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生肖>恐怖的战利品,狗狗经血图片

恐怖的战利品,狗狗经血图片

易学阁 2021-02-23 00:32:51 331个关注

  荣从榻上拾起蚌来。她很懒,这个时候还在睡觉。道宗的其他人已经收拾好行李,送到长岗了。如果是正常的,让陈子带些馒头在路上吃,那就是早餐了。但此刻有贻贝,却暧昧不清。她是个美食家,胃口很大,吃东西很慢。荣虽然不耐烦,却不忍心催促——。如果她不在自己身边,她为什么要到处跑?

  师父不说什么,徒弟自然要等。清轩、苏晴、清韵、清贞、清玲等九个小和尚,收拾得整整齐齐,排成长龙,等她吃饱了再出发。她慢慢地刨粥,最后三眼蛇又抓了两条鱼。青云做了一锅鱼汤和拌饭,一个小时吃了大半锅,足够了。

  一行十二人加上一条蛇直奔李家骥。

  李家真的很穷。道路狭窄,入口夹在长岗山和夏玲镇之间。最窄的地方不到半英尺,悬崖在右手边,让人颤抖。幸运的是,和他的队伍有一个稳定的脚力量,而且除了行走与泥和草籽,他们并不感到惊讶。更别说三眼蛇,更别说它的身体,更别说它的道路,哪怕只有一个洞,它也能通过。穿过这条狭窄的小路,沿着蜿蜒的小路走下去,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被锦竹环绕的村庄。

  冬天,天冷,乌云遮日,光线暗淡。然而,当我看到这个李家骥时,就像进入了另一个有着33,354个烟尘的世界。看到的时候,只看到一片沙黄色,连天空都是古铜色的。风卷着竹叶,声音凄凉。整个李都没有闻到一点鸟的味道,没有看到一个活人,而且安静得像死城一样。让尘儿走在前面,叶天紧随其后。虽然他看起来像往常一样平静,但他还是抽着手中的剑。人只有在害怕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想到保护自己。后面跟着的是大蚌大大咧咧,不时还东张西望,很好奇。

恐怖的战利品,狗狗经血图片

  现在竹林里只剩下光秃秃的竹竿,黄色的竹叶没清理干净,摊了一地。沿着小路走,旁边有一个洞穴,里面堆着散落的石头。当荣踏上它时,突然一阵风,枯叶向我扑来。他用剑迎接他,但风中只有落叶,没有别的。他挥剑击空,却见石缝中黑影一闪,一条细蛇扑向叶天!

  叶田的手满是汗水,举着剑,影子居中破碎,鲜血洒在脸上,蛇头却没有停下来,张着嘴直奔她的另一个。黑色背景上的蛇头上长着红花和两排锋利的獠牙,叶田突然变得软绵绵的。她回到剑卫身边,让尘儿抢自己去救他。没等他靠近,蛇头已经冻在半空中,不远处,正对着叶天的鼻尖。

  叶田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一动也不敢动。贻贝的手是用手指触摸的。狰狞的蛇头仿佛被一层清水包裹,水纹微微搅动,却看不出有多狂暴。整个蛇头都融进了水里,水球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渗透进了土里。叶天大怒,道:「你这贱人,不能早点开枪吗?"

  她身后的贻贝笑了:「我没咬你吧?」

  叶田只好再次开口,并让陈子轻咳一声:「嗯,要警惕。」叶田扭过脸,不理他:「就面对她!」贻贝跳到荣陈子跟前,深情地吻了他一下。荣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以示惩戒。他的手很重,但摔得很轻:「别淘气。」

  下到山腰,看到小屋外插着竹篱的一户人家。院子里种了许多橘子树。树上的金橘在绿叶丛中摇摆,就像小灯笼一样。贻贝哪里看出这一点,她立刻跳到荣身边:「知道了概念,人要吃橘子!」

  「它是一个橘子。」荣陈子想看看船舱,但他应该下来。「我去看看屋里有没有老爷,给你买点。」

  贻贝很高兴,她很粗鲁。她伸出手,推开栅栏外的小竹门。荣急忙拉住她:「小心,我先走了,万一里面有蛇,还不如对付它……」

  T

  三眼蛇从小道士身后游来,有些不情愿,但又不敢违抗蚌类的命令,只好软软地游进雷里。然后它刚游到门口,突然有人打开门走了出来。一看到这样的绿墨图案,几乎吓得不敢回去。

