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生肖>混沌神在现代,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

混沌神在现代,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

易学阁 2020-11-22 05:52:33 浏览量

  荣有堂笑着摇摇头:“太子这个称号能随便给吗?”

  我真的希望陛下能派所有可能的王子去守卫边境,但不要碰我们的殿下.韦杰暗暗低语,他是忠诚的,全力支持王庆。他不禁想:“信里写了什么.”

  荣有堂兴高采烈,清朗的声音告诉他:“殿下派了一个帮手来!”

  第188章会议

混沌神在现代,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

  “帮手?”韦杰吞下一顿大餐,紧张地问道:“谁?”

  “卓凯,凯哥。”荣有堂开心地笑了笑,说:“这下可好,再来一个靠谱的人!”

  “原来是卓主!”韦杰恍然大悟,慢慢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地捧起碗沿问道:“他刚在京北营升了上尉,为什么来西州?”

  荣有堂把信折好塞进袖子里。虽然王庆在信中没有提及此事,但他大概猜到了其中的内幕,但不便公开。他淡淡地解释道:“西州是个废城,我们这里缺人手,一个兄弟断了几个用处。殿下慈悲,特派凯兄相助。”

  “哦,我明白了。”韦杰点点头,扒饭的动作慢了许多。

  荣有堂拿着筷子,心思一动,突然停住了。韦杰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沉默不语的他,想了想,认真地说:“西洲军营虽然此刻连个影子都没有,但北郊军营是白手起家,东西都是人造的!凯哥来了,我们可以联手,但作为知府,民生放不下,衙门里什么都复杂。军营得劳烦你和凯哥。”

  ——卓凯家庭能力强。在他来之前,韦杰是王钦点的首领。人性使得韦杰此刻不免有了一些想法。

  虽然卓的才华出众,但只要容弟赞许我,他就会心安理得。韦杰生性大胆。他知道荣有堂重视自己,心中释然。他笑:“哪里,我只是个武术家,我有两个长处。那就帮帮卓大人吧。他在营里总是尽力而为,但他能拼搏,能佩服。”

  荣有堂给韦杰倒了一杯酒,推心置腹,真心实意地说:“我虽然学的是文学,却是在北影受训的。当时在一个大锅里吃饭,现在在西洲。我一直把你当兄弟。最近一天一夜都在想,一直很担心。真的很怕错过你的未来。”

  “你在说什么?”

混沌神在现代,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

  韦杰抢过酒壶,给荣有堂倒了一杯,粗声反驳道:“且不说我们是奉殿下之命来的,就算殿下不命令我,我也愿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哎,这几天帮助救灾,赢得了很多人的感谢。我说的时候不怕你的笑话。我觉得很激动,很开心!”

  这些人热心勇敢,往往乐于助人,乐在其中。

  “戈伟是个英雄!”荣有堂赞不绝口,举杯,两人酥碰一声,仰脖畅饮。

  “可惜我读书笨,注定得不到一个名气。我只能享受人民的爱,如知府之光。”韦杰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他的感受。话音一转,他忧心忡忡地提醒道:“不过,戎狄,北郊大营虽然无中生有,建设进度也很快,但这是陛下的主动,殿下是统帅,各方面的财、物、人都解决了。说实话,西州衙门还是挺穷的。哪里能拿到钱和材料还有人?聪明的女人不做米饭很难。”

  荣有堂放下筷子,默默上汤。他从来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被别人伺候。他沉思良久,严肃地说:“是的,没有钱和人力的痕迹。而且,我必须事先得到州长的同意。如果齐王反对,下面的事情就不能进行了。”

  “齐王会同意吗?”韦杰对此表示怀疑。他带头吃,慢慢喝,活血。他摇摇头,叹了口气:“我第一次去省长衙门的时候,我们参观了房子。呆了不到半个小时,齐大师就下了逐客令。这真的非常非常简单。”

  回忆起齐少柱的言行,荣有堂乐呵呵的解释道:“救灾固然重要,但怪不得他。如果我们晚来一两天,城外的废墟可能会冻死,饿死灾民。人命关天。他是省长,当然着急。”

  “说到这里,我总觉得齐大人,他……”韦杰吞吞吐吐。

  荣有堂心知肚明,心平气和地说:“只要他不偏不倚,为人正直,其他都不重要。当务之急是有效处理灾情,清理办公桌上堆积的公务,让大人不会以为我只会说话。”

  “确实如此。”韦杰点点头,不确定地说:“你是路酒祭祀的弟子,但他无意多管闲事。他的性格应该还算正派吧?”

