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解梦>总裁叔叔是我的,陈歌马晓楠免费阅读

总裁叔叔是我的,陈歌马晓楠免费阅读

易学阁 2021-02-20 19:34:01 451个关注

  「嗯,把药递过来.传过来!」唐包子终于答应了。

  常小曼从包里找到云南白药和纱布,转身。「啊?」他用左手捂住脸,脸色发青。他身后地上躺着的汤疤没有人形,都是异相。他的两只眼球鼓得像鱼一样,眼睛红红的,好像要出血了。他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吓人。又一张嘴说话,立刻吐出一股恶臭。

  「你.不要过来.扔给我!」唐疤盯着常小曼,现在他连猎枪都拿不住了。他长得很丑。他刚说完这句话,就露出了大白牙,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常小曼清楚地看到嘴角有两颗不长的獠牙。尖牙吐出嘴唇,嘴唇很尖很冷。

  他气喘吁吁,胸口又紧又热,但体温很低。他用尽全力将手按在胸口,小满还是看到一个不安分的恶魔在胸下狂跳。

总裁叔叔是我的,陈歌马晓楠免费阅读

  「你.你们."常小曼把云南白药扔过去,缩了回去。

  这时,原本漆黑的墓室突然亮了起来,光线的来源并不在墓室里,而是从外面的小镇楼上。

  第227章邪恶的眼睛

  常小曼抬头一看,只见主席台上站着几个黑影。他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一盏灯笼。刚才马成峰进来就看到了,说主席台上挂着白灯笼。

  灯笼里的光线很暗,火焰奇怪地跳动着。但是常小曼看不到身后阴影的脸,也不能确定那些家伙是死是活。

  「哦!"唐的伤疤痛苦地呻吟着,而不是云南白药洒在伤口上消炎的过程让他痛不欲生。云南白药洒在伤口上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感觉,即使粉末轻轻落在伤口上有轻微的压力。这条腿没有疼痛,没有重力感,就像这条腿不再是他自己的一样。

  他试图用手抬起腿,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神秘的幽灵力量正在蔓延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的头迷迷糊糊的,想晃两下就像浆糊一样。

  恶臭更重。这一次,它不仅来自他的嘴,而且来自他身体的每个角落。闻起来有一个星期的尸体味。

  「少.小鬼.救援.保存."他结结巴巴地走向常小曼,乞求地抓住小曼的脚踝。

  「别过来!」常小曼想把他踢开,但唐刀疤的手像铁钳一样,捏着脚踝挣不出来。

  「呃.啊……」他张开嘴,喉咙里发出一声咆哮。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的,像个恶魔!他的嘴越大,张越就越大,嘴里的两颗锋利的牙齿滴答作响。但他仍在努力克制自己,双手紧握成拳。

总裁叔叔是我的,陈歌马晓楠免费阅读

  霰弹枪从他右侧不远处掉了下来,常小曼抓住机会迅速抓住霰弹枪,用枪托打了汤疤,这也是前一次的报复。唐现在刀疤已经没有力气了,别说一个瘦弱的女孩,恐怕连一个十岁的孩子都能把他翻过来。

  「保存.救援.我!」他露出牙齿,把整张脸扭在一起。

  「瞎爷!盲主?来看看他!他似乎是.他好像是……」常小曼向墓志铭跑了几步,用枪指着汤疤。唐的伤疤已经停止了在地上的移动,他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他的双手已经弯得像鸡爪,而那个邪恶的恶魔正在吞噬着他的灵魂。

  在墓外的主席台上,四个黑人手里拿着灯笼,灯笼里的火焰奇怪地跳动着。常小曼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唐伤疤下面的影子越来越弱。

  常小曼喊了半天,那边程枫和马瞎子一点反应都没有。说到这里,唐疤的眼睛却是看着那没有治愈的尸毒。他现在既没死也没活。体内的灵魂可以勉强控制身体,但也是一种废力。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行尸走肉。

  常小曼一脚踩在祭坛上,喊着他们的名字。我看到在巨大的棺材前,马成峰和那匹瞎马跪在他们面前,一动也不动。

  瞎马就是这么干的。像他们这种游走于阴阳之间的江湖术士,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彬彬有礼。另外,东娥公主是旗手,正常下跪。但是马成峰呢?

  常小曼这几天看透了马成峰。这小子脾气倔,心高气傲。他为自己惊人的能力感到自豪。连自己的爷爷都不跪,何况是一代鬼魅。

  两分钟前,他还听那匹瞎马告诉程枫他的眼睛是什么。为什么两人都在短时间内失去意识?他们也是被尸毒毒死的吗?不可能,瞎马是谁?老瞎子是神算子,怎么会这么粗心?

  小满眼睛多。看到这两个人很奇怪,他不敢轻易前倾。他想,百分之八十都和瞎马刚才说的眼睛有关。她后退了两步,差点没从祭坛的石阶上掉下来。幸好她稳定了身体,惊出一身冷汗。

总裁叔叔是我的,陈歌马晓楠免费阅读

  「呃.啊……」祭坛下,唐包子喉咙里发出奇怪的音节。他似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灵魂了。

  眼睛?什么眼睛?好像就在瞎马说出这一句眼之后,墓外的主席台上亮起了黄色的灯笼。是巧合吗?

