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解梦>啊啊啊啊受不了,快快点,啊啊,压在身上又亲又亲又滚

啊啊啊啊受不了,快快点,啊啊,压在身上又亲又亲又滚

易学阁 2021-02-19 19:04:12 305个关注

  「你晚上回去,我们休息一下,下午看总决赛。估计你今天一整天都在酒店,明天见。」

  「王耀……」岳撇着嘴,终于用好听的声音说:「我不想回去了。我过会儿过街。我先看你安顿下来。」

  王耀无奈,只能随便夕月。

啊啊啊啊受不了,快快点,啊啊,压在身上又亲又亲又滚

  三个人一起进了酒店,王耀和佳能入住。组织者已经为两个人预定了酒店。两个人可以用身份证验证身份。一切顺利。两个人住四楼标准间,几分钟就拿到房卡。

  「你们两个住一起?」西月看着两个人手里的房卡,表情不是很开心。她低声说:「组织者真小气。」

  到目前为止,我对这个可爱的女孩真的没有什么好感。看着黄昏和月亮,我打算跟着她。我忍不住说:「你下一个不用上去吧?」大男人睡觉不方便吗?"

  夕郁哽咽了,只想说这不关你王耀的事。如果你认为这是错的,当你在佳能和王耀住在一起时,一个词会卡在你的喉咙里,所以你只能委屈地看着王耀。

  王耀对假装失明非常熟悉。

  「没什么,去玩吧。」

  「我们为什么不吃饭?」夕月眨眨眼睛,然后捏捏鼻子说:「该在一起了。」

  「没有,我已经在飞机上吃过了,我吃饱了。」仪式之前我什么都没说。王耀献说:「我带着仪式睡觉,下午三点看比赛。去看展览。」

  夕月终于一步一个脚印的回去了。

  这时电梯刚来,王耀和佳能走进电梯,斜眼看着王耀。

  「我是电灯泡吗?想吃就去吧,别管我。」

  「别瞎说。」王耀目不斜视,语气淡淡的。

啊啊啊啊受不了,快快点,啊啊,压在身上又亲又亲又滚

  「啊,你真的对夕月没有兴趣吗?你看晚上月亮那么美,我不信你不动心,但是男人会喜欢?」

  王耀终于转过头,扬起眉毛。「你喜欢她吗?」

  我立刻转过头说:「别瞎说。」

  「哦,那你不是男人了?」王耀笑嘻嘻的说,典当不舒服的哼了一声。

  「哦,我明白了。为什么我感觉酸酸的?」王耀夸张的摆摆手。

  我在仪式的时候扭着头看不到。这时,电梯门又开了,四楼到了。门外站着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姐姐。估计她要下去了。三个人经过,当她走出电梯时,王耀拉着她的肩膀笑着说:「如果你不酸,你脸上的表情怎么了?」

  仪式的时候我脸都黑了:「滚,我下去换房间补补差,跟你睡。」

  「不,不,不。」王耀把人们拖进房间。

  主办方虽然订了两个人的标准间,但是标准间还是挺豪华的,不会太苛刻。这间标准间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打开后,你完全可以看到对面展览场地挂着的海报和横幅。落地窗前是一张张贵妃沙发和落地灯。装修丰富典雅。

  里面有两张双人床,床单和枕头用金线装饰,面对一台50寸的大曲面屏电视,里面有一整个衣柜挂衣服。还有配套的小冰箱。衣柜对着卫生间,空间很大。淋浴部分有浴缸。整体装修是欧式古典,让人感觉主办方真的不小气。唯一让这个房间感觉不那么赏心悦目的是卫生间和卧室之间的墙是玻璃的。虽然窗帘可以拉上,但还是很奇怪.

啊啊啊啊受不了,快快点,啊啊,压在身上又亲又亲又滚

  「你睡哪边?」王耀侧头去看希典琳。

  「我们出去吧。」佳能关心地看了一眼玻璃墙,默默地转过头,把包扔在靠窗的床上。

  「好的。」王耀直接扑到床上:「你先洗个澡,我睡一会儿。」王耀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佳能看了看王耀,又看了看玻璃墙,默默地走过去拉上了窗帘。王耀似乎睡着了。想了想,他拿着衣服去了洗手间。

  简单的洗了个澡,出汗后的黏腻感终于消失了。心情好的时候,我从卫生间出来,坐在床上。王耀此时睡得正香,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平时讨厌的样子也消失了。他看起来好像变小了好几年,最后看起来像个18岁的男孩,天真单纯。

  看着王耀的脸,他很少看到王耀睡觉,或者基本上从来没有看到王耀睡觉。王耀平时看起来总是充满活力,好像他没有睡觉。他歪着头看着王耀,此刻不想吵醒王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思想失控了,他想到了一些他不应该再想的事情。

  人文学科写了什么.

