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起名>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巅峰狂少),傅总的替嫁娇妻 小说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巅峰狂少),傅总的替嫁娇妻 小说

易学阁 2021-02-23 04:48:15 215个关注

  「嗯。」苏延权点点头,「郑卓,你让我带人去山上找伊宁。我不同意,因为我怕死。我,我就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村民死去。他们不欠我——」苏延泉知道,他以后不会再有机会见到苏正卓了。苏正卓醒来后,就想着跟苏正卓说清楚。他曾经抛弃过苏正卓,他不想。

  「我知道,所以后来你一个人来找我们,我和伊宁就有救了。」苏正卓不假思索地回答,「爸爸——保重——」苏正卓说完之后,终于大步走到了前面。

  苏延权以为是自己的幻听。当他抬头看向前方的时候,苏正卓已经走到了程一宁的身边,他很少在心里存了这么多年的压力下回去。

  不要放弃,不要酸,不要感恩。当时他心里只觉得百感交集。这是最好的结局,上帝对他不薄。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巅峰狂少),傅总的替嫁娇妻 小说

  你们都需要好好的。

  苏延泉在心里说道。

  「该登机了。」苏正卓走到程一宁身边提醒她。程一宁用现在的意识看着苏延权之前的站位。她看不见苏延权的身影,就不再看了,和苏正卓一起去了登机口。

  回到a市这边,不到三个小时就下了飞机。

  苏正卓在登机前已经给司机打了电话。他和程一宁下飞机后,没想到杨书远来接机。

  「你们两个怎么出去过年回来都这样?」杨淑媛刚才看到两人问得很夸张,程一宁本来想打车回去的,但是杨淑媛在,她又无法辨认自己,就挤出一点不好意思的笑容。

  「先去哪里?」杨书远见他有些冷场,就干脆转身问后排的苏正卓。

  「先把怡宁送回住处,等她换干净衣服再去医院检查。」苏正卓闭上眼睛休息。刚才杨淑媛看到两个人的时候,看得出两个人看起来都很累。他点点头后,向程一宁的住处走去,不再说话。

  程一宁本来想闭上眼睛休息,没多久她就上车了。她觉得自己左上腹部的疼痛越来越明显。之前只是飞机上隐隐作痛,她感觉腹部的疼痛传遍全身。她把手放在腹部,想转移注意力。

  「伊宁,你怎么了?」苏正卓之前被小吴警告过,所以苏正卓下飞机后特意坐在后排。这时,程一宁搬了下来,他并没有完全放松。他觉察到了之后,早已睁开眼睛向程一宁望去,只看到她蜷着身子,右手放在腹部,脸上已经很不舒服了。

  「郑卓,我肚子有点疼——」程一宁虚弱地回答。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巅峰狂少),傅总的替嫁娇妻 小说

  "树很远,先开车去最近的医院."苏正卓指挥的人心惶惶。

  好在路况很好,杨淑媛一路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医院。

  到医院时,程一宁已经痛得休克了。

  车还没停稳,苏正卓就打开车门,把程一宁从后座抱起来,往急诊室跑去。

  脾破裂引起内出血,既往出血较少,感知不明显。这么久了,腹腔积血越来越多导致休克症状,要马上手术。

  值班医生没多久就确诊了,应该马上给程一宁安排手术。

  幸好杨书远跟着,杨书远跑前跑后安排付款事宜。自从程一宁被推进手术室后,苏正卓仿佛被掏空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手术室前等待着。

  「积血很严重,过几个小时就很难说了——」他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主治医生的话,身上的冷汗一颗颗冒出来。上了飞机,他注意到她似乎不开心,但回想起来,他只觉得后怕难以想象。

  程一宁从手术室介绍到入住病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杨淑媛本来是想过来当马车夫的。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他跑前跑后太累了。他和周约好了晚上去。他不想告诉周,他怕周事后会责怪他,所以他忍不住告诉周实情。果然,周问医院的时候挂了电话。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巅峰狂少),傅总的替嫁娇妻 小说

