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解梦>唐僧操观音,污污的小故事

唐僧操观音,污污的小故事

易学阁 2021-02-18 06:12:08 430个关注

  「找到了,他在这里。」白英山指着怀里的黑石头说:「他说这是他最后的选择。他会一直守护灵石,完成他守护灵的使命,让你努力。他说一开始没帮你。任何阴谋,就当你是他兄弟,你有天赋,却没有机会充分施展,他想帮你。」

  程少安红着眼睛盯着黑石:「我在太阳底下泡得太久了。说实话,我一直怀疑他。总觉得他莫名其妙的出现是阴谋,但我想多了。我.我……」

  想到两人相识,承接公司,到处寻找糙石的过程,程少安再也承受不了心中的悲痛。他突然转过身,但没走几步,便蹲在地上痛哭起来。这时,无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里闪过,崖洞里的景象历历在目。这时候想想,更增添了悲痛。程少安忍不住自己哭了。白英山看着他,没有安慰他。

  不知过了多久。程少安终于站了起来,双腿麻木。他跌跌撞撞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还记得那些玉项链吗?漂亮,他曾经说过找最合适的代言人,那些玉石都是他找的,最合适的代言人就是你。他已经计划好了这一切。」

  第1494章提前告别演说

唐僧操观音,污污的小故事

  「你和我是他放不下的人。」白英山说:「所以,我们很想他,过得很好。他永远不会消失,永远活着。程老师,你可以回家了。」

  想想让程少安投靠是多么可笑。白英山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好脏,好真诚。程少安叹了口气。出门的时候,白英山拦住了他:「程老师,那条项链的广告照片出来后,尽快让我知道,可以吗?」

  「是的。」程少安说:「对不起,我曾经对你产生过错觉,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因为他,我们之间还是有联系的。如果后续有合作,我很愿意。」白英山微微笑了笑:「露面的感觉其实挺好的。站在灯光下,感觉更美。」

  程少安笑着说:「你真的很美,真的,只是,你已经属于别人了,那就联系吧。」

  程少安拿了行李,推门离开,上了车。程少安双手握着方向盘,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就在刚才,眼泪停了,又掉下来了。不知过去了多久。程少安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打开副驾驶前面的隔间,想拿出几张纸巾,却看到一个信封。

  他惊呆了,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封信,密密麻麻,小写。乍一看,他知道是谁写的。他的心像打雷一样跳动着,散开了。每一句话都是他对自己的祝福,也是这三年来并肩奋斗的快乐。程少安吐出一口长气:「傻逼,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时,白英山正在给姑姑和公公上香。她复婚后说:「希望你能保佑小余,成功封印阴阳书笔。我们已经等了这么久,是时候结束它了。」

  香气摇曳,白英山知道不是姑姑和公公的回应。他们早已投回轮回,但人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虚无上,这样才能心安理得。乔宇看着白英山虔诚的样子,把她抱在怀里:「别内疚。」

  「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别人心中有多重要,」白英山说。「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在他们心中如此重要。当精神支柱消失的时候,他们就会陷入迷茫,我也记不清他们的存在了。」

  「没有人是完美的,」乔宇安慰道。「这些东西以后都要清算。英山,想想开心的事。我们得到了灵石,守护灵的精神力量合二为一。让小宇先吸收灵气,等清秋和黑社会的消息。我们平静的日子不远了。」

  「你真幸福。你想过阴阳书和阴阳笔的感情吗?」白英山突然破涕为笑,说:「他们现在听得很清楚了。你得封了他们,笑得那么开心。」

  是的,乔宇的每个音调都像唱歌一样,这叫做抑扬顿挫。

  乔宇咳嗽了一声:「我似乎太高兴了。我先看看他们,先看看他们的感受。」

  白英山点点头,乔宇盘腿坐在地上,坐了下来。他一出现,阴阳书和阴阳笔就把他围在中间,一个打他的头,一个打他的脸。乔宇急忙伸出手去保护他的头:「我去,你们两个疯了吗?」

唐僧操观音,污污的小故事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我们帮了你大忙,现在要把我们关起来,好开心。」尹气愤地说:「还有一个人一直在替他说话。你现在觉得难过吗?」