  巨大的棺材后,有两个黑影跪在同一个地方,而跟马瞎子和程枫在一起的,有他们四个人,而且他们的动作很一致,眼神也一样,都在看着棺材的一角。

  千番堂刀疤说他手下有几个人在这两个池子里洗手,丢了魂。现在的马成峰和老瞎子基本一样,但他们肯定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也绝对不会在水槽里洗手。

  常小曼站在神坛上,站在脚下血红色地毯的边缘,小心翼翼地看着。祭坛上没有生命的气息。主墓室形状很奇特,左右洞壁都是内弧。小时候记得农村有砖窑。为了使生砖受热均匀,砖窑通常制成椭圆形,就像烤箱一样。

  而董鄂妃的主墓也是如此造型,她用手电向四周看了看,不免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弧洞四周的墙壁慢慢都是浮雕,那是一个完整的浮雕,浮雕上没有别的东西,那是眼睛!无数的眼睛!他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从四面八方望向中间的祭坛,他们的眼睛似乎都定住了中在董鄂妃的棺椁上。

  常小曼也不知道这些浮雕上的眼睛是真还是假,又不敢走近,只好暂时先从祭台上下去。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常小曼也不敢乱动弹,稍不留神很可能也着了道,到时候他们俩救不成反倒把自己得搭进去。

  她一步步从祭台上退了下来,祭台下的汤疤子已经不会动弹了。她走下祭台,先是去洞壁边缘处仔细看了看浮雕,浮雕上密密麻麻全都是人的眼球,而且每一个眼球都一模一样。要是有密集恐惧人的人看了,估计都得吐出来。

  她用枪托砸了几下洞壁,洞壁上涂抹了一层特殊的胶质物,那胶质物被砸下来后,露出了内里最早的那层浮雕彩画。顿时,里边的飘来一股恶臭,两颗眼球啪嗒一声掉了出来。是真的!

  但这些眼球到底是不是迷住程峰和马瞎子灵魂的罪魁祸首呢?常小曼也不能确定。剩下可疑的就是城楼上的那些灯笼了。

  第228章 僵尸手中的灯笼

  灯笼……亮光……眼睛……常小曼好像想起了什么。马程峰有一双夜晚泛光的鬼瞳,刚才他第一个登上了祭台,就算墓室四周洞壁上有古怪,也瞒不过他呀?怎么会没有主意到呢?

  很可能是刚才他们进入主墓室的时候,四周洞壁浮雕上的这些眼睛都没有睁开,眼皮上又涂抹着染料,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所以就不易被人发现。那么会不会是四周所有眼球同时睁开完成了某个邪法的仪式呢?

  马程峰和老瞎子是什么时候没动静的?老瞎子喊眼球,眼球。之后就没有声音了,这个眼球也许就是关键时间点。另外就是外边城楼上的灯笼,灯笼一亮起来,常小曼就发现了四周浮雕上的眼睛。

  难道是那些灯笼的光?可只听说过灯盏里的烟气可以做文章,却没听说过光也能防盗墓的说法呀?要真是那样,满人的手段都比现代高科技还厉害了。

  祭台上那块血红色的大地毯不知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昏暗的灯光晃在上边显得血色更加浓郁了。

  「哎呀!」她大喊一声,好像明白过来了。马程峰和老瞎子刚才都脚踩在红地毯上,而自己刚才虽然也走上了祭台,但一直站在边缘处,脚丫一半踩在地毯上一半则踩在外边,难道是这个原因吗?四周洞壁浮雕上的无数只眼球的诅咒只对正中心的这张血红地毯有作用?

  想证明自己的猜测很简单,只要有人踩上去试一试就知道了,但现在只剩下她自己了,万一自己踩上去后也变得失了魂魄岂不是全军覆没了?正当常小曼不知如何是好时,就见几台下趴在地上的汤疤子慢慢用双手支着身子站了起来。

  「汤疤子?你……你没事了?」常小曼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汤疤子没有说话,慢慢抬起头来。他嘴角露出两颗惨白惨白的尖牙,双眼凸出,平伸双手,僵直着身子朝常小曼走了过来。他没救了,恶魔已经彻底控制了他的肉身。

  在这种时候,一般的女孩子恐怕早就吓尿了,要么就直接昏死过去了。但这个弱不禁风的常小曼却表现的异常冷静,她不是不害怕,谁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能不怕?可怕没有用,她现在是唯一一个有主观意识的人,如果她再发生意外,三人都得没命。她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开枪还是不开枪?开枪打爆汤疤子的头?那样做汤疤子是死了,但是他们唯一的一发子弹也没了。

  危难关头,常小曼灵机一动心生睿智。汤疤子刚刚起尸,身子僵硬,想捉住常小曼怕是不易。他侧身低头躲过汤疤子的双臂,几步跑上祭台,站在祭台边缘处,可没敢踩那红地毯。

  汤疤子现在是具行尸走肉,自然是无法识破她的计谋,鼻子嗅着常小曼的阳气慢慢就朝祭台上爬去。

  这祭台也是椭圆形的,血红色的地毯面积很大,可最外围却也不可能完全包裹住,露出了大概直径四十公分的空白地带,常小曼就躲在这片没有血红地毯覆盖的区域,用自己为诱饵引诱着汤疤子一点点爬上来。