  程一宁从手术室介绍来就一直在睡觉。医生告诉苏正卓没有什么大问题,他就放心了。

  「郑卓,肖磊马上就来了。你为什么不先回去休息一下?我将暂时和肖磊在一起。」相识这么久,杨淑媛还是第一次见到落魄的苏正卓。他不仅衣服脏了,左眼还缠着纱布。整个下巴绿得通红,压着胡渣,整个人精气神差,就开始求婚。

  「没什么,伊宁醒了我就回去休息。」苏正卓的声音还能沙哑。他说完后,仍然看着病床。

  杨舒的远见完全被说服了,他放弃了。

  没多久,程一宁醒了一小会儿,大概是麻药的力度还没有完全消退,稍微转了一下,又睡着了。

  杨书远见程一宁没事,就出去在医院门口迎接周。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周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就急切地抱怨道。

  「没想到伊宁脾脏破裂,不知道怎么做。等她醒了,可以再问——不过幸好她没事——」杨淑媛有些内疚地回答,然后带着周去了住院部大楼。

  「你不是说苏正卓在吗?一见易宁,也就没什么好事了。我先问问他。」周是个急性子,还没来得及问程一宁住哪儿,他先开口了。

  「好吧,但是我觉得郑卓似乎太累了。也许他们去了偏远山区的某个地方。」杨书远点点头,回答道。

  他们一边说,一边很快走回程一宁住的病房。

  不到十分钟,没想到苏正卓睡在程一宁边上,还有些分泥印的右手则是一直握着程宜宁没打点滴的左手,脑袋微侧,有纱布包扎的那边正好枕靠在床单上,这样把伤口压在下面,似乎也不觉得疼。

  「他怎么也睡着了?」周小蕾过来的路上还是对苏正卓颇有意见的,直至到了病房里见着苏正卓胡子拉渣的趴在那里睡过去了,语气倒是收敛了点,不太自然的问起了杨树远。

  「我也不清楚,他应该是太累了。就让他先趴一会吧。」杨树远无奈的摇摇头,之后走到苏正卓身边轻轻喊道,「正卓,要不你先去休息吧?」

  杨树远一连喊了好几遍,而且手上也是用力的去掰苏正卓的手心,未料到苏正卓都是毫无知觉,而且手劲也没有送掉分毫,杨树远试了几次便干脆放弃,和周小蕾一起在旁边的沙发那边坐下来,安静的等待起来。

  程宜宁到第二天早上就醒了过来。

  「宜宁,你终于醒了?」周小蕾晚上也就靠在沙发上过了一夜,醒来觉得浑身酸乏,她刚才外面买了小笼包回来,就看到程宜宁虚弱的挪动了下,立马无比欣喜的喊道。

  「小蕾,你怎么在这?」程宜宁不甚清醒的应道,原本想抽手回来,未料到苏正卓依旧发紧的拽着她的手心,她甚至不能抽手回来,她一连试了数次,发现毫无作用之后才放弃。

  「树远说你脾脏破裂做了手术,把我吓了一跳。你们两个跑去哪里了,怎么弄成这样?」周小蕾无比好奇的问道。

  「我现在没事了,你们熬了一个晚上也早点回去休息吧。」程宜宁看出杨树远和周小蕾也陪在这里守夜了,不无歉疚的应道。

  杨树远看出程宜宁还是虚弱的很,知道周小蕾这个话茬子一打开就很难收回来,反正眼下也看到程宜宁没有大碍了,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周小蕾给拉回去了。

