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解梦>嗯,啊,好大,好长,皇上的手指在公主的花缝游走

嗯,啊,好大,好长,皇上的手指在公主的花缝游走

易学阁 2021-02-22 03:13:22 258个关注

  然后长喜的眼睛亮了,「做吧。」

  .似乎有点不对劲。

  秦槎:该死,杀了他。这个祸害已经没有必要的任务了。他是浮云!

  秦茶正在认真考虑「直接杀病人」的可行性。原本明亮的大厅一眨眼就突然陷入黑暗,放在凹槽里的蜡烛瞬间全部熄灭。

嗯,啊,好大,好长,皇上的手指在公主的花缝游走

  黑暗来得如此毫无准备,即将被空中战争引发的压抑和紧迫感也瞬间蔓延开来。秦桧微微蹙眉,问道:「怎么回事?」

  长溪在黑暗中轻声回答,声音里带着微笑。「四个方向的三座塔要毁了,法轮功彻底毁了。猫头鹰应该很快就能攻击并摧毁中央灯塔了。」

  秦桧:「枭鸟怕光。他们是怎么摧毁其他灯塔的?」

  「它总能带动不怕光的人。」

  她终于觉得世界即将崩塌,她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修圈应该是世界的结局剧情。

  秦桧松开了囚禁常的的手,又把姚临行前的酒递到了她自己的单架鼻梁上。视线突然变得清晰。她只是盯着常得意的脸,翻了个身,盘腿坐在他身边,问:「你是要修法,还是要被猫头鹰吃掉?」

  「当然,修法。」

  「好,你要多久?」秦桧挺直了腰板,摸了摸抛在身边的重剑。她没有看昌熙,而是以极大的决心盯着前方黑暗中的变化。「我会保护你的。」

  而这句话刚落,就已经有猫头鹰来了,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发起攻击,不过在一两分钟内,速度真的是惊人。

  秦桧举起剑,毫不犹豫地向前一跃,扫剑斩腿。

  跳下来后,秦桧单膝跪在地上,当动作停止时,疼痛席卷了所有疼痛的神经,感觉呼吸都很痛。

  龙希河起身落在她身旁,指尖燃着火光。然后,只在秦桧的剑上开了一枪,一声低哼,他指尖和刀锋所击之处的火光仿佛被赋予了生命。她像火龙一样「刷」着下游的刀刃,整把剑都裹上了一层火。

  秦茶很少发呆。昌熙已经伸手帮她把太阳穴边凌乱的碎发卷起来贴在耳朵上。「我来修圈,你来保护我?」

  这一瞬间的温暖让秦桧看向龙锡河,他的脸上在火光中有着难得的平静神色,灰色的眼睛里有着温暖的光芒。

  「我的将军,」他吻了吻她的嘴角,然后后退。「我也会守护你。」

  他一直没能在这样安静温暖的场景下完整的说完这句话,却被秦茶无情的推开。她手里拿着一把火焰包裹的剑,被雷穿了,利爪就要把龙细河背上的猫头鹰穿过心脏,烧成灰烬。

嗯,啊,好大,好长,皇上的手指在公主的花缝游走

  无数猫头鹰蜂拥而至。他们被光的威慑力吓到了,却要为灭圈杀公爵而死。

  关键时刻不想陪长喜还爱着对方的秦茶,很无情:「你去搞定。」

  秦桧手里拿着剑,镇定地站在昌熙面前,背上坚韧而笔直,刀锋坚不可摧,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身受重伤而死,快要没油的人。

  龙的耳朵里全是尖尖的鸟叫声,他还能清晰地听到秦茶的冰冷中饱含着柔和情感的声音。

  「我在看着你。」

  够了。

  世界就够了。

  龙羲闭上眼睛,手指间有微弱的光亮。然而,一瞬间,光线变得越来越亮。在一个严酷的时刻,它席卷了他的全身,照亮了一大片黑暗。

  这种光太强了,100米以内的猫头鹰都在哀悼中化为灰烬。

  秦茶被这壮丽的景象惊呆了。蓦然回首,只见龙锡河葬身烈焰之中,仿佛感觉到秦茶在看着他。他微微飘下,身后交叉着一条火凤般的长尾巴。

  他被埋在火里,但他的黑袍和碎发依然可以在红色的火焰中飞翔,他甚至可以留在她面前,给她一个拥抱。

  她没有被烧伤的感觉,也没有因此而烧伤。她似乎只是在拥抱光明。

  「钦察,」他在她耳边低声说,「我会给你世界之光。」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那之后的一瞬间,他变成了天空的光芒,在她周围散开盘旋,只一会儿,便凝聚成耀眼的光芒,冲向殿顶的夜明珠,然后绕着弧形塔壁高速游动,一座明亮的殿内所有的蜡烛都燃烧起来,再次点燃。

