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解梦>又肉又污的黄文,侯龙涛冯洁

又肉又污的黄文,侯龙涛冯洁

易学阁 2020-11-21 17:12:13 浏览量

  弹了弹信封,盘腿坐在炕上,准备看信。这是一个卡其色的信封,开口很紧。林凡只好用剪刀剪了一点,然后沿着虚线剪。

  里面的信纸是竖直折叠的。如果拿出来的话,还是一式两份,每份折叠。

  林凡拿起其中一个,打开了它。有两张信纸,是小学生写作业用的那种纸。应该是从狗娃的作业本上撕下来的,是那种一次画一个正方形,却写不出界限的作业本。

  大头哥应该会一些字。之前听大头嫂说了两句。因为她的叔叔张家赫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他的孩子和侄子或多或少能听出一些单词。这是村里唯一和他们一样的家庭。正因为如此,这封信应该是大头哥写的,大头姐读的。

又肉又污的黄文,侯龙涛冯洁

  在信中,“帆船女孩”几个字写在最上面的两个方格里,林凡不由自主的嘴角翘起,这显然是大嫂的语气。

  在信中,我首先向林凡打了招呼,然后说我收到了一封来自林凡的信。那些小猴子非常喜欢那些零食,并且让林凡将来写一封信。不要花钱买东西。“那些猴子有饭吃就好,不用浪费好东西。”

  然后说说最近老家庭有什么新鲜事,村里勒紧裤带给国家贡献了多少粮食。

  我还问林凡,他们不习惯这里,他们完全长牙了。他们说话了吗?开始练站姿了吗?食物不够。告诉他们家里有足够的食物。

  总之,大哥写的信很多,很少用标点符号。要不是熟悉他们的说话方式,林凡不会习惯的。大头少年读书的时候,还在民国。标点符号不太受欢迎。受清代古文和当时教学的影响,其实书上并没有标点符号。

  因此,林凡现在读的字母没有多少停顿,大部分是繁体字。两张纸,两面都是满的,林凡把它们都读完了,并且读得很清楚。

  不容易怪。

  张爱国看着盘腿坐着的妻子,想问他是否需要读这封信。毕竟他老婆文化水平只有小学毕业,读了几天初中。

  而大头哥认真上学了。虽然他只有两年没有成绩,但是他学得很好。他偶尔会看儿童读物,但大部分都是繁体字。

  看来她不需要。想不到她能从家里写一封简单的信。虽然话不多,但她该说的话表达清楚了。张爱国想了想,决定不管他的妻子是否会读这封信,只要她不主动寻求帮助,他就会默认她理解。

又肉又污的黄文,侯龙涛冯洁

  林凡读了她嫂子的信。欣赏了一会儿,她放下又拿了一张折纸。林凡想不出该写什么,因为大头嫂子显然不会单独折一封信。这是另一个人的,但是谁呢?大嫂信里没提。

  林凡想了想,很快打开了折纸。乍一看还是稚嫩但工整,有自己的书写风格。这也是两张纸,但不是那种从作业本上下来的格子纸。

  往下看。签名是张振华!

  这个孩子!林凡没想到他会给她写信。他可以给她写信。毕竟十岁的孩子。

  难怪正常的书写纸都可以用。这可能是张坤通常用来写评论和意识形态报告的。既然经常用,反正要准备纸和笔,但大多数人只是剪下白纸来用。很少有人有头脑和条件使用正规的书写纸和笔。毕竟买特种纸和笔是要花钱的。

  读完这篇文章,林凡应该为孩子张振华感到高兴,这表明他的父亲没有被杀,也没有失去他的野心,只是得过且过。至少他还有严重的“反思”,不打破罐子就要用生命去死。

  张振华可能不认为这些通常很丢脸的纸和笔有一天可以用来做意识形态报道和自我批评之外的事情,他不知道他的小心思会如何改变。

  孩子还是舍不得叫她“奶奶”。

  当初,只是来看看新安!没有地址,没有冒号等等。

  这真的是最有创意的写信方式了。可以说是不循规蹈矩。

  上面说我收到了衣服,很合身,我一直在热天穿。

又肉又污的黄文,侯龙涛冯洁

  说了很多很多,跟以前在村子里不一样了,那时候,虽然孩子经常跟着她到处转,但是聊得很少,除了必要的交流,大多是林凡说他应该一声。是个安静懂事的孩子。

  跟两张稿纸填的字不太一样。看来孩子还是很开心的。他一定已经下定决心回这封信了。

  也有可能是孩子又一个人玩了,太无聊了,就以书信的形式发表了自己的话。

  “很开心?”