  让尘儿赶紧接住,才发现他是个穿着棉袄的小媳妇。她二十多岁,看起来很帅。她太朴素了,不能穿,衣服上有几块补丁。看到倒在和尚怀里,她又是一声尖叫,还好叶田上前两步扶住了她。

  叶天形象庄重,是值得信赖的道士。这个小老婆就这么放下心,拍拍胸口。「我吓死了。你是谁?」她又看了看荣陈子,脸一红,忽然想起来:「是荣陈子道长吗?」

  是一个贫穷的地方,连殷、的老师都得不到足够的帮助,所以经常来这里的道教是可以容忍尘埃的。荣陈子只是点点头,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妻子就改变了态度:「嘿,这太粗鲁了。」她用衣摆擦了擦手,偷偷看着荣的眼睛。虽然容陈子时不时来,毕竟内外有别。她也透过竹帘看到了几只眼睛。这时候,很清楚很清楚,她觉得自己的身边很坚定。「道士快请进去,请进去!」

  让尘儿也正好有事情要问,所以他自然会处理。一群人进屋,小老婆赶紧去里屋请公公,贻贝受不了了:「知道概念了,橘子!」

  荣陈子苦笑了一下,里屋的竹帘被砸碎了,却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拄着拐杖走出来,白眉白须,明眸皓齿。他一副慈祥的样子:「知道!」当他看到荣,他突然变得兴奋起来。他上前握住他的手,跪了下来。「智冠,你要救我们!」

恐怖的战利品,狗狗经血图片

  荣急忙拉住他,说:「老徐放心,出家的人是责无旁贷的。但我仍有一些事情想问老徐。」这位被称为老徐的老人一次又一次地点头:「这是值得的。活着就够了,但是村里的娃娃和女孩还是那么小。"

  第一个问题,问得很认真,问得很清楚,宣和都面红耳赤:你能把你院子里的橘子卖给几个穷人吗……」

  不用说,贻贝自然吃到了最大最红的橘子。老徐让小媳妇去找自动扶梯,拿起皮薄汁多的大橘子,给了她一个硬包。贻贝立刻变得很喜欢老人和媳妇:「哇,小许,你真好,你的橘子也不错。明年我来你家吃橘子。」

  荣陈子听了皱起了眉头。「你管人叫什么?太没礼貌了!叫徐伯伯!」

  清宣正在剥橘子做河蚌,河蚌已经拿了两瓣肉肥汁多的橙子吃得满嘴金黄,还含糊不清地道:「那他可担不起!」

  许老倒也不在意,笑得慈祥又带了些苦楚:「若是明年小老儿家中还有活口,小老儿定然吩咐他们将所有的橙子都留给姑娘,一个也不许别人碰。」

  橙子又大又甜,河蚌立刻下定决心:「你们家全活着,一个也不许死,明年我要过来吃橙子!」

  穿花袄的小媳妇端了几碗甜茶进来,给了他们一人一碗,看见那条东张西望的三眼蛇,她还是有些怕,远远地避开。倒是许老活得久了,见得也多些,且同容尘子熟识,并不畏惧。听见河蚌的话,他脸上在笑,眼睛里却闪着泪花:「只可惜老儿家里有两个人已经快要死了。」

  他这话一出,容尘子都变了脸色,当即责备:「许老!如此要事,你应当先提出,如何还经得起耽搁。」他大步走向里屋,「人在何处……」话未完,他已经看见。许老家里就两个卧房,床上躺着他已然骨瘦如柴的儿子和不过八岁的孙子。

  容尘子三步并两步跨到榻边,伸手诊脉。他诊脉时极为专注,河蚌拿着剥好的橙子跳到他面前,喂了他一瓣:「他们家橘子好吃,知观你将他们治好吧。」

  容尘子眉头紧皱,床上二人面如金纸,眼见是气若游丝了:「是邪物吸其阳气,竟不像鸣蛇所为。」他面色凝重,河蚌却不管那么多,她比许家老太爷还关心这二人的病情:「能治好么?」