  秦桧震惊地看着她面前的风景。她不知道自己是迷失在如此美丽的风景里,还是迷失在病人莫名其妙死去的事实里,还是迷失在他最后温柔的话语和眼神里。

  不.等等!等等!

  她的病人死了?

  这样挂电话?

  卧槽!

  我给你世界之光,

  每个人都变得轻盈,

  除了你,

  我被囚禁的地方。】

  第十三章鬼火照明(1)

嗯,啊,好大,好长,皇上的手指在公主的花缝游走

  秦桧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治疗室爬出来,直接去主任办公室拉出一张换任务申请表,填好重重地压在主任桌上。

  导演姓刘,不过四五十岁,年轻的时候是个很有威望的大师级维护者。退休后从一线退休,成为第五局人事处处长。

  他在电脑上安排好时间表,只看了一眼秦茶扔在桌上的申请表,收回目光,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他不太在乎「拒绝」这个词

  秦桧舔了舔她的嘴。她还没来得及换工作服,就穿着一件带有反磁波的银色连体套装,笔直地站着解释说:「我的任务失败了,我对下一个任务没有信心。我无法适应这个病人。出于对病人负责的精神,我请求更换维修工程师。」

  「谁说你失败了?」导演突然抬起头问道。他的表情微微一笑,显然对秦茶很满意。「你的任务执行得非常好。后期观察到精神波动线,去活跃活泼。局里的同事准备给你开庆功宴。」 根本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的秦茶愣了,反应过来便皱起眉头。

  「你放心,」主任继续笑眯眯地说,「我帮你推掉了,你好好休息两三天,准备进第二次。」

  秦茶强调:「病人在世界里我是确认他死亡的。」

  「是吗?」主任只是疑惑片刻便舒展眉头,「在外面只能观察波动线,具体发生什么我们也不知情,不过大概他并没有真正死亡,或者是,他的死亡阶段处于极度兴奋和愉悦的状态,精神力并没有被磨损多少,整体还是非常可观的。」

  秦茶:……死亡阶段还极度兴奋愉悦简直无法理解……!

  再后来主任又提出这是「退业任务」不能随意更改的缘由,彻底拒绝了秦茶。

  秦茶从办公室出来,同事们关切地看着她,恭喜的同时也好奇地问:「我看你精神波动得也挺厉害的,1号病人的世界怎么样?」

  怎么样?

  也没有怎么样,不过就是伤无止境,然后病人性格难以捉摸难以掌控而已。

  其实也还好,不至于到放弃并更改任务的地步。

  秦茶收拾了自己的洗浴用品,一边回答,「还行。」

  「你这次在疗养舱里呆了一天多,」同事a摇头,「也不是不容易,过了二十四个小时伤害就大了,当时都想直接把你拉出来,看着你波动线走向还不错,才决定再看看。」

  「主任允了你的申请没有?我看你一出舱就进了办公室。」

  秦茶还没回答,同事b就在一旁接腔:「估计不会,执行效果那么好,茶子怎么也会进多一次。」

  这时候秦茶已经带着衣服和洗浴用品站在休息室门外了,她有些疲惫地说,「没批准,哥们儿,容我洗个澡。」

  同事们呼啦一下散开,走之前还特别有同事爱地说,「快洗快洗,午餐给你带醬肘。」

  秦茶在局里住了三天,她怕自己一回家就被许音音扣人,她虽然不想接1号任务,但既然无法更改,她就会尽自己所能把工作做好。

  再次进舱,主任难得过来。

  「秦茶,」主任语重心长,「组织协会特别看好你,1号身份也很特殊,又躺了那么些年,再救不过来他身体也快废了,你尽力。」

  秦茶睡在圆形舱内,平静地看了一眼主任满怀希望的脸,「我尽力。」

嗯,啊,好大,好长,皇上的手指在公主的花缝游走

性描写祥细的小说 嗯真粗真长真爽

解梦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