  “嗯,是大嫂写的,振华也写了,夹在里面。”想了想,林凡补充了下面一句。

  张爱国知道的点点头。说到这个男孩,他还记得他带他上山,教他如何识别动物的踪迹和设置陷阱。他显然挣扎着想跟着他,但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没有放弃。

  这是一个有毅力和早熟心态的孩子。作为张氏家族的一员和同一个祖先,希望看到他过得好。

  说起女儿的外号,他就服了!虽然老婆最后证实了。

  “……”张爱国挠了挠头,好像他真的忘记了一件大事。

  他还没给他女儿起名呢!

  回来的时候太忙了,没法静下心来组建新的团队,真的说不出自己的能量。再加上每天都有女生或者团叫惯了,没给个大名字。

  张爱国感到内疚!

  重要的是他还没想出好名字!

  越想越觉得丢人。我没有取一个好名字。还好我老婆不记得了,不然会觉得他是个吹牛的或者大大咧咧的女生。

  就这么想!林凡在那边说道。

  “对了,咱们女儿的奖品你拿了什么!进户了怎么办?是在家里吗?”

  这个张振华真的唤醒了人们的记忆!

  “啊?嗯,我回老家了。”

  “名字,我想是我们的女儿。如何看待取“bin”字?文武双全。”

  张爱国越想越觉得它真的很好。既然她老婆说拿个花和草给太多人用,而且好像太精致了,那就真的好了。

  “那叫张斌吗?单名?”这听起来像男孩的名字吗?

  事实上,张爱国的文化水平并不影响阅读和写作,所以取个名字没关系。但是,就像以前的学者一样,取名字不仅要考虑出生日期,是否缺少五行中的任何属性,还要根据什么天干地支。一开始,当他答应给她取一个著名的名字时,林凡预料到了这一点。

  但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给女儿起名就更好了,这比现在大多数人心中取的名字好得多。

  “怎么样,怎么样?我觉得我侄女以后文武双全!”张爱国问林凡。

  林凡看着天空。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期望吗?

  “好!”林凡高兴地点点头。反正一个名气大又不太坑的女生也行。

  林凡心想,以后让她文武双全,看你怎么管教她。那就不要因为她太调皮而被她的愤怒所苦恼。

  乍一看,这也是个不靠谱的妈妈!

  然而,这是可能再次发生的事情。现在看她的家人,她一觉醒来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到时候肯定能大吵大闹。

  他的父亲张爱国能说出它的名字!

  从此,张团团有了一个大名字,在老爹的自我满足和母亲的个人默认下,她的大名字被定了,张斌!

  多么响亮的名字!

  两人因为大姑娘终于有了名字,无论林凡和张爱国如何都很开心。

  张爱国今天早上被叫过去,酋长告诉了他这件事,他被破坏的情绪恢复了。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想。结果局长说他是人家点名的,说他不配合文|公|团的同志,利用她的高位以恶劣的态度对待其他文|公|团的女同志,伤了她们的感情。

  张爱国的回答是:“我所做的符合军人的标准。该配合就配合,不存在过度或逾越行为。如果你觉得不对劲,请他们艺术团团长告诉我,我有整个工作过程的记录,到时候我就可以看了。另外,个别成员的委屈和不满与工作的得失无关。这里是部门|团队。我们的精力用在关键上,花在刀刃上,不为工作之外的人和事服务。”

  让对面的人无语,其实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的经过,只是给以前的老同志一个面子,例行公事的问一二。毕竟很多人的老婆以前都是留在艺术团的,不能让人不给文|公|团的面子!

  但听了张爱国的话后,大家都很尴尬,觉得这个托付给别人的老孙曼太会带乔了。老孙曼虽然是老同志,但是他的位置在中间,不高不低。现在没有说话的权利,大部分还能听他说话,看着大儿子。毕竟我不行,但是我儿子在向上走。

  张爱国也这样解决了这件事,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恶心。一群大老爷们,因为一个迷茫的老头和一个小心眼的女人,让他想要一个认真的回复。

  难免心情气闷。就在老家人寄信的时候,顺手带了回来,事情就这样逆转了。

  开心的时候,偷偷想找个机会和孙家的大儿子取得联系。如果事情如他所想,他可以和他做点什么。

  她的名字叫张斌

  第七十六章她的名字叫张斌

  “张斌,斌斌!”

  张爱国转身回到林凡。“她怎么没反应?”

  “因为我们一般都是女生或者完全叫她,时间长了她会形成有条件的反应。一旦我们这样叫她,她就会知道要注意你。但是张斌不习惯。她不知道它叫她。她不知道你想引起她的注意。就等她长大吧,现在她不用上学了,慢慢来!”

又肉又污的黄文,侯龙涛冯洁

又肉又污的黄文 侯龙涛冯洁

解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