  「我们的出现确实引起了很多争议,造成了三个世界的混乱。」阴阳笔依旧淡定:「印章好,反正印章是有期限的。总有一天,我们还是会有空,再次遇见新的主人。然而,它不一定像乔宇那样公平和客观。」

  听着阴阳笔的叹息,乔宇也不情愿:「虽然你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但这些不是你的错,而是人民的心。」

  「当五祖和黄帝决定封印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样的轮回会一次又一次的发生。」阴阳书上说:「唉,命也不错,可是阴阳笔,你终于成型了,原来是我的同伴,比上一次好多了。至少还有人陪着,不过小余的灵力还是不行,就算吸收了灵石的灵力,还是差了点。」

  「你说是或者不是,你能感觉到吗?」乔宇立即抓住了关键。

  「当然,当那种精神力量压倒我们的时候,我们可以感受到压迫感。现在的小余只是个可爱的小姑娘。」阴阳师不以为然地说:「封我们的路还很长。」

  「不过,区别不大。」阴阳笔平淡多了,老老实实的说:「只要你多吸收,就差不多了。等我们沉默了,你们家就可以恢复以前捉鬼挣钱的日子了。」

  「你有没有注意到最近你的烦恼少了一些?」阴突然说:「两个鬼分散了萧瑜情的精神力量后,三界就停了很多。最好低调一点弥补能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省得更多麻烦。」

  「还需要教这个吗?」乔宇没好气地说道道:「阴间与青丘正在行动,只要他们不吐露风声,自然没问题,思来想去,现在的日子好像安逸得多,和你们也像老伙计。」

  「你想干嘛,想学那只守护灵玩煽情吗?」阴阳书鄙夷道。

  「他消失得太突然,我怕你们也会如此,率先留个话给你们。」乔宇说道:「我呢,没有巫咸那么有耐,他是十巫之首,我只是一个由叔叔带大的普通猎鬼师,更没有黄帝那么雄才大略,所以,委屈你们跟着我这样普通的主人了。」

  阴阳笔与阴阳书呆立在一边,乔宇说道:「但是,我有丰富的七情六欲,也带你们看过了悲欢离合,大恶大善,普通人的感情,你们当真是看够了,不是吗?」

  「算是吧。」阴阳书不情不愿地说道。

  乔宇说道:「你们也是我和颖珊一路旅程的见证者,我担心分别的时刻来得太突然,我来不及说一声再见,这些话,是我提前给你们的离别言。」

  第1495章 支走,一个月

  「我曾经怨过你们,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和颖珊,但是,也感谢你们,在失失得得当中,我们都成长了,获得了现在的一切,亲情,爱情,友情。」乔宇说道:「咱们之间所有的恩怨,都会在你们封印的一刻宣告结束,谢谢你们。」

  阴阳书突然哇哇大叫起来:「受不了了,滚出去。」

  乔宇正色道:「我还有一个要求,希望你们同意,如果你们还有解封的一天,如果我还能轮回到那时候,拜托你们行行好,不要再找我了!」

  不等它们反应过来,乔宇马上睁开眼,不给它们反击的机会,对上白颖珊好奇的眸子,他像个捣蛋结束的皮孩子,避开她的眼神:「那个,我和它们说完话了,现在几点?」

  「十一点四十分。」白颖珊说道:「去事务所吧,顺便带些吃的过去。」

唐僧操观音,污污的小故事

  带着的还有那块石头,只等到接回小羽和小烨,为免节外生枝,乔宇便迅速用上回的方法将灵力逼出来,说也奇怪,这石头或许真与白家有缘,小羽接收的时候丝毫没有抗拒的意愿,十分坦然地接受不说,甚至听到了一阵熟悉的笑声……

  终于,黑色石头里的灵气消失怠尽,小羽看着自己的掌心,睁大眼睛:「好像很有力量的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这样就对了。」乔宇抚着小羽的头,小羽突然说道:「我今天看到蛇族首领了,他帮了我,然后,他怎么就走了?他还会再来吗?」

  乔宇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好半天才说道:「以我的理解,他短时间不会再出现了。」