  容尘子语声低沉:「邪物贫道自能驱赶,但是此二人精气将尽,已是绝脉之象,只怕……」

  许老闻言,眸中虽溢满悲伤,但也并不十分意外:「这也是命数,没想到我一个老头子一生行善,临了时竟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又对着容尘子拜下去,慌得容尘子赶紧扶起来,他语声哽咽,「知观,老头子儿孙若亡,便只得这一个媳妇,银铃是个好孩子,老头子求您务必救救她。」

  容尘子还没答话,那河蚌已经凑了过去:「是不是将精气补上,他们就不用死啦?」

  她伸手去摸那个小孩,容尘子点点头:「嗯,但人之精气十分珍贵,只怕……」

  他话未完,河蚌已经凑到他面前,她吃着橙子,答得漫不经心:「知观你以前渡给人家的元精,人家都用不完,我渡一点给他们,他们应该能活吧?」

  她瞪着圆圆的眼睛,天真纯洁到了极点,把德高望重的容尘子羞得几乎钻了地缝。九个小道士几乎笑破了肚皮,偏偏还不敢显露。叶甜嘴里的甜茶全部喷到了墙上。容尘子清咳一声,压低了声音:「已经到你……体内的东西,如何转?」

  河蚌又喂了他一瓣橙子,拍拍自己已不存在的壳:「都化成清水储着呢。我身体一时消化不了那么多。」

  容尘子轻咳两声,侧过脸去,脸上带着可疑的薄红:「嗯,那你给他们吧。」

  河蚌吃着橙子,趴到榻上,如玉的食指靠在床左边,那个小孩额头。也没见如何催动,只见那根食指渐渐地滴出一滴水来,那水很快浸入孩子额际,不过眨眼的功夫,原本气若游丝的孩子便渐渐有了颜色。

恐怖的战利品,狗狗经血图片

  容尘子本就是高道,元阳精纯,给河蚌的更是没有一丝马虎。再加之正神转世,其精气可谓至宝。这么小小一滴,滋润一个普通人,已是绰绰有余,若他仙根足够,甚至可以通阴阳、修正道。河蚌又准备爬到榻右边许老的儿子许铁柱身上,容尘子将她挟住,她爬不过去,只得嘟着嘴远远地滴了一滴到他额头。

  许铁柱也瞬间气色红润起来,许老爷子激动得就要下跪,容尘子扶住他,河蚌也很高兴:「你们都活着,明年我要来吃橘子的。」

  许老浑身颤抖,一迭声地叫:「银铃,去找树上的橙子都打下来,让仙姑吃好!」

  看着外面累累垂金的橙子,叶甜悚然:「贱蚌,都打下来你自己扛啊!!」

  ☆、64日更党不想深夜更新

  四两一个的脐橙,河蚌吃了六个!趁着她吃橙子的功夫,容尘子也大致了解了李家集的近况——从恶犬食人的事情之后,村子里频频有人失踪,且最近不知怎的,更是整日里笼罩在一股沙黄的气息当中,连日头也不曾得见了。【虾米文学 后来夜晚,有三岁孩子看见被恶狗咬得面目全非的李盘出来走动。

  他动作僵硬,眼球都被扯出来吊在眶外。先前诸人还道小孩子胡说,也不以为意。后来有一晚,李石睡得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见自己血肉模糊的儿子立在门口,脸上都生虫了。这李石从此就被吓破了胆,现在还言语不清。

  后来村子里怪事就越来越多,比如有一家子杀鸡的时候,那血流了一地,比一个人的血还多。主人家奇怪之下仍将鸡熬了汤,揭锅盖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汤浓得跟凉粉似的。伸勺子一舀,凉粉下面滚出颗眼珠。他家小儿子就莫名奇妙地没了左眼眼珠。

  容尘子面色凝重:「如此怪事,为何竟无一人前来清虚观求援?」

  许老叹了一口气:「知观,这村子外面不知道被什么给围起来了,进来的人不觉得,却是出不去了的。好几拨人来要求您,掉下山崖的都不下三人了,外面像隔了堵墙,怎么也出不去。」

  容尘子目光沉重:「是贫道大意了。」他叹口声,语声满是自责。当日他便知道李家集疯狗食人事情有异,当日前来时见地气躁动,一心也想寻出事情源头所在。然被河蚌暗算之后,他身受重伤,面上不语,终究意难平,一时竟将李家集的事给忘了。

