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起名>压在身上又亲又摸婬娃,保姆的胸好大我把他吸了

压在身上又亲又摸婬娃,保姆的胸好大我把他吸了

易学阁 2021-02-21 22:36:14 174个关注

  两边几十万人,不自觉的用拳头紧紧的握着,虚空上两个人的胜负决定了战争是否会继续…

  微风吹过天空,带来冷风…

  「你下手很狠……」刘枫脸色发白,缓缓低下头,看着从左肩到腹部的恐怖伤口。血浸透了所有的黑色长袍,一滴滴的血顺着他的脚底流下来。划掉空白.

压在身上又亲又摸婬娃,保姆的胸好大我把他吸了

  这么恐怖的伤,要不是刘枫的珠儿天性和再生的力量少,恐怕他早就倒下了.

  碎鲸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沉默了很久。嘶哑的声音。轻轻展开.

  「你赢了,黑刃大师……」

  柔和的声音。被微风带着,淡淡地传进人们的耳朵…

  气氛突然僵住了.

  墙上,阿耳忒弥斯松了一口气,握紧的拳头终于悄悄地松了下来……

  天地沉默了一会儿,欢呼震动了整个世界,从城墙之上滚了下来…

  「黑袍大剑师!」

  「黑刃大师!"

  不知道是谁喊的,掀起了一股响彻云霄的洪流…

  整个要塞城,在这一刻,陷入了饮酒的海洋…

  持续了三年的生命区与冥府区两股力量的信仰之争,最终完全在出生的黑袍大剑师手中结束…

压在身上又亲又摸婬娃,保姆的胸好大我把他吸了

  一路走来,黑袍大剑师的行动赢得了无数人的狂热崇拜…

  戈壁对抗沙族法则,强者将解决克立克斯城毁灭的危险!

  千里来援,解铁木岭之危!

  与妖王奥马尔两战,两胜!

  结合三个壮士的力量,斩杀影龙王普萨尔!

  一阵狂风暴雨,惊魂未定,无人敢抵!

  谁控制了海浪,谁就赢得了战争!

  一个足以镌刻一部史诗的传奇事件,让那股洪流再次变成了滔天的声音……

  看着鲸鱼退出来认输,刘枫也松了一口气,脸色苍白的笑了笑,声音嘶哑的说道,「如果你不认输,也许我就撑不住了……」

  「谢谢你刚才的好意。碎鲸以后会找机会还你的。刘枫,祝你早日进入法学领域!」破鲸随口笑了笑,向刘枫鞠躬,潇洒地转身,淡淡地对撒旦说:「我输了,你要是不满意,去找大人告诉你自己,但是去!」说完,不理气急败坏的撒旦,一挥手,直接转身向南方的天空扫去…

压在身上又亲又摸婬娃,保姆的胸好大我把他吸了

  但稍一犹豫,克里也迅速追上了…

  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刘枫默默点头,对暴怒的撒旦冷笑道:「撒旦,你还不撤军?」

  因仇恨而脸色苍白的刘枫,用撒旦的袖子猛翻……

  看着撒旦的转身,刘枫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

  就在阿耳忒弥斯等人如释重负的时候,变故突然升起…

  转身走了几步的撒旦猛的回头,一扫身体,疯狂的扫向虚空上的刘枫病,手里拿着镰刀带起淡淡的死亡气息……

  「现在杀你还不晚,妈的!」英俊的脸庞,充满了怨毒的狰狞,身体闪电般暴冲向虚弱的刘枫……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阿尔忒弥斯等人一怔,旋既脸色大变,但碍于距离,却只能脸色苍白的望着那把划破虚空的死亡镰刀

  看着暴发户撒旦发难的样子,刘枫心中愤怒,嘴角也不得不溢出一抹苦笑,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无视法律强者的信誉.

  就在死神的镰刀离刘枫的脑袋只有一箭之遥的时候,一个白色的影子浮现为一个诡异的虚空,一只细长的手掌泛着浓烈的血腥气,轻轻的握着手中的镰刀……

  「不愧是冥王星的垃圾教出来的,脾气和他一样卑鄙……」一声微弱的冷笑轻轻响起.

  看着那个赤手空拳打他的白裙女子,撒旦的眼瞳突然缩了一下…

  第三卷大决斗

  第五百二十章玄女的恐怖

  看着那个赤手空拳敢反抗镰刀的白裙女子,撒旦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满是惊恐……

  城墙之上,阿耳忒弥斯等人也被这一幕震惊了,嘴巴微张,宣告着心中的震惊…

  死亡撒旦是谁?那是诸神和大陆的规矩。强者在前三,哈迪斯有望成为主神级别的种子强者。即使是在规则强者中排名第一的炽焰天使迈克尔,也无法徒手抵挡噬魂镰刀的砍杀.

