堡。里面有不少人,但都像刘枫五个人,穿着长袍遮住身体…

  看到刘枫五个人走进来,大厅里的所有人只是随意一扫,然后就把目光移开。想必,他们把刘枫当成了来买情报的同行.

  「几位客人,你们需要什么?」大厅里,一个中年男人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赶紧迎了上去,恭敬的问道。

  「我想见你的寺主。请让我知道。」刘枫淡淡道,直奔主题。

  「呃……」中年男子微微一愣。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但脸上还是暖洋洋的:「对不起,按照规矩,我们寺主是不会接待客人的,请不要为难我们。这是规矩!」

  虽然声音还是很温暖,但是在场的人都能听出他声音里的怀疑。显然,他开始质疑刘枫等人来这里的目的。

  「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见你的主。请让我知道!」刘枫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破规矩?见面好烦。

  「这五个人是从哪里来的?你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没有理由买智力,而是认识人。他们不知道禁忌?或者.打场地?如果他们是来砸场子的,难道他们不知道我鸟厅半年前接受了一个皇帝的膜拜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生还是死!」听着刘枫逐渐加重的语气,中年人脸上的疑惑更加重了。一道寒光穿过他们的眼睛,他们直起身来。热情很快消失了。冷冷道:「请回五位,我们神殿的主不会接待任何客人!」

  「破庙依旧牛逼。信不信我砸了?」中年看生意。敖如一怒之下,怒骂前一步。

  「嘿嘿,几个真的是来闹事的……」听着田遨激烈的话语,中年人焦急万分速退后了两步,冷笑一声,然后对着大厅中的一处侧门恭敬的喊道:「鹰供奉!」

  大厅内人员颇为不少,听着中年人的喊声。顿时都将目光转移了过来。显然,对于这位所谓的鹰供奉。这些人并不陌生…

嗯啊嗯啊~不要_嗯啊不要嘛,被陌生人强上流水了

  侧门被轻轻推开,一位有些干瘦的灰袍老者面无表情的缓缓走了出来,一双锐利的目光泛着冷意地盯向刘枫几人…

  因为为了躲过主神的探测,刘枫几人的气息都收敛得极为完全,这位仅仅帝级实力的老者,自然是不可能探测出他们的底细,所以,只是将他们当做了寻常普通人…

  「闹事?」这名老者显然性子很是雷厉风行,在走来之时,一双手爪已经缓缓成形,嘴中淡淡的问道。

  大厅之内,望着老者的模样,大多人都好整以暇地准备看好戏地开幕…

  「唉…」瞧得步步逼来的老头,刘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修长的手指缓缓探出黑袍,然后轻轻的对着老头脑袋点去…

  察觉到刘枫的举动,老者先是微微一愣,旋即脸色猛的骇然大变,虽然他能够看见那根手指刺来的痕迹,可周身骤然间凝固的空间,却是将之锁得动弹不得…

  手指缓缓的探出,最后在大厅中一片呆滞的目光中,轻轻的点在了老头脑袋之上…

  「唉,老先生,没实力你跑出来装什么B啊…」刘枫似是有些无奈的叹息道。

  咽了一口唾沫,老者脸庞此刻已经布满惊惧,他就是再如何蠢,也是知道自己这次遇到真正的高手了,当下老脸一抽,谄媚的笑容变脸般的取代了肃然,赔笑道:「大人,在下真是有眼无珠,还望多多见谅…」

  「带我去见你们殿主…」收回手指,刘枫淡淡的叹道。

  「咕,是…是…」见到刘枫收手,老者心头松了一口气,赶忙点头,在前边引路…

  虽说飞鸟殿情报能力不错,可是在本身实力上,却并不如何出众,一名法则强者,足以让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

  「鹰供奉,这…」望着这戏剧性的一幕,不仅整个大厅的人傻了,就是连那名中年人也是一脸愕然,急忙出声道。

  「滚!」老者眼睛一瞪,狠狠一巴掌甩在他脸上,咬牙切齿的低骂道:「那人可是法则强者,你想死,别拖上我!」

  听着老者的骂声,中年人浑身猛的一个激灵,不敢再说一句话,在他眼中,帝级就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强者,法则…那种阶级的强者,弹指间恐怕自己就得灰飞烟灭了……

  「管好自己的嘴,小心祸从口出!」在经过满脸再次恭敬的中年人之时,刘枫淡漠的声音,让得他犹如小鸡啄米般的急速点头…

  跟着老者在大殿中穿梭了半晌,最后在一处幽静的房间前停了下来.

  「殿主就在里面。」老者恭声道。

  「嗯…下去吧。」刘枫轻挥了挥手,全把此处当成了自家。

  苦笑着点了点头,老者屁都不敢放一个,赶紧顺从的退开…

  瞧着老者消失,刘枫这才随意的推门而入,房间内倒是挺亮堂,在房中的书桌旁,一位胖子正埋头查阅着文件…

  听着开门声,胖子眉头一皱,喝斥道:「不是说了不准来打扰我吗?」

  「不知道殿主还记不记得在下?」轻笑声,忽然的在房间内响起。

  脸色猛的一变,胖子豁然抬起头来,望着那出现在房间中的五人,冷喝道:「你们是谁?」

  刘枫随意抽过一旁的椅子,然后坐下,掀开头上的黑袍,微笑道:「这下认得了?」

  「黑袍剑圣刘枫?」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庞,胖子脸色猛然一变,失声道。

  「还认识就好…」刘枫微微耸了耸肩膀,轻笑道:「来这里,是想请你帮个忙…」

  「呵呵,刘枫大人说笑了,以您的本事,在下能帮您做什么啊?」胖子眼珠微微一转,打量了一下房间四周,却是颓丧的发现,那另外四位黑袍人,竟然在不知觉间,将房间中所有的出路完全封堵。

  「明人不说暗话,殿主是聪明人,应该清楚我们的实力,所以,一些不必要的花招,便还是不要拿出来伤和气了…」刘枫淡淡的道。

  脸色一阵阴晴不定的变化,胖子想起那光明顶上的那恐怖一幕,顿时有些觉得脚跟发软:「这群杀人狂魔,怎么偏偏找上了我啊…」苦笑了一声,他也只得认命般的垂头道:「刘枫大人,您还是先说说想知道什么吧?」

嗯啊嗯啊~不要_嗯啊不要嘛,被陌生人强上流水了

男女做羞羞事小说免费 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

生肖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