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生肖>岳婿战斗力,盛世江山

岳婿战斗力,盛世江山

易学阁 2021-02-22 18:08:23 400个关注

  顾阳的理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伸出来,把她的腰搂住了她。「我是认真的,别闹了。」

  能接触到她的腰的手掌真的很烫,顾阳感觉他的抵抗力真的很弱。如果盛宴再被挑起,他的理智估计会高兴的跑到九霄云外,任由自己的身体肆无忌惮的追逐本能。

  盛宴看着他,眨着眼睛。「如果我是认真的呢?」

  古洋:「……」

  「哥哥不喜欢我吗?」

岳婿战斗力,盛世江山

  古洋差点被她激动了,发起者好像很好玩。一波又一波之后,他不忍心收紧那只深深地落在她腰上的手臂,她几乎全身都贴在他身上。

  他的声音很低。「你非得这么任性吗?」

  宴笑了,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退缩。她甚至主动吻了他的嘴。「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你喜欢的两个人一起做一些大家都喜欢做的事情。怎么能说是任性呢?」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做个正人君子,顾阳大概会怀疑那个人是不是男人。反正他还没反应过来,围在宴腰间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发力,把她整个人勾进了他的怀里。他抬起盛宴的脸,亲吻它。

  盛宴的配合度非常高。她抬起头,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虽然一开始没有反抗,但是有点生疏了。后来,她才能够跟上他的节奏。就连缠在他脖子上的手也顺着他的后背滑落,有意无意地摩擦着。

  谷阳的呼吸越来越粗。他努力让自己的思绪回到过去。他把两个人的身体微微分开,那双漆黑的眼睛带着某种渴望看着她。

  盛宴的嘴唇被他吻得有点红肿,露出了水泽。他清澈的眼睛此刻被水和光覆盖着。他再看他的时候,流露出一些迷人的魅力。

  顾阳的喉咙滚动了一些。

  这时,宴朝他笑了笑,整个人又聚拢了过来。带着一点调皮的恶意,她在古洋耳边呼出一句一句的调侃他:「哥哥,我还是要。」

  顾阳的耳朵「嗡」的一声,终于被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宴也对他说:「可是我觉得沙发太硬了。」

  顾阳终于把她抱了起来,宴体顿时一跃而起。她勾住男人的脖子笑了笑,然后抬头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去主卧好不好?」

  这个时候,顾阳已经照顾不了自己了。他顺着自己内心的欲望和身体本能,抱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大步走出客厅。

  客厅里,女人的粉色拖鞋被无情地扔在地毯上,昏黄的灯光让客厅格外安静,但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主卧突然传来一声难以忍受的惊呼。

  还是漫漫长夜。好像被遗弃在客厅的拖鞋要过很久才会有人出来收拾。

岳婿战斗力,盛世江山

  第四十六章

  陌生的城市在夜晚,遥远的天空显示出微弱的红光。城市的光害带来明亮的夜景,让整个城市看起来像一座不夜城。

  盛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红色的天空,手里拿着一杯温水,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她恍惚的时候,突然一双大手搭在她腰上,男人胸前贴着她的后背,胳膊往后一拉,她就倒在他怀里,被他紧紧抱着。

  「你怎么起来了?」古扬的下巴靠在肩窝上,沙哑的嗓音透露出饱腹感后特有的慵懒和性感。

  宴头微微后仰,笑着说:「睡不着。」

  「睡不着?」顾阳轻笑一声,转过头,细密的吻落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成功的让她颤抖。「你是说我不够努力?」

  他忍不住为这场盛宴挣扎了一下,但他的手臂锁住了她,让她无法动弹。她在顾阳面前一点本事都不够,只好用柔和的声音对身后的男人说:「我好累。」

  顾阳抱着她笑,把身体转过来,用美眸看着她,声音很温柔。「晚上这么累,怎么还不睡?」

  醒来后,他伸手摸了摸枕头。天冷了,把他吓醒了。他以为之前挥之不去的疲惫只是一场梦。幸运的是,他的心「咯噔」一下,看见她站在落地窗前。

  盛宴整个人投入他的怀抱,他的怀抱真的让人安心,只要靠在上面,就能感到踏实和满足。她微微闭上眼睛,对他说:「我在想小艺。」

  顾阳一愣,立刻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他打开壁灯,坐在床边。在柔和的灯光下,她是那样的乖巧柔软地躺在床上,温柔地看着他。

  顾阳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他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我也想他。没事的。案子破了,就可以把他从农场接回来。」

  宴是想着艺声,但她想的和顾阳想的不一样。她只是在想,怎么把艺声的事告诉顾阳,似乎不太合适。而最关键的一点是,顾阳忘记了那件事!

  你心里有没有忘记过?盛宴的事我不知道,但就她最后一次测试的结果来说,顾阳忘了。他怎么能忘记如此重要和关键的事情呢?

  他就不能问问把钱包给他的哥哥吗?

