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起名>忘羡全肉,叶问女主角

忘羡全肉,叶问女主角

易学阁 2020-11-22 02:33:00 浏览量

  当然,你去一个地方,就得去顶楼,这也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

  可见在祝阳之后,这家伙出现的身份很明显。因为即使站在漂亮的女生联谊会里,她也是最显眼的一个。

  更别说强大的气场了,看着他们之后,就等着有人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下意识的站直身子。

  朱阳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剪贴板,上面有面试名单,资料,照片。

忘羡全肉,叶问女主角

  便道:“我们开始吧。”

  第一个穿校服长裙,留着长直发,气质时尚的女生走上前来:“我叫XXX,请多多指教。”

  面试正在有序进行。朱洋还记得高中时候的联谊会成员。毕竟她现在还在联系。

  就算出国留学,也差不多回来了。我时不时邀请竹阳出去玩,也邀请了大型节日派对。祝阳每次都没有拒绝。

  所以筛选结果和当年一样,当年不能入选的现在也不能入选。

  终于,剩下几个人的时候,一个卷发女孩走了出来。

  “我姐姐不错,我叫何,今年高二了。”

  有大二也不奇怪。不是每个女生都想在高一的时候加入女生联谊会,一开始难免会对这个群体嗤之以鼻。

  但是经过一年的观察,发现这个群体在学校的优势很明显,朱阳就是这样一个称职的领导。对他们来说,先挑后选真的是一件好事。

  团结起来的联系和能量不可低估。

忘羡全肉,叶问女主角

  即使为了自己的学业和未来,也不能把这比作女生的跟风,后悔再加入。

  但是第二年加入的,除了少数特殊原因,或者能冷静观望那么久的,一般都会筛选。

  不是祝扬小心眼到这个地步,而是一个人对事物的判断衡量速度,是他能力的一部分。

  能迅速掌握情况和行动,比跟风强多了,而且就算你观望,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或者魄力,不招的时候可以直接找竹阳申请入会,竹阳看着办。

  不是头就是尾,中间跟风的不是朱洋带的。

  眼前这个女孩对祝阳没有印象,应该是上辈子也没有交集。

  朱洋看着她的脸,皱着眉看着手里的照片:“面试不能化妆,照片也不能修饰得很漂亮。没人告诉你吗?”

  没有简单的价值观禁止女生在学校打扮。即使不如雷阵雨埃利斯顿商学院所有人的比较,富有的学生也愿意为自己的形象买单。

  这姑娘妆容精致无痕,照片自然。和真人比,问题不大,之前筛选的人一时忽略了。

  但是朱杨不会错过的。她对满脸通红的女生说:“你要么现在卸妆,要么把面试时间给下一个人。”

  女孩脸上闪过一丝屈辱的愤怒,但她知道朱洋在学校是什么样的人,不敢得罪。

忘羡全肉,叶问女主角

  我只能屏住呼吸争辩:“我没有夸张到变脸吧?”只是稍微修改一下,不是北电入口面试。这个要求太苛刻了。"

  按理说,都到了祝阳这一步,其实很多事情在她眼里都没有叫。

  但是,她一直致力于联谊会,即使不得不离开,她也选择了一个满意的接班人离开。

  再说了,这个文案,她猜对了切入点在哪里,也没拿大人的架子。

  反而让自己按照高中的逻辑。

  于是她放下签名版,把手肘放在桌子上,双手交叉,看着女孩笑了。

  “你错了,应该是北电的入学面试。我怎么能严格呢?”

  她没有回头,只是用手指微微向后指了指:“看看在场的会员,哪一个低于娱乐圈的平均水平?”

  确实如此。竹阳的女生联谊会成员都可以随便拉一个出来,更别说太满了。相比大多数只能用滤镜按脸吃饭的网络名人,他不知道哪里好。

  是不是之前一直和她讽刺女生联谊会最低门槛的钱琳,一直没有在主持界红起来?