  “家庭教师和大人的关系可以接受,但友谊是他们之间的事,与我无关。保留下级的职责。我目前只需要专注于管理西州。”荣有堂豁达的笑道,并不介意祁绍柱的亲热或冷漠态度。

混沌神在现代,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

  韦杰稍稍松了一口气,突然拍了拍额头说:“是的,我回来的时候,在前厅遇见了文世彩翠。他解释说,几名地方法官将进行例行报告。”

  “好吧!”

  “咳咳,容弟,你是不是应该请个参谋长什么的?我看到其他地方法官甚至地方法官周围有三两个“军事部门”韦杰小声提议。

  “暂时不必。其实文石彩挺不错的。他是本地人,勤奋上进,还能当副官,让我省吃俭用。”荣有堂坦言自己放了筷子,漱了漱口,说话也快了一点。他说:“易县的危房改造已经初步解决,但是那里的县长空缺,县长用来推脱,让人气愤。等我腾出手来,一定要治他!”

  “是啊,那个孙宪成,他有烂泥。”韦杰不屑地撇撇嘴。

  吃饱喝足,荣有堂起身拿着茶杯大步走向书房。边走边说:“我明天就把工作做完,后天去巡抚衙门把救灾的细节情况向齐大人汇报。关键是要弄点粮食和种子。”

  “怎么?”

  “屯帐无银,仓空。朝廷多年帮不了西州,只能借。”荣有堂无奈叹息。

  “谁送的?”韦杰提着酒壶,也去了书房。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我打算向邻国借钱。”荣有堂严肃道。

  几天后,河间总督衙门

  河间省管辖六个州的47个县,县长定期向省长下达命令。

  “你在这里等茶,我可以自己进去。”荣有堂告诉他的同伴。

  “卑职随叫随到。”文世彩伪装自己。

  "小心,我们将在偏厅等候."韦杰小声提醒了一句,然后领着他的人走进了偏厅。

  荣有堂点点头,因为雪冷,他骑上马,脱下斗篷,露出县令的长袍。他站得很高,温柔而英俊,风度翩翩。他在阁下的带领下步入会议厅,看了看:

  第一个主题是空的,下面两排高背椅和茶几,左边第一把椅子坐在白元,屌州知府,在岗位上看不到他,但见过他的侄子。两个中年人坐在他的手下。右边第一把椅子是一个脸红润,手臂大,腰圆的男人,挺英气的。上面提到的人都穿着县官袍。

  六州,缺一人。

  荣有堂第五次到了,他的出现,自然引起了大厅里喝茶的人的注意,纷纷转头看向新官上任三把火,表情各异。

  “荣大人,请坐,等一等。”你的领导荣誉伸出手来邀请你。

  荣有堂点点头,笑着递过去,算是见了自己的资深同事。他谦虚地说:“先生们好,我很惭愧,我迟到了。”

  “你是骑马的翰林知府?”右边第一个人很感兴趣地问,他的声音很大,说:“我彭,亳州知县,在西州的西南部。”

  骑马的翰林知府?

  荣有堂吃惊地转过头,彭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话的语气很清新。笑曰:“原来是彭主。很高兴见到你。我是荣有堂。”

  “很高兴见到你。荣师傅,过来坐。今天骑马非常冷。风吹来,嘶嘶如刀!”彭对充满热情,抱怨他一伸手,手背就冻裂了。

  “哦,你这不仅仅是裂伤,还是冻伤?是时候涂点药膏了,不然泡在水里会疼。”荣有堂顺势靠近,各占一个座位

  “就等天气转暖吧。”白元接过茶杯,慢吞吞地说:“彭大师和荣大师真像。他们总是不顾风霜雨雪,骑着马飞来飞去,让我佩服那些不擅长骑马的人。”

  “这位大人是.”荣有堂面对彭,明知故问。

  彭还没有回答,两个由下手的县令已经先后开了口:

  “这位是刁州知府白元大人。”

  “我不是听说荣老爷上任时在驿站上遇见了袁老爷吗?”

  荣有堂脸上的惊喜恰到好处。他早有准备,似乎恍然大悟:“哦,你是袁大人!唉,一开始被指示全速上班,半夜才到邮局。还好没有打扰元主的清梦。因为去了西州处理灾情,实在抽不出时间。第二天一早,我不得不请我的侄子转达我的问候。今天才认识的。幸会。”

  “很高兴见到你。”白元很温柔,说话很好,低头喝茶,非常自信。

  荣有堂年纪小,主动问剩下的两个同事:“两位大人叫什么名字?”

  “泸州知府,颜友木。”

  “滁州,滁奎。”

  荣有堂眉眼带笑,互相拱手,客套了几句,面对面坐着。

  ——今天过一段时间河间省的席位就基本定了。

  刚刚坐定,祁绍柱大踏步走进议事厅,表情肃穆,县令立即起身恭谨相迎:

  “下官拜见巡抚。”

  “拜见齐王。”

混沌神在现代,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

混沌神在现代 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

生肖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