  过节的这个时候,我好像已经忘了我心烦的时候对古洋说了什么。为什么我一定要知道她是谁?他们和你一样,我愿意,但都是一日贪欢,留了名却只会增加日后的尴尬,还不如彼此共度一夜没有负担,将来的路会走一半就下来,没有人会干涉任何人的生活。

  但是,她没想到自己的未来会和顾阳有这样的纠葛。如果我早点想到,我就不会让英格送钱了.盛宴举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放在心里。晚上顾阳在床上,这个头疼又上来了,心里有事就睡不着。

  顾阳的手指在盛宴裸露的肩膀上摩挲着。在她的右肩后面,有一对蝴蝶形状的纹身,在雪白的皮肤上表现出奇怪的美感。

  盛宴被他的抚摸弄得酥麻,我忍不住抬头看他。

岳婿战斗力,盛世江山

  古洋:「你什么时候纹的这个?」

  宴略惊。「你是说我肩膀上的纹身?」

  顾阳点点头。

  盛宴:「很久以前,发生了什么?」

  顾阳瞥了她一眼。「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她。停了停,他又说:「挺适合你的。」

  确实是挺适合她的,一双翅膀在肩膀上,好像振翅欲飞一样,她平时很少穿露肩的衣服,一则是因为老师的身份还有肩膀上的刺青吧。

  盛宴有些莞尔,「怎么觉得师兄话中有话?」

  顾洋笑着也上了床,将她整个人抱进了怀里,「怎么话中有话了?我说的都是真话。」外表清雅,可骨子里却藏着叛逆。

  盛宴被他抱着,双手不安分地摸上了他的腹部,顾洋一只大手将她不老实的手捉住。她却仰头,那双眼睛带着几分调皮,不怕死地撩拨道:「我很喜欢师兄的腹肌哦。」

  顾洋眼睛微眯,语气带着几分危险:「还想不想睡了?」

  盛宴十分无辜地回望他:「我倒是想,可睡不着怎么办?」

  顾洋那双深沉的眼睛盯着她几秒,然后笑了笑,原本就已经抱成一团的两人蓦地换了个姿势,盛宴被他压在了身下。

  他的眼睛带笑,可呼吸已经变得粗重,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试过像现在这样不知分寸,只想放纵自己的情|欲了。

  他伸手,修长的手指将身下女子的睡裙衣带轻轻一扯,就已经露出了大片如玉般的肌肤。

  他低头,几乎虔诚地烙下热吻,原本的一片白皙染上了粉红,他的唇缓缓上移,贴在女人的柔软的红唇上,两人呼吸交缠:「怎么办?我来告诉你该怎么办。」

  唇舌相缠,男人和女人再度交缠在一起。

  男人似乎尤为偏爱她右肩后的刺青,炽热的吻落在上面,接着就是吮吸,盛宴的身体被他弄得有些敏感,这样被他微微逗弄,就有些受不住,想躲。

  可她坐在他的身前,他的手臂搂着她的腰,察觉到她的意图,就收紧了。他的唇依旧在她光裸的肩膀上游移,炽热的呼吸喷在上面,惹得她阵阵战栗。

  「不要。」她发出一声几乎像是求饶一样的呻|吟。

  男人的另一手将她一头长发拨至左胸前,吻着她的右侧耳垂,然后顺着优美的颈部线条而下,「嘘,别躲,你会喜欢的。」

  盛宴发现,男人要是认真跟她*的时候,真的是性感得要命,她几乎毫无抵挡之力。她整个人都软在了他的怀里,随他摆弄成什么样的姿势,他将她整个人放倒在床上,可身体的欢愉已经到了极限,她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动作,双手推着他的胸前。男人笑了笑,低头头蹭了蹭她已经汗湿了的额头,然后不容抗拒地将她的双手拿下,她的手腕被火热的手掌握住,按在枕头的两侧。

  她的呻|吟断断续续,最后有些承受不住,像是轻泣一般。

  「师兄……让我缓一缓。」

  男人性感的低笑在她耳旁响起,声息不稳,他在她的肩膀轻咬了一下,「不行,再等一会儿。」

  到最后,她只好放任自己在他的怀里软成了一滩水。

  陌城东方的天空已经泛出一缕红光,原本睡不着的人已经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安静入睡,而顾洋则是靠在床头几乎是看了一夜她的睡颜。

  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是他一直忽略的,可真要细想,却想不太真切。可昨晚最后一次他将盛宴折腾得累狠了的时候,她的手在他胸前推拒的举动,让他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记忆中,也曾经有个女孩这样推着他的胸膛,跟他求饶说不要了。

  顾洋之前觉得抱着盛宴想着过去的事情,对她十分不尊重,因此想都不愿意多想。可现在,他心里的感觉却原来越强烈,尤其是盛宴在昏昏入睡的时候,大概是嫌他动不动就碰碰她的行为打扰到她睡觉,她还睁开眼睛横了他一眼,咕哝了一句「你好烦。」

  可她才闭眼没两秒,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朦朦胧胧地抓着他的一只手指问:「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岳婿战斗力,盛世江山

大鸡巴上来观看 挺进女人的湿地

生肖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