  诸人交谈之时,大河蚌就在旁边胡吃。她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给这里带来了什么灾祸,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容尘子也不忍苛责,摸了摸她的头。她摸着肚皮,橙子虽没有全部打下来,然剩下的还有许多。她看了看,想带走。叶甜一看她的眼神就冷哼一声,转过脸去。河蚌只得看三眼蛇,三眼蛇很遗撼:「陛下,这个俺是真背不动……」它转了转眼珠,又计算起来,一个劲怂恿河蚌,「不过如果俺修成人形,这点儿东西,肯定不在话下!别说背橙子了,就是背头大象也行的!」

  河蚌眯了眯眼睛,她又去讨好清玄:「清玄,嘿嘿,人家最喜欢你了!」

  容尘子啼笑皆非,将她拎小狗似地拎过来,低声吩咐清玄:「捡几个。」

  清韵只得捡了六个让清明背着,寻思着正好够她下顿吃。容尘子以食指触着橙汁,在小木屋上画了一道符,随后口中念咒,完毕之后结印将咒语打入符中:「这里会很安全,尽量别出小屋。待吾救出其他人,会来此处与你等汇合。」

  许老自是应下,待容尘子等人出了门,就将小木屋死死关上。【虾米文学

  河蚌蹦蹦跳跳地走在叶甜身后,突然她足下一动,身似流光,直扑走在最末的清书,地底突然涌起一阵黑风,牢牢裹住清书所在的位置,容尘子持符在手,正要上前,却见眼前黑影突然呻吟起来,痛苦地扭曲。河蚌无声无息地脱出它的包裹,清书好端端地站在她身后,还有些惊魂未定。

  黑影冒出一股白气,不过片刻就结成了一坨冰块。河蚌歪着头去打量:「连雾都成精了!!」

  容尘子拧紧浓眉:「按理不可能啊,李家集风水不好,哪有灵力供这么多邪物安身呢?」他将封在冰中的雾妖收入符中,又将封放到收妖袋里,神色越来越凝重,「大家都小心些。」

  河蚌倒是不在意:「不妨,我施个护身的法门,这点小东西还是好对付的。」

  话落,众人只觉得身边环绕出一圈一圈的细纹,身体如沐春阳,暖暖的极为舒适。她这也不知道是何阵法,一旦开启,便与周围邪气都隔将开来,水纹与空气交接处可以明显看到细微的黑丝。

  前行两步,又有邪物靠近,但遇水而阻,似乎被冻住了一般。使清韵能从容不迫地将它们收入收妖瓶里。连叶甜也发现了内修的玄妙之处,放缓了步子靠她近些。

  河蚌跟在容尘子身后,很有安全感,从鼻子里哼气儿:「怎么什么鸡毛蒜皮的东西都能成精了!」

  第二户人家在长岗山脚,青砖房,朱红大门,家境看着似乎比许老家要殷实得多。容尘子知道这就是李家集米行李居奇的家了。他上前两步,举手敲门。敲门半天方见李居奇探出个头来,一见容尘子,他都快哭了:「知观……」

  五大三粗的汉子瞬间泣不成声。

  容尘子将他扶起:「好了,事情吾已知晓。实乃贫道之过。你家中还有何人?」

  李居奇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知观,出事之后我把米粮都分给他们了,我在做好事啊!您救救我,一定给我条活路啊!」

  他神智不清,容尘子只得将他扶进去。时日并不久,然李家的院子里居然长满了半人高的茅草。李居奇的大小老婆也颤颤兢兢地出来,大老婆生得胖,走到院子里,颤微微地叫了声知观。容尘子目露哀色,上前半扶住她:「你既已死,便该入土轮回,莫再留恋尘世了。」

  面前活生生的妇人立刻变了脸色:「知观!」她紧紧握着容尘子的手臂,容尘子语声沉重,「汝身已死,去吧。」

  只见他面前原本形容如生的妇人片刻之间脸色变青,随后竟长出尸斑,眨眼的功夫,竟如已死亡数日之人一般,已经开始腐烂。她身后李居奇的小老婆是李居奇买来的,长得漂亮些,如今早已花容失色。

恐怖的战利品,狗狗经血图片

哥哥我想要 狗想插人动态图

生肖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