  汤疤子喉咙里低吼着,僵硬着关节爬了上来。他没有任何主观意识,完全凭借着自己的嗅觉,阳气到哪他就跟到哪。可这家伙趴在地上,受力面积那么大,肯定不如人家小姑娘那么轻盈了,刚上去,双手就扒住了那血红色的地毯上。

  小曼看的是真真切切,就在他双手扒住红地毯的一刹那,他整个人就好像过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关节也不僵硬了,跛着脚一瘸一拐地慢慢朝祭台正中间的巨大棺椁挪了过去。而且他的脸上还洋溢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一步步靠近董鄂妃的棺椁,然后在马程峰和老瞎子中间的位置跪了下去,姿势也是一模一样。看来小曼所料不错,问题真的出在这张血红色的地毯上。如果说四周浮雕上的眼珠是无数把可以控制人类灵魂的枪,那么,这张地毯就是他们的射程范围。

  这是一场无声的法事,中间肯定会有一个点,一个重要的事件才会导致这场萨满诅咒法事无声无色的开始。城楼上的灯笼?马瞎子口中所说的眼球?

  这个猜测决不能错,常小曼必须马上做出正确的决定。这就好比是一场法事,萨满的巫术控制住了人的三魂。人体三魂一旦陷入沉睡,如果不在一定时间内唤醒他们,那可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他拎着猎枪小心翼翼地走下祭台,不敢触碰那血红色的地毯分毫。绕过祭台,就见前边城楼一侧有一行台阶,台阶直通城楼顶端。她走上城楼,两侧是两行黑影,也不知道那是雕塑还是真的活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打着昏暗的灯笼。

  那一盏盏白皮灯笼里亮着昏暗的光线,火苗诡异地跳动着,常小曼身后的影子也在跟着这个频率晃动着。城楼上阴森森的,那股尸臭味更刺鼻了。她只有一发子弹,如果出现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她轻手轻脚地走近,这个过程中不仅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就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显得格外刺耳。

  由于视角问题,那两行黑影依旧看不清,常小曼只好举起手电照了上去。这一照不要紧,小曼差点吓的掉头就跑。要放在平时,这常五妹身边有四个哥哥疼爱,早就扑到哥哥怀里去了。可现在不比从前了,他只有一个人,而且她不能选择回头,哪怕是刀山火海她也得继续往前走。

  那两行黑影不是别的,正是八据僵尸!

  面前的这八具僵尸就是一动不动没有丝毫生气也半点死气的,他们身体干瘪,皮肤灰白没有弹性。右臂甚至,僵硬地枯爪上搭着灯笼把儿。值得一提的是,这八具僵尸的眼睛也是睁开的,那眼神就跟洞壁浮雕上的眼球一样。

  第229章 斩尸

  常小曼这两天可没少经历邪乎事,见的多了也就逐渐有了经验了,没敢直接靠前,用枪托推了下,前边的僵尸还是一动不动地戳在那。常小曼低头一瞅,原来每个僵尸脚底下都已经被固定住了。

  这种建造工艺至今都让现代人无法理解。咱现代人盖房子用的最多的就是钢筋混凝土,钢筋混泥土结构的房屋十分牢固。现在有钱的大户人家办白事,坟穴中也大多用混凝土浇死了,这样,就算是盗墓贼也挖不开。不过这种说法也都是跟门上上锁一样,防君子不防小人。真正的盗墓贼手段了得,且不说那些得了摸金校尉真传的,就炸药就能给炸开。

  古代人,尤其是那些皇陵中经常就会出现这种类似于混凝土物质,不过肯定不是混凝土,混凝土工艺是从国外引进的。

  据说是用鸡蛋清,混合着石灰粉,再把某种坚硬的岩石磨蹭粉末,混合在一起,然后还要经过发酵的过程,至于酵母嘛,说出来更让人大跌眼镜,竟然是纯阳之身男子的尿液!不过配比的比例至今是早已失传了。这种物质十分坚硬,古时候的盗墓贼挖到这一层,把洛阳铲挖卷刃了也挖不开。最后只能用他们本门研制的一种特殊液体来融化它,其实没啥不能泄露的,就是醋酸,浓醋酸!

  八具僵尸脚底下浇筑的好像就是这种神秘物质,十分坚固。常小曼用枪托推了好几下,也不见那僵尸有什么异动,这才放下心来。

  她探头看了看僵尸们手里提着的灯笼,这灯笼没什么特别之处,也就是表面是白色的,而且没有任何画案装饰。

  更让人称奇的是,里边跳跃着的小火苗好像并没有灯捻,灯芯。一抹火光就这么凭空燃烧着,泛着诡异的昏黄之光。

总裁叔叔是我的,陈歌马晓楠免费阅读

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目录 恩好大好深不要再往里

解梦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