  “能进联谊会的人,如果以后打算在圈子里发展,那我可以保证至少面值不会被刷下来。”

  “这是我的标准。我要独一无二的美,所以不要在我面前报侥幸。”

  虽然祝阳的话很恶毒,但联谊会的人听了却大有光彩。他们觉得她太苛刻了,更重要的是保持自己圈子的高标准。

  一切一次次妥协,标准降低。有人能晚点进来吗?

  然后有人说:“这个规则从一开始就写进招聘海报了吧?而且还是最显眼的地方,别说你没看到。”

  “所有人都这么做了,但你耍了花招。如果你通过了,你会对别人公平吗?”

  “不要不服气,受访者没有化妆,现在我们都是素颜。现在坐在这里的是整个姐妹情谊的真正价值。”

  “虽然考核标准很多,但面值是大前提。如果你已经高二了,你会不知道这些吗?”

  “还不如新人懂规矩。面试前退后一步,卸妆继续面试。当然,你可以拒绝,然后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们招募新的。”

  女孩见这么多人在一起,红着脸退到了一边,也没有离开,委屈巴巴的从包里拿出一条卸妆棉毛巾,但在祝阳采访最后一个之前,他又照顾好了自己。

  但等她回到面试点,朱洋直接说:“行,不合格。”

  不是说女生长得那么丑,其实挺好看的,只是达不到朱阳的标准。

  而且这次面试,女生很多,但是真正合格的不到五个,可见最终失败的绝大多数。

  女孩听了朱洋的话,突然很努力:“你骗人太多了。”

  看着她忙了这么久,结果是消极的,看着祝阳的女孩眼里充满了吞噬她的愤怒。

  朱洋道:“你对我的决定有异议吗?”

  她直直地看着那个女孩,咄咄逼人的目光闪烁不定。

  别说她是普通学生,就是女生联谊会里也没人敢质疑朱洋的决定。

  面试桌有五个人,但其实只有朱洋一个人能做主,只有她一个人说了算。

  朱杨没有理会对方,看到她低头。直到这时,她才惊恐地伸出手,对在场的人道:“好了,各位,谢谢大家今天来面试。”

  “经过这次面试,相信大家都明白了筛选标准。没考过的女生不要灰心丧气。其实你已经很擅长进入这个环节了,但还可以更好。”

  “每个人不成功的点,都可以通过努力弥补。希望这一次能被大家作为动力。期待明年的面试再见到你。”

  这并不是祝阳客气的欺诈,事实上,已经到了这一轮,确实已经非同寻常了。

  成绩、艺术、情商、交际智慧都可以学会成长。即使有先天的价值观,这些女孩子既然基础好,家庭好,自然也有可能通过专业的调养和锻炼得到提升。

  不是刚开始筛选出来第二年才进的例子,那些女生也尝到了美颜保养的甜头,以后的生活习惯都很健康。

  这也是朱杨被无数人诅咒的原因,但追随者总是更多。和她在一起,不管动机如何,但最后的结果总是良性的。

  反正不成功的女生自然失望,但她们是这个学校女生的头。他们只是大一新生,自然不擅长演丑。要么是他们不愿意,要么是崔头受挫,要么是他们带着执拗的意图离开体育馆。

  朱洋正要通知被选中的女生,这还不是最后一步加入社团,突然注意到一个冷冷的视线。

  朱阳的感官有多敏锐?出于恶意和直觉,突然回头,直接把视线接了个正着。

  只是那个女孩,眼里满是仇恨,看着朱阳的眼神仿佛是仇人与杀敌。

  眼睛中毒了,和高中女生没有经验没有关系。就像是另一个人。

  在这个女生出轨之前,她的小心思被戳破,直接拒绝。她虽然愤懑,但还是停留在少年丢脸的层面。

忘羡全肉,叶问女主角

忘羡全肉 叶问女主角

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