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相学网 - 易学阁

首页 > 解梦>中央文明委副主任,心上人h全文阅读

中央文明委副主任,心上人h全文阅读

易学阁 2020-11-21 15:52:27 浏览量

  回来的时候,赵泽勇自信满满,并没有太惊讶。然而,亲卫队散发出“春风马蹄病”的旺盛能量。他们忍住喜悦,骄傲地围住了大清王,提着马蹄铁跑回了王宓。

  “恭喜殿下!殿下好时!”管家眉开眼笑,赶着去迎接他,笑得看不清牙齿,却也有抹眼泪的冲动:他是一个服侍了两代人的忠厚老人。看到清王今年终于不用回荒凉凶险的西北守护了,他几乎是喜极而泣。

  “叫大家冷静下来,照常生活。你可以收集这个。”赵泽勇把圣旨交给管家,在袍角飞来飞去,随口问道:“荣有堂在哪里?”

  管家用力压了压眼睛,答道:“荣公子早回去了。他说今天事情很急,父亲很担心,就急着回家报平安。”

中央文明委副主任,心上人h全文阅读

  赵泽勇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说:“我知道。”

  ——不可否认,这一刻赵泽勇很失望。我以为对方会开心,期待等待,晚上一起吃饭。毕竟,男孩总是很难过,担心回西北。

  然而,王贲一离开前脚,他就用后脚跑回家了!

  赵泽勇面无表情,侧线冷硬。

  ——

  夜容斋

  “天快黑了,要不要出去?”荣凯奇在发言中关切地问,非常尊重孩子。

  荣有堂兴冲冲的拿来自制的梅升平,冠冕堂皇的给了一个理由:“爸,我后天就要去国子监了,还有很多问题不明白。趁着殿下这两天有空,我得赶紧问问。请早点休息。”

  荣凯奇把斗篷塞给儿子,心里纳闷:“可是这大晚上的,清王有空见你吗?”

  “是的。”荣有堂十分荣耀地指出:“过两天他会忙得吃不下睡不着,估计也见不到人影。我在国子监,就遇不到了。”

中央文明委副主任,心上人h全文阅读

  啊,当陛下明天早上在法庭上宣布时,殿下肯定会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他生性刚强,执行公务兢兢业业,肯定会长期日夜忙碌。我得赶紧过去恭喜他!

  于是荣有堂回家报了平安。饭后,他匆匆赶往清王府。

  “让李顺送你?”荣凯基的提议。

  “没有,外面灯火通明,街上人来人往。”荣有堂笑着上马往外走。

  儿子长大了,想法越来越多,不能关在家里。

  荣凯奇只好问:“那你要多加小心,不要穿过小巷,晚上闹鬼是必然的。”

  “对,那我走了!”荣有堂骑马走之前还不忘提醒他:“爸,回去吧,看书不要熬夜。”

  “嘿,——”,要不要给你留个门?你今晚回家睡觉吗?

  .我儿子骑马走了。

  荣凯奇向老伙计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你看,你看。”

  “我们回去吧。”管家李顺高兴地安慰道:“小主人长大后,就是一个守着顶门,处理好一切的人了!如果他躺在家里睡懒觉,每天什么都不做,像巷子里的几个混小子,那就麻烦了。不知道有多羡慕你教得好。”

中央文明委副主任,心上人h全文阅读

  没有什么好听的家长不想听的!

  无论如何,荣凯奇掩饰不住自己,带着无比的骄傲和喜悦走回了家。

  ——

  我要亲自祝贺殿下!

  荣有堂眉开眼笑地想,比他自己当北郊营地指挥官还高兴——哦,不!如果我被任命为指挥官,那将是悲伤和死亡,这根本不是一件好事。陛下一定想用那个座位压死我,哈哈哈哈.

  荣有堂思绪漫无边际,心情大好。马没有失控,但他的思想早已失控,四蹄飞舞,欢快地奔跑着。

  可惜,悲哀!

  他可以闭着眼睛在这附近的几条路上行走。骑出弯道时,荣有堂熟练地下意识地往后拉了拉,慢慢地走了出去。

  但是左侧墙突然倒了!对方软软的躺在地上,眼看就要被马蹄铁践踏了!