  皮薄如蝉。颤抖的睫毛像蝴蝶。

  我觉得我在佳能的时候不太对劲,盯着王耀看让我着迷。

  直到手机震动,终于让他回到现实。希典琳一愣,不知道呆了多久,希典琳扭头,他看到自己的手机在震动,过去一看,是一个电话,电话里显示的是老爷子的名字。

  佳能拿起电话,去洗手间,按下接听键。

  「喂?」

  「喂,你到了。」埃里克懒洋洋地问。

  「嗯,我们到了。」佳能回答。

  「哦,那好。」老孙道:「好,我问你。你奶奶不认识我怎么办?」

  「啊?」当代码惊呆了,「什么?」

  老孙的声音听起来很尴尬:「你奶奶不认识我。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不会在乎我。现在她不愿意吃了。她要回家了。我和护士没有任何关系。你说呢?」

  我一愣,显然没想到这种意外:「你把电话给奶奶,我跟奶奶说。」

  「好的。」老孙哼了一声,似乎在动。过了一会儿,一个声音出来了:「老太太,你能听听电话吗?这是代码的电话。」

  「喂?」奶奶的声音传了过来。

  「奶奶。」典史轻声唤道:「你怎么不吃?不吃东西就不能吃。」

  「喂,你在哪里?」奶奶的声音不安而焦急:「你在哪里?我不想在这里,我想回家。」

  奶奶不记得自己在哪了?我惊呆了,耐心地说:「奶奶,你不记得了吗?刚才打电话给你的那个人人是我的朋友,他叫孙跃丰,我们搬家啦,你现在在的地方就是我们家呀。我这两天有点事,过两天就回去了,就拜托老孙照顾您一下,您听他安排,好好吃饭好么?」

  「这样么?」奶奶将信将疑的问。

  「是啊,我明天就回去啦。」典时笑着安慰:「去吃饭吧,好么?今天中午吃什么?」

  「吃凉面。」

  「那很好啊。」典时笑道:「多吃点。」

  挂了电话,典时心里沉重的回到了卧室,王曜依旧没有醒,典时把电话又放在了床头柜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奶奶一直有些糊涂他是知道的,来了这面以后奶奶到现在都没记住在卧室里就有一个卫生间,所以每天晚上典时都要小心听着奶奶要起夜的声音。但是这段日子还算顺利,他还真没发现奶奶的状况这么麻烦,居然因为不认识人就有这么大的戒心。

  典时又看了一眼那面熟睡的王曜,平时他不方便的时候就是王曜全权负责,王曜可能做得真的比他能想到的更多。

  夕月:晚上七点好么?

  夕月:你一定要来啊。

  典时挑眉,有点想知道夕月说的是什么,但是想了半天,又强行忍耐了下来。看别人的手机是不道德的,典时对自己强调着,强行让自己的视线离开了王曜的手机,去打开了电视,并且从王曜的包里把笔记本抽了出来,开始调试起了观看比赛的程序。

  两点五十,王曜准时睁开了眼睛,仿佛身体里有一个闹钟一样。

  伸了个懒腰,他坐了起来,看到典时已经开着比赛直播了,只不过静音,可能怕打扰他睡觉。

  「要开始了?」王曜闷声闷气的问道。

  「嗯。」典时点点头:「睡醒了?」

  「是啊。」王曜打了个哈欠,半坐起来,靠在床头,拿过手机:「你把直播也开开吧。」

  「嗯?」典时没听明白。

  「你自己的直播,反正要看比赛,一边直播一边看也不妨碍,你还蹭点直播时长。」王曜不在意的说:「我笔记本上有直播的客户端,你找一下就行。」

  「好。」典时也不客气,点点头,跑去找乐玩客户端了。但是一边找,典时还是一边留心着身后的声音,他实在好奇夕月到底和王曜说了什么,想知道王曜看到以后是什么反应。但是直到他把直播都调试好了,准备开播的时候,王曜还是毫无动静。

  「我开播了?」典时扭头看了王曜一眼,王曜已经顺手又把手机放了回去,点点头:「行,开吧。」

  典时本来已经通知了这两天会来漫展,没有直播。所以这天下午的直播简直是意外之喜。从直播的热度来看就明白,典时真的终于脱离了小主播的行列。这种没有通知的突发直播,典时也轻轻松松的在十分钟内蹭到了八九十万的人气。

  弹幕a:哇!!!!!电视居然开播了,是专门来播总决赛的么?

  弹幕b:曜神曜神在么!

  弹幕c:电视么么哒,明天去看你[开心]

啊啊啊啊受不了,快快点,啊啊,压在身上又亲又亲又滚

女人一听秒湿的小黄书乱轮 插我 。。啊

解梦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