  「我还没和宜宁好好说会话呢?」周小蕾被杨树远拉出病房时还不情不愿的。

  「正卓一会就醒来了,你先等宜宁和正卓说会话,我们晚点再去看他们。」杨树远连哄带劝的应道。

  「这样――那也行吧。」周小蕾这才勉强同意下来。

  周小蕾和杨树远一走,病房里立马就安静回去。

  程宜宁又侧头过来看了下趴在床沿边沉睡的苏正卓,她也留意到苏正卓伤处的那侧挨着床沿,也不知道会不会压到伤处,这才继续去喊了几声,想把他喊起来去旁边的陪床那边去睡。

  不过苏正卓睡得实沉,不管她怎么发出动静,他都没有醒过来,唯有握着她的右手继续下意识的拽紧了些,她尝试多次无果后便干脆作罢。

  程宜宁一个人躺在病房里,实在无聊的很,想要起来,微微挪动了下就觉得腹部上传来隐隐的痛楚,毕竟刚做完手术她也不敢乱动,便又干脆躺回去,加上自己的右手还是被拽在苏正卓的手心里,捂得这么久了,还带着他手心特有的糙意,她冰冷的手心也被他捂的发热起来,她此时心头再想到苏正卓的名字,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平和宁谧起来。

  劫后余生,的确是让人能想明白很多事情的。

  一直到那天下午,苏正卓才醒了过来,睡得太久了,他刚醒来时稍微翻动了下,还是一动不动的趴回到那里,好一会后他自己抬头去看,正好对上程宜宁的目光,他这才下意识的一怔,原本还握着程宜宁的手心才松了回去。

  「你醒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我要不要去叫医生过来?」苏正卓身子还没站直回去就无比紧张的问道,前一刻还睡意惺忪的脸上立马就紧绷起来。

  「我没事,不用去叫医生了。」程宜宁的手心被苏正卓同个姿势握太久了,抽手回去时还是酸麻的可以,她自己一边说着,下意识的去揉自己酸麻的右手。

  「哦,那就好。」苏正卓也明显舒了口气,不过随即又见着程宜宁把被子掀开一点,似乎要努力坐起来,他立马无比紧张的上前扶着她,「你要拿什么,我去帮你拿?」

  「我想起来――」程宜宁小声应道。

  「刚动完手术,还是不要下地了,要是牵扯到伤口就不好了。」苏正卓这方面的常识明显比程宜宁要好上许多,虽然是走到床头扶着她点,不过还是没有让她下床的意思。

  「我――要去洗手间――」程宜宁支支吾吾的应道,原本没有血色的脸上才难得有点红晕泛回来。

  「哦。」苏正卓的确是没想到这一点,应了一声后才笨手笨脚的帮程宜宁盖着的被子挪去,之后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坐起来,生怕一不小心会碰到她的伤口,程宜宁被他这么如临大敌的伺候着,反倒是浑身不自在起来。

  「我没事。」她继续小声提醒起来。

  「小心点总归是好的。」他也没有理会她。

  先前原本以为终于是劫后余生的了,连那样没有尽头的黑暗都熬过来了,他是好不容易歇了口气,未料到在车里看到程宜宁毫无预兆的休克过去,那种真实恐惧的感觉,他此生已经刻骨铭心的不想再经历了。

  程宜宁小心翼翼的从洗手间里回来后,看到苏正卓还是一丝不苟的呆在房间里,她想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道,「我手机还没买回来,你帮我发条短信给周小蕾,让她发个唐绪江的号码给我。」

  ☆、第85章

  苏正卓先前已经来回翻过那座山,重新跑回到塌陷进大半的蒋里山前,他也顾不得去认以前走过的踪迹,看到有可以攀爬的地方就疾步上去。

  「宜宁!卓央卓玛!」山上继续有碎石滚落下来,整个山体都在继续震动着,有些巨石砸落下来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好在他手脚麻利,好几次都堪堪避过了空中翻滚下来的巨石。

  他一个人在山上不知道行走了多久,没多久暗沉的天色愈发漆黑起来。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巅峰狂少),傅总的替嫁娇妻 小说

男朋友说想在阳台干我 留学女黑人3p小说

起名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