  但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女人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姐姐.那么,那不是和刘枫在一起的女人吗?」望着熟悉的白色裙子,绿可儿皱着眉看着柳眉,轻声说道。

  「嗯.是她。」阿耳忒弥斯微微点头,沉思着,「难怪她有问题。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彪悍。恐怕她的实力不会比炽天使迈克尔逊色……」

  「好先进的隐藏气息的方法,在我们眼皮底下住了这么久,我们都没有发现,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没听说过大陆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女法?」希典琳脸色微微凝重,沉声道。

  「我不知道,虽然大陆不知道有些偶尔会得到法律的来源然后选择隐居的强者,但是如果有人晋升为法律,整个大陆的法律应该都会被感应到,但是在最近的一千年内,除了几年前可儿的觉醒法之外,从来没有人能够进入法律……」阿尔特弥斯摇摇头,感到困惑。

  「这个女人似乎和刘枫挺熟,但她不是敌人……」绿克洛伊有点幸运,一个可以徒手抵抗撒旦的男人。想想她的恐惧.

  「嗯.阿芙罗狄蒂大人出来后。问她,以她的见识。应该知道这个女人的来路……」佳能建议。

  他们微微点头,再次将注意力转向虚空…

  玄女依旧无动于衷,即使此时头顶上挂着一把致命的镰刀,那平静的模样依旧不变,变成了一个脸色苍白的撒旦,在他眼前被黑眼睛扫过,嘴里是嘲讽,另一只手带着淡淡的血气,直接无视空间的距离,就这么直直的印在了撒旦的胸口.

  手掌。s劲,吐槽!

  「砰……」一声闷响,撒旦的身体暴退,连抢武器的时间都没有,于是他白退了几十步.

  站好,撒旦擦掉嘴角的血,恐惧地在他的瞳孔里跳动。眼睛盯着正在慢慢搓着手掌的白裙女子,嘶哑地说:「你是谁."

  收起白色的丝绸,轩女轻轻抬起眼睛,那双被黑色覆盖的眼睛爆发出来,让伟大的杀手撒旦为他的冷战而颤抖…

  「怎么拍的?」打开眼来,瞧得玄女的身影,刘枫一愣,旋既大感麻烦的苦笑道。

  「我再不出手,你的魂便要被人收走了…」玄女淡淡的道,眼睛扫了一下苦笑的刘枫。道:「你死了,也无大碍,可谁来救柳大哥…」

  「呃…你真直接。」刘枫耸了耸肩膀,对玄女地坦白有些无语。

  玄女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那手中抓着的镰刀,忽然狠狠的对着撒旦掷甩而去…

  黑镰划破虚空,带起尖锐的破空风声…

  手掌闪电探出,狠狠的抓住镰刀刀柄,其上传来的巨力,却是让得撒旦退后了两步…

  「反映挺不错的嘛…」瞧得撒旦的身手。玄女颇感惊异的挑了挑眉,玉手微握,纤细地玉指尖上跳动着淡淡的血气,眼睛在撒旦身上扫了扫,嘴角忽然的噙上一抹冷笑:「竟然是双法则之力?真是少见。能留一道法则之力给我研究下吗?」

  「疯女人。做梦!」闻言,撒旦脸色铁青。怒骂道,体内的两道法则是他实力的源泉,哪可能分一道出去…

  「一道嫌少了么?那便都留下来吧…」玄女微偏着头,对着刘枫道:「站远些,让我试试这位把你打得狼狈不堪的死神有何了不得之处…」

  「你搞什么?别玩了,要是暴露了你的身份,我们会有大麻烦的…」闻言,刘枫颇感头痛,苦笑道。

  「放心吧,这里还没人能把我逼到那地步,也还没人有实力分辨我的能量…」玄女自负的道:「给我二十回合地时间。」

  「…」望着脸色平静,不过眼瞳中却是跳动着淡淡杀伐的玄女,刘枫无语,这女人纯粹是手痒了,骨子里的杀伐,就算是被封印了万年,依旧是那般浓郁…

  「大姐,您老悠着点,千万别露馅了,你不为我们着想,也为柳剑前辈那等待在夜阑大陆的残魂想想吧,他可是等了你万载岁月了…」刘枫低声苦笑道。

  一听到柳剑两字,玄女那淡漠的脸色也是微微解冻,道:「恩,放心。」

  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刘枫这才拖着疲惫地身子,在阿蒂米斯两女那紧张的视线中,慢吞吞地降下了城墙…

压在身上又亲又摸婬娃,保姆的胸好大我把他吸了

嗯 啊 快点 嗯受不了了 黄色小说看了下面秒湿

起名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