  出其不意地攻击

  “许——”荣有堂立刻不喝了,本能地把马拉到右边,马抬起蹄嘶叫,险些撞到墙上。荣有堂用尽全力抱着!然而,挂在马鞍上的梅升平不幸倒在地上,“咣当~”的一声,被砸得稀烂,酒瞬间溢出。

  荣有堂赶紧下马,快步走近。他急切地问:“是谁?你没事吧?”他刚弯下腰,就闻到一股冲天的酒气,那显然不是梅子酒的香味。

  “邢大哥?你怎么又喝醉了!我差一点就要伤害你了。”荣有堂刚想在认出人家是邻居后帮帮人家,但酒虫突然闻到了酒味,喝醉了就会爬过去找破梅升平,反正听不进劝告。

  “酒,酒,给我酒。”那个烂醉如泥的醉汉大张着舌头大叫,脸胀鼓鼓的,全身脏兮兮的。他坚持舔着地上的残酒生根,但无论如何也拽不动。

  “住手,地上脏了!”荣有堂哭笑不得,又不能视而不见。

  这个大星以喝醉而闻名,经常在大街小巷喝醉。夏天秋天就算了,冬天能冻死,人命关天。只要邻居们看到,即使他们懒得去做,他们也会在巷子里喊几声:大星和醉鬼,躺哪儿!

  但这是一个角落,所以你听不到人们的叫喊。

  荣有堂只好回到东四胡同敲醉门:

  “有人在家吗?星哥喝醉了,躺在角落里。有人是——”

  门很快被打开了,大星的老母亲粗声粗气地对荣有堂喊了一声“我知道”,然后转身对她大喊:“你还不快点?如果你冻僵了怎么办?这么黑,你打扮成什么人出去看?”

  这个猛婆婆!荣有堂摇摇头,然后迅速转身离开。但他们走的是同一条路,到了巷子里,两个女人挣扎着帮高壮灌醉,累得气喘吁吁。难得大星太太心情好的说一句:“荣哥,帮个忙?”

  ——

  “有那样的邻居也是令人不安的。”赵泽勇摇摇头,有些醉意。他刚从定北后府回来,能够留在北京做高调的指挥。他的祖籍喜出望外,许多人设宴祝贺他。

  已经换上干净衣服,在客房洗漱的荣有堂无奈的说:“醉汉死沉,还在酒精里疯,大喊大叫,挣扎,三个人都憋不住了!”

  赵泽勇开心地笑了,眼睛盯着——。他刚从祖屋回来,看见少年站在院子门口等着。北风吹得他满脸通红,他环顾四周。当他看到自己时,他笑着跑了过来。

  心情瞬间就顺畅了。

  不错,不错。

  “你辛苦了,晚上再来吧。”赵泽勇带着满脸笑容的人进了卧室,脱下了斗篷。

  “殿下,最大的天赋,最大的天赋,最大的智慧,两全其美!真的很棒!”荣有堂美滋滋的,脱口而出一串漂亮的话。

  “以前是狐媚。先记住,改天奖励你。”赵泽勇笑了。

  烛光昏暗,只有两个人独处。窗外北风消逝,但室内温暖。

  赵泽勇洗了手,转身站着。从顺县那晚开始,他一直刻意克制自己到现在,只为了让对方消除芥蒂,心安理得。

  突然,赵泽勇伸出手,在烛光照射下抚着对方白皙的右耳。耳垂破皮渗出血珠,红白相映,分外耀眼。他皱起眉头问:“怎么会这样?”

  “什么?”荣有堂被轻轻抚摸着耳垂,觉得奇怪,浑身一激灵,向后躲闪,却被牢牢按住。

  "一定是那个挥着手用指甲挠的人."赵泽勇挺不高兴的,挺不高兴的!在我的脑海里,荣有堂试图去帮助那个疯狂挣扎的酒鬼,对方依靠粘人甚至搂抱——

  大胆!太离谱了!

  “哦,没什么,小伤。”荣有堂不同意。

  不是小伤口。赵泽勇说。

  “殿下,不用担心。”荣有堂说。

  但是赵泽勇没有理会。他认真的清洗消毒,给小伤口下了药,但是就是包的很紧。

  两个人坐着,四只眼睛对视。

  赵泽珍右手在对方耳边徘徊,轻则抚摸揉捏;向后滑动你的左手,轻轻握住对方的

中央文明委副主任,心上人h全文阅读

中央文明委副主任 心上人h全文阅读

解梦