  「小羽。」白颖珊将乔羽接到身边,说道:「你觉得他是坏人吗?」

  「当然不是了。」小羽脆生生地说道:「嗯,就像一个亲切的大哥哥一样,他是个好人,只是,总是很忧伤的样子,是因为他妈妈不要他了,我觉得他好可怜。」

  「可怜人家就好。」乔宇没好气地说道:「长大以后千万别犯糊涂。」

  「你少说些话。」白颖珊终于忍无可忍,还未到乔家有女初长成的时候,乔宇已经扛不住要当岳父的压力了:「小羽,再等一些时候,你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封印阴阳书。」乔羽脆生生地说道:「我一定可以办到的,哥哥说,功夫不负有心人。」

  乔烨嘴角含笑,假装不在意地看向其它地方,心里却是美滋滋地,有一个随时崇拜自己的小妹妹,这种幸福感很让人满足,白颖珊微微一笑,抬头道:「黄轩哥一个下午没在。」

  自他们过来时,就没有看到黄轩,燕南说黄轩要处理画廊的事情,所以一会儿过来,但此时事务所已经要下班了,仍不见他的人影,白颖珊有些莫名的心慌。

  此时,黄轩正坐在车里,一脸茫然地看着马路对面的人儿,马路对面是风景河,就这么看过去,水漫漫的一片,十分怡人,他手里拿着烟,点燃了,烟灰正一点点掉落在车里,若是以前,黄轩是绝不能忍的,但他现在毫无感觉,直到燃到手指边上,烫到自己。

  黄轩低头看着已燃尽,自己却未抽一口的香烟,按进汽车烟灰缸里,双手抱着头,河岸边上,董小姐也站了许久。

  他结束画廊的工作后,是准备去事务所的,但刚开到这里,便看到董小姐,她披着披肩,独自一个人站在河边,面色凄然,他有些担心,毕竟他与乔烨已经知道董小姐的秘密,董小姐已经命不久矣。

  「砰砰砰」,黄轩回过神来,董小姐正拍打着他的车窗,黄轩连忙打开车门,董小姐便坐进来,说道:「刚刚才发现你在这里,怎么,要去天安大厦吗?」

  「现在过去太晚了,他们已经下班,我今天不用接孩子。」黄轩说道:「你怎么一个人在?」

  「你们觉得,我必须和他在一起吗?」董小姐说道:「在你们的印象里,我和他已经捆绑在一起,他似乎离不开我了,我把他支出去出差了。」

  「他?出差?」黄轩觉得不可思议:「让他去做什么?」

  「如果他想继续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就必须多一些技能。」董小姐说道:「我的时间不多,我告诉他,我累了,需要有人帮我,他就义无反顾地开始学习,他天资聪颖,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比的,只是缺少一个好老师,一个可以调教他的人。」

  「你没有进行化疗。」黄轩发现董小姐的头发依然如初:「那你是如何治疗的?」

  「我根本没想治疗。」董小姐说道:「听天由命,顺应自然,化疗会让自己死得更快,他现在还没有活在这世上的能力,我必须挺下去,直到他可以。」

  「他多久后回来?」黄轩看着董小姐的脸:「你不吃药,不治疗,这样很难挺下去,董小姐,让我们帮帮你,只需要让你坚持到他回来,这样可以吗?」

  董小姐说道:「你们有办法让我多活一些时日?」

  「我想有个人有办法,」黄轩说道:「你开车来的?我在前面引路,你和我来。」

  董小姐推开车门下去,驾车跟在黄轩后面,黄轩出发前给白颖珊去了一个电话,这样一来,他们到达古董店的时候,白颖珊的车已经停在门口。

  而白绍堂已经泡好菜候着了,见到董小姐,便赞叹道:「如传说的一样,是个能干人。」

  「白家伯父过奖了。」董小姐伸出手,握手道:「颖珊呢?」

  白颖珊端着削好的水果从厨房出来,迅速走过来:「我在这里。」

  放下水果托盘,白颖珊说道:「我听黄轩说过了,你经历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杜哲行如果知道,他一定会失控的。」

唐僧操观音,污污的小故事

三个人一块抚摸阴蒂 啊啊啊不要啊不可以啊啊啊

解梦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